刚刚更新: 〔权门第一闪婚〕〔长生五千年〕〔太傅帮帮忙〕〔重生神女凭实力开〕〔回到宋朝当暴君(〕〔农家小医女,撩夫〕〔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穿成残疾大佬的小〕〔陈东王楠楠〕〔大唐第一世家〕〔本小奴超A的〕〔邻家小哥是明星〕〔夫人又在吊打白莲〕〔绝品仙尊赘婿〕〔绝世好人〕〔林炎柳幕妍〕〔诅咒之龙〕〔我以年龄为生〕〔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霸道娇妻超有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四十一章 咸池宫
    陆修毅安排好诸事已五月下旬,好在敏www.gdhcx.行素来少见人,只有几人知道这事,大家也都默契的缄口不提。容贵嫔收到谢家养女进宫消息心有疑惑,派人一查,竟然是敏行,不由得大惊,这才明白圣上演了一出戏,不由得五味陈杂。

    谢氏进宫住在哪里让礼部工部发了愁。

    楚南安不敢妄做主张,趁着回话功夫含蓄委婉的问了下。

    萧越听他说,丢下笔,眯着眼睛思考了会儿。

    敏行素来喜欢山水氤氲的地儿。灵液池,沉香池,芙蓉池边都不错。灵液池离容贵嫔太近,芙蓉池距惜薪司一墙之隔。

    想到这儿,他拿起笔顺手写下三个字推楚南安面前。

    楚南安一看,原来是“勾陈宫”三个字。

    正不解何意,萧越道,“将沉香池边宫殿好好收拾下。”

    敏行喜欢去沉香池边,将永始宫收拾了也方便。

    楚南安一点就透,捧着圣上新写的三个字儿如获至宝。

    嗯,压在礼部工部的一块大石头解决了。

    谢府别院。

    长藿眼睛红红,怯生生扒着门看,敏行正梳妆,从铜镜里看见那粉妆玉琢的小女孩儿,回过身子,微笑着冲长藿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长藿在门口磨蹭了会儿,慢慢的挪过来,又开始抽抽搭搭的哭,“姐姐,娘说你今天就要离开我们家啦,是不是呀?”

    今儿早上听说别院住的仙女姐姐要离开家,长藿就哭着不肯吃饭,奶娘哄了好半天,周蓁蓁正手忙脚乱的打点东西,被女儿哭的心慌意乱,招招手赶紧让乳娘将这小姑奶奶带走,乳娘连忙抱着小姐出门,一出门长藿就蹭下来,蹬蹬蹬跑别院。

    敏行摸了摸长藿头发,替她将乱糟糟的小辫儿重新扎了下,微笑着说,“长藿以后会不会想姐姐?”

    长藿用力的点点头,“姐姐会想长藿吗。”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泥人,“这是长藿,姐姐想长藿了,就看这个娃娃,和娃娃说话。“

    敏行接过这小泥人,知道这是长藿最心爱的玩具,上面的色彩已经掉的斑驳,心灵手巧的孙乳娘特意做了件和长藿一样的小衫子给娃娃穿上,长藿更是爱不释手,走到哪儿抱到哪儿,吃饭也得给娃娃面前放一个小碗碗。

    没想到长藿竟然把这娃娃送给了自己。

    含瑾带着宫中来的嬷嬷换衣服,看见敏行不忙着梳妆,倒给谢定一家小姑娘梳头,连忙嚷嚷,“你可别在这儿闲情逸致了,车在府门外侯了好一会儿,赶紧赶紧,梳妆换衣服!”

    说着一把扯过长藿,“你,出去玩儿!”

    长藿向来对含瑾不感冒,一见她来自己家就嚷嚷着撵出去,这时被粗暴的拉开,顿时扯着嗓门大哭。

    含瑾又捅了这个小马蜂窝,心里忍不住哀嚎,“老天爷,真惹不起这小祖宗!”

    乳娘见里面乱成一团,忙一阵风进来抱了小姐出去。

    出门时候敏行忽然问含瑾,“你后悔生在帝王家吗”

    含瑾一愣,顿时被问住。

    前朝嘉熙郡主与青梅竹马定了娃娃亲,眼看着要有情人终成眷属,一纸诏书到家里,封了个公主去和亲,临行前哭成泪人儿,曾说过一句让人心酸的话,“愿生生世世勿生帝王家。”

    天家无情,命如悬刃。

    生不由己,身不由己。

    想了一会儿,含瑾苦笑,“随遇而安。”

    敏行点点头,难得笑了下,“受教。”

    熟悉的亭台楼阁,熟悉的路。

    刚下车,勾陈宫三字映入眼帘。

    敏行看了眼,微微皱眉,微微偏头吩咐凝珠,“拿笔来。”

    听郡主吩咐,凝珠忙寻了纸笔来。

    略一思索,笔尖微微一动,二字落在纸上,端正又洒脱。凝珠和踏雪凑上去看,原来是咸池二字。

    烛火下铺天盖地的潋滟红。敏行端正的坐在床边,十丈软红,铺天盖地。

    萧越什么时候会来?

    但愿他永远不要来才好。

    从午时等到入暮,直至掌灯,萧越也没来。

    今天恰有扶南国派外交使者来,萧越脱不开身,和扶南谈的几项事宜都十分顺遂,晚间宴饮不免多喝几杯。

    结束已灯残人静时分,趁着月色正好,萧越信步往勾陈宫走。

    立在宫门外,萧越就着烛火仰头看那新匾,不由的失笑。

    工部这帮人,动作倒是快。

    晚风一吹,有些沉醉,他面上却一派淡然。

    熏风殿亮着烛火,推门进去,敏行正坐在铜镜前,看他进来,略回头看了看,继续单手支颐,看着铜镜里的自己。

    见圣上进来,凝珠踏雪退下去。

    萧越一步步走近,站敏行身后,将她身子扶到镜前,昏黄又明亮的雕花铜镜里是敏行极力控制的戒备。

    萧越一手捏了她下巴细细抚摸,一直到眉眼处停下,捂了她眼睛,俯她耳边道,“你很害怕。”

    是陈述句。

    萧越道,“你不开心www.gzgchuamu.。”

    敏行冷着嗓子,“破桐之叶,不敢盼君恩。”

    闻言,萧越只觉一缕情思摇人魂魄,他笑,“你生气的时候最好看,我很难控制自己。”

    敏行闻见他身上浓重的酒气,欲起身,却被他打横抱起。

    冰凉手指掠过细嫩肌肤,带起燎原之火,一室旖旎流动。

    谢昭华自进宫,受宠非常。

    大家冷眼瞅www.yupeng2013.着圣上对这谢苁一谢昭华上心的紧,不免艳羡谢陵好眼光。

    谢氏一进宫便封昭华,才调任了户部部长的崔少群不乐意了,曰了五大张纸,引经据典,直言不讳的说圣上有违礼制。

    萧越摩挲了半天珠串,皱着眉头看了半天,听崔少群喋喋不休了半天,纳闷的问崔少群,“崔部长,你现在是礼部部长还是户部部长?”

    于是崔少群闭嘴了。

    萧越耳边一片清净。

    言官和礼官话最多,好在陆修毅上朝时候安静,楚南安也识趣儿,就崔少群现在最啰嗦。

    萧越琢磨了下,崔部长正直不阿,适合拿着尚方宝剑出去巡查。

    得,寻个机会派他去下面州府巡政三五年吧。

    陈婕妤听说了谢家养女原来就是敏行郡主,不由得惊愕万分,一时没了主意,早上饭没吃进去,午饭也没吃进去,蔫蔫了一天,晚饭更是没胃口。

    去吴淑媛宫里,她愁眉紧锁。

    吴淑媛笑,“妹妹向来爱笑,今儿怎么愁眉苦脸?”

    陈婕妤不由得愤愤,“姐姐还有心说笑,前儿要进宫的谢昭华,竟然是……”

    话还没说完,吴淑媛笑道,“谢公真是好福气,生了个庶女能嫁王孙,收了个义女竟然入了天子眼缘。”

    陈婕妤见吴淑媛不接这话茬,只得说,“姐姐听说没?圣上特意赐了永始宫让她住,还专门重新赐了名,勾陈宫,那狐媚子如何配的起勾陈二字!”

    吴淑媛轻轻笑,“勾陈宫?倒是个好名字。圣上真是很喜欢她。”

    陈婕妤愤愤,“历来天子正妃才主勾陈,圣上……难道要立她为正妃?”

    吴淑媛摩挲着手腕温润莹透的镯子,淡淡道,“那又有何不可?谢昭华身出名门,盛宠不绝,人也知书达礼,只要圣上喜欢,她后位都坐得。

    陈婕妤闻言脸色顿时苍白,紧抿了嘴唇。

    谢苁一那眼睛神似极了谢阮君,圣上被她迷住,情理之中。

    走了一个谢妃,又来一个谢妃,吴淑媛颇有些头痛,偏偏这个谢妃她还动不得。

    攀上谢家这棵大树,伤了哪根枝叶都让自己受损。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