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龙婿〕〔至尊龙婿〕〔至尊龙婿〕〔上门龙婿〕〔绿龙博士〕〔逆天剑修〕〔赵阿福贺荆山〕〔仙医帝妃〕〔逍遥小闲人〕〔云若月楚玄辰笔趣〕〔记忆埋在心碎巷〕〔暗黑大武侠〕〔太傅他总想扒朕的〕〔重生宠夫无法无天〕〔从至尊系统开始无〕〔福运逆天:捡个太〕〔湛廉时林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林帘湛廉时〕〔陈歌杨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七十二章 朕养了一群饭桶
    萧越坐在榻边,看着她静美苍白的睡颜微微叹了口气。

    tcmxue.

    最近事儿太多了,只能每天抽出一点时间来看看她,他为不能陪伴在她身边而歉疚。

    元恪如今风头正盛,大刀阔斧的开始改革,听说他陆续将重要机构都迁移到了新都,守旧的贵族不愿意来新都,连成一片的抵触,他竟然直接架空,在新都重新任命愿意追随的官员,手段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比当年元也迁都时更狠。

    北燕的新都叫棠州,元恪亲自提名,依山傍水,空气湿润,城中最多海棠花,是个好地方。

    元也倒生了个有手段的儿子。

    今天中午谢陵到承天殿,一进来便叩首,满眼悲怆道,臣谢陛下一片爱惜之心,特赐犬子金印紫绶,上柱国大将军,但臣坚信犬子定不会如此不明不白的失了音信,臣有生之年,活要见人,死……死,这一生戎马倥偬的老将军说不下去,只有深深俯首。

    谢宥一已失踪一月有余,如今正天寒,南国细雪都已经飘了两场,更遑论挨着横江山的云梦泽,倘若半个月找不到人,那谢宥一存活的希望就很渺茫,天一冷,更是渺茫。

    谢府不愿发丧,萧越也不好勉强。想到谢宥一,他不禁心有遗憾,谢宥一是难得的将才,在陆修毅叶孤水陈策等人的光芒下竟然毫不逊色。35xs

    难为谢陵,又丧一子。看着谢陵伤心欲绝的眼神,他又如何不懂?就如他现在一样,当那被临时拉来的大夫说夫人这是受惊小产,他当时头蒙了下,道你再诊断下,我家夫人身体有恙,不可能怀孕。

    那大夫又详细诊了下,道不会诊错,夫人就是小产了,当务之急是服一碗化瘀汤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萧越当时便歇斯底里,保不住,要你这大夫何用!

    见圣上震怒,周围忙拉了这大夫下去,赶紧将备用的另一位大夫请过来诊断,说的还是一模一样的话。

    痛苦将萧越的喉头紧紧扼住,让他半天失声。

    匆匆回宫后,王敬长领着太医院众人已经肃穆的在咸池宫门口候着,几位擅长千金术的大夫轮流看诊,进去的时候匆匆忙忙,出来的时候畏畏缩缩,都怕看见圣上那杀人般的眼神。

    谢昭容醒来的时候,知道他就在旁边坐着,可她不想睁开眼。

    那日隐隐约约听见太医说话,意思很明确,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有孩子了。

    倒也不觉得伤心。

    生个男孩,卷入前朝,生个女孩,困囿庭院。网

    她并不想要孩子。

    他坐在外间一直沉默着,看着他的背影,她竟然感觉到他的伤心,这让她有些诧异。伤心怎么能从背影感觉出来呢,她自醒来都未看见他的眉眼,都未听见他说话,可那伤心就在寝殿里流动,压的她胸口发闷。

    & 萧越在帘外坐了足足有两炷香的时辰,又过了有一盏茶功夫,他才起身,缓缓走到床边,每一步都走的沉重。

    他嗓子干哑,声音竟然有点颤抖,“王太医那些人,多是军医,于妇人病症,我觉得并不精通。天下名医济济,我这就下旨,召他们进宫。”

    谢昭容沉默不语,只微微垂了眼睫,轻轻眨了下,表示她有听见。

    萧越看着她苍白的几乎透明的脸颊,“即便……那也没什么。”

    深宫寂寞,没有个孩子傍身多少艰难,倘若他百年之后,有个孩子陪伴,多多少少能打发时间,他没说出来的话是,没有孩子不打紧,不拘哪个宫有了孩子,你若喜欢,抱来养便是。

    可是碧落不能有自己的孩子,自己这心便灰了一大半。

    他多么渴望能有他们自己的孩子。

    他从来没有这样渴望过。

    倘若生个男孩,他就亲自教这孩儿骑马射箭,在启蒙时候握着他软软的小手教他写第一个字,他这一身经韬纬略都要授他,只盼他长成一位堂堂正正的男儿,行走于天地间,出去看看那大好河山。

    倘若生个女孩,他便亲自教她读书识字,琴棋书画,养成像她娘亲一样通透聪明的样子,将所有的疼爱宠爱都给她,呵护在掌心,他要努力将这江山治理的更好,断不会让她像前朝公主一样流离。

    这世上有太多的果,偏偏没有如果。任是西方宝树,那也只能结出长生果,结不出如果。

    见谢昭容翻了个身,面向墙内,萧越叹了口气,“你感觉怎么样?”

    好一会儿,谢昭容道,“身上清爽了许多,倒也不觉得怎么。”

    萧越替她掖了掖被角,“叫太医进来看看脉。”

    “嗯。”

    褚宁褚太医进来隔着帐子把了把脉,才www.lqcgzx.舒展了没几天的眉头又拧在一块。

    见褚宁好半天不言语,萧越忍不住问,“怎么?”

    听圣上问,褚宁忙跪下,好半天,他不确定的道,“陛下,臣生平,从未见过这样奇怪的脉象。娘娘,腹中似乎又有……瘀血。”

    萧越皱眉,“怎么又有?不是说已经干净么。”

    褚太医不敢下结论,“请陈大夫进来再确认下。”

    听圣上宣,在外面正小声和王太医讨论方子的陈勉忙进去。

    好半天,他啧啧道,“奇怪。”又号了一会,一脸惊诧。

    萧越见他脸色变了几次,按捺不住问,“什么情况。”

    陈勉没敢直接说,诊脉好一会儿,他才确定,这娘娘似乎又怀孕了。

    但是不可能啊。

    娘娘最近服的药有调节功效,服药期间不会妊娠,实在奇怪。

    娘娘小产没两个月,又怀孕,说出去圣上可能会打死他,但是这个脉象确实是喜脉,他十分确定。

    他没敢说是怀孕了,只含含糊糊说脉象不稳,需要观察几天。

    见这二人又打太极,萧越冷冷道,“难道朕养了一群饭桶?你们一天请几次脉,每次都商量大半天,方子下了多少,也不见效。如今连个脉都不会号了!谢妃如有不好,朕拿你们脑袋是问!”

    见圣上动怒,外面众人跪了一地,也不敢搭话。谢娘娘自己都不愿意好,我们有什么法子啊!开了多少清气理和的方子,明明应该有用,没想到一点用都没有,臣有什么法子啊!

    正在太医院众人惶惶不安时,夏渊忙进来报,“靖惠王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