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龙婿〕〔至尊龙婿〕〔至尊龙婿〕〔上门龙婿〕〔绿龙博士〕〔逆天剑修〕〔赵阿福贺荆山〕〔仙医帝妃〕〔逍遥小闲人〕〔云若月楚玄辰笔趣〕〔记忆埋在心碎巷〕〔暗黑大武侠〕〔太傅他总想扒朕的〕〔重生宠夫无法无天〕〔从至尊系统开始无〕〔福运逆天:捡个太〕〔湛廉时林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林帘湛廉时〕〔陈歌杨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四十三章 太清大议法
    将灵璧叫到身边,容贵嫔试探着问,“听说你近来和陆大人走得很近。”

    灵璧道,“嗯哼。”

    容贵嫔又试探着说,“听说陆大人……欢喜你?”

    灵璧微笑,“是我欢喜陆大人。”

    听灵璧这样说,容贵嫔忍不住嗔了她一眼,又忍不住语重心长的开始思想教育,“陆家从ddgyf.前前前朝开始,世代从军,不知多少男儿战死沙场。京中这样多的王孙公子,你怎么就偏偏看上了陆大人?”

    灵璧沉目想了想,笑,“陆大人长得帅,允文允武。”

    知道灵璧又开始满嘴跑火车,容贵嫔忍不住打断她,“灵璧,公主将军,绝非良配。”

    灵璧笑,“我偏不信。”

    容贵嫔见灵璧冥顽不化,只能叹了口气。

    天色昏黑,圣上已多日没来甘棠宫。

    还未秋风扇冷,便已长门孤寂。

    母凭子贵,何尝又不是子凭母贵呢。

    这种没盼头的深宫生活,终究是来了。

    翌日容贵嫔还睡的半梦半醒,秋葵急匆匆摇醒她,“娘娘,娘娘!”

    容贵嫔睁开眼,迷瞪着问,“何事?”

    看了眼更漏,才早上五点多。

    秋葵满脸惶恐,“陆修毅和太子在朝堂上分辩起来了!”

    容贵嫔惊醒,忙起身,“怎么回事?”

    秋葵摇摇头,“小满子说今天朝议张昌北余党百余人如何处置,圣上问陆修毅如何处置,陆修毅道夷三族,以儆效尤,众人都没说话,圣上正在沉吟,太子站出来反对……后来越说越偏,竟然上升到南昭国策,圣上脸色就变了……”

    太子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为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求情?

    容贵嫔只觉得天旋地转,一阵晕眩,不禁又惊又怒。

    前朝正说的热闹,萧越微微揉了揉眉心,近几日重新安排部署兵力和将帅让他心力交瘁,不想今天简简单单议个案子,因为太子一句话,让众人开始唇枪舌剑。

    萧越看香已经燃尽,这次他没有宣布散朝,冷眼看着阶下众人,他屈起手指,不急不缓不轻不重的敲了两下椅背。

    众人虽正讨论的热闹,前面听见瞥见两下敲击声,立刻安静,手持笏板站好,秉神凝息,准备洗耳恭听。

    这敲击声,意味着圣上要讲话了。

    后面的前排重臣站好,立刻闭嘴,各归各位。

    不出几秒钟,承天殿安静地鸦雀无声,掉根针都能听见声音。

    萧越沉吟了下,脸上依旧带着春风和煦的笑容,“朕也听了个大概。分析问题,找出要点,才能做出决断解决问题。今天不如说个明白。”

    “陆部长,你先说。”

    陆修毅正敛目沉思,听圣上点名要他发言,只得开口。

    微微侧过身子,面对太子,陆修毅拱了拱手,“得罪,太子。臣有问,何为法?”

    见陆修毅如此倨傲,竟然敢当众质问太子,年已花甲的太子太傅张政和脸色阴沉,这简直是裸的质疑他的教学水平啊。

    张政和正要开口,前面太子不以为忤,依礼对陆修毅微微拜了拜,以示尊重,“灋,刑也。平之如水,故从水,廳,所以触不直者去之,从去。法者,天下之程式,万事之仪表。书之于图籍,设之于官府,布之于百姓。”

    (注灋为繁体字法)

    陆修毅点了点头。太子说的很到位,从字、义都给了充分解释和阐述。

    法,就是由官府明文公布,让赏罚制度深入民心,对于谨慎守法的人给予奖赏,对于触犯法令的人进行惩罚的工具。

    太子理论知识扎实,然而,很不善于运用这个工具。

    陆修毅道,“太子所言极是。刑、法、律、令、典、式、格、诏、诰、科、比、例,都是法。说白了,法就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太子一片仁心,不提倡严刑峻法,臣能理解。”

    臣能理解,臣誓死捍卫太子发言的权利,但是臣绝不赞同。

    萧钧之道,“陆大人,用政治法令来引导百姓,用刑罚来约束百姓,百姓可以免于犯罪,但却没有羞耻之心。如果用道德来引导百姓,www.7webtw.用礼仪来约束百姓,那么百姓就会有羞耻之心,并改正错误,走上正道。孤认为,教化万民应用道德引导,而不是单纯的严刑峻法。”

    见太子柔软好仁,依旧坚持己见,司刑大夫左光拱拱手开口,“太子明鉴。道德高尚的人,不表现在形式上的德,因此才有德。道德低下的人,执守着形式上的德,因此没有实际的德。我朝对法律作了较大变动,去表留质,法律由繁而简,初意是引民向善,网开一面,然而,这也致使许多作奸犯科之人钻法律漏洞。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倘若连最低限度都做不到,何谈其他?法律制订的好坏,不只在对条文制订,而在于它的执行。”

    这一番话说的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张政和忍不住开口,“容老朽说句,左提刑本末倒置。刑罚的根本,不是为了惩罚罪犯,而是要让人明白什么是犯罪。法律是政治的工具,而不是政治清浊的根源。从前天下法网很密,但作奸犯科仍层出不穷,这情况发展到最严重的时候,官吏和百姓竟然相互欺骗,达到国家一蹶不振的地步。左提刑,法令越是严酷,盗贼反而更多。国家政治的美好,在于君王的宽厚,而不在法律的严酷。”

    听张政和说完,镇抚司司长郭守光冷哼一声,满脸不屑,却不置一言。

    大昭南北镇抚均由郭守光负责,专门办理钦定案件,拥有自己的监狱,可以自行逮捕、刑讯、处决,有时候甚至不用经过陆修毅处,按察司张闻法等人每次一听说郭守光过来,吓的魂都能丢半条,战战兢兢不已,恐惧之比恐惧陆修毅有过之无不及。

    见郭守光对自己如此不屑,任张政和修养再好,也忍不住忿忿,但他只是冷眼看了郭守光一眼,并不想和他当面发生冲突。

    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这厮难缠,不理会他便是。

    民政部部长宜惕然处事谨慎,无论事大或事小都要亲自经手,工作开展的井井有条,深得萧越好评。他是张政和门生,也是张政和引荐一步步走到今天,见郭守光如此羞辱恩师,他此时不由得开口道,“大周朝末年,为了集权,打击犯罪,从大兴元年到大兴三年,几次大修律令,开始推行严刑峻法,然而事与愿违,那些被刑满释放的罪犯,擅自称王称号,攻打城邑,夺取武器库中的兵器,释放判死罪的犯人,杀官员,发檄文,催促各州为他们所准备粮食。这些人聚集成党,占据险要的山川作乱,政府对他们无可奈何。炀帝开始派御史中丞、丞相长史督办剿灭之事,但还是不能禁止,于是发兵攻击,对于大的团伙,杀头的竟多至一万多人,以及按法律杀死那些给作乱者送去饮食的人,以致诛连数州,被杀的多达数千人。炀帝执政四年,绞杀罪犯七万余人,引发了更严重的起义,大周江山国祚崩溃,天下四分五裂。”顿了顿,他道,“百姓无法生产,就会产生叛乱,君主仁爱宽厚就可使天下安定。严刑峻法,周之亡也,我朝盛典,德之化也。”

    这番话说完,众人不由得纷纷赞同。见同僚附和,宜惕然接着道,“法网严密,办案多诋毁严酷,政事逐渐败坏荒废。百官碌碌无为,只求保护官职,他们防止发生过错尚且来不及,哪有时间研究法律以外的事情呢?”

    此言一出,更引得一片赞同之声。

    户部部长崔少群见自己手底下人说的如此在理,这些年对陆修毅等人积压的不满因这番话又勾出来,拱了拱手,他正声道,“赏赐是为了鼓励众人的德行,罚是为了禁止奸邪的事情。陆大人巡查过的州www.hdboxs.,动辄灭豪强数家,到哪个州,就灭哪个州的豪门。行过之地,哀鸿遍野,牵连千人。但凡陆大人接手的案子,必定穷究其罪,大多都被打得皮开肉绽,烂死狱中,判决有罪的,无一人能走出狱中,实在令人震骇。”

    不少人听说过陆修毅执法严峻,铁面无情,但竟不知道这样严峻,看陆修毅眼神不免带了恐惧和厌恶。

    陆修毅坦然站着,面无表情。

    左光忍不住道,“陆大人接手的案子,都是大案要案。”

    萧钧之道,“张案牵扯的百余人,有些不过和他私交好,来往亲密,并无实质罪名,陆大人就要夷三族,未免太过于严酷。”

    陆修毅道,“回太子。案件越寻根究底,就越让人震惊。牵扯人不多,就不能一绝永患。冤情固然会有,却是不可避免。人人都有党派团伙,交好之人,给一人定罪便可揭发出其他的同伴,为的是剔骨疗毒,一劳永逸。”

    听陆修毅如此坦然的草菅人命,萧钧之冷声道,“你这是莫须有。陆大人推行检举法,多少人为了自保互相指控,又有多少人含冤致死。严苛的刑法不能达到目的,安抚却可以完成此事。”

    左光道,“太子明鉴。人都是可以定罪的。罪行不会自动暴露,密告并检举就会让罪行显现。人自辨无罪正常,审讯他们不要心存怜悯,刑罚的使用也不能轻微,这样做他们就没有不招认的。”

    张政和忍不住怒道,“一派胡言,一派胡言!左提刑,惩处他人的人一定会为他人所惩处!天地之间自有其生存法则。按大道行事,则可成万事,违背大道行事,则必会自取灭亡!汝自甘之,姑且待之!姑且待之!”

    左光道,“吾问心无愧。对于罪犯,处死他们可以接受,让他们痛苦却难以忍受,用刑时就要选取他们不能忍受的。对于冥顽不化不肯招供的罪犯,刑罚最简单有效。让这些人坦白,不通过刑罚没法达到目的。当然,我们刑讯也讲究方法,责罚随时变化,施行手段因人而异。”停了停,左光微微嘲讽道,“张大人,不干哪一行不懂哪一行,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您别整日闷在东宫,多出来走走才能开眼界。”

    听左光如此挑衅无礼,张政和指着左光气的说不出来话,你你你好半天。

    见恩师气极,萧钧之脸沉了沉,开口道,“孤有一句话说与左大人听,居安思危,临渊止步。一个人生死存亡可能取决于某一天的抉择,而国家的安危也可能决定于某一天颁布的政策,莫要曲解圣意,再重蹈大周覆辙。”

    这话简直就是在直说你们这些人就是在乱搞,迟早要把大昭搞乱。

    听闻此言,萧越脸陡然沉下,眉宇间隐隐升起寒意,阶下众人顿时噤若寒蝉。

    这底下人心怀各异,暗流涌动,他如何不知道?太子最近频频被弹劾,他又如何不知这些人心思?

    看着阶下神色各异的众人,萧越道,“形式决定任务,认识决定行动。科学的研判形势是正确制定路线的基础。你们分歧如此大,是朕从未想到的。”若有所思了片刻,萧越接着道,“楚大人,你怎么看?”

    楚南安一直冷眼旁观众人吵的火热,他向来明哲保身,铁了心不掺和这两方。

    见圣上点名,楚南安不得不出列,心头压了一片阴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