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河之巅 第十章 当朝十六皇子,不过如此
    青面佣兵团的总部处于冬涯谷的中部,四面环山,景色宜人,佣兵团的建设很豪华,甚至超越了侯爵,宛若人间仙境一般。

    “二团长还没回来?”青面佣兵团议事大厅之内,一名很年轻的男子坐在最上方的椅子上,俯视着下方众人。他正是青面佣兵团创始人,司徒孙青 ,这个姓氏很吓人,来头很大!

    因为,司徒是国姓!

    “禀团长,二团长和无休等人去寻仇了,至今仍未回来。”下方一名中年道。

    “呵呵,这老二正是越来越没用了,居然收拾这么久。”司徒孙青摇了摇头,手中摘下了一枚戒指,不停在手上磨砂着。

    “十六,有人来找你了。”就在这时,一声只有司徒孙青能听见的声音传出,在司徒孙青的耳中盘旋,久久不散。

    “嗯?”司徒孙青直接站了起来,招呼了下方人,便匆匆进入了后院!

    “徒儿司徒孙青拜见师傅。”司徒孙青一进后院便跪在地上。

    “呵呵,徒儿啊,最近修炼怎么样了?”蓦然,一道身影出现,赫然是当初跟踪孟于轩的那一名老者!

    “报告师傅,徒儿通过三个月时间成功凝聚了六朵气旋。”司徒孙青自傲道。

    “哦?仅仅三个月就凝聚了六朵气旋?”老者表情一惊诧,这司徒孙青资质的确不错,仅仅用了三个月就能化出六朵了。

    “不错,这种资质在我们华天宗也是少见了,加快修炼吧,等你拥有九朵气旋,为师会给你筑基丹,让你筑基的。”老者微微一笑道。

    “多谢师傅。”司徒孙青感激的道,“师父,我还是不懂。为何我要在这里守着这破佣兵团?”

    “你以后会明白的。”老者神秘一笑“对了,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是想了解下关于神候府的情况。”

    “神侯府?”司徒孙青一愣,师父是何等人物?怎么会在意世俗的纷争?

    “对。把神侯府现在的动静告诉我。”老者想起了交代他人物的人,不由得毛骨悚然。

    因为上次的跟丢了,所谓的主,把他狠狠臭骂了一顿,让他继续守着。

    老者没办法,只好用了点偏激的手段,想把他刺激出水面。

    “根据师父您的意思,我们把神侯府和柏神府都灭门,虽然顶着巨大的危险,不过还是顶住了,就是您要找的人还没有出现。”司徒孙青娓娓道来。

    “把我注意一点消息,还有在这个地方帮我留意下他们动向。”老者说完便消失了影子。

    冬涯谷,广阔无边,几乎占据了冬月王朝的大半疆域。

    所谓的青面佣兵团二团长现在可怜的被当做带路狗了,这绝对是丰三烈人生巨大的耻辱,不过,他也觉得荣幸,毕竟这可是仙师!他也很庆幸,自己机智,反正他对于所谓的青面佣兵团没有一点好感,所谓的大团长还总是羞辱,奈何大团长武艺高强,他也不是对手,没办法只好保持现状。这名前辈如此强大,说不定能够改变他现在窘迫的局面。

    “还有多久。”孟于轩淡淡问道。

    “快了,快了!”丰三烈急急赔笑,生怕这前辈不高兴。

    “前辈,敢问你有徒弟吗?”丰三烈赔笑问道。

    “嗯?徒弟?”孟于轩差点就笑了出来,前段时间,他还是一个纨绔子弟,而现在就成了高高在上的仙师,为何?因为,不怕死!

    “对,徒弟,前辈,我听说,修仙需要资质,需要灵根的,不知晚辈有没有修仙的资质?”丰三烈也感觉这孟于轩不像那种脾气暴躁的大拿,反而平易近人,索性就大胆了一点。

    “你?不知道。”孟于轩摇了摇头道。

    “唉。”丰三烈摇了摇头,何尝不知道这是敷衍他的。不过,他也没有记在心上,仙师都这样,高高在上的。

    “前辈,前方就是青面佣兵团的总部了。”丰三烈看着前方的一座小山道。

    “嗯?你们佣兵团可有修士?”孟于轩还是不忍问道。

    “修士?没有,我们虽然是这一带最强的佣兵团,可是,我们距修炼界太远了,只能练习粗糙的武道。”丰三烈摇了摇头。

    “我听说你们和皇室有关系。是怎么回事?”孟于轩还是决定搞清楚事情,万一出现什么不可收拾的局面。

    “对。青面佣兵团和皇室有关系,而且,关系很亲密!”丰三烈坚定道,不知不觉中,他已经不在以我们佣兵团了,而是称呼名字了,他也知道,这前辈去找青面佣兵团肯定没好事,尽早撇清关系也好。

    “怎么个关系,说说。”孟于轩也不走了,直接抱着饮血看着丰三烈。

    “因为青面佣兵团的创始人是当朝的十六皇子!”

    一语而出,孟于轩有些愕然,十六皇子?

    好好的皇子,不在皇城享受,跑出来干什么土匪啊。

    “管他是谁,都该死!”孟于轩冷笑道。

    一边的丰三烈根本不好说话,也不知道这位爷和青面有什么仇,居然能够连皇室颜面都不顾。

    “前辈,这里就是了。”丰三烈看着眼前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心里有些矛盾,前一会,自己以他为荣,后一刻却希望和自己没有关系。

    “可以,你就在这里等着吧。”孟于轩看着这如同仙境一般地方,不由得羡慕起别人的生活,自己在地底世界过的是什么?照明都要火把。

    “你是谁,来这里干嘛。”孟于轩刚刚走到青面的入口时,却被二人挡住了。

    “我?我是你们团长请来的,快点去通报吧。耽搁了时间,你们担待不起。”孟于轩微微一笑,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不直接闯进去,也许,是为了一个真相吧!

    其中一个守门汉对另外一个大汉交流了下眼神,直接跑了进去。

    “报,团长,外面有一人,自称您请他来的。”丰三烈才从后院出来,坐在了首位,品味着美酒。

    “哦?让他进来。”司徒孙青冷冷一笑,多少年了,谁敢这样对他青面这样说话?

    受到讯息的孟于轩直接大步流星的踏了进去,每一步都在坚实的地面留下脚印。

    “朋友,在我的地盘如此嚣张,可能不太好吧。”司徒孙青听到这动静,直接脚跟在地面一蹬,如同流星一般,直接落在了孟于轩面前。

    “朋友?你配叫我朋友?”孟于轩轻蔑一笑,会一点点轻功很了不起?居然在自己面前飞!

    “哦?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司徒孙青看着地上的脚印,若有所思。换作他自己,恐怕是不行的。

    “知道啊。”孟于轩索性也停了下来,为了制造一个气场,他可是走路都卖了很大劲的。

    “那你还敢如此嚣张!哼,当我司徒孙青不存在么!”司徒孙青陡然气息一放,孟于轩眉头一挑,这司徒孙青居然不是普通人?他是修士!

    “哦?修士么?嘿嘿”孟于轩嘿嘿一笑,对着司徒孙青招呼着“既然你也是修士,走吧,咱们去演武场打,我心疼你这宝贝地方,毕竟,你死了,我要接手的。”

    “哼,嘴硬!”司徒孙青也没说什么,直接纵身跃起,华丽的落在了演舞台之上。

    “哼。”孟于轩冷哼一声,也追了上去。

    司徒孙青也是用剑的,毕竟在修炼界,剑是最常见的武器,可却又是最难使用的武器。

    “亮出你的武器吧,不然你没有资格和我一战!”司徒孙青手持宝剑,剑鞘被丢在了一边,以剑指孟于轩道。

    “哦?我不用武器了。不然,怕你说我欺负你。”孟于轩背负着手,看着司徒孙青的宝剑,心里暗暗道。“妈的,皇室都有钱啊,宝剑用这么好的。待会一定要抢过来,去卖钱。”

    “哼,狂妄之徒!看剑!”司徒孙青也不管什么了,直接冲击而来,剑身在空气中发出刺耳的声音,孟于轩微微皱了下眉头,果然,修士和凡人果然差距很大!

    司徒孙青几番进攻都被孟于轩巧妙的躲过,留下司徒孙青气愤的表情,司徒孙青好歹也是六个气旋的修士,居然打个人如此费劲!

    “你的速度太慢了!”孟于轩摇了摇头,果然,境界差了一个等级,可是,实力却差太多了!

    司徒孙青看起来完美的动作,在孟于轩眼里却漏洞百出。

    “算了,不想在调戏你了。”孟于轩背负的手终于舒展。

    “你到底是谁!”司徒孙青不得不感慨事实,这年级没有他大,可是战力缺缺远远超越他的人,在整个王城,还有谁?

    “我?呵呵,丧家之犬罢了,对吧。”孟于轩抬起那双如同看死人一般的目光,紧紧盯着司徒孙青,司徒孙青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

    他才想起,之前的孟于轩和他打时,一直眯着眼,背负着手,完全不把他当做一回事,可笑自己还想打败他。

    “前辈,您究竟是何人?晚辈是冬月王朝十六皇子,之前多有冒犯,还请恕罪。”司徒孙青也不得不使用背景了,但愿他能够给冬月面子吧。

    “哼,狗一般的人物!”孟于轩冷笑道。直接一脚喘向司徒孙青,司徒孙青如同没有防备一般,直接被踹飞了。司徒孙青怎么也想不到,这前辈怎么说动手,不对,说动脚就动脚啊。

    “前辈,你。”司徒孙青一口血喷出,可见那一脚有多重。

    “知道老子是谁么?老子姓孟!老子偷了你家东西,知道了吧!哈哈哈哈。”孟于轩仰天长啸。

    “你……你是孟于轩!”司徒孙青差点气的晕过去,师父刚刚走,这他找的人就出现了,还把他搞得半死不活。

    “对啊,说说看,我偷了你家什么东西?”孟于轩慢慢走近这司徒孙青,司徒孙青不断在后退,一边抹着嘴角的血,一边叫孟于轩别冲动。

    “你…你没有偷!行了吧。”司徒孙青发现自己居然已经退到了演舞台的边缘了,在退一步就掉下去了,可这孟于轩还在一步一步靠近。

    “我没偷?呵呵,那我家怎么了?柏神候怎么了?啊!说啊!”孟于轩直接冲上去,脚在司徒孙青的头上飞过,司徒孙青直接被甩飞,重新飞到了演舞台的中间。

    暗处有很多青面佣兵团的成员在偷看这,却不敢出声,被供奉成神级别人物的,居然被别人打的没有还手之力,这是何等的荒谬!更有甚者,已经偷偷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

    “噗…”

    又一口血喷出,司徒孙青的华服已经被血水弄得血污了,再没有一点点潇洒的模样,反而和街上的浪人有的一拼。

    “司徒孙青!老子问你,司徒鹿老狗还活着么!”孟于轩直接一脚踏在司徒孙青的胸膛,司徒孙青都快要崩溃了,自己都要死了,居然还来一脚。

    “咳咳,家父,尚且健在。”司徒孙青憋了好久,终于说出了一句。

    “呵呵,自己都承认你爹是狗啊,不错,狗崽子。”孟于轩提起司徒孙青背上的脚,轻轻蹲下,在司徒孙青头上摸了摸。

    “我……”司徒孙青又是一口血喷出,今天,绝对是他这一辈子出血最多的一次了!

    “还有没有遗言交代?没有的话,你先去帮你爹买船票吧,你爹过几天就来找你。”孟于轩说完,直接握紧拳头,准备给司徒孙青最后一击!

    “你如果杀了我,你永远也别想知道你爹在哪里!”就在拳头要接触在司徒孙青的脑门时,咋然刹车,拳头带来的风还在司徒孙青的头颅上飞旋,司徒孙青相信,这一拳下来,自己绝对活不下去。

    “说!”孟于轩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父亲了,对于父亲,他的概念,一直都是保持冷漠,只有在需要父亲时候,才会露出虚假的笑容。

    “咳咳,这件事很麻烦,我要先缓口气。”司徒孙青松了一口气,活着就挺好,或许,下一刻师父就来找他,就能收拾这小子了。

    “哼,你最好快点,否则!你终究难逃一死!”孟于轩咬着牙道。

    “有人在找你!”司徒孙青说完这句话,直接晕死过去,不知道是真的晕,还是假晕。

    “你们几个,过来,把他抬去,照顾好,醒了叫我。”孟于轩直接对着暗处的几个人开口道。

    “啊?是。”几个人哪敢不从,纷纷前来抬着司徒孙青那如同死狗一般的躯体,离开了。

    “你,过来”孟于轩又对另外一个人道。

    “小的在。”那名佣兵过来,对着孟于轩深深一拜道。

    “去门口,把丰三烈叫进来。还有,集合所有青面佣兵团的人。”

    “是!”

    “哼哼,当朝十六皇子又如何?还不是死狗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