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河之巅 第一百二十章 女装大佬大闹紫霄
    热情的董阿姨再度把孟于轩给感动了,为了感谢董阿姨的善良,孟于轩决定帮助她疏通体内的筋脉。虽然不说让她能够变得特别强发,但是至少能够让他延年益寿就好了。

    被疏通体内的筋脉,董阿姨犹如年轻了几十岁一般,看着孟于轩的双眼,有些难以置信!

    “董阿姨,祝你长寿,我就先走了。”孟于轩笑道就走向这更深处。此地颇为不寻常,天然生成的世界,天然生成的人类……

    孟于轩眉头一挑,突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事情!自己既然掌控了这里,岂不是说这个世界就是自己的了?孟于轩旋即就开始勾动此地的世界之源,他能够隐隐的找寻到那源头所在可是却无法将其驯服。他的实力还不够,只好摇了摇头就离开了。

    “我将你种在这里吧!”孟于轩走到大山深处,开辟了一处空地,就将灵魂空间之内的那一株天蚕花移植了出来。起初天蚕花还以为孟于轩不要她了呢,不过感受到这里有孟于轩的气息,也就没有在撒脾气了。

    落在地上,顿时就生出万丈巨根,疯狂的朝着地面深入。而本来没有多高的天蚕花也开始疯狂的生长了起来!

    “这?这里的源没有变?难怪不得,哈哈哈!”孟于轩哈哈一笑,他想到了一件事,事关这三才岛的大秘密!恐怕自己炼化三才岛的世界之源恐怕还要用到这个秘密呢。

    每一个世界都少不了一种源,而这个源就来自于空中的灵气,灵气中的源越加浑厚,就代表这里的生命力量越发的强大!更适合人类居住,更适合动植物生长。

    在修真界恐怕没有用“源”作战的记载,可是在仙界就有多种记载了,五花八门的,让人看的眼花缭乱。将源气灌注在体内,会让自己在战斗中立于不败之地!这也是无数修士开启小世界,培养源的原因。

    平复了一下心态,孟于轩缓缓从空间内退出,没想到天依旧是漆黑的。不过孟于轩在三才岛可是足足待了一天啊!莫非三才岛的时间法则有变化?这些孟于轩可管不着了,拿出自己的令牌,上方的孟于轩三个字异常的耀眼!这就是他的证明,这就是他的身份!他通过了考核,他成为了一名紫霄宗弟子。

    在紫霄宗内的后山有一条小河,小河之中是不是流淌而过的紫气显得异常耀眼。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那桥头!

    一名女子静静的坐在上方,脚丫在水中荡来荡去,无数的游鱼都围绕着她的脚丫,似乎是她有天然的吸引力。

    现在是夜晚,很安静。她一个人坐在桥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天上的月,地上的蝉,仿佛都在听着她的述说。

    她长的很漂亮,眼睛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魅惑之一,让人看一眼就无法自拔。而她微微翘起的鼻梁就像是一名女子在跳舞一般,让人很想上去宠幸。樱桃小嘴、俏眉黛耳,无疑不证明他是一名相貌极佳的女孩。

    若是孟于轩在这里绝对会惊呼出来的,这人是谁?孟于轩不能说认识,只是眼熟。当初那些老生凶残的抢劫,孟于轩救下的一名女子就是她,没想到她也有幸加入了紫霄宗。不过当初的她是易容之后的,现在才是真容!

    真颜只为君而露!

    这是一个封建的时代,女子都很拘谨,男人三妻四妾,女人为奴为仆。男人执掌大权,女人只能打打下手。!

    女人想要什么?她们只想和自己爱的人平平安安的活下去。而不是整天打打杀杀,争名逐利,到底有何意义?可能女人永远不懂,想要过幸福安稳的生活是需要实力的,没有实力,你就扯淡吧!

    孟于轩躺在床上辗转发侧,始终都无法入眠,无奈之下就推开了们走了出去。看着天穹上的一轮圆月,他微微一笑,在修真界还能看到这种紫气朦胧的月,还不错啊!

    也要总是很安静的,不过要看是谁,本想叫几个熟人出来一起走一走,想了想又算了。这大晚上的,就不打扰别人的安歇了。看着前方有着一条小河,孟于轩淡淡一笑。自己也当沐浴了,有多少年没有洗过了啊。还没有到,他就一丝不挂了,在这大晚上,丝毫不担心有什么偷窥,在者一说大男人怕啥?

    由于现在是夜晚,这月光又泛起紫色,不走近根本看不到什么。就当孟于轩走到那桥头顿时惊呆了……

    一名长发飘逸,她脸部每一个器官都雕刻得玲珑有致,悠然的坐在桥头。

    孟于轩看着这女人,顿时就哽咽了一口唾沫。居然有了一种男人的占有欲!小兄弟顿时就抬头。听到了什么声音,女子回头一看,顿时脸色变得羞红一片,旋即就尖叫了起来

    “啊!色狼啊!!”女子将脚死死的向上拽,却始终都无法拔出来,下面已经被一根水草给缠住了……

    “我!我踏马……我的衣服呢?”孟于轩脸色也变得铁青,没想到大半夜遇到了一名女子,还坐在桥头……而他的衣服方才脱下就直接扔了,他完全没有考虑后果。

    “等下,你是孟于轩?”女子闻得其声很像孟于轩,便问道。

    “啊?你认识我?”孟于轩疑惑道。

    “内个,要不你先穿一套衣服吧。”女子说完,就将自己的一条裙子扔了过去。本以为孟于轩会选择退却,可是谁也没想到是, 他居然二话不说就穿上了。

    “哈哈,你穿裙子挺好看的啊。”女子轻巧一笑,宛若春风和煦一般,在孟于轩脸上拂过。

    经过二人的长时间聊天,孟于轩也算是大概知晓了这女子的一些情况。原来她叫云琳儿,和那云子晋乃是亲兄妹,也算是有个好血脉了啊。

    不知不觉之中,夜晚已经过去,只不过这云琳儿仿佛还没有说够一般,还在唧唧喳喳的一直说……

    “卧槽!我走了!妹纸,以后有机会玩吧。”孟于轩一拍脑袋,顿时就展开身法迅速回到了自己的住宅。方才发生了什么?居然有其他的弟子来了,看到孟于轩穿着裙子,都捂着嘴笑个不停呢。好在没几个熟人知道,嗯!这样就好。

    急促的敲门之声传来,孟于轩顿时一惊,难道有人知道了?现在来问自己?缓缓打开了门,千莫陪顿时就大摇大摆走了进来。看着屋子里的陈设,心情复杂万分。

    “听说你穿裙子了,嘿嘿,怎么。想变性啊?”千莫陪突然回头道。

    “啊!谁,谁说的……”孟于轩顿时懵了,最怕的事情还是来了……

    “整个宗门都知道了啊!”千莫陪看着他方才脱下的裙子,还闻了一下。上方居然还有阵阵清香。

    “这是哪个妹纸的裙子?居然被你给拐骗了?”千莫陪一脸鄙夷的看着孟于轩。

    “我,我这下恐怕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吧。”孟于轩顿时懊恼道,为了不伤害漂亮妹纸的心,无奈的他只好和那妹纸聊了很久。

    孟于轩苦笑一声,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无所谓了。反正穿女装有不是不允许,不服?不服你也可以穿啊。

    功德塔,这是一座拥有故事的建筑物。无数强者都是从这里走出来。这里汇聚了紫霄宗的功法、阵法、各种法宝等等,只要你有功德点,什么就能够换!

    孟于轩走到了这功德塔前嘿嘿一笑,再仙界无论哪个宗门,守塔的老道肯定比宗主强,恐怕这紫霄也是这样吧。

    “登记一下身份,再进入。”正当孟于轩和千莫陪准备进入之时,一道声音响起,随后就出现了一名老头。这老头鹤发童颜,看起来十分怪异,不过这也正是强者的打扮。

    和这老头做了交接,孟于轩就走了进去,三千多积分不知道在这里是不是算多呢。不过看着架上的一些物品价格,孟于轩顿时就懵了……

    第一层乃是杂物间,摆放一些宗门弟子探险所获得宝贝,不过看起来都很陈旧。这里也是传说之中的挖宝间,只要你有胆气,说不定在这里开出一件法宝都有可能。

    对于这些挖宝,孟于轩就特别喜欢!他体内能量特殊,能够检测一些法宝的内部。杂物间的物品都是单价以十分起价,最高的是后方那一座破碎的雕塑,居然价值三千分!孟于轩一共才三千积分啊!

    “嗯?这块破石头不错。”孟于轩看着眼前的一块石头,石头之中居然散发出阵阵的能量,摄人心魄。

    “要购买就用自己的身份卡在一旁的晶石上刷,会自动解锁的。”那老头的声音响起,孟于轩淡淡一笑,这种小伎俩,自己不知道玩了多少次了。

    “滴!”晶石上发出一声刷卡的声音,随即孟于轩就将那一块石头取出,丢进了储物戒指。而千莫陪说了,自己进来是想要参悟一本秘籍,所以就直接上了三楼,对于秘籍什么的,孟于轩完全不缺。只是那一些东西太高级了,不适合现在的自己用啊!无奈的他只好摇了摇头,也进入了三楼。

    果然,这三楼的人就少了很多了,不像一楼,人山人海一般,就算是有什么宝贝也被扫荡完了啊。

    看着架上琳琅满目的功法,孟于轩叹了一口气,这些功法都不适合自己。近距离的攻击,有同悲拳,而远程的又火锅,不过这种功法可不是能够轻易施展的。

    狂风绝息斩,这是一套用刀之人所用的功法,霸道凌厉,且速度快!一瞬之间就能让敌人灰飞烟灭,虽说孟于轩不拘泥于武器的选择之上,但是他还是更加倾向于一种棍法,既然获得悟空居士的金箍棒,当然要好好为他发扬下去咯。

    棍疾杀技!这套功法没有门槛,只要是个人就能修炼,一般很少有修士来兑换这种功法。不过用棍子也有好处,棍法之中经常运用的两种进攻就分为攻击、反击二部分。

    一般佛家都使用棍作为主修武器,毕竟佛提倡勤俭节约,而使用木棍就能够大大的降低成本。再者一论,佛家以慈悲为怀,木棍不会造成太多的伤害,当然尔。

    孟于轩可不是因为太穷才用棍子的,而是真正的体会到了棍子的强大!曾经妖族在仙界纵横之时,猴族统治了仙界上万年!以四大灵猴为尊,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四大灵猴居然都是使用的棍子!孙悟空身为灵明石猴,战斗王者,斗战胜佛,以大禹之定海神针做武器,震慑所有人!

    由此就能够知道,棍子是有多强!

    下定决心以后,孟于轩再度在那晶石上一刷,他的余额顿时就缩水一半!奶奶个腿的,这里可真黑啊,一本灵阶功法居然出售一千功德点!那可是足足一千万的积分啊!

    无奈的看了看余额,孟于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深呼吸了一口气就准备开始参悟这棍疾杀技。

    不过当他正要闭关之时,敲门之声再度响起。

    “奶奶个腿的!老子可能要打死你!”孟于轩抱怨了一声就去开了门。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那丹药太猛了,我现在抑制不住怎么办?你又说不要干那事,我真的很难受啊。”崔林一进来就埋怨道。

    “崔长老,这就是你太心急了,所谓心静自然凉,心不要浮躁就是了。”孟于轩给崔林倒了一杯茶。

    “我……我到现在从来没有趴下头……”崔林道。

    “咳咳,说明你很强大,当然若是你实在受不了,就去玩一次吧!莫要贪心,否则误事。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我要闭关了。”孟于轩说完就开始送客。

    崔林一听孟于轩这话,心中一喜,自己可以干那事?啊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那个,闭关去炼生塔,自己找路去啊,我要去干大事了!”崔林做了一个你懂的表情就离开了。

    “炼生塔?果然是设备齐全啊,恐怕不会让我免费修炼吧。”孟于轩摇了摇头,既然崔林给自己说了这地方,还是去看看吧,说不定在那里就能更加容易参悟呢?

    紫霄宗之内的建筑物多数以塔为主,紫霄塔、炼生塔、功德塔、试炼塔。这四座塔基本就证明了紫霄宗的主要组成了。而其他的小塔更是数不胜数,毕竟这几十万人的大型宗门,肯定不容小觑咯。

    “听说没,舞飞扬师兄和云子晋师兄要决战于斗技台呢?去看看么?”

    “什么?两名师兄决战?卧槽,我要去看看!”

    “他们为什么决战啊,我不是听说他们关系挺好的么?难道是因为内个女人?”

    “这你还真的说对了,就是因为一个女人!不是我说,那女人有什么好啊,值得两名师兄大打出手。”

    “嘘声,若是被别人知道,那可就完蛋咯。”

    “嗯,小声点。”

    正当孟于轩走在这巨大的广场之时,前方几人的聊天让他有了兴趣,云子晋?嘿嘿,不是自己的手下败将么?孟于轩想都没想,就跟上了前方的几人。

    擂台之上居然涌起了阵阵的风浪,下方已经集聚了上千人观战,而且分成了三个阵营。想必这就是两名师兄的粉丝了吧,还有一堆是中立排。

    台上两人四目相对,眼神仿佛在交流什么,这些就不是下方之人能够猜测的了。

    “你觉得你配吗?”舞飞扬看着云子晋道,他的嘴角一直都有一抹笑容,嘲讽?

    “我不配?你认为你配吗?”云子晋也不服输,瞪着舞飞扬。

    “听说你被新人王给碾压了,不知可有此事?”舞飞扬噙着笑,当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后方的那些老残粉就开始大笑了起来。而云子晋对此只是摆了摆手。

    “我的确输了,我不是他的对手。我想在我们这一届没有几个能够打得过他吧。”

    “哼!你个没用的东西,看来是真的老了!”舞飞扬说完,脸色一寒。手掌之上蓦然飞出一把镰刀状的东西,云子晋完全不放在眼中,脚尖一点一串光!他的身形猛然接近了舞飞扬,一掌化强悍的攻击,猛然而下。

    “你老了!”舞飞扬也一跃而起,也轰出一掌。

    双掌相对,场下顿时弥漫起了风沙滚滚。

    “哎哟,这家伙单挑还嗑药,看来不是什么好东西。”孟于轩嘿嘿一笑,脚尖一点而起,落在了擂台之上。而刚好云子晋也直接被击飞,落在了孟于轩的位置。

    “你?你来了啊。”云子晋看着孟于轩,淡淡一笑。他输给了孟于轩,输的心服口服!可是这舞飞扬怎么可能一掌就打飞自己?明明有诈,可是自己又拿不出证据,一旦自己说他作弊,恐怕马上会成为众矢之的。

    “你就是新人王吧,听说你很强啊,能打败云子晋这个废物。”舞飞扬打量着孟于轩,发现这人也没啥特别啊,怎么看也只有元婴修士,到底如何打败云子晋的?

    “看来你就是那喜欢吃药的舞师兄啊,晚辈孟于轩早就听说磕药王的大名,略微显得如雷贯耳啊!”孟于轩说完,属于云子晋这边的人顿时笑了起来。什么叫磕药王?哈哈哈!

    “哼!趁口舌之利而已”舞飞扬心中一惊,这家伙怎么知道自己吃药了。

    “对对对,不喜欢和呈口舌之利的人玩,云师兄我们走吧。”孟于轩说完就挽着云子晋下台去。

    “别,我没事,我不能输。”云子晋干咳一声。

    “哈哈,你在搞笑吗?你知道吗,你中毒了?是否感觉浑身乏力?无法抽调一丝灵气?”孟于轩一笑,就将云子晋推到了一边,站在了台上。

    “来吧,我们打一架,就算是云师兄欠我的。”孟于轩把衣袖挽了起来,看着舞飞扬。

    “真是猖狂的小子!不知何来底气。”舞飞扬说完,就带着阵阵风浪而来,拳头夹着一丝恐怖的毁灭力量,仿佛想要一拳崩碎孟于轩。孟于轩凛然不惧,这家伙手中肯定有毒,只要自己和他对拳,他就会把毒给投入。只是孟于轩体质特殊,任何的毒都是无效的,恐怕这舞飞扬要倒霉了。

    “爷爷陪你对拳,嘿嘿。”孟于轩心里偷笑,同悲拳已经握紧。凌空腾出,他的出拳速度居然比舞飞扬的要快数倍!让下方众人都愣了一下……

    一声巨大的轰响,这二人的对拳可远远比之前的对掌阵仗来的大了!二人的对拳让的下放很多人都有些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更有几名小迷妹的裙角都被掀开,让的无数的狼在咆哮。

    “你有没有感觉什么不对劲呢?”孟于轩玩味一笑,擦了一下拳头。

    “嗯?我……怎么回事?”舞飞扬顿时变得骇然,明明给孟于轩下的毒居然到了自己的体内!而且已经蔓延开来了。顿时他的手中出现了一个瓷瓶,孟于轩见此一瞬之间就夺了过去,中了毒的他,已经无法抽调一起的灵气了,怎么有资格和孟于轩比?更何况孟于轩是以速度著称的。

    “来,云师兄。”孟于轩拿着瓷瓶,小心的掀开了盖子,就把里面的粉末倒进了云子晋的嘴里。云子晋感激一笑,就陷入了昏迷。看着那边摇摇欲坠的舞飞扬,孟于轩嘿嘿一笑。

    “你要不要啊?”

    “要!给我!”舞飞扬咬着牙道。

    “哦?你叫我一声爷爷试一试?”孟于轩心里冷笑,老子就算是给狗吃了,都不给你。更何况这毒没有其它作用,只会让人在一天之内丧失内力,沦为普通人。

    “你!不要欺人太甚!否则日后难以外见!”舞飞扬的脸上几乎都要滴出水来了,这孟于轩居然那般不识好歹,不尊重老生!

    “磕药王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的,您要我怎么能不给呢?”孟于轩嘿嘿一笑,就拿着瓷瓶走到了舞飞扬的眼前。

    舞飞扬见状心喜,这傻叉居然真的给自己拿来了,待自己恢复后莫要怪他不留情了!可是下面发生的一幕就让他傻眼了……

    他的手刚刚要接触到瓷瓶,孟于轩突然撒手,那瓷瓶如同自己长了脚一般掉到了擂台之下……

    “你!噗!”舞飞扬一口浊血喷出,就昏死了过去。让的无数人唏嘘不已,老生?你老个毛线,还没有新人牛逼!

    “哈哈哈!孟师兄好样的!”下方观战之人也有这一届的新人,看着孟于轩在上方叱咤,顿时欢呼着。

    “各位,谦虚了,谦虚。嘿嘿,我也是侥幸而已。”孟于轩拱了拱手,就带着云子晋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