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河之巅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一起洗澡咯
    鬼塔原来一共九层,孟于轩如今已经顺利来到第八层了,而让人感到诧异的是,这第八层居然没有些许镇守的妖兽。不过孟于轩可没有等死的习惯,就匆匆推开了那一扇最后的铁门。

    门内有何物?此地本身就是鬼塔第九层,也就是顶层了,空间极为狭窄。中间的那一把钥匙极为显眼,而在塔顶就有一个钥匙孔,想必就是出去的最后地方吧。

    孟于轩根本没有犹豫,直接就把那枚钥匙拿起,插入了上方的空中。顿时阵阵撕裂之声传出,孟于轩瞳孔急剧放大,他看到了什么?外界居然成了血红之色,犹如被苍天血祭了一般。

    “你还是出来了么?呵呵,不过已经晚了!”一道鬼影蓦然奔来,眼里激射出恐怖的血光。孟于轩身形爆退,一转眼就不知道退了几百里!

    “老妖婆,不知道你追不追得上!”孟于轩一边说着还不停大口喘息,体内的灵气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换过了。而后方的鬼妖婆根本不想放过孟于轩,死死追着不放。

    “擅闯鬼王禁地,当诛!”一道冥气在血红的空间顿时化作长龙,而且通体呈血红之色,眼眸之中隐隐流露出的诡异煞气让的周围温度都下降了很多。

    “你姥姥个腿,老子想来这里么?有本世出去啊,有本事去把试炼塔外的崔林弄进来啊!”孟于轩欲哭无泪,被那大恐怖锁定,觉得根本无处闪躲,只有拼命向前奔去。

    轰——

    一声剧大的炸响之声传来,孟于轩的背部仿佛都被炸裂一般,丝丝血迹顺着他的手臂缓缓流出。若不是他抗打,恐怕早就没了吧,这妖孽弟子恐怕是来找虐的吧!试问一下,有几个人能够通过?

    “老妖婆,你打痛我了!”孟于轩爆吼一声,将进酒在阴风之中划出一阵呲溜的声音。而下一刻就出现在了鬼影的身侧,步伐诡异,让人难以捉摸影子。而久违的神来之笔也在这一时间释放,以自身为中心,以金箍棒为引子,恐怖的压力使得周围数百里阴气全部散尽!对于如今的神来之笔为何会这样强,孟于轩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金箍棒的原因吧!

    看似强大的一击,也仅仅是将这鬼影的移动速度减慢了些许,不过有着一点速度就够了!孟于轩已经再度提棍而来,棍疾杀技在他手中运用的炉火纯青,一双手臂猛然膨胀,能够轻易的看见泛金色血液在血管之中流淌。

    铺天盖地的棍影仿佛将这世界给毁灭了一般,暴虐的气息持续压制,根本不消散。也就在这一刻,他的金箍棒已经来到了老妖婆的头顶。

    “去死吧!”孟于轩大喝一声,重达万斤的金箍棒轰然砸下,原本就虚幻组成的鬼影被这一棍直接就穿透了身体,可是又在重组了!孟于轩双目死死瞪着这一幕,她无敌?若是数学鬼修最怕的是什么?当然是雷电或者火焰啊,而孟于轩恰好就可以克制了!

    “妖孽一般,又如何?终究无法逃脱我地火之压制。”略微泛着乌黑之色的天山地火一瞬之间就来到了其身前,根本没有给她喘气的时间,就燃烧了起来。

    “小鬼,在这里我是无敌的!除非你们打破这里的壁障,但是我想你没有机会了!”鬼影老妖婆纵然被火焰给包围,也丝毫的不减对孟于轩的冷嘲热讽。

    “哦?是吗?”孟于轩嘴角微微一翘,区区一个小鬼他还没有放在眼中,只是现在的他尚且实力不足罢了。

    不等鬼影重新融合,孟于轩极速的冲向那阴气更加浓郁的地方。那鬼影看着孟于轩去的方向顿时一愣一愣的,那里面可是鬼王的住所啊!就算是她都没有资格进去的。孟于轩居然如此胆大,擅闯鬼王住所?孟于轩完全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只想快点出去,童姥的危害越来越大,若是再拖延恐怕就真的会出事了。

    “小子,来到我鬼王之殿有何作响?”就在孟于轩飞行的时候,一道震耳之声炸出,将他的耳膜都快要炸裂了。

    “鬼王?”孟于轩一愣,鬼王?什么玩意?就在孟于轩疑惑之时,一道体型巨大的身影立在了孟于轩的眼前,将孟于轩的视线完全遮掩住了。

    鬼王想必就是眼前这中年男子了吧,他的眼睛看起来有一些圆通痛的,在这不完美的脸上长这一只怪异的鼻子,没有鼻孔。让人看着有些忍俊不禁,可是孟于轩却笑不出来,鬼王发给他的压力太大了!他感觉自己在这鬼王面前就是一个小孩子一样。

    只是这鬼王居然没有想进攻孟于轩的念头一般,只是静静看着他,被这丑家伙给盯着,孟于轩就连眼珠子都不敢动一下,生怕自己得罪了他。

    “鬼王大人,还请行个方便,我必须要过去!”孟于轩看着这男子道。

    “想过去可以,留下你的一根手臂,说吧。左手还是右手?”鬼王看着孟于轩手臂居然流出了口水,可是他本人又是一个极为公道的人,她习惯公平交易!

    “阁下有些过分了吧!”孟于轩顿时就不干了,给你一个手臂,我踏马九转神魔体这么久的奴隶,不就白废了?

    “我觉得很公平,当然你若是觉得不公平,我们可以开个价码。”鬼王轻笑一声,戏谑的看着孟于轩。

    “虽然你很强,但是我不会屈服的,来吧!要打就打,老子从没有怕过。”孟于轩一看鬼王挂在嘴角那若隐若现的笑容就觉得窝火,老子身为仙界至尊还要受你这窝囊气。

    “呵呵,你认为你配吗?”鬼王面色一冷,虽然他讲究公平,可是他不是一个什么不在乎自己声誉之人。不多时,鬼王手中蓦然迸出一道金光,将整个空间都弄得剧烈颤抖。孟于轩身影猛然一跃,立在半空之中,而方才那一道金光已经飘向了远方,孟于轩还特意回头看了一下。不像之前那老妖婆的诡异攻击,打回去还会回来。

    “在这个地方,我就是王,谁都无法逃脱我的束缚!”鬼王阴沉一笑,一张铺满了金色的巨网顿时降临,孟于轩眼看着这怪异巨网的降临身影极速后盾,不知道移动了多少里,可是上方的巨网依旧在上方闪烁着金光,仿佛要将他死死镇压。

    “在这里,什么伎俩都是假的,没有绝对的实力,你不行!”鬼王邪魅一笑,那巨网已经把孟于轩给镇压住了……

    “谁都无法镇压我。”巨网将他牢牢扣住根本无法动弹!来自于灵魂之内的恐怖能量仿佛感受到了孟于轩的不甘,纷纷跳出,将他的肉身团团护住,而让人难以置信的本来牢不可破的鬼王巨网居然开始腐烂,原因就是接触到了孟于轩体内迸发出的神秘力量!

    鬼王仅仅只犹豫了一下,心里默念:“嗯?这是何等力量?好生怪异!不过纵你有千万般变化,也无法逃脱!”随即在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镰刀,莫要小看这镰刀,这就是索命之物!

    “鬼王又如何?”感受着体表洋溢着淡淡光晕,孟于轩凛然不惧。这能量不是其他的,正是来自于前世的灵魂力量!虽然仅仅只有一丝丝,不过对于鬼王这种小虾米还是足够了。

    “这是禁术么?假的依旧是假的。”鬼王叹息一口气,看着孟于轩的目光已经不在冷淡了。,

    “你过去吧,记住你的时间要没有了。”鬼王道。

    “这……就让我过去?”孟于轩双眼充满了不可置信,前面也是,直接放自己过关,现在又是?这妖孽弟子考核这么简单?不过这些不是孟于轩所想了,他现在只想赶紧解决这一些事情,回到冬月,将童姥这潜在的威胁给解除。

    “少年郎,你终于来了,你走了不寻常的道路啊!居然从鬼王秘境闯了过来,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已经有人通过第三关了。”一名童颜鹤发的老者细细端详着孟于轩,发觉这孟于轩模样还是挺俊俏的,不由得让他点了点头。

    “我走错路了么?”孟于轩顿时懵逼,不过想了一下应该也是的。鬼王秘境的难度很大,像孟于轩这元婴初期,但是战斗力堪比出窍的人而言就很难。难若登天一般,方才出现的那些怪物恐怕都已经达到出窍后期了吧。

    “来吧,和你讲讲第三关,你需要在一个时辰之内破出这个阵法,不得使用蛮力。”老者说完就带着孟于轩走到了第三层的中间,而后他就消失了,只留下了孟于轩一个人。

    “阵法?我还不信了,修真界有阵法能够难道我的?”的确是这样的,仙界的阵法和修真界的阵法大同小异,只是强度问题罢了。

    阵法腾腾升起,随着和这一同升起的还有九根巨大的柱子。每一根柱子之上居然还刻着一头盘龙。九头巨龙盯着孟于轩,那种感觉非常瘆人,孟于轩倒也不惧怕。龙,这等神兽在这荒藉的大陆上恐怕没有吧,在仙界都很难找寻到神兽龙的踪影。

    九柱环绕一盘,一盘托付九柱,九柱神龙吐息,龙息灌溉阵盘。欲破其阵,先破其龙。但是这么明显的错误,设计阵法的人岂会不知道?所以这九龙镇地大阵一定有什么猫腻。

    既然是以龙息灌溉这阵法,那就说明这阵法并非是后台操作的。而是那种自给自足之阵。阵眼在哪里?九龙欲斩首,九息欲化龙。

    “那么阵眼就在这里了吧。”孟于轩淡淡一笑,通过这么快的分析还算是勉强找到了阵法所在之位。位列首位龙身有一些微微凸起,但是其中的能量却更加狂暴,越往后面的巨龙相比就越来越低了。

    “棍疾杀技!”恐怖的热浪直接将那第一根龙柱给包裹,而就在这一时间,异变突生,其余八龙柱纷纷开始转动起来,还一边喷洒着阵阵金光。吓得孟于轩连连闪躲,莫看这龙柱看起来不强大,可一道组合起来那可就很恐怖了。

    “沃日,一个时辰啊!不知道是哪位狠人,能够比我还厉害。”孟于轩看着上方还在旋转的九龙柱,只是现在没有发出攻击了。

    “我来拼一次吧!”孟于轩深呼吸了一口气,手臂青筋凸起,金箍棒握在拳心,而早已经准备好咯的九转神魔体也开始动作。

    将进酒一瞬间就飞到了一座龙柱的背后,一棍子而下。金箍棒带出的金光将整个阵法完全掩盖,只用了一个呼吸,这一座龙柱直接就轰然倒塌。剩余的八座恐怖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头领不见了,纷纷暴躁的发动攻击,孟于轩身影在风中剧烈移动,此地空间很小,不适合孟于轩的步法,很容易就被那追击而来的金芒给击中。

    孟于轩双眼骇然,他的背上已经被击中了一团。莫看仅仅只是一团能量,居然直接就将他的背炸裂,隔着背后都能隐隐看见里面的心脏正在扑通扑通的跳动。孟于轩也不得不庆幸,若是没有九转神魔体恐怕早已经被炸成了碎片了吧。

    “阵眼不在那里,那在何处?”孟于轩眉头紧锁,难道是自己智商变弱了?方才才说修真界的阵法都没有难度,可是现在呢?孟于轩一直都在找寻着阵眼,这阵法布置的太精妙了,将阵眼完美隐匿,没有本事的人还发现不了。

    “龙柱以破碎一头,想必那凸起的龙身应该就是诱饵,让自以为聪明的人去挨这一下。”孟于轩一拍脑袋,他突然就想起了阵眼的位置!没一座龙柱都拥有恐怖的攻击能力,每一个龙柱都有恐怖的恢复能力。

    那么提供这能力的源头在哪里?自当就是在这龙柱的地盘,就算那为首的龙柱破碎,地盘依旧存在,还是在转动之中把碎屑收集,准备恢复。想到这里的孟于轩终于觉得有了些许希望,身影暴涨而去,那恐怖金芒察觉到了孟于轩的降临又开始喷射,仿佛永远没有能量消耗完的一天。

    为了将这阵法真正击溃,孟于轩可是废了很大脑筋的,不过倒也不在意了。好在这阵眼果真在第一个龙柱的底座之上,而他也成功的来到了第四层。

    刚来到第四层孟于轩就愣住了,这里居然有一个小湖,不过只有方圆百米的范围,而在入口之地还有一个木牌,上方写着几个大字!

    “道友,玩累了就去洗个澡歇息一下,这考核只有六层的。”

    “妈的,老子要出头了!”孟于轩嘿嘿一笑,直接把上衣褪去,自从来到这里又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洗过澡了,也当洗一洗了。只是他却没有注意,一场悲剧也从这里诞生……

    “何人偷窥!”孟于轩刚刚下河一名女子的声音顿时就刺入耳朵,这个声音很甜美。最关键的是孟于轩认识她!予翊……

    “咳咳,你怎么在这里?”孟于轩干咳一声,在这个方圆不足百米的小水坑洗澡居然还没碰上一个姑娘,这是不是太巧了……而孟于轩方才为何没有发现?因为予翊为了更加凉爽就潜到了水下,没想到却引发了这种尴尬。

    “我还想问你呢,你不是早就通过了么,为何会在这里!”予翊看着孟于轩*的上半身角色绯红,索性将脸埋入了水下,可是他马上就后悔了……

    孟于轩的身前居然有一条巨蛇在不停摆动着……

    “内个,你要不要先转过去,我把衣服穿起来。”孟于轩咳嗽一声,予翊可是自己兄弟预订的女人,自己怎么能捷足先登?

    “嗯。”予翊红着脸道,随即就将身子轻轻得向后转去。看着予翊转了过去,孟于轩马上就爬上了岸以最快的速度穿上了衣衫。

    “你,你好了没啊!”予翊浮在水中感受其中的凉爽,只是为何自己的脸还会变烫?难道自从师尊和她说后,自己真的爱上这孟于轩了么?可是,他是自己的杀父仇人啊……

    “好了,你可以上来了。”孟于轩干咳一声,没想到又遇到了这种事,当初在紫霄宗也遇到过一次,那个姑娘叫云琳儿,是云子晋的妹妹,也就是当初自己在截取妖兽赚积分时救过的小女孩。

    “你转过去,不准偷看!”予翊缓缓的从小湖的对面游了过来,将孟于轩身旁的衣衫顿时夺过,迅速的穿在了身上。

    “咳咳,好了,可以看了。”予翊公主一边整理着头发一边道。

    不得不说,如今近距离看这予翊还是挺漂亮的,脸上的每一个器官如同雕刻的一般,精致的鼻梁挑起了上方的两只大眼睛。小嘴看起来红嘟嘟的,只要是个男人看见就想要宠幸。不过孟于轩不一样,这是自己兄弟的女人,正所谓兄弟妻不可欺!

    “你老是看我干嘛?”予翊察觉了孟于轩的目光,红着脸问道。

    “咳咳,没事,就是你太漂亮了,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孟于轩嘿嘿笑道。

    可是这句话落到了予翊的耳里就不一样了,难道孟于轩也喜欢自己?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