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河之巅 第十七章 授道的老头?
    孟于轩双目死死盯着这素衣老者,老者手中的钓竿直接把小虎套住,扔进了水中,孟于轩心中一惊,这老头胆子太大了!

    “老混账,把小虎还给我!”孟于轩说着,想要拼命的冲向老头那里,让的他惊诧的是自己被束缚住了,根本动弹不了!

    “小孩子,火气不要那么大。”老者微微摆手,把手中的饮血插在了地上,剑身发出铿锵的叫声,似乎想要挣脱老者的控制,可是老者的手根本没有握住它,黑石灵却能感觉到一股诺大的气势,压制得她都喘不过气,不过黑石灵见多识广,很快便想起了什么,直接停止了反抗,任由老者摆弄。

    “说吧,老家伙,想干嘛,直接说,别这样!”孟于轩也冷静了下,这老者实力很强大,强大到不可思议,至于有没有师父强大,他也不知道,毕竟他也没有见过自己师傅动手。

    “小友,其实呢,老头我在这里太久了,就是想找一个人说会话,没有其他意思的。”老者蓦然回头,孟于轩这才看清楚老者的面貌!脸部的肉已经接近蜷缩,没有一点点人脸的样子!老者的双眼发出血红的光芒,摄人心魄。

    “啊!你……”孟于轩被这突然出现的恐怖面孔吓到了。如同骷髅一般的面容仿佛早已经猜测到了孟于轩的表情,所以根本没有反应。

    “我长的丑么?”老者骷髅面容对着孟于轩微微一笑道。

    “不…你不丑。”孟于轩苦笑道,再丑又如何?别人有实力,任尔如何反抗,又有何用?

    “呵呵,小子,真可爱,来陪老夫喝一杯。”老者说完,手微微上扬,孟于轩直接离地而起,落在了血红河流的对面。

    “来来来,小兄弟,咱们喝酒。”老者直接攀着孟于轩继续朝着深处走去。

    “那……小虎?”孟于轩想着河中的小虎。

    “哦,那小老虎啊,没事,我就让他洗个澡而已。”老者微微一笑,根本没有在意,继续朝前走去。孟于轩也只有硬着头皮和他一起走。

    进入深处,孟于轩不得不惊叹一声,这冬涯谷深处居然如此美丽!

    空中弥漫着阵阵花香,数不尽的小动物在这里自由自在的生活着,没有一点烦恼,没有一点点忧愁。

    “怎么样,小兄弟,我这里还行吧。”老者自傲道,那骷髅般的脸庞勾动,如同数只蚯蚓在脸上爬一般。

    “咦,前辈。你这里真漂亮,感觉灵气好充足啊”孟于轩发自内心的说。

    “那,你想不想在这里久居?”老者邪魅一笑,道。

    “咳,这就不用了。”和这种怪物住在一起,他怕自己会疯。

    “嘿嘿,我就知道,来吧。喝酒。”老者说完,大手一挥,一张巨大的石桌出现在柔软的绿色之上。

    围绕在石桌周围的是三张椅子,这三张椅子出现,孟于轩觉得很奇怪,只有两人,为何有三张椅子。

    “坐。”老者手一挥,自己先坐了下去。

    孟于轩也只有老实的坐了下去,石桌之上什么也没有,老者却不亦乐乎的在桌上比划着,孟于轩摇了摇头,心中暗暗道“这前辈高人都这样脑子有问题?”不过,很快孟于轩便不多想了,因为,老者比划的东西,让孟于轩进入了深入的思考。越看孟于轩越觉得恐怖,老者的手速越来越快,逐渐到了孟于轩无法看清楚的地步,老者仿佛知道了孟于轩的窘迫,故意放慢了速度。孟于轩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看着老者的手势,逐渐记入心中。

    老者终会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孟于轩也尝试着在桌上比划起来,手指在桌上不断挥动,一条条金纹出现在了石桌之上,老者看到了孟于轩刻画出的金纹微微点点头,继续关注着孟于轩的动作。

    孟于轩的动作越来越熟练,桌上的金纹也越来越闪亮,不知不觉之中,桌上的金纹已经开始浮动起来,老者的笑意也越来越纯粹,仿佛很满意孟于轩的做法。

    孟于轩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已经在变化了,那金纹逐渐进入了自己的体内,并覆盖在他的骨骼之上,使得孟于轩现在都在发着金光。

    “前辈大恩,晚辈永远铭记在心。”孟于轩直接起来,对着老者下跪,这是发自内心的一拜,这是对于强者的尊敬!

    老者微微一摆手,对孟于轩道。“你知道关于冬月的一个传说么?”

    “冬月传说?”孟于轩一摸脑袋,想起多年前,那一本资料中写着这样一件事。

    冬月,为何为冬月?顾名思义,和这里的月亮有关,一旦到了冬季,这里的月亮便会散发出一种诡异的气息,这种气息会让人的心中产生一种浮躁的心态,会让人莫名的产生负面情绪,而每一个有月亮的夜晚,总会产生很多命案……

    有一名伟人,名叫东石,为了改变这里,还这里一片太平,自立为王,改国号为冬月,东石为了改变这局面,不惜耗费自己千年的道行,改天换日,将所谓的冬月瘴气全部引入了冬涯谷深处的一条河底,为了让冬月瘴气不在发作,东石在冬涯谷深处修建了一座巨大的阵法,耗费了大半个冬月的资源,东石的做法没有得到好感,反而让冬月的老百姓对他产生了巨大的情绪,剥夺了很多平民的资源,平民百姓那几年的日子很难过,遇到这种情况,东石没办法,只好孤身前往其他国度寻找资源,他为了什么?他就为了一个好名声!

    东石进入了黑铁帝国境内,黑铁帝王以非法入侵的罪名,展开全国追杀,若是全盛时期的东石岂会怕这些蝼蚁?可惜,为了牵引大阵,勾动天下瘴气,他已经耗费了巨大的能力,就连体内快要成形的法则都被打碎了。无奈之下,被多名强者追杀,东石也倦了,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是对是错。

    东石狼狈的逃出了黑铁,他没有回冬月,冬月再度迎来了冬季,夜晚的月亮再次升起,被封印在冬涯谷深处的瘴气不安的躁动着,人们这一个晚上,睡的很安稳……也许,有人想过这么安稳的原因,也许,没有人想过。

    有人认为东石应该这样做……

    有人却在为东石感到不值得……

    一带强者东石,心中积恨难消,再度前往了黑铁帝国,黑铁的各方宗门,家族疯狂的行动,准备把东石一举轰杀……

    东石现在在想什么?

    我东石,出生在冬月,纵然死后,也要为冬月做贡献!黑铁帝国,乃是冬月的世代仇敌,意于东石的震慑,整个黑铁帝国没有一个敢乱动,可是。这一次不同!东石快要油灯枯竭了……

    东石走了,很多强者陪葬,东石觉得,这辈子值了!

    东石死后,由于冬月之内,不团结,数个小宗门疯狂的争夺王位,最后被黑铁帝国的一个宗门强行镇压……

    一个国度,被一个宗门占领……

    直到现在,所谓的冬月王朝的统治者还是黑铁帝国之人……

    孟于轩想了想这些,不由得摇了摇头,为这东石感到不值,你在乎天下人又如何?天下人根本不在乎你!

    “小伙子?怎么样,听过没?”老者手一挥,桌上的金纹疯狂涌入孟于轩的体内。比之前的速度快了数倍,再度一挥手,两只酒杯,以及一壶酒出现在了桌上。

    “前辈,晚辈听过。”孟于轩恭敬道。

    “觉得东石怎么样?是不是很傻?”老者笑着问。

    “我觉得东石前辈是一个英雄,为了天下人,不惜让自己堕入深渊,临死前还惦记着自己的祖国……不过,为他感觉有些不值得。”孟于轩道。

    “东石,呵呵,死了死了,全都死了。哈哈哈哈,东石,你听见没有,你死了!”老者突然癫狂的笑了起来,宛若听到了什么能够捧腹大笑的一般。让孟于轩吓得直接打哆嗦,这个前辈很强,能够瞬间秒杀自己的强大!

    “咳咳,不说了,来,我让你来是喝酒的,不是干其他的。”老者继续回到了石墩之上,桌上的酒自己斟满了酒杯,孟于轩也端起酒壶,往自己的酒杯之中掺满了美酒。

    “来,小伙子,干。”老者说完,直接端起就被,直接就倒入了自己的嘴中,孟于轩看见,那酒水进入老者嘴里时候,肉眼可见的在他的喉咙之中流下,让孟于轩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过,他也不矫情,也拾起酒杯,直接倒进嘴里。

    酒一进肚里,老者就哈哈大笑起来“小伙子,哈哈哈,你笑死我了,你以为你是我吗?”

    孟于轩只感觉这酒如同烈火一般。在他的胸膛之中不断燃烧着,似乎要将他的内脏全部烧干净,不一会,孟于轩的脸色已经憋的火红,一种来自于心灵深处的倦意传来,直接就掉在了这绿色之上,静静的酣睡起来。

    “呵呵,小伙子,你很不错,我都想收你为徒了,可是,我能力有限啊,怕是教不了你。”老者摇了摇头,在脸上微微一撕,那骷髅一般的容颜顿时消失,出现的居然是一个女子!

    ——————————————————————————————

    ————————————————————————————

    ——————————————————————————

    ————————————————————————————

    接近期末了,我会调整下更新字数。大家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