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河之巅 第五十章 尿在孟于轩身上
    有人说,有时候的一句话,就能勾动整个天地的誓言,一个轻轻的动作。就能改变整个世界。

    在修真世界,想要实力,你需要道心,道心需要自己来争取,需要注意自己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就像千面居士一样……

    孟于轩正在努力的翻索前世的经验,不为别的,只为能够找到简单的炼造之术,一些草药没有经过处理,直接吸收,会残余很多的药力在身上,这对于修士有很大弊端,孟于轩才会想起学习炼丹之术。

    “控火三千卷”孟于轩看着脑海浮动的一本书,这一本书,有很大故事,这是君如玉送他的……

    “唉,为何呢?还有,你到底死了没有?”孟于轩看着天穹,幽幽一叹,还是有些放不下,上方在守候的一个人。

    仙界,仙河,至尊寂的墓前,一名女子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居然猛然站了起来,对着墓碑傻笑。

    “哈哈哈,你想起来我了吗?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不会忘了我的,虽然我做了很多对不起的事情,可是,我还爱你啊!”

    “我也还爱你啊……”孟于轩不知不觉从口中说出了这几个字,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出来。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心有灵犀吧。

    另一边,千面居士不断的深入洞府,整个山洞看起来漆黑一片,不过千面居士岂会怕?手诀一捏,一朵火焰出现在手中,一直在向前探索,让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这个人,居然是和自己有约定的孟于轩…………

    控火决,需要以自己身体的火焰来勾动,注入自己精纯的内力,填入炉鼎,方能生出火焰,真正达到炼丹的效益,孟于轩看着怎么也无法成型的火焰,很纳闷,自己资质不够?显然不是,他感觉体内有一股更加强大的能量,阻止他修习控火决,这一下孟于轩的猛地一拍头,想起了一件事,自己还有天火决啊!天火决可不是凡物,这可是黑石灵送他的专用火系功法。

    “希望可以吧!”孟于轩尝试着运转天火决之内的控火篇,逐渐。他感觉体内的火焰已经在跳动起来,居然有数十几种火焰,有小虎的火焰,有随时作战召唤来的火焰,很多火焰被他天火决强行吸收,直接融合在了一起,也成全了孟于轩。

    “控火九重天,一重更比一重强,一重更比一重难!”看着上方的介绍,孟于轩都有些迫不及待了,这个所谓的强大,到底是怎么个强大法!

    “不求多的,只求能够炼丹就行。”孟于轩满意的点了点头,收起了天火决,这个山洞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至于那嘶吼的声音,孟于轩根本没有发现,所以现在只好离开这个洞府,找个地方买一个丹炉,就能开火炼丹了。

    千面居士一路看着脚印,一路皱着眉头,这里的气息居然让他感到很相似,不过他始终没有想起那一个人,他只是一个小地方的人,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接近冬涯谷深处的地方,接近大恐怖的地方,岂是那等蝼蚁可以染指的地方?

    “嗯?是你?老狗!”孟于轩很早就听到了脚步声,索性就埋伏在了一块巨石之后,等待来临的恐怖,他还以为是吼声的源头呢,原来只是一个老狗。

    “啊!真的是你!”千面居士难以置信的看着孟于轩,孟于轩变了!脸上多了很多沧桑,而且,孟于轩身上透露的恐怖气息,居然让他都感到惊异。

    “你在这里做甚!前方之雕塑是否是你打碎!”千面居士目光一瞥,看着孟于轩,孟于轩看着这千面谨慎的样子,不由得觉得好笑,他一个结丹修士,还怕自己不成?

    “哈哈哈,对啊,前面的雕塑刻着一个美人,老子看不惯,就把她给打碎了。”孟于轩说完,还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表示自己很无辜!

    “你……你……当真该死!”千面居士二话就说,直接提剑冲去,一时间,这个小小的空间,掀起了一种恐怖的气息,这种气息足以让普通人成为碎片,孟于轩脸色一变,脚步微微勾动,将进酒提起,穿过了千面居士的胸膛,千面居士根本没看清孟于轩怎么回事,就无法动弹了。

    “老家伙,本来说,让你活三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想死了!”孟于轩一记同悲拳狠狠砸在了千面居士的脑袋上,孟于轩还直叫唤,这老头的脑袋真他妈硬。

    “你……小辈!当真该死!本说,你还有三年寿元可渡,没想到,现在就想死,也罢。就让老夫成全你吧!”千面居士怒了,彻底怒了,这是第二次了,第一次被这小鬼暗算,第二次,这个小鬼又用了诡异的招式,再度羞辱他!

    “哦?你觉得你配吗?”孟于轩轻蔑一笑,拳头再度抡起,之前他还没有注意。如今强化后的将进酒有什么变化呢?只有再来一次了!

    “将进酒!”

    孟于轩一声大喝,身影再度消散,千面居士可不是一般人,直接也消失了身影,这是孟于轩第一次将进酒打空!孟于轩岂服气,天纵步顿时逆向而来,千面居士看着孟于轩脚下的光华。居然生起了中贪念,他想得到这个功法!这个功法很强大,强大到不可思议!

    “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脱?”孟于轩双功法齐齐释放,且两种功法都是拥有位移属性,那种速度快到让千面居士咋舌,不由得更加决定了那种想法。

    “小辈,你的速度的确很快,但是,在绝对的境界面前,根本没有一点点的用处,所以,受死吧!”千面居士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华天宗功法天降巨剑轰然落下,方圆的百米,都进入了千面居士的攻击范围,孟于轩看着这个功法,突然想起了自己的锁天囚地,被那一头畜牲弄跑了。

    “老狗,看来,我要和你近身作战了!”孟于轩说完,突然嘴角一笑,带上了一个拳套,千面居士看到那拳套,双眼都在放光了,这绝对是好宝贝!

    “天纵步!”

    “将进酒!”

    双法一起出现,孟于轩已经消失了,已经消失在了山洞……

    只留下了幽幽一句话

    “老狗,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还有三年呢!不要死的太快!哈哈哈!”

    “卧槽!你他妈坑我!”千面居士一拍脑袋,想撞墙的想法都有了,打死他也没有想到孟于轩居然那么不要脸,居然直接跑了。

    “算了,真他妈运气背,回去给师父禀报吧。”

    黑月王朝,失去了十六童子本来已经摇摇欲坠了,现在居然听说了黑月帝王游田山跑了?抛弃黑月了?这让很多的人不敢相信,游田山这个人,他们都了解,很看重势力,很注重江山,当初为了夺得这个皇位,不知道用了多少的辛苦,才爬上了这个位置。

    “黑月王朝,你们的金库不知道会不会让我大开眼界呢?哈哈哈!”孟于轩想想都觉得激动,他不差钱,他差的是什么?他差的是资源,只要吧黑月的金库打劫了,然后全部换成自己修炼的资源,这样用别人的钱,给自己买资源,想想都让人觉得激动呢!

    黑月城,这是黑月的首都,常驻人口约千万,如今只有数百万了,人口在最近失落的今天,流逝的特别多,让黑月官方很着急,在游田山没有出现,谁都不敢轻易涉政,游田山这个人非常小气,若是让他知道,谁动了他的政权,绝对活不了!

    黑月边境,数百人的一个小营,一人正在撒尿,突然感觉眼前一阵冷风吹过,这个人顿时感觉凉到了骨子里,心中沁人心脾的凉……

    “哎哟卧槽!谁他么没有公德,乱撒尿,居然尿到我身上了。”近百米开外的地方,一声音传来,那人声音很大,导致这边的几百人都听见了!那撒尿的人顿时一个颤抖,大叫一声!

    “有鬼啊!”直接扔掉了手中武器,撒腿就跑,简直能喝兔子赛跑了……

    “有鬼?傻了?”士兵甲道。

    “可能是昨天晚上纵欲过度吧!不用管他。”士兵乙

    “有可能吧!”士兵丙。

    “原来这个黑月都他妈没有公德,待会帮帮你们把金库收拾下吧,哎,不知道会不会摆的特别凌乱。”孟于轩不知不觉之中,居然已经来到了一座城池面前,这座城池叫做——黑月城!

    “终于到了么!”孟于轩看着这牌匾,直接一脚踏入这个城市,开始找服装店买衣服……

    “下次让我遇到,一定把你得小丁丁割掉,居然乱尿尿。最可恨的是还尿在我的身上。”

    经过了数个时辰的时间,孟于轩不知道买了多少衣服,黑月的衣服很好看,这也让孟于轩多买了几件,为了防备不时之需。

    看着前方的建筑物,孟于轩冷笑一声,直接迈向那传说中的皇宫……

    “站住!干什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