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河之巅 第一百五十五章 紫霄发话,滚回主宗
    黑石灵的增幅,将是一大助力。根本不用孟于轩担心,那恐怖的气息直接将自己给掩盖,不过在这之前。黑石灵的力量更快的席卷而出了。

    体表溢出的黑气,说白了是魔气。只是看魔气的浓郁程度罢了。孟于轩成魔了?当然不是,他当初和魔神签订了协议,现在的他,也没有什么好忌讳的了。魔族,总有一天,他会去踏平那一片土地。

    “嗯?怪哉,居然能够抵挡!有古怪!”清畔眉头一挑,身形一闪来到了孟于轩眼前。速度快到了极限,甚至超过了孟于轩的反应速度!

    “没想到啊,你还这般厉害,不过你的一切都没了!”声落拳起,一圈巨大的拳头在空露出,不顾周围惊骇的目光,轰击而下。被这能量锁定,孟于轩叫苦不迭,好在他也是炼体者。九转神魔体顿时展现出了他霸道的防御!

    直接将那攻击给削弱了多半,剩下的当然不足为虑了。

    “你的攻击,我接住了,所以,也请你来尝一尝我的厉害吧!”元婴对抗半步合体,很疯狂!这几乎是一个笑话一般,怎么可能,二人相差两个大境界啊!

    “呵呵,不知道你何来底气,但是我不会给你把弄小把戏的机会了!”疯狂的出拳,清畔越拖越久,心的那一根神筋已经绷紧,他有些害怕……

    虽说是一通胡乱的攻击,可是也足够强。半步合体一拳,足以将地面给崩碎,更何况是肉身了。长时间的承载,孟于轩似乎感觉黑石灵也无法承受了,不由得一咬牙,拳心蓦然袭出。

    轰的一声,拳头和清畔的腰间来了一个亲密接触。清畔却岿然不动,嘴角还一咧,似乎在嘲笑孟于轩的弱小一般。

    “将进酒!”

    “神来之笔!”

    李白功法扔出,没有太大的输出能力,只能控制。只是这控制对于孟于轩足够了!

    双掌之间已经开始盘旋起了四团火焰,火焰周围还在萦绕光芒。黑色,金色,不一之能量,疯狂汇聚。

    “寂落之法,是时候展现你霸道的攻击了!”孟于轩嘴角流出血液,似乎在抵抗之前攻击还受伤了一般。

    “咳咳,好生怪异的功法!”清畔干咳一声,方才孟于轩一瞬间出现在了自己眼前,又一瞬间消失,一切看起来显得行云流水,没有半点拖沓。正是因为如此,他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丹药的副作用已经快要来临,若是不能快点解决孟于轩,那自己的付出白费了!

    想到这里,他的双目再度变色,一抹黑色的能量涌入。直击其内心,在质问他,在谴责他!

    “你,一定要死!”迫不及待,渴望!

    他很想直接解决孟于轩,可是一直都无法拿下他。他,也很慌张!

    “现在,应该是我对你说这句话了。”手火锅已经汇聚完成,只等他扔出去。已经接近合体,这样的一击,不会击杀他,不过对他造成致命伤害是绝对没有问题了。

    被孟于轩这样盯着,他突然有种想放弃抵抗的心情,那攻击太强大,若是击自己,绝对会让自己死!

    “你不用跑了,死吧!”

    平淡的声音,如同是在宣判他的死刑一般。他根本没有做出反抗,被那一团炙热燃烧的火焰击,小腹还弥漫着淡淡的火焰,似乎会将他彻底焚烧殆尽一般。

    抓住这个机会,孟于轩犹如猎豹一般,双拳在风灌过,带来呼啸之声,噗通一声在他的胸口留下了一道痕迹。

    清畔犹如呆滞一般,变成了木头人,瞳孔急剧放大。孟于轩本想留他一命,只是想到他那恐怖的天赋,没有多想又是一拳而出,这一下清畔难受了,被一个蝼蚁这般绞杀。

    他是一个高傲的人,这样的死法,虽然并不是羞辱。只是,这孟于轩实力实在太低了,他真的觉得颜面扫地!孟于轩,天才尔,他清畔服输了。吃了药都无法拿下孟于轩,这不是赤果果的打脸么?

    苦酒酿造,自己品尝。他很高傲,没有凝聚分身,可以说是用不分身。他不怕死,只怕窝囊一辈子,猛三?那种垃圾,怎么能和自己相提并论?

    场如同死寂一般,很多人都还沉浸在孟于轩之前的那一恐怖的攻击,而更多的人却是在震惊清畔。半步合体,被元婴后期修士绞杀,颜面何在?

    实力强大如斯,恐怖!

    “想远古时代,那些古修士,于分神渡劫,看来并非是空谈啊。”紫霄满意的点了点头,孟于轩的强大已经超出了他的意料。

    “或者他会将我们修真界再度带曾经的巅峰吧!”义冷也长出了一口气,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孟于轩太强了,恐怕在有几年时间,能和自己相提并论了。再想一下自己给他的帮助呢?并没有给出什么帮助,只是在他曾经入门之时指导了一二,真亏欠他太多了。!

    “不能了,修真的世界留不住他,除他以外,再没有人能够成这等天赋。”紫霄叹了一口气,似乎实在感慨这个世界已经变了。

    “也罢,我们两个老家伙担心这么多干嘛,还是好好做好我们自己吧。”义冷爽朗一笑,将那些想法全部抛之脑后,专心看着场的变化。

    清畔已经死了,按照约定,他们要付出代价了!

    “我们输了,你们要如何说吧。”浩海幽幽一叹气,从飞行法器之落下,目的地正是义冷所在的亭子。他很早看见了,只是一直以为清畔不会输,现在好了,翻车了!

    “宗主。”看着紫霄,他缓缓低下了头,面对紫霄如同面对帝王一般。他一个人是一个国度,他感觉自己似乎快要崩溃了……

    “呵呵,浩海长老,当初老夫对你如何?”紫霄捋了捋胡须,慈祥道。

    浩海见状,顿时打了一个寒颤。莫看他这般慈祥,他的实力可以说是当今修真界最强的几人了,他一怒,天下哀嚎吧!

    “宗主对我当然是全心全意,只是我无颜面对您啊。”浩海直接一把鼻涕一把泪,不求太多,只求活命。

    “哦?真的吗?”紫霄眼光一瞥,那彻骨的寒意顿时掩盖了整个空间。坐在一旁的崔林居然都感受到了那寒意,彻骨!

    “宗主,我错了,我错了!”噗通一声,膝盖似乎和地面有愁怨一般,使劲的碰了下去。那剧烈的冲击,直接将他的膝盖还撞破了,血液一下涌了出来。

    “你今日前来见到谁了?”紫霄淡淡问道,似乎是在质问,又似乎在埋怨。

    “我,我今天谁都没见到,东紫霄防御阵法太厉害,我进不来。”如果到了这个时候,他还不能知道紫霄什么意图的话,那他可以去死了。

    “不错,不错。你回去吧。”他嘿嘿一笑,不管那浩海了,也不管他是否真会这样汇报。

    闻言,浩海扣地一拜,飞了飞行法宝,连清畔的尸体都没有去动。临走前还不忘说感谢之话“多谢宗主。”

    “宗主,这样把他放回去,真的没问题吗?”崔林疑惑问道,他并未看到紫霄在他的体内做什么手脚,只是他为何这般自信?

    “天机不可泄露,而且这种情况不正好是我们愿意面对的吗?”紫霄神秘一笑,消失了身影,下一刻出现在了孟于轩的眼前。将孟于轩给搀扶了起来,将围观的人遣散,他和孟于轩这样离开了现场。

    义冷对此嘿嘿一笑,紫霄那老家伙可自己厉害的多啊。从他体表的气息来看,很有可能他不是合体修士!而是超过了合体之境界的强者!那被称为洞虚的强者!

    洞虚啊!这个修真界真的存在吗?一定存在!为何他会这般自信?紫霄体内有一股强横的力量,连他也觉得心悸。以前实力尚且弱小之时,能够体会了,不过当初的他以为那是合体的力量,直到他也合体了,才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传闻,过了洞虚,能踏进那虚无缥缈的大乘境界。这是一个厚蓄待发的时候了,强大之人一般都会选择渡劫飞升,若是胆怯之人直接隐居深山,等待寿元枯竭……

    不成仙,会化作黄土一胚,这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再想想自己的前途,义冷叹了一口气,说不定日后还要依靠孟于轩成仙,这也说不好啊!

    炼丹师协会的丹药根本不足以让他渡劫,实力不足,一切都是实力!

    这些事情还离他很远,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当下的事情是应该好好修炼,早日到达那虚无缥缈的大乘!享受天人之乐,岂不乐哉?

    而在另外一个地方,孟于轩对坐在紫霄的前方。不知道为什么,这高冷的老头居然会来主动找自己了,或许是因为自己在之前那一场战斗太过于惊艳了吧。

    “你知道我为何来找你么?”紫霄淡淡开口,声音略微有点嘶哑,听起来很难受。

    “我咋知道。!”孟于轩一翻白眼,他咋知道原因。可能是因为自己长帅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