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河之巅 第一百零九章 东坡居士
    青山帮,就是这一群山匪之称。于几年前来到这里,一直想要霸占风城,奈何教授的实力太强,无奈将这件事给搁浅了下来。直到有一天,青山帮来了一名贵人,此人自号东坡居士,且实力强横。

    青山帮帮主欣然将东坡居士封为供奉。这东坡居士颇有一些手段,仅仅只用了一年时间,整个青山帮的好汉们实力飞速增长!这也是让教授头痛的原因。

    三人已经到了这里,看着这巨大的牌匾,青山帮!当真是气派啊,完全不畏惧风城,就在这里设了点!

    教授一气之下,手中飞剑脱手而出,直接砸在了那牌匾之上,只是那牌匾异常的坚硬,居然没有半点的损伤!

    “教授兄,今日这里恐怕就是废墟了。”孟于轩淡淡一笑,他已经感受到了里面的几丝强横的气息!他们仿佛也感受到了孟于轩三人的来临,匆匆向着此地汇聚。

    “这里今日一定要成废墟!”教授拳头一握,为了自己的梦想!一定要做到。

    “我道是谁啊,原来是风城城主降临,不知寓意为何?或者说是你想通了?要将风城给我们?”一名阴翳男子走出,嘴角还噙着一抹笑容。

    “你就是这青山帮之主吧。”教授冷冷道。

    “鄙人不才,创建青山帮。”那男子仔细打量着孟于轩二人,这孟于轩和千莫陪是何人?为何从未见过?莫不是这教授从外面找来的帮手?

    “既然是那就死吧!”教授说完,长剑直接卷起风浪,猛然出击!犹如猛龙出击一般,直捣黄龙,只是这青山帮主也不是弱者,只是在他的进攻之下缓缓抵挡,还显得游刃有余。

    “你的实力已经不够了!如今的青山帮不是任人宰割的了。”青山帮主说完,蓦然将手掌铺开,那凌厉的剑尖泛着寒光,一瞬间就到了他的手掌之处。教授见此心中大喜!这人居然如此大意,都不抵抗,真以为肉身比这纯铁打造的利剑还坚硬么?

    不过让人惊骇的一幕发生了!这青山帮主的手掌犹如加持了护盾一般,将他的长剑层层吞噬,而且还无法停止!

    “嗯?这功法怎么如此熟悉?”孟于轩看着这一幕,突然想起了什么!旋即一拍脑袋。自己给儿子的功法,蕴灵!不正是这样的么,只不过蕴灵只吸收有灵之物,像这种凡铁根本不放在眼中。

    剑身转瞬就被吞噬完毕,眼看着自己的剑柄也即将被吞噬,教授心中大急!自己当真是太冲动了!

    “妄徒之人!去死!”青山帮主手掌一处,那阴翳的脸庞犹如快要滴出水一般,猛然的将教授给拍飞。这是他们二人的战争,孟于轩和千莫陪不能参加,若是他二人去帮忙,那肯定会在教授心中留下一个痕迹,永远无法抹除!会成为他一辈子修行的桎梏……

    “怎么?城主,你不行了?”青山帮主笑道,从怀中掏出了一张手绢,在手指上轻轻的擦拭着,仿佛方才那一掌脏了自己的手一般。

    “小人尔”教授说完,缓缓调整起了呼吸,一张大琴出现在了他的身前。这古琴居然是悬浮在半空之中的!没有依托半点其他的东西!

    “哈哈,这琴王孙世怀的宝贝居然落到了你的手中!看来今日是注定给我送菜了。”青山帮主一看那古琴,心中大动,若是将这宝贝进献给公子,恐怕能够得到赏识吧!

    “想要我的琴?看你有没有命来拿!”教授说完,手指突然在这琴弦之上拨动,无数的音符化作阵阵攻击,弥漫而至!青山帮主大骇!那种能量仿佛在影响他的心智,能够让人陷入幻境,还会让人的实力下降,无法发挥出全力!

    “看到没小弟,你就是太粗心了,若是你有这教授一半聪明,你就能赢了他。”孟于轩一个爆栗赏给了千莫陪,千莫陪无奈的笑了笑。摸了摸他背后的玄重尺,顿时觉得拨凉拨凉的。这玄重尺是孟于轩很早之前打造的!为的就是日后自己训练负重,没想到先让这家伙用上了。

    “心不动,则通明!破!”青山帮主眉头一拧,口中大喝道!顿时空中响起了阵阵的音爆之声!教授发出的音符攻击通通被化解了!这是他出道以来第一次音符攻击被化解,这青山帮主实力到底有多强?

    “好了,教授你热身结束了,这个结丹大圆满的修士就交给千莫陪吧。”孟于轩对着教授说道。教授只好苦笑一声,的确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千莫陪一听自己可以上场了,顿时激动的蹦了过去,玄重尺给予他的重力直接将地面踏出一道大坑!

    “小子,你是何人?”青山帮主问道。

    “我?取你头颅之人!”千莫陪说完,身影不断移动,只是速度不是很快,毕竟背后玄重尺背负这巨大重量!

    “敕勒川!斩”

    千莫陪眉心蓦然出现了一点剑气,剑气和体内的元气在空中不断盘旋,隐隐约约有一些孟于轩当初火锅的味道了。只是实力没有那么强罢了。

    “嗯?剑道天才么?”青山帮主这下眉头皱起了,只要被称为天才,那就是有能力越阶作战的!有能力以一敌二的。这千莫陪乃是御剑的大拿,只是境界尚且不足罢了!

    剑气在空中突然炸裂,形成了一座大山一般,在一转眼的时间居然就镇压而下,将青山帮主给牢牢镇压。只是这青山帮主十分顽强,居然还不受约束,在剑山之下不断的挣扎着。

    “小辈,你这剑技不错,本尊要了。”就这这一刹那,孟于轩突然站了起来!强者,绝对的强者来了,仅仅凭借声音直接就让千莫陪的剑山崩溃!

    “千莫陪回来。”孟于轩连忙叫道,一道阵盘蓦然被他扔了出来,将周围环环笼罩。

    不过根本容不得千莫陪回来,他已经无法动弹了,那来自青山帮内部的一道恐怖威压,足以将他压垮!

    “孟兄,这什么境界的修士才会有如此恐怖的威压?”教授问道。

    “至少元婴后期!”孟于轩一脸凝重,自己虽然能够硬抗出窍之境界,只是那千面居士的出窍完全是假的一般!境界根本不稳固,才会被他绞杀。这名元婴后期修士带来的压力远远超越了千面居士!这是真正的元婴!

    此人正是东坡居士,那呼风唤雨之人!

    “小子,居然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布下阵法,只是你认为有用吗?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的诡计都是假的!”一名老态龙钟的老头缓缓走了出来,他仙风道骨,他的脸上基本已经看不到一点血肉了,完全是一张人皮和一具骷髅……

    “将你方才施展的功法交给我,否则死!”东坡居士缓缓对着千莫陪道,千莫陪根本无法动弹,甚至连眨一下眼都成为了奢望……

    “老狗,不若我们二人来一场赌斗吧!”孟于轩狡黠一笑,再教授担心的目光之下就走出了阵法。

    “哦?你想怎么玩?”东坡居士一笑问道。

    “我们二人来打一场!你赢了我任由你处置,你若是输了,嘿嘿那这青山就无需要留着了,如何?”孟于轩道。

    “真不知道你从何来的底气挑战我!不过我接受你这小娃娃的挑战了!”东坡居士嘿嘿一笑。在青山帮主一脸复杂的神色下缓缓走到前方的空地。

    “尊您是前辈,所以您先请。”孟于轩一跃而下,落在了他的对面。

    “嘿嘿,你倒是有些礼貌,不过在战斗上,礼貌都是假的!”东坡居士说完,那枯骨一般的手掌闪烁出一阵白光,在孟于轩微笑的目光下就奔来。

    “九转神魔体!”

    一圈,两圈!

    两圈罡体,代表是二转神魔,想要变得强大,就要有一具强大的肉身!孟于轩是做到了,他的肉身绝对在同境界无敌。

    砰的一声,能量和他的肉身相撞,孟于轩仅仅只是动了一下身子,就恢复了正常。可是这一幕落在了东坡居士眼中确实惊骇了,自己可是足足使用了六成力量啊,这小鬼至少多给一点反应才对啊!

    “是不是认为我很强?这不是我强,而是你弱!”孟于轩淡淡一笑,身形一闪,同悲拳高高举起,直朝着他的头颅而下。

    东坡居士可是数百年的老江湖了,这来自上方的一拳,直接出了双手挡住!可是下一刻他就后悔了!孟于轩的力道真他妈恐怖,一拳而下,自己的骨头居然在咔嚓作响,连脚下都不知不觉沉下了数米。好在还能够勉强抵抗……

    “沃日!这么多年了,你是第一个让我感受到反馈伤害的!”孟于轩嘿嘿一笑,使用同悲拳这么久了,仿佛一直都没有反馈伤害,这让他有点飘飘然,今日反馈伤害再度出现,居然让他神情昂奋!

    “小家伙,不知道尊重老人。”东坡居士摸了一把腰,埋怨道。孟于轩看着这一幕仅仅冷笑一声,身为元婴修士,会这么脆弱?刚才那种力道再来十拳也不见得会怎么样。

    看着孟于轩不上自己的当,东坡居士顿时就收起那种可怜的模样,他缓缓闭上了眼睛,体表逐渐散发处丝丝白光……

    “念奴娇!”

    大江东去,浪淘尽!

    就在这时候,东坡居士终于开始认真对待这一场打斗了,他已经将孟于轩放在和他一个位置的强者了!这念奴娇乃是他当年在赤壁所著的一本功法……

    依靠这功法,他不知道震慑了多少人。

    在孟于轩眼前,宛若出现了一场黄沙滚滚的河流,带着成堆的黄土,浩浩汤汤的涌向远方,他只感觉自己仿佛已经成了那河中撑着小船的一个人。不断抵抗着周围的风暴!不断让自己不要淹没在着滚滚黄沙之中……

    “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

    瞬间场景转变,这里是墓场,成千上万的强者长眠于此,这里有落日,这里有夕阳,这里有的是带不走的思念与牵挂……

    站在这墓场中间,孟于轩蓦然看到了中间的一座墓碑,上方写着。

    孟于轩之父孟天魁之墓!

    为何在这里?孟于轩眉头紧锁,自己父亲的墓碑?自己父亲真的死了吗?为何华天宗之内也不给自己消息?为何?一切都是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