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当代华佗〕〔侯门庶子〕〔重生王牌妻:偏执〕〔赘婿当道〕〔赘婿当道(岳风柳〕〔迷踪谍影〕〔重生南非当警察〕〔我有百万技能点〕〔岳风〕〔上门赘婿岳风〕〔从灵气复苏到末法〕〔一世豪婿岳风〕〔紫玉公司岳风〕〔王者废婿岳风〕〔我是岳风〕〔岳风〕〔诡异天地〕〔神级狂婿岳风〕〔反派大佬的农家媳〕〔废婿岳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七十七章 谁发现就是谁的
    第一场雪落下来的时候,云梦泽的芦花还未飞散。” tart="_bnk"></a></a>成群的白鹭划过水面,接天的碧草绵延到天边,横江山脉在地平线尽头若隐若现,萧钊之以前最喜欢在这里游猎,平州靖州的富贵人家也喜欢赶着马车带着家眷来这里野炊。

    云梦泽再往西北走八百余里,有著名的仙山北樵山,那山上的泉水可以酿出来靖州最甘醇清冽的白露酒。

    云梦泽往南走四百余里便是定江,如今定江边密密麻麻的站满了北朝的士兵,即便是天上飞过一只鸟儿也会被无情的射下来,休想携带一丝情报过江去。

    谢宥一已经记不得自己是几次昏倒,又几次醒过来。他努力睁开眼,辨别了下时辰和方向,挣扎着起身,摇摇欲坠的向前走了两步,虚浮不堪的双腿承受不住这残破的躯体,一个歪身他又倒在了泥地里,鼻腔内吸进泥土,呛的他猛烈咳嗽了几声,带动着身上的伤口撕裂般的钝痛,胸腔更是疼痛不堪。

    天上飘着细细的雪,他努力睁大眼睛,每一粒雪花怎样落下来都看的清清楚楚。倘若披着大氅坐在四处有窗的芦塘中,怀中拥着暖炉,红泥火炉沸上一壶酒,举目四望,芦苇茫茫,该是何等的惬意。

    这里没有酒,没有大氅,甚至没有食物,只有无穷无尽从四面八方刮过来的寒风,像刀子一样割过他的脸上,他舔了舔嘴唇,落在他嘴唇上的雪花瞬间融化,好像嘴唇也不那样干裂的疼了,可是风一吹,他嘴唇霎时间没了知觉。网

    等雪再大一点儿,就会埋没那些遍地的尸首,鲜血,破碎的旗帜,一片白茫茫,掩www.5aphp.藏一场惊天动地大战的痕迹。

    如何一路逃到这里的?他已经记不清。往靖州撤退的路上他遭到了贺兰成律队伍的埋伏,只能掉转方向往北去,引开贺兰成律的人马。

    往北一走,脱离大部队,他就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了。跟着大部队,说不定还能等来驰援,脱离只有死路一条。他本就是做的断后工作,保护好大部队,保护好靖惠王,只要大部队能安全撤退,他和这一千人又算得了什么呢?他心想他或许可以像元亨一样逃到横江山脉去,然后往西一路穿过山脉到柔然境内,再想办法回到南昭。

    他不能往定江边走,元恪对他下了绞杀令,对南朝军队下了绞杀令,此刻江边定是严阵以待,他如果抄近路才是自投罗网。

    努力睁开眼望了望天,雪下的更大了,他竟分辨不出来现在是什么时辰,只猜测快下午了。

    没想到北朝军队这样凶残,一路追杀,他身边人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一次突围,亲卫护着他杀出一条血路,他拼了命往横江山脉去。

    他耳边犹回响起撕心裂肺的怒吼,“将军!杀出去!千万不要让北朝蛮子捉住!”

    是的,千万不能让北朝蛮子捉住,元恪下令要将他千刀万剐,千刀万剐不足为惧,元恪不过是借此羞辱圣上,羞辱大昭。35xs

    这场战争已经失败,他不能再落入敌手。看着战士们一个个在他身边倒下,被残忍的割掉头颅,他目眦欲裂,恨不得大开杀戒,挥剑斩尽这些畜生!

    可是他只能头也不回的努力往前逃,逃的越快越好,一分一秒也不容他浪费。那些宝贵的时间是用鲜血和命换来的,只为能让他多往前跑一米,两米,十米,直到跑到横江山脉。

    谢宥一身上中了三箭,一动便疼痛难忍,他不敢拔箭,只能斩断箭柄。努力伸手摸了摸腰上,蹀躞上的火石水壶等物早已不知道丢在了哪里。

    手掌不小心蹭到小腹上被斩断的箭柄,他痛的抽了口冷气,小腹更疼了,这箭要是再下偏点,估计自己就要人道了,谢宥一闭上眼,嘴角泛起一个苦笑。

    他想不通的是元恪为何忽然这样暴戾残忍,竟然下令将南朝士兵一个不留,他不要留在南朝的五万战俘了吗?

    元恪绝不会这样蠢笨。

    半个月来,他白天只能躲在水塘里,初冬的水冰冷刺骨,他却只能咬牙受着,夜晚才出来找能果腹的东西,草籽、草根,干瘪的没有水分的野果,运气好的话能找到几颗鸟蛋,那已经是最美味的东西。弓箭丢失,他无法猎鸟兔,就算有,他也不能搭弓射箭。

    离二州越远,追击的北朝士兵越少,他就越安全,可他不能掉以轻心。

    这雪不要停,下的越大越好。太阳出来,他身上没有金疮药,热气蒸腾,伤口溃烂发炎,他只会死得更快。

    千万不要出太阳,虽然他现在已经冷的牙齿打颤,多么渴望能有一点温暖。

    谢宥一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捂住小腹,不由得叹了口气,逃到横江山脉又能怎么样呢?往西走五百余里才能到柔然,这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怕是坚持不到。若能碰到山中猎户,说不定还能救他一命,可惜横江山脉向来少人迹,就算有,现在也属于北朝了,恐怕会直接把他送到官兵手中。

    想到丢失的两个州,他悲从中来,眼睛忍不住要湿润了,喉头哽咽的难受。

    万万将士的鲜血撒在了这片土地上,却还是没能守住国土。

    他是南昭的罪人。

    罪人!

    他这个罪人,怕是已经将家中连累不堪。想到家中,他简直想大喊一声发泄这满腔的愤慨痛苦。

    爹娘怕是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吧。

    他现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和死人又有什么区别?

    自己和吴氏相敬如宾,虽然谈不上感情深厚,可还是有几分感情在的,她又那样喜欢爱慕自己,想来她现在不知如何伤心。

    还有长显,从他出生,自己就在外,一年只能见几面,这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怕他,本来活泼的很,一见他拘谨的话都不会说。倘若他能活着回去,定要好好抱一抱他,教他读书骑射,尽一尽父亲的责任。

    还有……还有小郡主。

    他大脑已经不能思考,意识渐渐模糊,恍惚中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宫中夜宴,笙歌飘荡,南池边的身影似远似近,他看不真切。

    &nbxynewenergy.sp; ……

    “哥哥,他长的真俊!”

    “九公主,请你让开!”元亨怒道,这人满脸血污浑身破烂,哪里俊了?哪里俊了?他怎么就看不出来!

    踏破铁鞋无觅处,本来元亨都已经放弃捉到谢宥一的希望,以为他已经逃到南昭或者死在这寒冷的冬季,没想到不情不愿的出来陪九公主捉兔子,竟然在芦苇丛里发现这个无价之宝,元亨简直要仰天大笑了。

    &nbs 那个被叫做九公主的女孩声音稚嫩清甜,倔强的说,“是我先发现他的!他是我的他是我的!咱们草原上的习俗,谁发现就是谁的!”

    元亨不想和这小姑娘胡搅蛮缠,一把拽起谢宥一拖出芦苇丛,九公主见状尖叫一声跑过去,抓住谢宥一另一条胳膊,愤怒的眼神盯着元亨,就像这粗蛮的哥哥弄坏了自己心爱的玩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全职艺术家〕〔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