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门第一闪婚〕〔长生五千年〕〔太傅帮帮忙〕〔重生神女凭实力开〕〔回到宋朝当暴君(〕〔农家小医女,撩夫〕〔未婚夫每天都找我〕〔穿成残疾大佬的小〕〔陈东王楠楠〕〔大唐第一世家〕〔本小奴超A的〕〔邻家小哥是明星〕〔夫人又在吊打白莲〕〔绝品仙尊赘婿〕〔绝世好人〕〔林炎柳幕妍〕〔诅咒之龙〕〔我以年龄为生〕〔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霸道娇妻超有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九十九章 英雄难过美人关
    见他一脸怔忡,思绪好像飘到很遥远的地方,九公主便明白了。

    他有喜欢的人。

    她才十四岁就有喜欢的人,他比她大十三岁,怎么能没有呢。听说南朝的美人手如柔荑,腰如束素,说话时候,温柔的像春风拂过,回眸一笑时候,百媚顿生,他喜欢的人定然很美。

    谢宥一苦笑,“公主,这个世界上美好的事物太多了,不是什么都能得到。喜欢的人,能遇见她就够了。既然得不到,那就珍而重之将她放在心里,能长相厮守最好,不能也无所谓。”

    只要知道她安好,就够了。

    九公主摇头道,“不够的不够的。我喜欢的人,我想和他时时刻刻在一起,所有美好都想和他分享。”

    谢宥一叹了口气,果然是元恪的妹妹,和元恪一样执着。

    谢宥一又问她,“公主为什么来定光寺呢?”

    九公主沉默了下,“我只觉得过去美好,不想待在现在,也不想去未来。”

    她心里悲伤的想,现在正成为过去,未来没有你,我只想待在过去,待在记忆里。

    谢宥一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见那张小脸满是伤心,谢宥一不由得心中一窒,这颗心不知为何也跟着难过起来。

    盯着九公主半天,他忽然想,倘若圣上拒绝了用两万士兵换他回去,他是不是便能说服自己留下来?

    在这异国他乡,他要留下来,总要有一个留下来的理由。

    可是这理由决不能是九公主,也绝不会是九公主。

    想到这儿,他沙哑的开口,“公主为什么不往未来走走看呢。”

    九公主猛然抬头,又颓然的摇头道,“未来,未来没有我喜欢的人,我不要去。”

    谢宥一沉吟了一会儿,轻轻道,“倘若,我在未来呢。”

    九公主惊诧的抬眼看他,满是不可置信,半晌,她才呆呆道,“可你要回南朝了。”

    谢宥一道,“江湖有缘,江湖定会再见。”说完,他那双淡然的眼睛静静的看着九公主。

    九公主是个很好的姑娘,没有公主的娇气和蛮横,反而十分懂得为他人着想,为他人考虑,虽然被茶水烫了下都要龇牙咧嘴的喊疼,让身边人好一通安慰,但他知道,她只是想让周围的人关注她而已。

    她是个十分娇气的小姑娘,也是个十分勇敢的小姑娘。

    看她如雪皓腕上还有浅浅的疤痕,他忍不住要心生怜惜了。见他盯着自己手腕看,九公主忙拉了拉衣袖,努力让自己的手缩进袖子里。

    这道疤太丑了,她才不要让他看见。

    达兰台说这伤疤一两年才能消去,她本不在意,可这一刻,他眼神落在她手上,她开始在意了,心想一定要达兰台想想办法,尽快将她手上的疤痕除去。

    她忍不住摸了摸额头,感觉光滑如初,可是会不会有疤痕呢?她以前竟然都没关注,真是太粗心大意。她袖中有一枚小铜镜,这时候恨不得立刻拿出来看看。

    每逢阴雨天的时候,左手心便会隐隐作痛,痛到她拿汤匙都困难,可一想到这伤是为他受的,她就感觉到甜蜜。

    谢宥一拉起九公主左手,果然,她手心被碎瓷片划破的伤痕还在,那伤痕并不比她右手腕浅。

    当时她是怎么想的?竟狠心将自己忍痛划损。

    听达兰台说,两个人的血融合在一起,便要生生世世在一起,永不分离。

    这一刻,看见九公主的伤痕,他竟然不想离开公主府了。

    谢宥一有点惶然,难道萨珊神教的说法是真的?

    倘若是真的,他心中便多了点底气,毕竟又有了一个不离开的理由。

    不是他不想离开,而是萨珊神教的诅咒让他不能离开。

    摩挲着她温软手心的疤痕,谢宥一轻不可闻的说,“公主,要爱惜自己啊。”

    你要爱惜自己,你若再这样伤害自己,我也会心痛。

    他说话的声音那样轻,好像怕殿上那正襟危坐的神佛听见一样。

    神佛若能听见,恐怕也要笑世人的多情了。

    在他宽大的手掌里,她的手像一叶小舟,明明没有惊涛骇浪,此刻这小舟却在轻轻的颤动,让海都起了涟漪。

    神佛面前,她不敢放肆,虽然她多么渴望能一直飘在海上。

    她一颗心慌乱不堪,忙要抽出手,他却握紧。

    她轻轻挣扎了下,没有挣脱开,于是任由他握着。她能感觉到他手心的热度和潮湿,也能感觉到他的踟蹰。

    她以前总喜欢装作无意拍拍他肩膀,说哎该吃药啦,或者摸摸他胳膊,说哎呀你太瘦啦,要多吃肉肉。这一刻她被他握着,明明真真切切,她却恍惚如在梦中。

    这一刻,他们都没有开口说话。这一刻,他们不用开口说话。

    九公主眼睛酸涩,强忍着欢喜,强忍着落泪的冲动。

    好久之后,谢宥一轻轻摇头笑道,“情窦初开应该是十七八岁时候,我感觉,不应该是我这个年纪应该有的。”顿了顿,他又问,“公主愿意去未来吗?”

    九公主吸了吸鼻子,稚嫩清脆的嗓音带着哭腔在佛殿响起,“那你要在未来等我。”

    谢宥一点头微笑,“公主只管往前走。”

    你只管往前走,倘若我能留下来,我tianleizhu.便为了你努力去适应去接受。

    倘若我不能留下来。

    那也没关系,总有一天我会回来。那一天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说不定是三五年,说不定是十年二十年,可我总会回来。

    圣上厉兵秣马,决心一统天下,南北总还会兵戈相见。

    等天下成为一个天下的时候,他和她在这纷纷扰扰的人世间,也会有一个家。

    谢宥一轻轻拢了拢九公主额边垂下来的发丝,温柔的好像生怕手指不小心划到她娇嫩的脸颊,端详了一会,他道,“公主要像未来佛一样,笑口常开啊。”

    九公主闻言噗嗤笑出来,揉了揉眼睛,她瓮声瓮气道,“谁要那样笑,丑死了!”

    她这一笑恰似三月春水生涟漪,让古板庄重的佛殿刹那间也有了动人春色,好像东风吹过,千树万树桃花盛开。

    面前的美人儿花钿皆弃,一头乌发披在肩上,温柔之容似玉,娇羞之貌如仙,素手雪净,绮态婵娟。

    &zdhcp.nbsp;风吹的挂幡浮浮沉沉,让那暗涌的情思也浮浮沉沉。

    www.ysjzs.

    此刻不是高楼月夜天色深沉时候,也不是闲窗早暮天色将亮未亮时候,可是将门一关,天便黑了。

    此年是正定元年。

    翌年二月,南北达成初步和谈。

    三月,南北交换战俘,淹留在北朝多半年的谢宥一随贺兰成律回江陵。

    四月,九公主改定光寺为红豆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