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龙婿〕〔至尊龙婿〕〔至尊龙婿〕〔上门龙婿〕〔绿龙博士〕〔逆天剑修〕〔赵阿福贺荆山〕〔仙医帝妃〕〔逍遥小闲人〕〔云若月楚玄辰笔趣〕〔记忆埋在心碎巷〕〔暗黑大武侠〕〔太傅他总想扒朕的〕〔重生宠夫无法无天〕〔从至尊系统开始无〕〔福运逆天:捡个太〕〔湛廉时林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林帘湛廉时〕〔陈歌杨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四十六章 若耶溪边浣纱女
    听宫人报容贵嫔到,萧钧之忙起身出去迎接,含瑾也赶忙起身,擦了擦眼角的泪痕,低头看了看衣衫整齐,又控制了下情绪,这才出去。” tart="_bnk"></a></a>

    因为太子事,容贵嫔近来憔悴了不少。这张脸年轻的时候十分漂亮,眉眼含情,梨涡浅笑时候格外动人心弦。随着年岁增长,虽风姿不减当年,却因为诸事在心,眼睛也渐渐失去光彩。她和吴淑媛年纪不相上下,却远不如吴淑媛保养得好。

    容贵嫔当年不过是江南若耶溪边一位浣纱女,前朝末年治安不好,长得漂亮很容易被调戏,正在溪www.szswk.边浣纱的她很不幸被若耶府总督的公子瞧上,正逃跑无路,惊慌不知所措,一位青年公子犹如神降,一箭擦着那纨绔脖子边过去,凌厉狠辣,差半寸就射到喉管,纨绔被吓了一跳,惊魂刚定,刚破口大骂了一句哪个龟儿子,面前嗖的跑过来一个人,伸手就给他左脸一巴掌,纨绔第二句话还没骂出来,一看是自己爹,正准备开口,纨绔他爹又给了自己这乖儿子右脸一巴掌,一声怒喝,“还不赶紧向萧司赔罪!”

    此时正是凌州军政一把手的萧越正在众人陪同下视察工作,恰巧看见这幕,一顺手就给了这纨绔个教训。网

    萧越等人离开后,才十五岁的容婉亦步亦趋跟着他们行了足足十多里路。萧越将她叫到跟前,还未开口,容婉便梨花带雨的跪下磕了三个头,道谢将军出手之恩,小女子永生难忘。

    话本子上妙龄少女被青年公子搭救,总会上演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一般小女子永生难忘这句话一出来,后面紧跟着便是愿以身相许,报答恩人。

    萧越没看过话本子,不知道这个梗。面对花容月貌的少女,他勒住马,微微低头,居高临下的看着这窈窕美人道,赶紧回去,莫让家中爹娘着急。

    容婉梨花带雨道,孤身一人,爹娘早亡。

    &nblhzlucky.sp;   萧越正沉吟,容婉连忙膝行上前一步,承蒙将军搭救,那府尹公子向来横行乡里,今日受辱,以后定要寻不是泄愤,小女子无依无靠,以浣纱维持生计,他若断了小女子生计,小女子也只有死路一条。将军若不嫌弃,便留小女子在家中驱使。

    此年萧越才十八岁,将这柔弱女子带回了家。

    容婉贞静守礼,刚到萧府,虽不爱言语,却眼里有活,抢着帮下人忙,众仆婢见是二爷带回来的人,哪里敢劳驾她。35xs萧府二老见这女孩言行规矩,柔顺乖巧,倒是十分喜欢,萧老夫人听说她无父无母,一片同情心泛滥,特意要了自己身边,只给了她一样换香的活儿,后来又做主给了自己儿子做妾。

    王微进府的时候,容婉已经为萧越生了一个儿子,王微进府一年还未有动静,容婉已经生了第二个儿子,王微素来善妒,如何能不生气?没啥给容婉苦头吃。

    容婉性子和顺,逆来顺受,任主母怎么挑刺都虚心接受,后来王微倒自己觉得没趣儿,听了陪嫁嬷嬷劝,与其千防万防姑爷在外面被那些狐媚子勾引,倒不如留了这小贱人。

    容婉生的第二个孩子萧钊之小的时候冰雪聪明,十分讨人喜欢,萧老夫人更是爱如珍宝,时刻搂在怀里心啊肝啊叫。和萧钊之相比,小时候的萧钧之简直就是个透明人。萧钊之两岁的时候正在池塘边玩耍,不知哪里射来一支冷箭,正好射中他左眼。这暗箭本来是一剑射穿他头颅,直欲取他性命。

    萧越年纪轻轻身居高位,想暗杀他的人数都数不过来。

    得知爱子受伤,容婉登时晕了过去,醒过来后一路跪行到主母别院,三个头磕下去,额头鲜血直流,容婉满脸血痕泪痕道,我儿无辜,情愿代他受过,请夫人高抬贵手,饶他一条命罢。

    王微又惊又怒,喝道你胡说什么!

    容婉只是磕头道,请夫人高抬贵手。

    王微道,将这疯子拉出去!王微身后的仆妇忙走上前去拉容婉,两帮人闹得不可开交,王微见她赖着不走,怒火攻心,起身一巴掌扇了下去。

    &n 这一巴掌恰巧被赶回府的萧越看见。

    萧越不是糊涂人,知道王微善妒,却也知道她断不会做出来这种阴损事儿,容婉气急攻心,可以理解。

    府中只两位就生出不少事儿,要是多几位,不知要闹到何种地步。

    因为这飞来横祸,萧钊之眇了一目,从一个活泼开朗的小孩子变得沉默寡言,性格易怒易变,十四岁时候主动请求去定州就藩。

    萧越封了他一个临江王,执掌北方军一半兵权,是几位世子中唯一真正带兵的。在定州,萧钊之和国防军副司令卫宁珠联璧合,共同抵抗了北燕和柔然大大小小几十次攻击,战绩赫赫,维持一方稳定,深得百姓爱戴。

    因为萧钊之事儿,王微积郁在心,恹恹得了一病,连自己有孕都没察觉,在四个月时候有些滑胎迹象才意识到,勉强产下昭宁和灵璧一双女儿便离世。

    王微去世时候容婉哭的死去活来,几次身子不稳就要昏厥,阖府人都道容小夫人真是有颗宽大的心,不计前嫌,有当家主母之风。

    容贵嫔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和她的爆棚运气分不开,当然也有自身努力。

    见含瑾严禁通红,容贵嫔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她肩膀,“进去说。”

    含瑾心想容贵嫔今日来定要说大事,竟然不避讳自己,邀请自己列席,心里便有些诚惶诚恐,受宠若惊。

    三人分别坐好,均默默无言。还是容贵嫔先开口道,“太子,我提醒你多少次,切不可正面和陆修毅起冲突,你怎么就不听?”这话说的严厉又气愤。

    萧钧之沉默了会儿,道,“陆部长是一位正直的人。”

    陆部长是一位正直的人,自他接手刑部,冤假错案的频率直线下降,可是一旦被他抓住把柄,一定会被翻个底朝天,诛连十族,查过之处,一片血雨腥风。

    容贵嫔冷冷道,“你知不知道,钟粹宫那位和陆修毅最近走的十分近?”

    萧钧之和含瑾一脸惊讶。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