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门第一闪婚〕〔长生五千年〕〔太傅帮帮忙〕〔重生神女凭实力开〕〔回到宋朝当暴君(〕〔农家小医女,撩夫〕〔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穿成残疾大佬的小〕〔陈东王楠楠〕〔大唐第一世家〕〔本小奴超A的〕〔邻家小哥是明星〕〔夫人又在吊打白莲〕〔绝品仙尊赘婿〕〔绝世好人〕〔林炎柳幕妍〕〔诅咒之龙〕〔我以年龄为生〕〔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霸道娇妻超有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八十四章 宁去采薇不食周粟
    九公主昏迷前紧紧抓着谢宥一的手,还不忘说了句请哥哥不要为难他。

    谢宥一抽了几次手都没有抽出来。他心底有些怀疑九公主是真晕倒还是假晕倒,倘若是真晕倒,她一个小姑娘,又怎么会有这样大的力气?倘若是假晕倒,可她眉头紧锁,全身软绵绵的被元恪抱在怀里,分毫不像装出来的。

    这一系列的惊变不过短短十几分钟,达兰台被元恪叫进来,一看满地血污,九公主更是满身是血,忙取了药粉先为九公主止血。

    九公主紧紧抓着谢宥一手不放,谢宥一只得坐在床边。

    谢宥一在昏迷的时候知道这人每天给自己治疗,对达兰台的声音很熟悉,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达兰台真人,不由得打量了一眼。

    达兰台穿着一件宽大的细白布袍子,满脸虬髯,四十余岁模样,其实他可能还不到四十岁,只是这一脸胡须显得他格外……成熟,谢宥一心下暗忖,这人可能比自己就年长几岁,听说他是萨珊教的大祭司,他一直搞不懂北朝这个萨珊教存在的意义,就像他搞不懂祭司是如何诞生的,难道和军队一样,层层积累功绩,然后一步一步成为祭司?

    他不信这些,总觉得有些邪性,却也尊重它的存在,毕竟存在即合理嘛。他感谢达兰台用正常的治疗方法来给自己治病,而没有用那些稀奇古怪的宗教疗法。听说这个宗教宣称病人发烧是因为灵魂被住在极北地方的大魔王拘走了,要用鸡血涂满人的全身来招魂,病人才能康复。

    想想用鸡血涂在身体上,谢宥一浑身难受,简直要恶心死了。

    这里谢宥一不得不感谢元恪,达兰台被叫进来给谢宥一治疗的时候,说这个年轻人伤的太重,存活的几率十分渺茫,三魂六魄已经被大魔王抓的只剩一魂一魄,他建议立刻升台招魂,先把魂魄找回来再说。元恪当即拒绝,说你先拔箭止血,灌水,其他那些虚头巴脑的随后再说。

    达兰台十分委屈,陛下怎么能说神教招魂是虚头巴脑的事情呢?我们真的能留住魂魄,三个月前安定侯的千金去烧香路上,被拦路打劫的山贼吓破了胆,魂魄是我们招回来的,五个月前三公主抱着公子去踏青,一脚没踩稳跌到了水里,回去就发烧,多少大夫灌药都没用,我们前脚招魂后脚公主就活蹦乱跳,去年刘大人……

    元恪iamyb.打断了达兰台的滔滔不绝,你先拔箭!

    达兰台噢了声,洗洗手开始剪伤口附近的衣服。

    元恪知道达兰台的医术是没有问题的,或者说十分高明,只要他别动不动给人招魂就行。

    谢宥一对达兰台微微点头,报以一个感谢的眼神,他不会说北朝话,只能用眼神来表达谢意。达兰台看懂了,眼睛轻轻眨了眨。

    这样一个大老爷们眨眼睛,竟然有几分,可爱。

    看到九公主气息奄奄,达兰台心都要碎了。他看着九公主长大,心中对她满是疼爱,知道她有多娇气,不小心摔一跤都要掉金豆豆半天,更不要提伤成这样。

    见九公主抓着这年轻人手不放,达兰台从医药箱中摸出一根银针,稳准狠的朝她胳膊肘扎了下去。九公主吃痛,立刻松开手,然而还是没醒过来。

    元恪站在床边被九公主气得不行,又有些忧心忡忡,“公主怎么样?”

    达兰台边止血边道,“公主失血过多,恐怕得一阵子恢复。人在昏迷中,魂魄最容易被大魔王拘走,臣建议立刻升坛招魂……”

    元恪满头黑线,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抽,“先止血!”

    达兰台“噢。”

    谢宥一站在床边,看达兰台有条不紊的包扎伤口,仔细瞧了瞧九公主苍白的脸颊,他有些愧疚。此刻倒说不上来他更惨还是九公主更惨,这个女孩额头血流如注,左手掌被瓷片深深地划伤,深可见骨,右手手腕更是惨不忍睹。

    这一系列惊变让谢宥一精神一直紧绷着,这时才稍微放松下来,瞬间便觉得有些头晕。他强自忍着,却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简直要支撑不住了,可也说不清是因为身体虚弱还是腹中饥饿,或者两者都有。

    达兰台处理好伤口离开后,元恪坐在床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替九公主掖了掖被角,眼角眉梢终于流露出一丝疲倦。

    这位年轻的帝王最近太累,他才二十一岁,接连丧母丧父,他强忍悲痛处理朝政,又恰逢六州灾情,边境战情紧急,他只能在敌人不知虚实的情况下主动进攻,成五分败五分,他必须赌一把,否则云岭关失守,那溃败会是全线的溃败。

    他赌赢了,收复了在父君手里丢掉的两个州,仅凭这一件功绩,他就足以让史官大书特书,大夸特夸,并且百年后让后世上一个褒性的字。

    他不满足于此。

    所以才会继续迁都。

    洛州已经不能适应发展的需要,他要想彻底汉化,只能在南部贵族少的地方另起炉灶,并且南方城市多汉人,汉化也容易些。

    他叫来达兰台,说朕要迁都,你用萨珊教的名义占卜一卦,必须是吉卦,再给朕找个名正言顺的依据和理由。

    达兰台说臣不是大祭司啊,苏赫巴大祭司才能为这种事占卜。再说陛下,占卜出来什么卦就是什么卦,怎么能确定一占卜就是吉卦呢?

    元恪道,你就是下一任大祭司。至于怎么能占卜出吉卦,朕交给你了。

    多少祭司想成为大祭司,这是莫大的荣耀。达兰台来不及惊喜,急急道,大祭司历来由金瓶掣签产生,臣又不是抽签天定的大祭司,恐怕教众不服。苏赫巴大祭司向来有威信,在贵族中一呼百应,深受敬重,无缘无故撤去他大祭司之职位,恐怕会引起动荡。

    元恪微笑道,苏赫巴大祭司怎么会是无缘无故被撤去职位呢?监察部门多次向朕弹劾,苏赫巴利用自身职务便利,在教中大肆挥霍,家中仆从竟然有上千人,并且搞歪门邪道,暗中接受白音等王公大臣进献的处女多达百人用来修炼。苏赫巴家中的恶奴在京城横行霸道,每月都有相关人命案,实在令人发指。你说,达兰台,朕是不是该处置苏赫巴,重选大祭司,以正教风?

    圣上说的达兰台一件也没听说过,不由得感叹大祭司保密工作做的真好。

    元恪道,挑个黄道吉日金瓶掣签,你肯定是大祭司。

    云州举行的金瓶掣签由元恪亲自主持,在北朝政府代www.oranae.表、萨珊神教部分代表、北朝贵族部分代表的共同见证下,新一任大祭司达兰台诞生了。

    于是大祭司达兰台在万民面前升坛问神,神说圣上决定的新都地址,顺应天意,顺应民心,新都是天定的首都。

    北朝萨珊神教由此分裂,在棠州的教部被称为萨珊新教。

    新都预计明年二月份建好,元恪本打算下月就启程去棠州,没想到出了九公主这档子事儿,看来得推迟了。

    半晌,元恪开口道,“你不要杵在朕面前。等公主醒来,朕希www.chelian.望她看到一个健康强壮的心上人。乌朵,带他下去进饭。”

    谢宥一腹中饥肠辘辘,听元恪这样说,他铁下心要和九公主撇清关系,想了想,他沉声道,“陛下,你颇通汉文,一定听过一个典故,不食周粟。”

    元恪闻言冷笑,“朕有办法让你食周粟!”

    见谢宥一不置可否,元恪嘴角浮起一个温柔的笑容,“来人,上饭,带俘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