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赘婿当道柳萱岳风〕〔废婿翻身岳风〕〔重生之最强人生林〕〔重生之逆袭人生〕〔一世豪婿岳风〕〔神级狂婿岳风〕〔神都猛虎岳风〕〔拳之霸者〕〔王者废婿岳风〕〔岳风〕〔旷世神婿岳风〕〔紫玉公司岳风〕〔九都狂龙〕〔林不凡苏晴〕〔废婿岳风〕〔重生之最强人生林〕〔重生之逆袭人生林〕〔岳风〕〔上门龙婿(叶辰萧〕〔我能创造神奇道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六十章 请你平安归来
    乱世道盛世佛,南朝虽改朝换代频繁,但大规模的兵戈其实并没有几次,民众安居乐业,精神生活一富足,多少得寻点精神寄托。

    江陵城内有两方教派各占群众精神寄托的半壁江山,一方以玄妙观陈庭方道长为首,整天捉鬼画符,一方以元济寺云空法师为首,整日吃斋念佛。

    灵璧对这两方都没什么好感,因此听说举办无遮大会,毫不犹豫的回绝了容贵妃,道自己最近乏累。

    容贵妃微笑,“谈恋爱不应该让你十分精神吗。”

    灵璧被噎了下,强行挽尊,“啊这个,每天出去很累的。”

    容贵妃仔细打量灵璧,不由得有些怅然,这女孩她养了十六载,如今出脱的纤秾有度,肌肤胜雪,脸上还有少女的稚气未脱,这个模样,这个身份,注定被人疼,被人爱,被人捧在手心呵护,一辈子玉粒金莼,香车宝马。

    哪像她少年时。

    十五六岁的自己是何等模样?她已经记不清了。那个时候忙于生存,整日浣纱,正值前朝末年天下大乱,一介孤女,食不果腹,总免不了被街坊欺侮,只有唯唯诺诺小心度日。

    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她遇见了这世间最好的男子。那男子丰神俊逸,一看便知身份尊贵,骑在马上,背挺得笔直,拉弓宛如满月,凌厉凛冽,毫不犹豫的射出去。

    看见他第一眼,微微的曙光将紧紧包围着她的重重迷雾驱散。

    向他走过去,对,向他走过去,只有他能改变自己这轻贱的命运。

    她要改变自己,就得跟随他。

    带回去她,对他而言不过带回去一只阿猫阿狗,不过府中多一口饭吃。

    可对她来说,他却是黑暗中的一点萤火,溺水时候的一根稻草。

    有些人生来便安稳幸福,只需静心等待长大即可,等长大了,又有另一番安稳幸福。

    lqcgzx.就像灵璧一样。

    可灵璧啊,她选了一条前途未卜的路。明知道会有荆棘,她还要义无反顾。

    她那样努力,那样绸缪才争得的安稳,灵璧却不屑于。

    “你为何喜欢陆修毅?”她还是问出了心底的疑问。

    陆修毅那样的人,面冷心冷,哪里会是迁就人心疼人的脾性,灵璧在几个公主郡主中性格最是刚硬,不肯低头,嫁这样的人为妇,不知将来要吞咽多少酸楚。

    听容贵妃问,灵璧笑,“娘娘要听?”

    “愿闻其情。”

    “源深而水流,水流而鱼生之,情也。35xs根深而木长,木长而实生之,情也。君子情同而亲合,亲合而事生之,情也。言语应对者,情之饰也;言至情者,事之极也。我对陆郎,亦是此理。”

    “我看他面相寡冷,不似杭之那孩子是个有福之人。”

    灵璧笑,“我既欢喜他,便会护他长久。”

    容贵妃道,“你父君贵为九五之尊,你觉得他能护得谢昭容长久吗。”

    灵璧冷冷道,“我并没有他那样多的羁绊。”

    九月十二日,天子在元济寺举办无遮大会,亲自讲经,江陵城人都涌了去,盼望聆听得一丝半点真谛,受惠后半生。

    南昭建国十六年,佛教的生意特别好,还得多亏了几位大师,一位是达摩祖师,祖师来到中土,第一个便是不辞辛苦跋涉到南昭。

    萧越涉猎颇广,对佛教颇感兴趣,一见达摩,开口便问何是圣谛第一义?

    这问题问的玄妙。

    达摩道,廓然无圣。

    僧人虽远离脱红尘之中,独坐化外一方,但仍跳不出凡、圣、真、俗的圈,然而这个圈,到了达摩这里困囿尽散。

    廓然,实在值得人细细体味,这状态如虚空辽阔,广大无边,人这心性也犹如虚空一样,辽阔虚明,清空廓彻。什么也没有,当然也无圣无凡。

    萧越生在富贵,长在富贵,他闻言只是微微一笑。

    祖师渡江去北燕,临行前道,陛下执念太重。

    倘若萧越孜孜参究,一旦时节因缘到来,一触即发,便能打开玄关识锁,亲证本来。

    可惜他事儿太多了,哪有时间去面壁琢磨。

    人有执念,便不得圆满,便容易迷失了心性。

    凡夫俗子的执念不过困住自己,帝王的执念若成形,一举一动,皆是天下苍生。

    ljbgyp.   谢昭容换了寻常装扮,隐身在一众贵女中,捡了处偏远的位置坐了,遥遥看向远处,那人盘膝端坐高台,说不出的端严清朗,薄唇微动间,便能让台下众人如痴如醉。他身上好像生了光,耀的人不敢直视,只能俯首静听。

    他平常不是这个样子的。

    这样的他,太正经。

    他笑的时候嘴角微微弯起,含蓄清淡,好似一泓春水,凉润沁人,愠怒时候暗携风雷,眉头只消那么微微一皱,便让人心神俱寒,惶惶然不敢言语。

    谢昭容忽然想起弘光法师顿悟时候的一首诗。

    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又抽枝。自从一见桃花后,直到如今更不www.addyey.疑。

    桃花一年一年的开,可是有一年,法师推开窗,看见漫山遍野桃花开的灼灼,当下身心脱落,尘识皆消,豁开本来面目。

    讲经毕,他起身走到香炉边,亲手拈香,动作行云流水,青衣落拓,舒朗天成。

    下面就到了布施环节了,谢昭容起身,扶了绿珠悄悄从偏门出去,绕过观音杉,绕过放生池,蹑手蹑脚的走向大殿。

    今日元济寺僧人都聚在了外面,大殿空无一人,容贵妃果然将人清空,方便她进香。

    金身佛祖眼含悲悯,宝相庄严,她虔诚的跪在地上,微微合目,将萧越刚才诵的往生咒又念了一遍。

    定江堰决堤,说是天灾,可又何尝不是人祸。而这祸患,是他亲手造下的,既是无心也是有心。

    这样有伤天和,她只能跪在这里替他分担些许。

    她不信佛,可一腔心愿总要有处寄托,这时候竟然像村夫俗妇一样,痴心的想自己虔诚些,再虔诚些,总能让佛祖听得一二吧。

    诵完,她双手合十再拜,要起身的时候忽然又深深叩首,她许愿道,“谢宥一啊,希望你平安归来。”

    谢宥一能平安归来,那前线将士在他的带领下也能平安归来。

    身后响起脚步声,她猛然回身,身后却空无一人,脚步声却远去了,可能是哪个小沙弥误闯,见殿中有人,匆匆避开了,谢昭容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