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当代华佗〕〔侯门庶子〕〔重生王牌妻:偏执〕〔赘婿当道〕〔赘婿当道(岳风柳〕〔迷踪谍影〕〔重生南非当警察〕〔我有百万技能点〕〔岳风〕〔上门赘婿岳风〕〔从灵气复苏到末法〕〔一世豪婿岳风〕〔紫玉公司岳风〕〔王者废婿岳风〕〔我是岳风〕〔岳风〕〔诡异天地〕〔神级狂婿岳风〕〔反派大佬的农家媳〕〔废婿岳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五十五章 请各宫伸出援助之手
    谢宥一站在地图前,皱着眉头看乱成一团的箭头。

    以州为单位的地图,地方每年要上报更新一次,谢宥一面前这份地图,山川历历,河流湖泊星罗棋布,误差精确到十米内。研究了片刻,谢宥一立即下指示,“一师负责清扫收尾,三师四师进横江山脉追击元亨残部,二师五师六师东进,立刻攻打云岭关!”

    得知定江堰决堤,元亨屠城平州,圣上快马来书,务必拿下云州,谢宥一眼睛几乎就再没合住过。

    和手下众参谋讨论了半天,大家都赞同不直接跨江攻打云岭关,就算决堤有利于南朝,但攻下来伤亡太大。云岭关险要,如今洪水凶猛,幸好定州地势高离江边远才幸免于难,云岭关虽被淹,但关上驻军占据了最佳地理位置,也没被淹到,直pvckouban.接过去还不被北朝军射成筛子,现在南朝情报员被洪水淹留在云州,无法提供消息云州周围驻军有没有救灾,减少分布兵力。

    &nntelleck.sp;谢宥一当机立断,三万人马列于定江岸边,日夜操练迷惑北朝军,其余人马趁夜启程,刀剑入鞘,马蹄上都裹了布,十万大军匆匆西去叶州。

    王埠倒把定江堰修结实了,这样大的雨下了两个多月,是南朝五十年来雨量最大的一次,竟然也只把定江堰冲毁了五分之三。

    谢宥一立刻下令搭建浮桥,大军过江,直攻平州。想起死在城中的上万同胞,南朝士兵目眦欲裂,同仇敌忾,五千敢死队冒着箭雨将南城门冲开个缺口,大军一拥而入。

    元亨正为自己的丰功伟绩沾沾自喜,听说谢宥一带了不足五万人马攻城,对于步步紧逼的敌人,他只下令麾下六万地方军死守城门,自己的嫡系两万人马继续搜刮地皮。

    眼看着元亨嫡系个个大包小包将宝石珍珠金银塞在口袋里,地方军眼红的跺脚,奈何元司令下了指示不准进内城,六万人里倒有五万人愤愤不平,敢死队是他们,先锋军是他们,攻打平州伤亡最大的也是他们,然而一点力气都没出的元亨嫡系反而坐收渔利,一个个富得流油,自个一块银子都没捞上!说好了破城先让他们进城,谁知刚一破城,元亨便假惺惺的说城内敌人正疯狂反扑,太危险,地方兄弟们已经伤亡太大,留守就好,自己不惧危险,亲自带着两万人进城和敌人开展殊死搏斗,争取一举拿下平州。35xs

    北朝三股地方军只能眼睁睁看着元亨嫡系进城疯狂的开展屠杀,地砖都翻开的搜刮。

    面对气势汹汹前来的南朝军队,北朝地方军一战不敌二战泄气。南朝军队破了城,元亨这才开始后悔自己大意轻敌,忙带着两万人马惊慌失措的顺着小门一溜烟跑进横江山脉。

    横江山脉绵延几千里,沟深林密,南朝军队超过三天找不到他们,那就别想找到他们。

    北朝地方军应该庆幸没随着元亨进城开展屠杀。

    面对五万战俘,谢宥一很人性化的让他们先去建设千疮百孔的城市劳动改造下,以后能招降的招降,能卖钱的卖钱,能换赎金的换赎金,不过这就不是他主要操心的事情了。

    至于屠城的两万北朝军,谢宥一下令,三师四师务必抓到人,就地格杀,一个不留。

    元亨为什么屠城,史说纷纭,最权威的观点是元亨怕控制不住战俘。粮草有限,兵力有限,北朝支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他只能将俘虏的南朝士兵杀掉,减轻负担。元亨靠重金笼络调动手下的子忠于自己,这些人向来残忍,名声极臭,一进城面对平民的反抗,他们杀心大起,毫不犹豫的举起屠刀,一路杀红了眼,于是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屠城事件,进一步激化了南北矛盾。35xs

    谢宥一现在主要操心的两件大事,一是抓住元亨,完成圣上下的死命令,千刀万剐了这畜生,二是趁胜西去,全力拿下云岭关!

    卫宁得知谢宥一拿下平州,立刻率着国防军前去汇合,两股大军遮天蔽日的冲向云岭关。

    捷报传到京城,满朝沸腾,一扫近来的阴霾低迷,妈蛋,终于出了口恶气!

    于是天子下诏,在元济寺举办无遮大会,一来超度阵亡的将士,二来消除定江堰决堤造成的业障恶果,三来赈济布施流亡到京城的灾民。

    甘棠宫。

    因雨天,各宫妃子都聚了宫中还未散去,正三三两两说着闲话,提起前线大捷,众人均大呼解气,纷纷祝贺。

    得知大捷,燕昭仪第一时间将这振奋人心的消息告诉了谢长显。谢长显黑溜溜的眼珠瞬间焕发光彩,兴奋地小脸通红。

    自己爹爹打了胜仗,是南朝的大英雄!

    因为无遮大会举办在即,容贵妃号召众位妃子,伸出援助之手,有一点爱就献一点爱!

    于是大家纷纷响应,有的宫连夜赶制衣衫,有的宫开展爱心捐款,都愿尽绵薄之力。

    今天众人来,纷纷带上了自己宫的布施。

    咸池宫收到容贵妃号召,踏雪正想一口回绝娘娘不见人,恰被谢昭容听见,忙按手制止。

    谢昭容进来的时候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嫔妃在。

    除了容贵妃、吴淑媛、燕昭仪、陈婕妤几人,眼前盛装丽服,花团锦簇,她都不识得。

    呵,妃子也不少嘛,足足有十几个。(萧越:14个嫔妃也叫多??)

    因为南昭后宫嫔妃寥寥,所以众妃各占一处,各管各事儿,互不打扰,分开住也显得后宫还有点人气。

    南昭建国十六年,甘棠宫从来没像今天这样热闹,人聚的这样齐,听说容贵妃搞布施活动,宫女太监都拿着自己的两吊铜钱一丢碎银子前来募捐。

    见谢昭容进来,片刻寂静,又响起亲热的招呼声,吴淑媛忙起身挽了她的手笑道,“刚准备告辞,幸好未走,还能碰见妹妹。”说着给她介绍各宫妃子。

    谢昭容在谢府小住时候,吴淑媛堂妹没事儿便来陪她说话,故谢昭容对这位吴淑媛不是很排斥,见她热情,自己也不好抗拒。

    互相行礼毕,容贵妃含笑赐座,“昭容清减了不少。”

    谢昭容微微低头,回答道,“身体微恙,怕病染宫中,故久不出门。听说娘娘布施,特来叨扰。前线将士辛苦,为国出力,京中灾民流离,娘娘义举,功德无量。”

    容贵妃笑,“今日所得甚厚,多仰仗诸位妹妹,为君分忧,理所应当。”

    吴淑媛笑,“我是个没文化的,娘娘要钱我出钱便是,至于抄经念经什么的,可别找我,我那字儿,实在是糟蹋笔墨,若焚化了上达天听,老天爷非降雷不可。”

    说的众人都笑起来。

    容贵妃笑,“昭容字儿写得好,少不得多劳累下。”

    陈婕妤在那儿闷坐了半天,见众人围着谢昭容示好,早攒了一肚子不满,听见容贵嫔要谢昭容抄经,似笑非笑道,“圣上亲自教写字儿,能写的不好吗。”

    谢昭容沉了眼睑,微微低头,并不答言。

    吴淑媛忙笑道,“说了半天,捐了半天,我还没搞清,什么叫无遮大会?”

    容贵妃微笑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昭容读书万卷,肯定知道。”

    谢昭容本不想多说话,见娘娘点名问自己,只好解释,“兼容并蓄而无阻止,谓之无遮。无遮大会是佛教举行的一种广结善缘,祈福超度的大斋会。”

    吴淑媛听完点头笑叹,“倒是新鲜。妹妹果然博学。昔年达摩祖师来中土,和陛下彻夜讲经,听说昭容便在旁边静听,想必参悟不少精妙佛法。”

    众人散去后,谢昭容还未离开,容贵妃知道她还有话说,见众人走光,她问道,“昭容还有事儿?”

    见容贵妃问,谢昭容迟疑了一会儿,开口道,“想去烧香。”

    容贵妃微微一笑,“难得昭容想去祈福。不如借着无遮大会,我带你出去,你请香便是。”

    谢昭容顿了顿,问道,“圣上,后天也会去么。”

    自上次萧越一脸阴沉的拂袖而去,她已经有小半月未见他。

    容贵妃笑,“那是自然。百姓都等着圣上讲经,超度亡魂。”

    听说萧越也去,谢昭容摇头道,“那就不麻烦娘娘了。”

    容贵妃想了想道,“如果昭hbzdf.容不想麻烦,那日随着我悄悄出宫便是。我将元济寺大殿清空,昭容自行请香,完了悄悄回来。”

    谢昭容听容贵妃如此说,起身提起裙裾盈盈屈膝,“多谢娘娘。”

    正说着,小满子报圣上正往甘棠宫走,谢昭容便道了告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全职艺术家〕〔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