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千爱宠加身〕〔天师归来〕〔天网〕〔道长去哪了〕〔天道之下〕〔强婿当道〕〔号令天下〕〔叶凡唐若雪医婿〕〔我有一座超级军事〕〔王婿叶凡最新章节〕〔医婿叶凡〕〔逍遥文明〕〔大宋安乐侯〕〔顶级富二代陈平〕〔王婿〕〔神医魔妃:邪王,〕〔顶级弃少〕〔魔王不必被打倒〕〔攻心为上老公诱妻〕〔因为剧本是这么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八十章 公主如今可好
    见谢宥一不肯闭眼,九公主焦急的嘴唇都微微颤抖,拼命的给谢宥一使眼色。

    他明明知道她要他闭上眼睛装睡,为什么不闭上呢?

    听元亨哥哥说,这是皇帝哥哥亲口下旨要千刀万剐的人,她不懂什么是千刀万剐,元亨哥哥说,就是将这个战争犯身上的肉一刀一刀割下来,一共要割够一千三百六十刀。

    她手上不小心破一个小伤口都要哭半天,一千三百六十刀,那得多疼啊。

    她好不容易为他争取了活下来的机会,日日夜夜盼着,终于盼到他睁开眼睛,又怎么忍心他一点一点死去?

    九公主吓的花容失色,忙问道如果割不到一千三百六十刀就死了呢?

    元亨道,接着割。

    太残忍了太残忍了太残忍了!

    皇帝哥哥太残忍了!

    &nbzogdispy.sp;  她不懂他究竟犯了什么罪行,让皇帝哥哥要这样残忍的杀死他。

    她曾经说她只想看这个安哈睁开眼是什么模样,可他睁开漂亮的眼睛,用那黝黑深沉的眼珠定定的看着她,她就沦陷了。

    正定元年,九公主十四岁,悄悄的爱慕上了一个战争犯。

    帘子掀开那一刻,元蕤儿果断的站在了谢宥一面前,伸开双臂,像母鸡护着小鸡一样护着谢宥一。

    达兰台一出门就碰见了刚视察回来的元恪,见圣上问,他就将圣上引了进来,自信满满的说道,“陛下,不出三天,他肯定会醒过来。”

    九公主见他们进来,忙开口道,“不许过来,谢刚睡着,你们不许吵醒他!”

    元恪闻言,往前走了一步,九公主见状,往床榻边退了一步,一颗心跳到了嗓子眼,又大喊了声,“哥哥,不许过来!”

    “蕤儿,让开。网”元恪淡淡道525gou.。

    九公主头摇的拨浪鼓一样,“哥哥,他还在昏迷。”

    看着妹妹眼睛,元恪一口断定,“他已经醒了。”

    说着又往前走了一步,九公主简直要尖叫了。

    元恪冷冷道,“谢宥一。”

    他没有再继续用北朝话说,换了口标准流利的汉语,这口音标准到谢宥一都自叹弗如。

    听元恪叫他名字,谢宥一忍着剧痛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九公主肩膀,“九公主,谢谢你。”

    九公主肩膀上被拍了两下,那手掌温柔而又有力量。她紧张的转过头,眼神先是疑惑,后是坚定,那明亮的眼睛似乎在倔强的说,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

    谢宥一温和的向她笑了笑,微微点头,他读懂了面前这个小姑娘眼神的意思,他坚定的看着她,示意她让开。

    这个九公主一定非常受宠,所以才敢在元恪面前这样放肆。

    还未等九公主让开,元恪已经等不及,一伸手把她提溜到旁边,向身后吩咐道,“都出去。”

    九公主犹自挣扎,“哥哥,我不出去!他现在是我的,你不能伤害他!”

    乌朵看了眼圣上,见他面冷如霜,忙连ifmai.拉带拽把九公主弄到了帐外。

    帐中人走光,元恪伸脚勾过来一张椅子,好整以暇的坐好,又顺手从桌边倒了杯茶,不紧不慢的开始喝。

    谢宥一不明白元恪是什么意思,清空了帐中人,肯定是有话要说,可是他又不说话,只是坐在那儿沉着眼睛饮茶。

    谢宥一瞥了元恪一眼,心想这个北朝皇帝倒是生的好,剑眉朗目,没有半分北朝人的粗犷,竟然还有几分秀美。

    这面相,这口音,倒比南朝人还南朝人。

    听说他和他爹一样都是汉文化的推崇者,一继位就汉化,得罪了甚多北朝旧贵族。

    汉化就要摒弃北朝千年的传统,甚至说是斩断他们的血脉,他们的根,非有魄力者不能为之。

    谢宥一这几天渐渐清醒,只是睁不开眼睛,迷迷糊糊中听到几个词汇,什么迁都,赈灾,北朝比较书面话的词汇其实和南朝差不多。

    他猜测北朝又要迁都。

    北朝是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本来并无固定首都,可汗待在哪儿哪儿便是首都,后来一统草原部落的达斡尔可汗定都盛京,确定了北朝第一个首都,盛京交通、贸易等不太方便,达斡尔在位的第十九年,北朝迁都远州。

    远州处在草原边缘,做了北朝首都二百余年,元也继位后,第一件事就是迁都洛州。据说当年为了迁都洛州,北朝几次发生流血事件,元也几乎每天都在被暗杀,北朝贵族声泪俱下的控诉元也是民族的千古罪人,死了后有何颜面见列祖列宗。

    元也当时霸气的说,朕百年后,自有人评价功过,现在还轮不到你们!

    元也选择迁都远州是经过慎重思考的结果。远州偏北地寒,六月便风雪卷狂沙,恶劣的气候环境,难以适应经济的发展,偏北的地理位置更不利于北朝对战争打下来的南部领土的控制。

    洛州处于北朝领土的正中心偏北,气候温和,靠着北朝最大的河流,自然条件比远州好太多。

    反对迁都的声音太多,元也如何不着急上火?可是迁都急不得,得一步步来。军事、经济、政治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三个方面,军事权大部分被贵族控制,那就只有从经济和政治想办法,而政治中心只能与经济中心重叠,洛州自古就人烟阜盛,政治是君王在哪儿哪儿就是政治中心,因此洛州成为迁都的第一选择。

    为保证迁都顺利进行,元也进行了周密的部署和安排第一步,他召集百官,宣称要大举南伐。历来出征都要占卜,于是在朝会,他先让萨珊神教占卜吉凶,神教祭司卜了个革卦,元也立刻道,革卦的彖辞讲,汤、武革命,应乎天而顺乎人,十分吉利!

    在底下一排排站着的众人还能说什么?圣上不过想师出有名,大家怎么能不给面子的拂了圣上脸面?

    第二步,逐个击破感化说通一部分旧贵族,软硬兼施,糖枪齐上。元也特别真诚的对贵族们掏心掏肺,崤函帝宅,河洛王里,南伐,为的就是一统天下!振兴祖宗基业!巴拉巴拉巴拉!

    第三步,积极备战。六月,下令修造河桥,以备大军渡河,并亲自宣传动员,七月发布公告,声称南伐,然后开始下诏开始征集民丁召募军队,列队出城,逶迤南行。

    大军行到洛州,时值深秋,阴雨连绵,大军就地休息待命,稍事休整,元也又诏令六军继续南进。群臣长途行军跋涉,疲惫不堪,都不愿冒雨继续前进,于是纷纷跪于御马之前,磕头泣谏,请停南伐。

    元也故意责问道“卦都卜了,为什么要停?”

    丞相谏道“此次南伐,大家心里都不愿意,只有陛下愿意。臣不知陛下违众南伐,究竟是为了什么?臣等要以死相请。”

    安定王等人又再三哭谏,元也怒气冲冲下诏书“这次兴师动众,行而无成,拿什么向后世表示?如果就这样班师,怎能垂名千载!若不南征,那就定都这儿,机不可失!诸位爱卿以为如何?想迁都的站到左边,不想迁都的站到右边!”

    于是……识相的抹了把眼泪站到了左边。

    留在远州的大臣听说京城迁到了洛州,十分震惊,又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元也强硬的将不肯支持汉化的贵族一一削去羽翼,逐渐架空,经过数年,这才确立洛州新都的军事政治经济中心。

    元也那样强硬的人,当年迁都都如此曲折艰难,元恪刚继位就想迁都,未免太过于急躁。

    谢宥一正微微垂了眼沉思,耳边传来元恪冷冷的嗓音,“谢宥一,朕问你,怀柔公主如今可好?”

    谢宥一满脸讶然,他没想到元恪摒退众人,一开口问了这么个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