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补总裁要转正〕〔从执掌鸿蒙开始垂〕〔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天源令〕〔惊世隐龙(程然白〕〔陆峰江晓燕〕〔隐形学霸超A的〕〔在生存游戏做锦鲤〕〔种田系修仙〕〔盖世医圣林炎〕〔我给地府送外卖〕〔夙世今生:这个总〕〔末世女小七的农家〕〔重启修真兵王〕〔卖假货的系统〕〔拳倾星河〕〔误入仙界红包群〕〔洪荒星河〕〔中国大纺歌〕〔华年时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五十八章 谁是南昭第一美男子
    甘棠宫。” tart="_bnk"></a></a>

    含瑾惊诧的问,“你该不会真喜欢陆修毅那个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大魔头吧?!”

    灵璧怒目,“不许攻击我的心上人!”

    含瑾日日盼着去靖州,待在江陵城让她有些焦灼,这种焦灼感让她第一次有些寝食难安食不知味,焦灼着焦灼着重阳节到了。

    重阳一过,她就要跟着太子哥哥去靖州,甚好很好。

    南昭对每一个节日都很重视,主要是国泰民安,大家没事儿干,只能变着法儿丰富精神生活。今年虽然不太平,但前线刚传来大捷,从深宫内苑到田间地头,大家都喜上眉梢,神清气爽。

    各府家眷早就摩拳擦掌准备着,生怕进宫参加宴会时候不够花枝招展夺人眼球,各位王孙公子也蠢蠢欲动,按捺欢欣。

    宫中只剩下灵璧这一位殿下未出嫁,萧杭之一娶亲,灵璧毫无疑问成了今年的香饽饽,香到大街小巷都在售卖各种“灵璧殿下选婿指南”、“当驸马的一百条标准”、“再不当驸马你就老了”

    ……

    南朝新闻贩子很有生意头脑,小报供不应求。

    小报女主角灵璧正揽镜自照,左看看右看看,哀愁道,“我怎么能这样好看呢。我生的这样好看,陆修毅太喜欢我我会害羞的!”

    每逢节日聚会,南朝总会举行一些有趣的活动,去年端午节是投球,今年集贤馆想了个新游戏,游戏规则是参会人各写个小纸条,内容由出题者自己定,可写词曲牌名,也可自制新曲,平仄标注下方,写好后放入内侍手捧的青瓷净瓶中。抽到题的人依律填词,词里需有这席面的一样东西。

    这个游戏吸引了一大批人跃跃欲试,连在咸池宫的谢昭容也有耳闻,她不想因为自己不愿出门,拘住宫中其他人也不得出门,于是重阳节这天给众人放了假,愿意去宜春苑看热闹的便去,众人听说,都欢欢喜喜的呼朋唤友去宜春苑,本来就冷清的咸池宫越发冷清。

    倒也安静。

    宜春苑的菊花开的正好,今年且末国进贡了数种绿菊,引得众人争相观看,熙熙攘攘的热闹。

    咸池宫中人已走光,谢昭容取了个花墩放在院中梧桐树下,看了会儿书,总觉得静不下来,心也闷闷的,最近因为抄经,精神一直紧绷,生怕写错了字,颇有些劳累。

    她该放松放松了。

    去宜春苑走走,应该没人会注意到吧?

    走到迎仙苑,隔墙隔水,风中送来鼓吹声,弹唱声,笑闹声,笛韵悠扬,歌声婉转,她并未留心去听,偶尔一两句却顺着风飘在了耳边,明明白白一字不落,“你看玉宇红袖捧瑶觞,和气春风满画堂

    你看书生流落在颜回巷,你看为官的列金钗十二行

    未曾留两行墨迹在史书中,却早卧一丘新土在芒山上

    你今生飘飘荡荡,来世也急急忙忙……”

    谢昭容听了,不禁停下脚步,立在墙边几杆青竹下,心想戏词中也有耐人寻味的,只是世人看台上繁华热闹,未必注意戏词。35xs

    再听时,歌女正唱,“你听一从鼙鼓起渔阳,宫禁遥看蔓草荒。

    逆天的神灵不报,顺天的受灾殃

    留得白头遗老在,谱将残恨说兴亡。”

    谢昭容心想这不知道是哪一出戏,改天寻了过来瞧瞧,又心想礼部竟然将这样的戏搬到了台上演,幸好萧越不计较这些。

    他那样的人。

    想到这人,只剩一声叹息。

    他已经有十七天没来咸池宫。

    看来是真生气了。

    想到这儿,她忽然有些惶惶然不安,却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不安。

    大多通读诗书之人,结侣多一为意趣,二为情致,意趣易合,情致却难相当。偏偏谢昭容是萧越手把手教出,走的是同一个路子。

    她和他之间隔着山隔着海,隔着迈不过去的坎儿,从前,她从未想过能和他怎样。

    正想再听,墙那边已换了曲子,惊天裂石,震得人脑仁乱糟糟。

    沿着朱栏玉砌,绿树清溪,谢昭容闷闷的往咸池宫走。刚走到宫门口,绿珠踏雪几个人正慌慌张张的出门,一看见她,忙过来道,“刚回来看娘娘不在,可吓坏我们了!”

    谢昭容笑,“一个人闷得慌,出去走走。怎么都回来了?宜春苑还没散吧。”

    绿珠笑,“左不过还是那些流程,圣上先举杯说,啊,又是一年佳节,来一起举杯祝今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天下太平……然后大家一起干杯,上节目,吃吃喝喝……”

    绿珠学圣上的口吻说话,谢昭容忍不住笑,踏雪立刻拧了她一把,笑骂道,“你这个口没遮拦的!”

    几个人笑笑闹闹回去,绿珠一脸花痴,“东墙边坐的几位年轻公子,说是今年新进士,我天长得真俊,有颜有才……”

    踏雪也忍不住道,“往年进殿选的一多半是老头子,今年倒个个标致俊朗,年纪最大的听说才三十几岁。”

    绿珠道,“我把在场的年轻公子都瞅了瞅,经过对比发现,还是圣上最帅。听说坊间有个南昭十大帅哥榜,圣上每个月都是第一!”

    踏雪惊奇的问,“谁是第二?”

    绿珠道,“当然是世子爷!”

    踏雪了然,“噢!实至名归!”

    谢昭容听这两个人聊天,微微一笑,随口问道,“你们觉得圣上生的好看?”

    绿珠点头如小鸡啄米,“当然!圣上那是公认的好看!”

    踏雪看她花痴,忍不住说,“圣上确实光风霁月,但说到帅,陆部长更符合我审美,不怒自威,沉稳内敛,圣上自带光环,大家不过是对陆部长误解过多,印象分太差。”

    www.jincao988.

    绿珠立刻反对,“陆部长,酷吏一个!白长了一张脸!加上印象分他也不如圣上帅!”说毕又是星星眼,“圣上是当之无愧的大昭第一美男子~”

    踏雪不满,“陆大人工作认真负责严格,怎么就酷吏了?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我站陆部长!”

    绿珠道,“我站圣上!”

    &nbskyotojoyaku.p;两人争的面红耳赤,坚持给自己男神打call,渐渐围了一堆宫人,各分阵营,绿珠道,“来来来,愿意为男神花钱打榜才是真爱,咱们各押银子,第三天这个时候截止!”

    踏雪哼了声,“来就来!”

    周围丫头内监立刻取了钱来各押男神,大家呼朋唤友,各分阵营,引得其他宫也过来押银子,连甘棠宫的桔梗听说,也兴致勃勃的过来投了二两银子在陆修毅庄上。

    到了晚间吃饭时分,萧越隐隐有压倒之势,慌的踏雪各个宫跑着去拉票,到了掌灯时分,陆修毅险险的超了萧越三吊钱。

    说也奇怪,嫔妃多压萧越,而宫女内监多压陆修毅,嫔妃下注高,但抵不过宫女内监基数大啊,于是连续两个时辰陆修毅稳居第一。

    谢昭容觉得有趣,吩咐踏雪取了十两银子压在陆修毅庄上,气的绿珠跺脚,“不公平不公平!”

    晚间时候已经十几天没出现咸池宫的夏渊笑眯眯过gdhxmetal.来,身后小满子龇牙咧嘴的捧着个盘子,正一连声嚷嚷手快断了。

    夏渊道,“圣上让奴才拿五百两银子来下注。”

    绿珠踏雪异口同声,“下谁?”

    夏渊摸摸鼻子,乐呵呵道,“下他自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