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河之巅 第三十二章 使者访
    铁骑王朝,乃是冬月附近的一大王朝,实力强大过冬月,冬月曾经有猛将神勇候,柏神候,如今呢?没有了,只有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执掌大权,让铁骑的一些人,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了。

    “十六,今天晚上去看看情报,明天就要登基了,我倒要看看这孟于轩要干什么。”铁骑一座密室里,一名中年人对着跪伏在地之人道。

    “尊。”十六说完就消失了身影。

    孟于轩也知道,这是一个机会,这是一个狠狠震慑周边的机会,一旦明日的登基大典成功举行,那么,对周边的每一个王朝都是一个巨大的震慑!谁还敢乱来?

    “胜败,在此一举!黑石灵,明天,我可能要你的帮助了,你能来帮助我吗?”孟于轩对着手中饮血幽幽叹道。“小虎最近也不是很乖呢。”

    “冬月,明日的你,不管如何,都是一个泱泱大国!而不是这样一个还要依靠别人的国家……”

    夜以深……

    如今,正值秋季,秋夜的风不停的吹刮着,拍打在孟于轩的脸上,孟于轩觉得一脸享受,有种说不出的亲和感……

    黑夜之中,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在风中飘动,孟于轩耳边一挑,他能够轻易感觉到,刚才吹过的风有问题!暗处之人冷汗一处,暗道好险……这孟于轩果然名不虚传,感知能力那么强大!仅仅是风力的改变,就能让孟于轩发现不对劲。

    “哼,蝼蚁一般。”孟于轩幽幽叹道,手中饮血轻轻一撇,横在腰间。

    “暗处的朋友,你可以出来了。”孟于轩眯着眼,背负双手道。一边说着,孟于轩还仔细听着周边的响动,孟于轩根本没有想过,这个夜晚会很平静,明日就是登基大典了,若是成功完成,对于周边的王朝会是怎么样的打击?

    果然,孟于轩说完后,草丛之中有了几道声响,孟于轩眉头一皱,难道不是一个?

    “呵呵,冬月新皇?孟于轩对么?”一道爽朗的声音响起,孟于轩直接转身,双眼骤然睁开,眼前蓦然白光一闪,孟于轩只觉得这白光入眼,他的脑袋都在嗡嗡的叫唤。那声音的来源,是一名白衣男子,约莫处中年,只见他淡淡摇了摇头,心中感到很可惜。

    “哎,冬月新的帝君这么废物?”白衣男子手中突然出现一把拂扇,静静的坐在一块巨石之上,看着孟于轩的挣扎。那种脑海之中的轰鸣声依旧响个不停,孟于轩疯狂寻找解决方法,突然自己还是太大意了,没事装什么逼啊!居然让自己被这样欺负了。

    “那去吧,这是解药。”白衣男子摇了摇头,从袖中取出一罐东西,从中掏出了一枚黑漆漆的药丸,直接扔向孟于轩,孟于轩这下苦逼了,到底要不要吃?万一又有其他毒呢?经过了多次的挣扎,孟于轩还是决定不吃,自己不想自己的小命掌握在别人手里了,不过,这个行为,让白衣男子却哭笑不得,自己有心害他,他岂能活到现在?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静静的看着孟于轩如何解除这拂面散。

    “我记得,我的血液可以解毒,那为何我自己却不抗毒呢?之前的春毒,现在呢?现在的所谓拂面散,不过,孟于轩都发现,这一些毒都是从自己的眼睛入侵的,难道,自己的眼,就是自己命门?”孟于轩越想越觉得可能就是事实,师父义冷中了毒,自己的血液能解毒,根据义冷所言,他中的毒乃是天际洲毒宗之毒,号称毒中王者,没有解药!但是自己的血液却能够解除。

    “中毒,是人的一种形态而已,人,正由各种形态组成,正常,中毒,受伤……一切,都是一个形式,只要知道如何能够将一种形态转变为另外一种形态就好了。”孟于轩口中喃喃道,却不知道,自己的体表正在闪耀着一种金光,宛若罗汉降世,白衣男子看的目瞪口呆,难道,这是传说之中的轮回?

    仙界,仙河之上,一座瞭望塔之上,一名老者俯瞰天下,看着远方的一闪而过的光芒,心中不由得一惊,那种能量!他很熟悉,那是他的成名能量,也就是常说的悟。这种能量是形态能量,能够任性转变,除非遇到超越自己很多的修士,除了遇见那种真正能够一招秒杀自己的修士,那么,他可以利用自己的状态转变,从濒死变成正常,还能溢!这就是状态!

    “徒儿,去下界,看看,何人悟出了状态大道!记住,招待好他,把他带上来,为师到时候接应你。”老者说完,就消失了身影,同一时间,孟于轩身上的金光也逐渐的消散了,他赫然发现自己的毒已经解了,而且,他能感觉自己现在身体是最佳状态!

    “你是何方妖孽!”白衣男子从背后掏出一柄利剑,指着孟于轩,他真的被吓到了,那金光很扎眼,而且带走一种神秘的压迫感,仿佛只要他一乱动,瞬间就会被捻成灰烬一般。

    “我?你不是认识么,干嘛还要问啊。”孟于轩猥琐一笑,看着白衣男子。“哦,对你,你哪里混的,说说。”

    “我……我是铁骑王朝的护国师之一,诛聂,今日来贵地,是想和贵国商讨合作事宜。”诛聂道。

    “诛聂?名字很有特色啊,说说吧,你们有哪些诚意。”孟于轩走到诛聂那里的大石头,直接一屁股坐了上去,看着他。

    “咳咳,多谢夸奖。冬月帝君,我们是不是商量下那个……”诛聂尴尬的道。

    “之前的拂面散啥玩意,嗯?聂兄?”孟于轩突然声音提高,诛聂还在回忆之前那诡异的画面,被这突然提高的声音吓到了。

    “啊,做什么。”诛聂毕竟也是武者,虽然未曾进入修炼界,但是能够成为铁骑王朝的护国师的人,岂会那么不堪?在整个铁骑王朝,武者多入牛毛,能够成为护国师的诛聂,可能是俗人?

    “我说,那破玩意是啥,居然让我脑袋有爆炸的感觉。”孟于轩手臂顺着诛聂的背,直接攀上了他的肩膀,诛聂顿时觉得一座山峰压上了一般,但是,他毕竟也不是俗人。也勾起了自己的手臂,攀上了孟于轩的肩上。

    “哦,你说拂面散啊,就是一种面粉,不过,更白一点而已。”诛聂道。

    “哦?面粉?可以吃么?”孟于轩一脸奸笑,不知道为何,诛聂看到这笑容,顿时心里发毛,脱口而出,“当然能吃。”不过,他一说完就后悔了,他居然发现孟于轩的手中居然正是他的那一个小袋子!那装拂面散的小袋子。

    “来来来,吃一点。”孟于轩说完,直接就把那一包拂面散拍在了他的脸上,诛聂顿时懵逼,自己的袋子何时去了他哪里?不过还好,自己有解药。

    “哼,小崽子,来了我冬月,居然还那么嚣张,还敢给老子下毒。”孟于轩直接一巴掌拍在了诛聂的头上,诛聂顿时火了,一口吃点解药,手中长剑竖立,对着孟于轩,孟于轩却淡淡一笑,自己之前中毒是大意了,现在?呵呵,他一介武夫,就是一个笑话。

    “哼,我倒要看看,所谓冬月新皇有多强大!”诛聂一说完,健步一甩,手中长剑直取孟于轩头颅,孟于轩岂会让诛聂得逞?轻轻一个转身,轻松躲过了这第一击,孟于轩看了看诛聂,还不由得摇了摇头,叹息这武者和修士果然不同。

    “啊啊啊啊!小混蛋,老子弄死你!”诛聂提手中剑再度奔来,剑尖在空气之中,熠熠生辉,落在孟于轩眼里,确实一抹不屑,这样得进攻,很垃圾。

    孟于轩冷哼一声,看着他的来到,轻轻点地,直接跳了起来,落在了诛聂的背后,诛聂也是老江湖了,直接挥手一剑,猛烈的袭向自己的后方,这一下把孟于轩吓到了,直接展开天纵步,拉开了距离,不过,自己的腰居然被打中了!那一道血痕,正是那象征。

    “王八蛋,居然伤到我了,小爷看来需要教你做人!”孟于轩说完,也不再保留,毕竟,夜长梦多,说不定就还有其他的使者潜伏在周围,等待着孟于轩的松懈,疯狂必杀。

    “小兔崽子,老子今天要狠狠教训你!”诛聂仿佛找到了感觉一般,还是决定去试一试挑战孟于轩!挑战一个修士。

    “你可能你没有机会了。”孟于轩说完,天纵步拉起,落在了诛聂的旁边,诛聂也习惯了神出鬼没的孟于轩,所以,只要孟于轩一消失,他就疯狂攻击四周。

    “恐怕你的这一套不行了。”孟于轩说完,饮血剑狠狠插在地上,仅仅用肉身,硬悍他。

    “不用武器?你在作死?还是你有足够的信心,能够打败我,才能够有这样的胆气!”诛聂一看孟于轩丢掉了饮血,但是,却捡起了一种尊严!修士续。

    ——————————————————————————————————————————————————————————————————————————————————————————————————————————————————————————————————ps:签约审核过了,我要好好写了。欢迎大家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