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千爱宠加身〕〔天师归来〕〔天网〕〔道长去哪了〕〔天道之下〕〔强婿当道〕〔号令天下〕〔叶凡唐若雪医婿〕〔我有一座超级军事〕〔王婿叶凡最新章节〕〔医婿叶凡〕〔逍遥文明〕〔大宋安乐侯〕〔顶级富二代陈平〕〔王婿〕〔神医魔妃:邪王,〕〔顶级弃少〕〔魔王不必被打倒〕〔攻心为上老公诱妻〕〔因为剧本是这么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七十九章 九公主救了你
    “水……”

    “啊啊啊他活了!”

    六日前,九公主将这青年运回自己营帐,军医就一直忙忙碌碌,看着军医拔箭头,她简直心疼坏啦,捂着眼睛,又分开指缝偷看,“轻点轻点,不要弄疼他了!”

    这几天九公主有了新的事儿干,不再嫌军帐闷,嚷嚷着要出去,早上一醒来,她就匆匆忙忙跑隔壁军帐问,“他醒了没?睁开眼睛没?”

    军医总是摇摇头,“伤得太重,十天半个月也不会睁眼睛。” tart="_bnk"></a></a>”

    九公主失望的低下头,继续坐在床边盯着这青年看。

    侍女托娅笑嘻嘻道,“九公主喜欢这个安哈!”(帅哥)

    九公主立刻涨红了脸,起身就要打她,“我才不喜欢他!我就想看看他睁开眼是什么模样!等他睁开眼,我就对他失去兴趣了!”

    一连几日,他粒米未进,九公主忧心忡忡,一个人怎么可以六天不吃东西呢?她早上要喝一碗奶茶,中午要吃一大碗抓饭,晚上要吃五十串羊肉串,两瓶马奶酒,其他时间还要吃奶豆腐、苏饼、牛肉干、酸奶等等等等。

    他怎么可以不吃东西呢,会饿死的。

    这时候听见他发出虚弱的声音,九公主高兴的跳了起来,他说话了说话了!他声音真好听!

    可是他说什么?

    正在她皱眉思考,榻上那青年眉头微皱,嘴唇轻轻开合,又说了句,“水……”

    九公主凑到跟前,耳朵趴在他嘴边,“你说什么?什么是sui?”

    乌朵忙拿了清水过来,“他想喝水九公主!”

    圣上让宫里宫外上上下下学汉语,九公主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经常偷懒,经常支使乌朵做功课,乌朵喜欢汉文,可是她再努力的学习,也仅限于能听懂能说简单的词汇,这在宫女里已经很难得了,每逢圣上考察九公主功课,都得乌朵在旁边不停使眼色动嘴巴提点。35xs

    九公主忙接过来水,捏着谢宥一下巴,强行让他嘴巴张开,兴奋的将一碗水灌下去。

    乌朵忙制止,“九公主不可以,会呛到安哈的!”

    似乎是为了配合乌朵的话,刚灌了一点,谢宥一立刻呛得咳嗽了下,水流的到处都是。

    乌朵忙接过来碗,轻轻地一点一点喂。

    九公主托腮坐在榻边看,惊奇的看着,“啊,他在喝水,喉结在动。”

    ……

    温香拂脸,谢宥一呼吸了下,这甜香味越发明晰,还混合着淡淡的奶香,芦苇野怎么会有香味?

    他应该是死了吧,可是死了怎么还会感觉到全身痛?

    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一双小鹿般明亮的眼睛,正惊奇的盯着他看,因为离的太近,呼吸都吹拂到了他脸上。

    他迷惑的闭上眼,又睁开,正准备开口,耳边响起清脆的嗓音,“他醒了他醒了!他睁开眼睛了,他眼睛可真好看!”九公主正兴奋地摇着乌朵的胳膊。

    她说什么?

    再次睁开眼,他确定,他得救了。

    游目四望,此刻他正身处温暖的军帐里,这军帐他太熟悉,

    看到马头琴,他一愣,瞬间面如死灰,他被北朝军队捉住了!

    眼前的少女正抓着旁边侍女的手叽叽呱呱,他一句也听不懂,可他能感觉到她的兴奋。

    她兴奋什么?

    九公主低下头,榻上的青年正盯着自己,黝黑的眼珠一动不动。

    他的眼睛可真好看。

    她想看他的眼睛,可她不好意思看。

    这张脸她每天都要看好几个时辰,可他一睁开眼,她就像第一次看见他,瞬间羞红了脸。

    他长得这样好看,眼睛这样纯净,怎么会是元亨哥哥嘴里说的战争犯,杀人狂?他这样斯文,怎么能杀的了大燕那些强壮的男儿?

    见他盯着自己,九公主忙羞赧的偏过头,结结巴巴问,“你……你,好吗?”

    见他面露疑惑,九公主忽然想到他是南朝人,听不懂北朝话,皱着眉头想了想,她搜肠刮肚,用蹩脚生硬的汉语问他,“你,好吗?”又磕磕盼盼的说,“水,你。”

    谢宥一听懂了,这个少女是北朝人,在用汉语问他好不好,要不要喝水。

    他确实有些渴了,闻言轻轻地点点头,继续盯着她看,努力运转已经僵掉的大脑,让它重新开始思考。

    这个少女是谁?

    军营里怎么会有女人?

    他是怎么得救的?

    他有太多太多的疑问,可是他没有力气开口。

    &wenxiaojie.nbsp;那少女见他点头,兴奋的倒了碗水递到他唇边。

    谢宥一想起身,却牵扯到伤口,痛的他冷嘶了声。

    那少女忙按住他,轻轻地将水一点一点渡到他口中。

    喝完水,他终于恢复了点力气,打量了眼四周,他开口问道,“你是谁?”

    那少女见他说话,迷茫的看着旁边侍女。

    乌朵见状,忙翻译道,“九公主,他问你是谁?”

    九公主道,“我是元蕤儿。”

    这话是对着谢宥一说的zzsuji.。

    乌朵见这青年一脸迷惑,又对着谢宥一翻译,“她,公主。”

    乌朵不会说九,于是伸出十个手指头,弯曲左手的大拇指,又说了一遍,“公主。”

    公主?

    谢宥一愣了下,眼神微微惊讶,继而变成惊诧,重复了遍,“longdongren.公主?九公主?”

    乌朵正绞尽脑汁想九在汉语里到底怎么发言,见他说话,一口汉语字正腔圆,忙点点头,“九,公主。”

    这么说他是在北朝军营里,并且离元恪很近?他昏迷了多久?怎么会在北朝军帐里元恪为什么没处死他?

    见他眉头紧皱,满脸疑惑,乌朵连比带划,用磕磕绊绊的汉语说,“你,死了(快死了)。九公主捡到你……”乌朵不会说捡到,只能用北朝语说,做了个拉他的动作,又拍了拍床,“你,活了。”

    谢宥一琢磨了下,明白了她的意思,这个侍女说他快要死了,九公主救了他,把他带回了军营。

    正要开口,帐外响起脚步声和说话声,那少女忙扑到他跟前,柔弱无骨的手掌覆在他眼睛上,将他眼睛合上。

    九公主让他装昏迷?

    “九公主,我们来换药。”

    “啊……巫医,谢谢你,你快帮他换药。”九公主偷偷看了眼谢宥一,见他配合的闭上眼睛,心下稍安。

    他很聪明。

    九公主口中的巫医叫达兰台,是萨珊教的祭司,肩负着主祭、看星、占卜和看病等工作。

    例行摸了摸谢宥一脖颈和脉搏,他舒了一口气,“他呼吸平稳,快醒了。”

    九公主做出一脸惊奇,“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

    换好药,又嘱托了几句,达兰台带着人出去,谢宥一这才睁开眼,眼神探究的看着九公主,似乎是问她为什么要闭上眼睛。

    九公主对乌朵说,“你告诉他,有别人的时候,不要睁开眼睛,会被杀掉的。”

    这句话太长了,太复杂了,乌朵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开口道,“九公主说,你,闭眼,”说着闭上眼睛,“圣上杀你。”指了指天,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九公主见乌朵连比带划,忍不住扑哧笑出来。

    谢宥一听懂了,这是说要装昏迷,否则,元恪会杀掉他。

    元恪既然要杀掉他,为什么又要军医救他?

    “圣上驾到!”

    九公主脸色瞬间失色。

    乌朵忙说,“圣上,闭眼!闭眼!”

    谢宥一睁着眼睛,平静的看着门口。

    那脚步声渐渐走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