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闪婚蜜爱:霸道总裁蜜宠妻 第546章:真的那么巧?
    ,!

    顾慕白浓眉微皱,“你想怎么办?”

    安筱暖却吐了吐舌头,笑的神秘兮兮。

    安筱暖落水的事情很快便传遍了整个老宅,顾老爷子坐在大厅里,狠厉视线一一扫过在场每一个人。

    覃淮刚要睡,就听到出了这样的事,自然最先赶过来。

    现在毕竟还是她当家,家里出了任何事,她都责无旁贷。

    “爸,您也别太气了,小心气坏了身子。”

    顾尊中气十足的声音,不见半点老迈:“不生气?出了这样的事我怎么可能不生气!把今天值夜的人全都给我叫来,通通重罚!”

    顾尊眉毛都立起来了,是真的气的不轻。

    “哼,家里从来没出过什么事,怎么她一来就出事?她自己不小心掉进湖里,却连累我们大半夜的睡不好觉,现在倒好,她倒是踏踏实实睡觉去了,却把我们都晾在这。”

    林北滟打了个哈欠,裹了裹身上的披肩,小声嘀咕一声。

    “啊——谁打……”

    尖锐的质问不等喊出口,就看到顾尊怒瞪过来的视线,林北滟赶紧闭了嘴。

    顾尊这一下不轻,拐杖整个被扔着横扫过去,不仅是林北滟,还有站在她身边霍思琴都被打个正着。

    霍思琴无辜被打了一下,胳膊上很快出现一道青紫色的痕迹,狠狠瞪了一眼多嘴的林北滟,忍了下来。

    她现在丈夫儿子都不在身边,只能死皮赖脸的待在这。受不受委屈都得憋着。

    落水的下人已经醒了,被管叔带了过来。

    “你是怎么落水的?”

    有人将拐杖捡起重新交给顾尊,顾尊仍旧放在手里拄着,余怒未消的瞪着那个下人。

    下人原本就受了惊吓,被老爷子这么一瞪,缩了缩脖子:“我……我就是晚上心情不好,出去走走,在湖边的时候一不小心滑了一下,结果就跌进湖里了,幸亏六爷经过,才……才得救了。”

    “三更半夜不睡觉,在外面晃什么!”

    顾尊脸一横,对下人的话不信。

    那人一脸委屈的看着顾老爷子:“因为……因为,家里打电话来说母亲重病,需要一大笔钱治病,我想给家里寄钱,也没有多少存款,请假回家的话需要一大笔路费不说,就更没有钱了。”

    说着下人四十多岁的女人竟然呜呜呜的哭起来。

    覃淮递了个眼色给管叔,管叔会意,找到女人的手机,上面的几通电话的确都是女人老家的号码,还有一些短信。

    所以,顾慕白遇到有人落水,顺便救了一下,似乎没有什么不对。

    可是为什么安筱暖随后也被人袭击了,真的有这么凑巧吗?

    别说顾老爷子,就是覃淮也不信,可是又真的查不出来什么。

    “爸,真的很晚了,您先回去休息,这里的事情还是交给我们吧。”覃淮劝道。

    顾老爷子这一晚上被一惊一乍的,身体的确有些吃不消。大晚上的大家状态也都不好,虽然余怒未消,却也听覃淮的劝说,让所有人都先回去。

    自己又去看了看安筱暖,听医生确定没事,才回去。

    一晚上就这么过去,表面上看似风平浪静,实际上谁都没有睡好。

    顾慕白一整晚都没怎么睡,生怕安筱暖落水着凉又受了惊吓身体受不住,直到天蒙蒙亮时才合了一会眼,早上安筱暖一醒,他就跟着起来了。

    “你要不再睡一会,我跟大嫂谈点事。”

    她的脸色还有些苍白,但跟昨晚上比起来,已经好了很多。

    “不用我陪?”

    男人眉峰一挑,语气有点酸。

    “我这不是心疼你嘛!”安筱暖凑近顾慕白冒出青色胡茬的脸,在脸颊上吧唧一口:“看你黑眼圈都出来了,影响你这张帅气的脸!”

    顾慕白抱臂坐在床上,脸色微沉,眼角抽了抽。

    “哎呀,你放心啦,大嫂已经在客厅了,我就是下个楼,不会出事的。”

    安筱暖摆摆手,人已经向门外走去。

    昨晚覃淮就来看过安筱暖,今天一早又特意赶过来,知道安筱暖还没起床,也不叫人打扰,就在楼下等了一会。

    安筱暖匆匆赶下去连声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睡过头了,害大嫂等了这么久。”

    “你倒是沉得住气!”覃淮看了安筱暖一眼,低头喝了一口茶:“老爷子都要气疯了,非要把凶手揪出来不可,说要严惩呢。”

    安筱暖规规矩矩的坐好,有些哭笑不得:“那大嫂特意过来找我,是为了给我吃定心丸的?”

    覃淮笑了一下:“我以为你有事问我。”

    安筱暖瞪大了眼睛看着覃淮:“你怎么知道?”

    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果真是一点都藏不住秘密。

    她昨晚是跟覃淮说了一句,那时候并不抱太大希望,没想到覃淮会因此特意跑来一趟。

    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后脑勺:“其实我也不太确定,就是觉得那个人影有点眼熟,所以想问一问大嫂。”

    “这几天回家的人的确是有点多,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进出都会有记录,你是当家主母,这个不难查。”

    “大嫂,您就别打趣我了。”

    安筱暖心里发虚。

    覃淮是那种一眼就让人自愧不如的人,知性、温柔,美丽、大方。

    虽然一直听说身体不好,但从不曾在这个人身上,感到一点病态。相反总是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只有这样的人坐在当家主母的位置上才会让人信服吧,安筱暖如是想。

    而此时,在林北滟的房间,正对着一个人破口大骂。“你说说你,平时每个正形也就算了,竟然做出那种事来,你是在顾家待腻了是吗!你知不知道,那可是你六叔心尖上的肉,连老爷子都宠得什么似的,这要是真被查出来是你干的……你……你”林北滟气的

    手指都哆嗦:“你知不知道顾楚生的下场,你想步他的后尘吗!”

    “难道妈你就忍得下这口气?我还不是为了替你出气,这才回来多久,就敢骑到咱们头顶,要是没点教训,这以后还不上天啊!”在客厅的沙发上,与林北滟顶嘴的是一个二十一二岁的男人,身上的衬衫解开了三颗扣子,裸露出小麦色的一片胸肌,领带松松垮垮的系着,右手掐着一根烟,吸烟的时候微微地眯起眸子,活脱脱的堕落

    的纨绔子弟样。仔细看的话,就会看到右侧的脸颊上,有三道很深的指痕印,像是被谁用力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