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逍遥王的生活〕〔烈少你老婆是个狠〕〔我让亿万总裁恋上〕〔九洲仙武录〕〔仙道书〕〔从氪金开始砍翻世〕〔本仙在此〕〔重生之千面侯爷难〕〔一剑独尊〕〔陈歌杨雪〕〔我爸是大富豪〕〔至尊人生陈歌〕〔强势归来〕〔我原来这么有钱〕〔陈歌马晓楠〕〔我竟然成了圣僧〕〔穿书八零成了五个〕〔操盘手札记〕〔大宋:八岁皇叔做〕〔陆峰重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八十二章 他是我所爱之人
    元恪几步跨到谢宥一床前,冷冷的看着他。

    谢宥一毫不畏惧的看着他,又字字清晰的说了一遍,“恕难从命。”

    元恪想让自己和他一起去新都,那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他身受南朝国恩,如果听从北朝皇帝差遣,那他成什么人了?

    听谢宥一竟敢拒绝自己,元恪一伸手抓住谢宥一单薄的睡衣,眼睛里腾出火苗,满是克制的怒气,“朕救你一条命,也能现在就废了speaknihongo.你!”

    这一抓让谢宥一全身剧痛,差点没哼出来,他极力忍住,咬牙冷笑道,“求之不得。”

    这条命本该丢在云梦泽,一了百了,不想竟被救了,还是被敌人救了。他不是不感激九公主,那个少女天真善良,用一腔热枕维护着自己,他无能回报。

    元恪闻言,薄唇紧抿,一拳打在谢宥一脸上,然后抓起他肩膀,那秀美修长的手竟如此有力,只稍稍用劲儿就将谢宥一抡到了地上。

     91xianfeng.; 谢宥一满身伤痕,多日未进食,全身酸软,又怎么经得起这一摔?

    大帐中虽然铺着柔软厚密的地毯,这一摔让谢宥一脸上满是疼痛之色。他刚苏醒,身体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才开始愈合,如此剧烈的撞击地面,让他的伤口登时崩裂,鲜血渗出,片刻就染红了肩膀和小腹处。

    元恪手按在剑上的一瞬间,谢宥一反应敏捷的一个打挺起身,转眼看见帐边竖着的长枪,一伸手便拿了过来,没想到因身体虚弱,枪竟拿不稳,脚下一虚差点摔倒,幸好扶住了旁边的桌子才险险站住,元恪已经冲了过来,谢宥一忙用枪隔住。

    他现在哪里是元恪的对手?倘若他身体康健,尚能和元恪斗几个回合,他有信心和元恪打个平手,状态好的话还能略占上风,如今他只有抵挡的份,防守圈渐渐缩小,帐内空间有限,两人打斗伸展不开,所到之处,一片叮铃哐啷,陈设碎了一地。

    九公主早听见帐内的打斗声,侍卫紧紧的守在十米开外,死死地拦住九公主。侍卫们不敢伤到这金枝玉叶,只能紧紧的站成人墙。

    元恪剑指谢宥一喉咙那一瞬间,九公主终于一个不注意从侍卫胳膊下钻了进去。

    她冲进军帐的时候,元恪正将剑架在谢宥一脖子上,“去不去!”

    谢宥一冷笑了声,眼睛一闭,根本不屑于回答这个问题,他准备引颈受戮,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反正这条命是他救的,还他就是了,想让他一起去新都,做梦!

    “哥哥,不要!”九公主看见这一幕,撕心裂肺的喊出来。

    谢宥一脖颈上已经有细细的血渗出,他已经快站不住,还是极力站的笔直,即便是死,他也要堂堂正正的死,保留谢家的尊严,保留南朝的尊严,保留军人的尊严。

    九公主扑到元恪身边,抱着他胳膊,大哭道,“哥哥,哥哥,你答应过我,等他好之后再由你处置!哥哥,你不能骗人!”

    元恪余怒未消,一伸胳膊撞开九公主,“出去!”

    九公主经不起这一推,一下子跌倒在地上,额头恰巧撞在刚才被打到地上的茶壶上,登时鲜血直流。

    元恪见状,又惊又痛,一叠声向帐外喊,“将九公主带下去!”

    九公主捡起地上的碎瓷片一抬手放在雪白的颈边,满脸泪流道,“哥哥,你若杀了他,那便是杀了我!”

    元恪震惊不已,错愕的看着跌在地上的妹妹,这小小的女孩满脸血污泪水,手心抓着碎瓷片,血正从手心一滴一滴的掉下来,将猩红色的地毯染的更红。

    九公主和他一母同生,因为活泼开朗,从小父君便极度宠爱,他也十分喜欢这个妹妹。父君病重,他被立为太子,母妃被赐自尽,自尽前,母妃将他和妹妹叫到西宫,要他向萨珊神教发誓,即便为君,那也不得将九公主作为政治资本联姻,倘若九公主有所爱之人,他不得反对,必须尽一切力量成全她,为她找一个好归宿。

    因为怕九公主被人挟制,他去盛京的时候便一路带着,得知定江堰决堤,云岭关战事紧张,他当机立断下丹州集结兵力,为了赶时间,他一路策马狂奔,几乎是没日没夜的赶,九公主也跟着他骑马南下,奔波辛苦,竟无一句怨言。他心疼不已,要她留在京城,九公主断然拒绝,说哥哥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不会成为哥哥的累赘,也不会让哥哥被我所累。

    那些人虎视眈眈,她若独自留在京城,肯定会被坏蛋抓住威胁哥哥,她才不要,她要紧紧跟着哥哥,让哥哥放心。

    看妹妹这个模样,元恪又是心痛又是愤怒,他不可置信的道,“元蕤儿,你什么意思!”

    九公主握着碎瓷片,一步一步走到元恪跟前,又用力握紧了下,鲜血这时从一滴一滴变成成线流下,元恪忙喝道,“松手!”

    九公主抹了把眼睛边的鲜血,又用力握了下瓷片,“哥哥,你答应母妃,倘若我有所爱之人,你一定会成全我。现在,”她指了指谢宥一,“他就是我所爱之人。”

    元恪怕的就是九公主说出这句话,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元蕤儿果然爱上了这个南朝人!

    见哥哥一脸惊愕,九公主又上前一步,“哥哥,你向萨珊神教发过誓的!”

    元恪才不信萨珊神教,答应母妃不过是为了让她安心,毕竟母妃狂热的信奉萨珊神教,临去之前还将她最为信任的达兰台送到自己身边。

    &nblehang-sy.sp; 鬼神之说,向来飘渺。他从小便知道宗教不过是控制人心的工具,倘若能为自己所用,它才有存在的价值,倘若不能适应国家的需要,它便只能被摧毁。要想彻底汉化,去宗教不可避免,现在他不能动萨珊教,毕竟它还要为自己的政权服务。

    弱化宗教,这是一个极端漫长的过程,甚至得几百年。

    元恪恍若未闻,将剑又往谢宥一脖颈抵进一分,喝退帐中人,他咬牙道,“元蕤儿,你看清,他杀了我们国家数不清的子民,双手沾满勇士的鲜血。他有家室,有孩子,是南朝的高级军官!你怎么能爱上他!”

    谢宥一此刻痛的骨头都像碎了一般,虽然听不懂这对兄妹的话,可是他知道他们在为他争执。

    九公主听哥哥说这个人有家室,甚至有了孩子,呆了一下,慌忙抓住谢宥一衣服,急切的问他,“哥哥说的是真的吗?”

    谢宥一见九公主满脸鲜血,竟然隐隐生出一丝心疼,这个女孩看上去比苇一小三两岁,却远比苇一有主见,甚至说有勇气和胆识。他听不懂她说话,只能静静的看着她。

    元恪扭头向谢宥一道,“告诉她,你有妻子!”

    谢宥一这才大概明白他们刚才在争执什么,九公主为了保护自己,大概是在威胁元恪。

    谢宥一有些感动,又有些歉然。他轻轻的点点头,开口道,“是的,我有妻子。”

    九公主见谢宥一点头,震惊又伤心的看着他。

    只一瞬间,她将左手握着的碎瓷片向右手腕毫不犹豫的划下去!然后抓住谢宥一手腕,也划了下去!

    元恪来不及阻止,九公主将他们的手腕叠放在一起,那不断流出的鲜血瞬间融合,汇聚成一条细细的线不断滴下来。

    元恪抬脚踢开谢宥一,一巴掌向九公主脸上扇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全职艺术家〕〔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