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楠〕〔战龙归来〕〔我生为王林北〕〔铁血兵王林北〕〔我生为王〕〔战龙归来林北〕〔渣总追妻火葬场〕〔拐个师父回现代〕〔耀世兵王林北〕〔斗罗之最强场控〕〔超二的我加入了聊〕〔镇国龙婿〕〔血蓑衣〕〔召唤星海〕〔我生为王林北〕〔都市巅峰战神〕〔腾飞我的航空时代〕〔圣血帝尊〕〔铁血兵王林北〕〔我姐姐实在太宠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山河行遍 第一百零二章 你只需回答是或不是
    陆修毅开完会已经晚上快七点,晚来天阴沉沉,绵绵细雪已纷纷扬扬不知多久,空旷的夹道里回响着他和夏渊细碎的脚步声。

    夏渊搓搓手看天,“陆大人请。今年雪下得早呀!”

    陆修毅抬头看了看天,“大雪不冻倒春寒。”

    今年雪下的太早,才九月多就飘了第一场雪,聂灵平等部队刚过了江便遇上大雪,只得停在叶州。叶州历来资源不丰富,幸好是今年的军粮收集点,这才险险等上京城的接济。

    虽然九月多就下了雪,但是一连几场雪之后天又放晴,气温回暖,简直像老天故意为难今年打仗的部队。

    今年这场仗打的实在窝囊,虽然总体算下来,南北损失都差不多,但是长期来看对北朝的影响更大些。

    过了十月,土地还没有冰冻,南昭的人还穿着单衫,气温骤降,前几日大雪节气反常的没有下雪,反而艳阳高照,明年有可能会出现倒春寒的天气是必然的,不仅倒春寒,明年还可能是旱年。

    今天打仗已伤筋动骨,明天倘若大旱,那简直不敢想。

    攻打云岭关时候一连数日大雨,本来能拿下来的关隘不仅没拿下来,反而损失了王师的精锐部队,连主帅谢宥一都下落不明。

    想到谢宥一,陆修毅叹了口气,又是雨又是雪,谢宥一定然生还无望,凶多吉少。

    战争刚一结束,北朝部队在定江边驻扎的严严实实,封锁了所有往来,不仅定江边封锁,元恪竟然下令北朝全境封锁,暂停所有贸易。这对国家经济的损失无法估量,然而元恪还这样做,实在让人想不通。

    元恪主动提出和谈有点让陆修毅惊讶,更让他惊讶的是他竟然敢狮子大开口的提出拿两万战俘换一个军官。

    简直可笑至极。

    圣上为什么会同意?

    陆修毅琢磨了下,没想通。又琢磨了下,模模糊糊有根线,然而一想就杂乱成了成千上万条线。

    于是他千头万绪的没有了头绪。

    “谢昭容常和哪宫往来?”

    夏渊道,“谢昭容少出宫门,不和各宫往来,唯有圣上天天必去。”

    陆修毅道,“陛下很是喜爱昭容。”

    夏渊笑,“可不是!圣上公事再忙也要每日跑一趟的,这十多年真是稀罕见陛下这样满心满意对后宫贵人。”

    在神武门门口两人分别,夏渊往甘棠宫去代圣上问病,陆修毅出宫。

    入冬以后容贵妃嫔越发病重,任道士直言撑不到过年。太子日日侍奉汤药,本来就消瘦的他,因悲伤憔悴而更加瘦骨嶙峋,看上去竟有些形容枯槁,可他仍衣不解带的日日到甘棠宫。

    自容贵妃有疾,后宫诸事萧越都让吴淑媛先应付着,他竟从未踏入甘棠宫一步,宫中不免议论纷纷。

    容贵妃在宫中多年,又是太子生母,虽未登后位,但形同帝后。谢昭容和容贵妃,同样有疾卧病在床,圣上日日去咸池宫,竟从不曾进甘棠宫一次,即便是路过。这时大家不免议论起前朝高帝宠爱小谢妃,差点搞出废后另立的大动作来,要不上高帝突登极乐,恐怕这帝后早换了人。

    高帝离开温柔乡去白云乡,不管是来自西王母还是来自太上老君的召唤,反正好大一波人松了口气。

    至少杨皇后不用日日提心吊胆了,太子也不用日日睡不安稳了。

    同样是少年得天下,同样是前期励精图治,同样是宠爱谢府出来的妃子……圣上如今很危险啊。

    当今圣上和高帝唯一的不同……大事是圣上好佛不好道?

    宠妾灭妻自古都没好下场,不往远了说,就往近了说,高帝就是个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

    吴淑媛将后宫治理的井井有条,然而……她似乎十分不擅长控制流言,宫中流言蜚语都传到了宫外,她还每日稳坐钟粹宫。

    朱雀门是出宫必经之路,盈盈细雪飘飘而下,陆修毅裹紧了大氅踏雪而行,刚转过弯,便远远见两人冒雪而立。

    天黑,陆修毅眯了眯眼,中间红色大氅那女子身影……有些像灵璧,行近了果然是,看衣衫知她在雪中已久。

    灵璧里面穿了件秋香色小袖短袄,腰里紧紧束着一条蝴蝶结子长穗宫绦,边上丫头采茵撑了油纸伞旁立。

    听到脚步声,灵璧猛地抬头,一看果然是他,忙匆匆跑了过去,一脸焦急。

    因为容贵妃病重,灵璧和太子轮流侍奉汤药,同样憔悴不堪,未施脂粉让actiondt.她少了三分盛气凌人,多了四分娇柔清丽。

    在雪中站太久,她嘴唇已冻的发青,脸色苍白。

    不等陆修毅开口,灵璧抓着他衣袖便匆匆说,“吴淑媛要采薇调去尚服局怎么办修毅,我该怎么办。”

    她被冻的话都说不利索,一连串字符吐出来,又急又快,幸好陆修毅听得仔细,一下子便听懂了她的意思。

    采薇从小便跟着灵璧,人也生的活泼聪明,深得灵璧喜欢,每次灵璧出宫,十有八九都带着她。

    “吴淑媛为什么要调你身边的人?”陆修毅沉吟了下,开口问她,说着将她衣衫上的雪拂干净,又将身上的大氅脱下来披在她身上。

    这个问题一下问到了要害。

    他向来善于抓要害。

    听陆修毅问,灵璧身子震了下,沉默了好一会儿,她实在无法启齿。

      这宫中隐秘,她该怎么样对他说?

    这宫中从来就肮脏不堪,暗流涌动,尔虞我诈,她身为公主,不免也要牵扯到其中。

    倘若他知道自己也参与了朱雀门事件,他会怎么想?父君向来器重他,还特意让他负责此事,要他务必将幕后黑手都找出来,连太子殿下在靖州都受了牵连,东宫众人被换了一批。她不是不惶恐,这样大的事情,倘若事发……

    如今没有牵扯出她,不过是因为甘棠宫和朱雀宫嘴紧。倘若一查到朱雀宫,自己离拔出萝卜带出泥就不远了。

    想到这儿,她打了个寒噤,抬头看了眼陆修毅,她忙心虚的偏过头。自己面前就是大昭的刑部部长,向来擅长深挖案件,她还能瞒得了多久呢?

    她不想告诉他,不想让他侧目自己。

    这样罪恶的自己。

    见灵璧久久不语,陆修毅并未再开口,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www.xtyiaotian. 良久,他缓缓开口,“现在我问,你只需要回答是还是不是。”

    灵璧咬唇,轻轻点了点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