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职降妖师〕〔宠物魅影〕〔七十七号事务所〕〔慕林〕〔布衣战神〕〔乔管家给我打十个〕〔唐若雪叶凡〕〔晚风不似你〕〔都市最强战神宁北〕〔岳风柳如嫣〕〔护国战神杨风最新〕〔苏清荷〕〔白锦瑟墨肆年〕〔夫人总想气我〕〔北王战刀〕〔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九州战少〕〔顶级富二代〕〔大佬从养猪开始〕〔明末凶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五十七章 未见时倥偬 遇见时雪崩
    马车载着灵璧和含瑾气势汹汹的往城南提刑司去。

    含瑾:“欺人太甚!”

    灵璧;“对,欺人太甚!”

    含瑾:“以势压人!”

    灵璧:“对,以势压人!”

    含槿:“我要投诉!”

    灵璧:“对,我要投诉!”

    嗯嗯嗯?不对!

    灵璧刹住话头,“等等!你要投诉什么?”

    含瑾一脸义愤填膺,“我要给你爹投诉陆修毅那个狗官!”

    灵璧道:“你确定?你确定要投诉陆修毅?”

    含瑾用力的点点头,恨不得把脖子点断。

    灵璧捋了捋含瑾的一头炸毛,忍笑说,“你看啊,你投诉陆修毅,我爹得把投诉信交办相关部门吧。”

    含瑾点点头,“没错!”

    灵璧继续分析,“这相关部门,嗯,应该是监察司,也可能是举报司。”

    含瑾又点点头,“对对对!”

    灵璧道,“监察司属刑部直管,举报司是刑部三级部门,”顿了顿,灵璧摇摇头,一脸同情的看着含瑾,“你觉得,刑部部长陆修毅看到你的举报信,他会怎么处理。”

    含瑾打了个哆嗦,眼前浮现出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羊和一只血盆大口的老虎,她忍不住捶胸哀嚎,“一手遮天,天理何在!”

    马车在提刑司门前停下来,两人下车,灵璧立足,仔细看了看门口挂的几个牌子,她饶有兴致的问含瑾,“哎,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关于提刑司的新闻?”

    含瑾心不在焉,“什么?”

    灵璧清清嗓子,一口标准的播音腔,“据大昭《每日说法》栏目报道,提刑司门口的小偷偷了来提刑司上班的工作人员的一块银子被另一位来提刑司上班的工作人员当场逮住并扭送到了提刑司。”

    说完自己哈哈哈笑弯了腰。

    含瑾:“……”

    这个小偷听着怎么有点……可怜。

    两人进了提刑司,径直往陆修毅办公地方走,含瑾愤愤不平道,“哼,我的监护人都来了,不信陆修毅还为难我!”

    陆修毅正皱着眉头看案卷,听见脚步声,眼皮子抬了抬,一眼看见了灵璧。35xs

    算来他已经有四个多月没见灵璧。

    他有意无意躲着她。

    凡是听说灵璧出现的地方,他便借故推辞不去,凡是能和灵璧碰面的时候,他都掉了头便走。

    面前这个女孩是洪水猛兽,他得躲着她点。

    灵璧出现在了他面前,正穷极无聊的用手转着臂弯里藕荷色的挽纱,又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看上去满肚子坏心眼,不知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见陆修毅要起身,灵璧按按手,示意他不用起身,捡了个椅子坐下,灵璧指了指含瑾,“本殿的被监护人说,你要本殿签个字?划清关系?”

    陆修毅点点头,“对,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手续走全了,大家都方便。”

    灵璧点点头,“嗯,也是。”说着扬了扬下巴,“去,将申请书给陆部长。”

    含瑾一路气焰万丈,一看见陆修毅就秒怂,她强自镇定,忍住哆哆嗦嗦战战兢兢,双手毕恭毕敬的将申请书奉给陆修毅。

    陆修毅接过来看了看,点头道,“可以。其实殿下不必亲自过来。”

    灵璧微微一笑,“好不容易将我的被监护人养的胖胖,我怕你要她再跑一趟,白费了我的粮食。”

    含瑾怒目而视。

    陆fgdbass.修毅微微一笑。

    又闲话片刻,灵璧起身,“不用劳烦陆部长送了。”

     xiaomaierp.;  陆修毅没言语,跟在灵璧身后出来,两人一前一后往门口走,含抱着申请书跟在他们后面简直乐开了花,终于不用每天从城东谢府跑到城南按察司签到了!啊啊啊以后每天都可以睡懒觉了好幸福!

    灵璧和陆修毅并肩而行,两人有一句没一句说话,灵璧走路向来行云流水飒沓如星,可是今天她走个格外慢,步子跨的格外小,不时停下来,指指点点,哎陆部长你看,那丛花花开的真好看。

    陆修毅:是的殿下。

    灵璧就那丛花花的品种产地花期乃至松土施肥除虫等和陆修毅进行一番细致的交流探讨。

    半个时辰过去了。

    走到一株百年老树下面,灵璧啧啧赞叹,“这该有三四百年树龄了吧。”

    于是就这棵树究竟是哪一朝种下来的和陆修毅进行一番激烈的讨论,灵璧指挥采薇,立刻去隔壁街史志司找楚湘生,将江陵地方志全搬了来,今天非要搞清楚这棵树是哪朝种下的。

    一个时辰过去了。

    在浩迭如海的史料中,两人认真翻找,终于确定了这棵树是大周末年哀帝亲手种下的,都长舒了一口气。

    灵璧伸了个懒腰,一抬头眼睛冒光,兴奋地指了指不远处凉亭,“你看你看陆部长,那儿有个违章建筑。”

    “?”

    陆修毅看了看,唔,好像有个鸟窝。

    灵璧指着凉亭认真的说,“乱搭乱建,没有手续,影响公共环境,肯定是违章建筑!”

    陆修毅:“……”

    两人就京城的违规建筑进行了深入讨论,都一致认为应该立即让住建司进行排查,发现立拆!毫不留情!

    一个时辰过去了。

    含瑾坐在花圃边哀怨的看着这两个人,又抬头看了看天,夕阳西下,看来下午安乐坊陈记的头汤要落空了。

    不过,马车走的快点,绕着人少的城墙走,说不定还赶得上!

    于是她弱弱的打断正聊国家大事聊的投入的两位,“那个,”她指指天,“我得赶回去收拾行李,你们聊哈。”

    灵璧摆摆手,“别忘了明天早点来约我逛街。”

    灯火初张时候,两人终于发觉到天晚了,灵璧不好意思的笑笑,“不好意思,陆部长,打扰你工作了。”

    她已经有四个多月没见他,有一肚子的话要跟他讲。

    陆修毅难得笑笑,“没事儿,殿下,今天休沐。”

    灵璧愣了下,“那你今天还来提刑司?”

    想了想她就反应过来,肯定是因为办含瑾那点事儿。

    她有些感动,看了看天色,灵璧说,“为了感谢,请你吃饭吧。”

    (含瑾:要不是他故意刁难我早办完了!)

    陆修毅看了灵璧片刻,笑,“不敢当。殿下今天来指导工作,感悟颇多。臣请殿下吧。”

    灵璧似笑非笑,“我请你,让你欠我一顿饭,这样才能让你下次请我啊。”顿了顿,她纠正道,“别总是臣啊臣啊的,听着别扭。”

    提刑司在江陵城东市和西市中间,有点偏西市(因为西市是平民消费区,治安事件多点),灵璧说还没有去过西市,陆修毅道西市乱,还是多走几步去东市吧。

    灵璧笑,“有你这个保镖,我是不怕的。”

    说的陆修毅也笑了。

    西市白天人迹寥寥,晚上格外热闹,烟火缭绕热气腾腾,各种小摊沿街叫卖,吆喝声此起彼伏,杂耍人口中喷火三丈远,看的灵璧目不转睛啧啧称奇。两人在路边用了些饭,趁着月色皎洁,徐徐漫步。

    走到护城河边,他们不约而同的在栏杆边立定,远处灯火明灭,桨声灯影里,灵璧道,“陆修毅,你给我唱首歌听吧。”

    陆修毅低头,看见灯火在灵璧白净的脸上明灭,显得她向来凛冽的眉眼格外温柔。他想了想,笑,“唱什么好呢。”

    灵璧抬起头看着他,眼睛弯弯,“看你。”

    陆修毅想了想,道,“谢宥一曾经填过首词,还记得几句,唱给你听吧。”

    他骨节分明的指节敲着栏杆,轻轻哼唱,“饮尽冷酒飘起渭城雨

    江南江北杨柳正依依

    纵马提鞍携剑北去

    收我汉人河山踏遍万里

    勒马阴山封狼居胥

    ……”

    哼唱完,他笑,“唱的不好,谢宥一唱的好。”

    灵璧心尖颤了下,道,“真好。再唱一首吧。”

    陆修毅手摩挲着冰凉的栏杆,思索片刻,轻轻唱,“只身打马过

    独提锈剑长弓

    多少人困于夜昼囿于苍穹

    忽一眼相拥

    一笔水红融河冻

    甘愿沉溺中

    雨晦与霜重

    宴欢散清酒

    八方风雪何处最是心动

    俗尘疯空

    无人解我经年梦

    痴情笑我固步自封

    亦哀恸

    游走舌端哑声话语疯

    梵文生苦僧诵

    轰然山海崩

    俯身吻眉峰

    雾气蒸腾眼睫恭从

    渴饮鸠跪作虔诚

    恍惚入囚笼

    然我纵身碾作火种

    粉身碎骨自视恢宏

    万千经行纵

    撞见眼尾绯红

    未见时倥偬

    当见时雪崩

    愿眉目长驻

    命局既定共与侬

    成碑岁月痛

    山月与凛冬

    偏爱此绝容

    却也不忍看你明灭眼瞳

    到尽头

    何人与我赴春秋

    痴情笑我固步自封

    亦哀恸

    游走舌端哑声话语疯

    梵文生苦僧诵

    轰然山海崩

    俯身吻眉峰

    www.sitever.雾气蒸腾眼睫恭从

    渴饮鸠跪作虔诚

    恍惚入囚笼

    然我纵身碾作火种

    凭身炽痛以诉情衷

    执剑掌中滚烫猩红

    脱力忍钝痛

    雪域荒芜痴守青家

    融身枯山丛

    吐息触碰抵死温柔

    摩挲成惶恐

    人潮汹涌凭剑相逢

    望年岁峥嵘

    ……”

    两人往回走的时候,都默默无言,明明有千万句话游走在舌尖,可是谁都没有开口。

    刚走到东市大街上,一辆马车飞奔过来,灵璧低着头走路,脸颊红红,陆修毅一伸手将她拉过来,险险的避开马车,风带起灵璧长发飞舞,她撞在了他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