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河之巅 第三十四章 谁是螳螂?还是黄雀?
    对于根本没有修炼的普通人,孟于轩还不屑用自己的内力来对抗,正如这诛聂,诛聂虽然是所谓铁骑王朝的护国师之一,但是,实力也并不是很高深。

    “小辈,你要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诛聂手腕急剧转动,手中的长剑在月色下,显得光芒四射,落在孟于轩眼里,确成了一种轻蔑。

    “呵呵,你也要为今日的事情付出代价。”孟于轩说完,不在管顾什么,脚步轻轻滑动,根本没有使用天纵步,对这种垃圾,用不着。诛聂看着眼前动作缓慢的孟于轩,心中再度有了一种恐惧感,自己若是和他打,真的能赢么?冬月的强大,他还是知道的,那么强大的一个国家,却栽在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身上,让诛聂也是不服,所以,刚开始看到孟于轩的样子,他就有些轻视,到了那金光解毒,已经,现在得狂妄对敌,才让他真正的提起了精神。

    “好,今日,我二人就畅快一战!”诛聂顿时提起了精神,此人绝对有什么过人之处。手中长剑再度朝前冲去,剑尖和空气碰撞,似乎快要将剑尖弄着火,孟于轩眉头一皱,看着剑尖的移动,他脚尖一点地,由于受到上一次的攻击,这一次他也学乖了,不跳到诛聂的后面,反而跳到他的面前,诛聂本以为孟于轩还是要到自己身后,可惜,他失算了,这一失算,导致一个拳头直接落在了他的鼻子之上。

    “噗……”诛聂猛地膨出一口血,,将衣衫轻轻提起,在自己的嘴角擦拭着,表面之上自己和他差距很小,可一旦动手,他就知道了差距……孟于轩的速度,能力,各方面的能力都是他的几倍,他有何资格再打下去?

    “我输了……你想怎么处理,怎么处置吧。”诛聂叹了一口气,虽然自己也有秘密武器没有动用,但是,他不想轻易动用那一个宝贝,那是真正用来保命的宝贝。

    “身为男人,应该有担当,没有认输一说,起来继续打!”孟于轩也不知道为何,一听到他说认输,自己的心就特别的浮躁,想要继续打架,需要一场真正的酣畅淋漓的打斗!

    “我……我这是不想浪费时间。”诛聂苦笑道。

    “哼,借口!”孟于轩说完,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直接冲到了诛聂的眼前,同悲拳骤然提起,狠狠撞击在诛聂的头颅之上,诛聂顿时感觉自己的头颅都要炸了,他的秘密宝贝居然自己动了起来,挡在了自己的头上,不过,受了孟于轩的这一拳,也成了废品了……

    “嗯?什么玩意?”孟于轩看着诛聂头上掉下来的碎片。

    “哎,来吧,老子今天不想活了。”诛聂说完,抱着孟于轩的小腿,孟于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给吓到了,诛聂直接顺着他的胯,狠狠的将他举了起来,冲向那一块巨石,孟于轩一看,差点吓出冷汗,脚步在诛聂的背上狠狠的拍击着,可诛聂居然像没有感觉一般,还是不停的冲击着,眼看着就要撞到石头了,孟于轩可不相信,自己能够比石头坚硬。

    “妈的,疯子,你赢了!”孟于轩骂道,手臂一挥,饮血拔地而起,落在了孟于轩手中,孟于轩缺犹豫了,到底要不要……不过,时间紧迫,容不得他考虑了,饮血转了个头,插入了诛聂的背部……

    诛聂的身躯剧烈颤抖一下,还有五步!还有五步,自己就能将这个嚣张的小皇帝解决了!饮血一如既往的强悍,疯狂的掠夺着诛聂的生机,诛聂纵然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也不肯放下孟于轩,继续朝前奔去!

    “砰砰砰……”

    几声巨大的响声,孟于轩和诛聂都躺在了地上,孟于轩受到了多次撞击,而诛聂却受到了饮血的吞噬,如今,化作了一堆渣子……

    “冬月新皇如此不堪!”暗处,一名青年冷冷道,这个声音很小,小到只有自己能够听到。这人正是黑月的特使,十六!

    “咳咳,我踏马……老混账,死有余辜!”孟于轩从地上爬起来,拖着沉重的身体,再度回到了那块石头之上。

    “呼,不管怎么说,自己太轻敌了。”孟于轩咳嗽一声,双目也闭上,周边的灵气也开始汇聚……他的伤势,也在逐渐恢复中。

    “沙沙…”

    周边草丛之中突然传出沙沙的声音,孟于轩顿时惊的睁开了眼睛,若是再来一个像诛聂那样的疯子,自己岂不是会痛饮当场?

    “谁!偷偷摸摸算什么好汉!”孟于轩眉头一皱,刚才响动时间太短,自己根本无法判断那声音来源方向。

    “呵呵,冬月新皇孟于轩,你就这么不堪?我真是怀疑,你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还是说你背后另有其人?”渐渐的,从暗处走出来一个带着面具的青年,这个人看起来很年轻!年轻到了不可置信!仅仅从声音判断,这个人,绝对不满二十!

    “戴着面具干嘛,怕见人?”孟于轩嘲讽道,一边说着,一边疯狂的吞噬着周边的灵气,之前自己没有动用内力,但是却被撞伤了,这是内伤和外伤的结合,需要灵气来填补自己的肉身,用以恢复伤势。

    “你不用担心,还有,你有没有感觉,你已经无法吞噬周边的灵气了呢?所以,你不用恢复伤势了,纵然你全盛又如何?刚刚筑基的蝼蚁罢了。”十六道。

    “嗯?”孟于轩想笑,却憋住了,现在人都喜欢下毒么?居然在灵气之中下毒,难道不知道自己百毒不侵么?不过,孟于轩也就装作很难受的样子,正所谓,关门打狗!“你做什么?我怎么无法感觉到灵气了!”

    “呵呵,孟帝君,您不需要这样紧张的,你只需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十六看到孟于轩现在难受的样子,心里很得瑟,自己作为黑月的秘密培养的修士,自己背负了很多,他没有名字,他没有家人,他只知道,自己一出生就是要为黑月卖命!

    “说吧,你要问什么!”孟于轩叹了口气道。

    “呵呵,就喜欢孟帝君这种老实爽快人!”十六哈哈一笑,“这样吧,孟帝君,说说,你是怎么打败冬月前任的,需要知道,他们可有秘密培养的修士啊!”

    “哦,这个问题啊,那个修士临阵倒戈了,和我合谋商讨,如何分割冬月的财产。”孟于轩老实道。

    “哦?意思就是,你只打了几个普通人咯?”十六道。

    “嗯,我也不知,算不算普通人,不过,我打他们根本不费劲。”孟于轩说完还笑了笑,飘飘然而不失礼节的笑容。

    “那就是了。”十六松了一口气,突然眼中寒芒一闪,居然如此,那么,这孟于轩已经没有用处了,靠运气上位之人,不配拥有一个国度!

    看着十六的冷芒,孟于轩心中突然有些高兴了,自己又有的玩了!

    “既然如此,那么你就去死吧!”十六说完,顿时消失身影,下一刻出现在了孟于轩的眼前,看着长剑的渐渐靠近孟于轩,十六脸上的笑容笑得很激烈,明日,看你们冬月如何面对天下众人!到时候,他们黑月在出面,将冬月揽下,一切,大好了。

    “真以为你无敌么!”孟于轩微微一笑,左脚突然在身前一扫,十六顿时目光震撼,不过,又想起,是自己操之过急了,孟于轩失去了内力,却没有失去行动能力!

    “哼,受死!”十六再度袭来,这一次的速度远超之前的速度,孟于轩却淡淡一笑,自己其实软柿子?他想做一只螳螂,却不知道,螳螂之后更有黄雀!

    “饮血,自创剑技,乱劈!”孟于轩顿时提起饮血,饮血剑身微微颤抖,这一个颤抖却让孟于轩心情忐忑,这……难道是黑石灵回来了?

    “啊!小贼,没有中毒!”十六不敢置信,在那种情况之下,居然没有中毒?而且,他的手中饮血剑,仅仅是乱挥的,就能挥洒出那等强大的剑气!

    “哼,老子岂会那么容易中毒?”孟于轩说完,再度挥洒,剑气席卷而至,十六左右闪躲,还是被那一道突然袭来的剑气劈中,可是,这一道剑气很要命,居然劈中了十六的命根子!

    “卧槽你,妈,的!孟于轩,老子要你死!”十六顿时癫狂了,自己的命根子,居然被这狗杂种打中,那种刺心的疼痛,让他都快要晕过去了,不过,这一刹那的感觉,让他更加激昂,越挫越勇,也不再畏惧那凌厉的剑气,道道剑气在十六的身上留下道道痕迹,鲜血不断的在流淌这鲜血,一道剑气劈在了十六的耳上,顿时,半个耳朵直接被削掉,十六已经麻木了,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杀了他!杀掉孟于轩!

    “卧槽,你,他,妈。的,作死啊!”孟于轩看着一道血影重来,他的心里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孟于轩!你!要!死!”每一个字,都能够体现出十六对孟于轩的恨意!每一个字进入孟于轩的耳朵,都想鸿蒙时代敲响的钟声……

    “真的么?你若是不来冒犯我?我岂会反攻?哼,终究是弱者的措辞罢了!”孟于轩冷冷一笑,纵然死的粉身碎骨,又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