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河之巅 第六十二章 驯服地火
    慕雪沃儿,是孟于轩一辈子的心结,哪怕是仙界至尊转世的他,也无法逃脱这来自于血脉的联系……

    看着母亲祈求的表情,孟于轩心软了,很想在这里陪着母亲,陪着这个中旬妇女,一辈子!

    “母亲,我……”孟于轩轻轻的抚摸了下慕雪沃儿的额头,慕雪沃儿微笑的看着孟于轩,她的表情的很温柔,分秒之中,孟于轩都在沉醉其中……

    “轩儿,累了就睡一觉吧。”慕雪沃儿笑道,将孟于轩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孟于轩感受着体温,心里暖暖的,希望这是永远的感觉。

    “寂!你他妈真没用!”一道声音突然炸起,在孟于轩的耳旁爆炸,孟于轩顿时就惊了起来,一脸惊骇的看着慕雪沃儿,慕雪沃儿看着孟于轩,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寂!儿女情长何时才是个头!多少年了,你已经沉沦了多年了!”声音再度响起,孟于轩很不想让自己难受的表情被母亲发现,再度装作睡着了一般,躺在了慕雪沃儿的腿上。

    “说吧,你想表达什么。”孟于轩脑海之内,一名粗矿大胡子和一个小青年,青年正是孟于轩,而那大胡子就不知道是谁了。

    “寂,你忘了?父母什么的,都可以抛弃!这您教我们的!修仙道,当一心不为世俗之事。”大胡子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孟于轩,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仙途……仙河?”孟于轩喃喃道,可是孟于轩一说完之后,一道恐怖的能量直接出现在了上空!

    “寂!你知道吧,你无意之间透露了我仙界最大的秘密啊!”男子道,看着还在沉醉之中的孟于轩。

    “有没有觉得现在日子很轻松!”孟于轩反问道。

    “不轻松,几大域目前共同针对我们仙界,我们也是好被动的。”大胡子道。

    “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当年那小子吧,老实冒名顶替签到之人。”孟于轩笑了笑道,昔日的宗门小生,如今已经成为了仙界一大强者,都能来下界巡视了。

    “哈哈,前辈记忆果然好。”大汉一脸崇拜的看着孟于轩,曾经他是谁?那可是纵横仙界无敌手的至尊强者!居然能够被这等强者留下印象还是不错的。

    “甭说了,老子也知道修仙道不可动凡心,可是这心我不动也不行啊!”孟于轩无奈的叹了口气,就不在理会这大汉,消失了身影。

    三个时辰,孟于轩不知不觉已经在这个女人腿上躺了三个时辰了,这三个时辰做了什么?孟于轩做了激烈的心理竞争,自己还有属于自己的使命,而慕雪沃儿只是孟于轩的使命,不是他寂吧使命!

    孟于轩缓缓睁开双眼,看着母亲在做衣服,也悄悄了走了过去,慕雪沃儿正在做一件小衣服,看起来正是给孟于轩做的,所以孟于轩也没有在意,径直走到了母亲的正门以前。

    “母亲,我要离开……”

    “啊!轩儿?去哪里啊?”慕雪沃儿苦笑道,终究还是留不住么。

    “外面的世界很大,我想出去看看呢。”孟于轩说完。根本不管母亲的反应,走到了那大门口,慕雪沃儿看着孟于轩走到了大门口,心里暗暗高兴!

    “母亲,我要走了啊。”孟于轩回头一笑,看着含情脉脉的慕雪沃儿,他不敢回头了,回头怕落泪……

    就在孟于轩刚走到大门口时候,慕雪沃儿猛然一握拳,顿时,天空穿出了成千上万的火焰,奔向孟于轩,孟于轩眉头一挑,这个火焰的能量很强大,甚至都能感受到那恐怖的热浪。

    “难道,地火已经这般聪慧了?”孟于轩不想相信自己猜测的这个事实,母亲!是地火化形?

    “天火决!驭火!”

    天火决突然展开,那成片的火焰似乎也知道孟于轩体表的火焰强大,纷纷不敢靠近,都停留在孟于轩的本体附近,孟于轩阴沉的看着那上万团恐怖能量,心里毫不畏惧,反而越来越勇!

    “蝼蚁之火,居然也贪生怕死?”孟于轩冷笑一声,脚步狠狠一点,同悲拳时刻紧握着。

    火焰团也也受不了孟于轩的狂妄自大,成千的火焰攻击顿时弥漫了整个世界,看不到一点的色彩了。

    “纵你百般如何,最后还不是死在我的手中。”孟于轩看着手中那一团能量,心里很高兴,就在这一刹那,异变凸起,成团的火焰疯狂涌入孟于轩的身躯之内,孟于轩剧烈震动了一下,一口血液喷洒而出。

    “想要老子的命!你还不够。”孟于轩冷哼一声,一把抹去嘴角的血液,体表的天火疯狂的向身体内部涌入,入侵的火焰感受那天火的进入,顿时朝着他的丹田冲去。

    孟于轩盘膝而坐,感受体内的变化,那地火正是这天山的地火,没想到已然生出了灵智,不好驯化了。

    “火中也称霸王?你配吗?”孟于轩冷笑道,再度加快了天火的移动速度,仅仅只用了几个呼吸就赶上了。

    “天火决!驭火!”

    顿时,孟于轩身边狂风肆虐,已经形成了多个小龙卷风,坚毅的脸上也被抹上了些许泥土。

    “功法内敛吧!”孟于轩深呼吸了一口气,功法内敛,是一件不亚于功法逆转危险的事情,一不小心,失控就会捣毁整个体内的组织!

    一道道能量不断的冲进体内,孟于轩牙尖一咬,脸上都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不过,为了炼化地火也是拼了。

    不多时,那一团地火终于无路可走,被团团包围在了孟于轩的左臂,孟于轩一声令下,众火焰顿时不计一切的冲上去,把那一团嚣张跋扈的地火压制。

    “吞噬!”一声令下。孟于轩嘶吼一声,居然发现自己受到了一道莫名的攻击。

    缓缓睁开双眼,看向前方,正是自己的母亲!慕雪沃儿!

    此刻的她很虚弱,如同一道虚影一般,看着母亲变成这样,孟于轩心里一软,顿时就站了起来,扶住了母亲。

    “母亲,你怎么了?”孟于轩看着慕雪沃儿,心里揪一般的疼……

    “轩儿长大了,呵呵,没事,你走吧,就让我一个老太婆在这里吧。”慕雪沃儿笑着道,说完脸上居然都起了几分皱纹,孟于轩心里很着急,从小没有体会到母爱的他,他很在意母亲的感觉……

    “我,母亲,我陪你!”孟于轩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骂自己混蛋,自己真的无法割下,纵然有前世,又能如何拒绝母亲?

    “哈哈,轩儿,真是好。”慕雪沃儿虚弱的笑道,对着孟于轩喃喃道“地火……放了……”

    说完之后就晕倒了,只留下了一人发呆的孟于轩。

    地火放了?怎么可能,自己好不容易抓到,现在正处于了炼化的边缘了,再有一会就完全炼化了……

    “地火就是你的命么?”孟于轩苦笑的看着慕雪沃儿逐渐变得苍白的脸蛋,心头已经在滴血了,缓缓的把自己天火能量逼出来,那天山地火也缓缓的移动,不在匆匆忙忙的逃窜了。

    “母亲,为了你,这火,我不要了!”孟于轩微笑道,看着地火慢慢透过自己指尖进入母亲的身体,而母亲的脸色也逐渐变得润色起来。

    又是几个时辰过去,孟于轩一直守在母亲的身旁,一刻不离的守着这个女人,只希望她能够安全的醒来。

    “轩儿……”

    听到这个声音,孟于轩顿时精神,看着眼前虚弱的母亲,心里出了一口气,在母亲和地火选择,他果断的选择了母亲!放弃地火。

    “母亲,你没事了吧。”孟于轩匆匆的端了一杯水过来,递到慕雪沃儿的手中,慕雪沃儿笑了笑,脸上不禁多了几分颜色。

    “母亲没事,倒是你,放弃了地火的炼化,这是多么好的一个机缘啊。”慕雪沃儿喝了一口水道。

    “没事的,一点点的异火算得了什么?只要母亲你安然无事一切就好。”孟于轩取过母亲手中杯子,突然看到了母亲手指上的一道痕迹……

    一道属于仙界的痕迹!

    仙界之上的任何宝贝都会被打上印记,这是仙界前任至尊规定,只为让仙界的冶炼技术名扬四海!

    “母亲,你手指上是什么东西?”孟于轩看着慕雪沃儿,从一开始,他就感觉到了问题,这女人一口笃定自己就是他儿子,其实到现在他自己都不确定……

    “这?这个是我天生就有的,不信你可以问你父亲的。”在孟于轩细微的观察下,他发现了慕雪沃儿明显紧张了下,才开始变得自然…

    “母亲,什么时候会仙界?”孟于轩已经准备好同悲拳,这个女人已经有百分之百的可能性,不是自己母亲,甚至都不是一个人,只是一个器灵……

    之前释放地火,后来暗算,联系在一起,孟于轩也分析了一个小结果!这人是灵体!天山地火的灵。

    “不回仙界了,回不去。”慕雪沃儿叹了口气道,说完才知道自己说漏嘴了。

    “老不要脸的,去死!”孟于轩一记拳头轮过去,狠狠就砸在了慕雪沃儿的头颅之上,慕雪沃儿顿时就消失了身影,只留下了一声哀嚎。

    “轩儿?你怎么了?”慕雪沃儿着急问道。

    “我怎么了?去问鬼吧!”天纵步突然拉开,一拳头再度下去,可是,地火的速度居然快到让人离谱,快到让人不敢相信。

    “既然被你发现了,那么就开打吧,真是浪费我口舌!”慕雪沃儿样子的女人咬着牙道,大手一挥,顿时,整个地下世界的青青草地都被掀翻了,一个世界的泥土,轰然砸向孟于轩,孟于轩看着漫天飞来的泥土,天火决突然展开,一道火焰护盾顿时升起,脚踏着天穹之中的泥土,奔向天山地火。

    “小小异火,也敢作乱!看你爷爷来收了你!”孟于轩大喝一声,驭火突然展开,哗然间,整个地下的一切都静了下来,仿佛只是在等待孟于轩下一步动作。

    “将进酒!”

    一道残影闪过,孟于轩本尊早已经到了地火的前方,地火灵顿时放弃了人形,直接化形为火焰本体,买这个无边无际的世界逃窜。

    “休想逃跑!”孟于轩恶狠狠道,踏着虚空就追了过去,来这个地方的最大目的就是为了驯服这个地火,怎么能轻易说放弃。

    这个地方可以说就是这天山地火的老巢,对这里熟悉程度到了熟悉这里每一株草草花花!孟于轩可就没那么顺利,只能用自己的双位移在这个地底世界疯狂移动,追逐地火。

    “你逼我的!”孟于轩咬着牙狠狠道。

    “天火决!引力磁场”

    顿时,整个地下世界都开始颤抖起来,那远处的火种仿佛也受到了这个引力的影响,居然无法移动了,孟于轩再度加强了能量,那地火轰然一下就被吸了过来,地火之内一个娃娃脸仿佛很不服气,拼命的咆哮,想要和孟于轩决斗,孟于轩岂会这么傻?

    “你他妈的跑啊。”孟于轩一脸猥琐的看着这火种,一把握住这火种,直接展开驭火术,他要在最快速度炼化,以免再有不测之事。

    “你不得好死!”地火之内的娃娃音传了出来,孟于轩对于这个根本不屑一顾,之前还变成自己的娘,来骗自己,等会炼化之后,一定要把这个万恶的灵体直接崩毁。

    愈来愈多的天山地火涌入自己的体内,孟于轩现在只想大吼一声爽!不过,在火焰没有真正炼化之前,还不能掉以轻心,谁知道这破玩意会不会有更多的阴谋诡计?

    时间已经在流淌,孟于轩完全没有感受到,不知不觉已经十天过去了,孟于轩犹如入定一般,坐在原地,眸子紧紧的闭着,是不是几只兔子奔来,不过感受到孟于轩体表那恐怖的温度直接就跑了,孟于轩背后原本有一条小湖泊,如今,已经成了一个小坑了……

    再度过了三天,孟于轩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的眸子充满了一种魅惑感,一共十三天!这十三天就为了把火灵炼化,不过,想到天然地火衍生出灵体还是不容易,孟于轩也原谅了这小家伙之前的调皮,强行和这小家伙签订了不平等条约。

    通过炼化,孟于轩发现了自己体内火焰多了一种能量,这种能力忽冷忽热,遇热顿时变冷,遇冷顿时变热,这正是天山地火的功效,天山地火,存在了上万年,由一朵小火花逐渐成长为一团地火还是很容易,而且还诞生了灵体,这样也让他的地位大增。

    当然,最高兴的还是孟于轩,以后炼丹多方便,直接让天山地火去控火,丹炉控丹,完美啊!

    呼吸了一口这里清新的空气,看着前方只有一个小坑的水,孟于轩苦笑一声,自己炼化融合火焰产生的温度真是可怕,居然直接就融化了一条河,若是没有天火决,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怪,这些水为何怎么也不蒸发?”孟于轩疑惑的看着还剩下的水,手指一弹一朵多彩火焰飞去了小坑,火焰在里面仅仅只是满了一个泡,就没了……

    孟于轩疑惑的看着这火焰,直接匍匐下身子,用双手捧起了一点水,这坑水居然在孟于轩手里凝成了块块晶体,孟于轩的眉头一皱,直接就把这几块扔进了储物戒指之内,管他什么,肯定是好宝贝,孟于轩是谁?可以说是一个流氓了,坑里的水只有一点点,结果全部被孟于轩收走……

    “芏,你怎么样了,没想到这一不小心老子就耽搁了十几天了。”孟于轩想起了自己的妖兽兄弟,肯定还在担心自己吧。

    看着上方根本没有亮光的顶点,孟于轩心里烦躁了,妈的,下来直接就可以跳下来,可是这上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