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河之巅 第二零五章 洗脸水再也无人端
    “哦?我倒要看看你想怎么样?”孟于轩冷哼一声,直接从床弹了起来,之前被动挨打是因为自己没有能力反抗,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的他有了实力,不用在惧怕这些!

    铁虎冷哼一声,脚步猛然一踏,整个屋子直接都抖动了一下。 孟于轩凛然不惧,先是淡定的将小花挡在了身后,而后将目光凝聚在了他的脸。

    “你这么丑,真不知道何来这种底气。”孟于轩说完之后,脚步也开始一踏,不偏不倚,刚好落在了他的脚。还不忘记揉了揉,这一下可不得了,铁虎本身是玄黄部落的佼佼者,身躯的力量可是很强大的。可是在孟于轩的脚下,居然没有一点的能力,用以反抗……

    “你!你,小子!旁门左道而已!”他的脸色变得极为扭曲,五指开始灵活的转动了一次,猛然一掌而出,欲要轰击在孟于轩的脸。孟于轩没有半点后退,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你的弱小,不是你自傲的资本!”筑基的实力,居然能将他给完败。这人可以算是一个武者了,可是他的修为应该仅仅只能算作是盘旋一团气息的吧。

    双拳相对,铁虎的面门顿时漏风,哗的一下被掀飞了。孟于轩乘胜追击,拳头抵在了他的下巴之下。

    “怎么样,是不是很疼?要不要再来一次?”孟于轩嘿嘿一笑,本想一脚将他给弄死,可是想了一下这里的恶劣环境,也没有这打算了。

    “族长!族长不会放过你的!”他忍着疼痛,一边跑一边哀嚎着。

    孟于轩对此完全不在乎,现在没人打扰自己了,等明日,自己可以离开这小小的部落。带着小花离开,当然,还是要看看小花愿意不愿意。若是她不愿意,自己也不会强迫,毕竟他不想强人所难。

    “公子,你……”小花的脸充满了绯红之色,她从小在这里长大,一直希望自己拥有一个强大的男人,并不是她对于那方面有什么需求,而是因为她只想好好的活下去。强大的男人,会让她活的更加安稳……

    现在孟于轩出现了,在自己的成人礼之后。她今年刚刚满十八岁,在一个月前,选择了配偶,还没有开始举行过户。遇到了孟于轩。孟于轩的强大,彻底颠覆了她的思绪,她的脑海已经混乱了……

    从小活在这种男尊女卑的世界,她从来没有感觉今日的这种幸福。她居然被孟于轩保护了,孟于轩为了保护她,不惜和铁虎战斗,在她看来,铁虎是他们部落最强大的男人了。和他战斗,还是为了自己,一想到这里,她的脸颊都红到了脖子。

    “你怎么了?很热吗?”孟于轩刚刚一回来,看见一人在角落畏畏缩缩的她,她的脸已经红透了。

    她一听,直接将身的灰尘抖了下,对着孟于轩道歉。她还没有转念过来,在她看来,孟于轩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么强大,但是她知道,玄黄部落不是那么简单的。

    玄黄部落也是也有后台的。凭能够打败铁虎的功力,根本不可能打赢这庞大的势力。

    “好了,别这样了。你现在不是从前了,从现在开始,你自由了,你可以和我离开这里,当然,我不会强迫你的。”孟于轩一脸希冀的看着她,在静静的等待着她的回复。

    “我……”她不禁愣住了,她曾经想过很多次,离开这里!找一个新的地方生存,可是她不敢,她没有那样的勇气。现在孟于轩提起了这个,她顿时有点迟疑了,可是想到玄黄部落的后台,她一阵心忧。自己离开,没有什么,可是铁虎不行!铁虎很强大,不仅仅指的他自己,他还有一个叔叔,乃是那神秘势力的一个执事。

    “别迟疑了,什么都无法阻挡你!什么都无法阻挡我们!”孟于轩的脸露出热切的神态,他看到了她的踌躇,应该是在忌惮什么,但是孟于轩不会让她有什么害怕的!一切都不是问题,能阻挡他们的,仅仅是人心。

    “你知道他们的后山吗!你知道吗?你想离开,真的那么容易吗!”她第一次大声吼出,声音有些嘶哑,泪水哗啦啦的流淌了下来……

    孟于轩一时愣住了,的确。自己没有考虑过后路,带着她一起流浪?凭借自己这二吊子修为回到紫霄宗?简直是在说笑!玄黄部落的后台?自己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些……

    “我的确什么都没有考虑过,但是我只知道一件事!我想带你走!我想带你离开这里,我想和你在一起!”孟于轩的声音在颤抖。他第一次对女人没有采用直接强的态度,反而用了很温柔的商量……

    他的话句句击在了她的心坎,没有一点的代沟,完全没有因为年龄的影响,而让他们的交流不容易。

    “给我点时间吧,我要考虑考虑……”小花叹了一口气,缓缓从屋子退出,看着这一个小屋,她的泪水不禁滑落脸颊。这个男人仿佛能够给她带来安全。可是,她不能自私!

    她若是真的和孟于轩走了,铁虎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恐怕还会惊动那神秘的势力,反而会让这个男人因为自己而死……

    今夜,她直接去铁虎的房吧。这样,或许能够平息铁虎心的怒火……

    泪水完全忍不住的流淌,仅仅和孟于轩相处了几天时间而已,她已经对孟于轩产生了深深的眷恋,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让她无时无刻在想象……

    她想知道他的来历,她想知道他的一切,可是她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她了。

    轻轻推开了门,她将心的起伏给平息了下去。这个夜晚之后,想必孟于轩会对自己死心了吧。

    “嗯!是你这臭女人!还来干嘛!滚吧!”铁虎听到门被推开,直接从床跳了起来,常年累月的高疲惫状况之下,已经让他们养成了习惯了。

    “夫君……我,我想要……”她的话不知道是从何而来的勇气,现在的她,必须佯装坚强!只有这样,才会被这个健壮的男人接纳,才会让自己成为他身下的玩物,否则自己根本没有机会!

    她说完之后直接将自己的衣解了下来,丝丝春光溢出。铁虎的眼睛霎时间直了!他一直听闻这妮子的身段很好,可是今日真实见到才知道居然这般完美!

    “好!看在你这么虔诚的份,暂且不和你计较了,来吧,为你夫君宽衣,我要给你执行一下家法!”铁虎淫笑,仿佛已经在想象那种不堪入目的画面了。

    “嗯。”小花的声音很小,小到蚊子叫一般,刚好能够让铁虎听见……她害怕,害怕孟于轩听到了,前来阻止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将他的衣褪去了,那一身健硕的肌肉,看得小花心一阵恶寒……

    想想当初的自己,一直都希望能够嫁给这个健壮的男人,可是现在的自己却从他那健壮看到了浓浓的厌恶……

    “嘿嘿,裤子不用脱了,我自己来吧!”他嘿嘿一笑,感受那小手在自己背触碰的感觉,已经有点飘飘然了。索性直接将她给提了来,丢在了塌。

    庞大的身躯如同倒塌一般,将她那弱小的娇躯给完全盖住了。

    下身一阵刺痛感觉传来,小花的泪珠直接哗啦啦的出现了……

    “你怎么还不来?你为何还不来!为什么?”她的心里在呐喊,在申诉,可是没有人能够听到她心的哀嚎,一切,一切只能烂在肚子里……

    “孟于轩,你已经成为了过去,现在的小花,现在的我,已经是他铁虎的女人了!一辈子都是,我不会和你走的……”无助的一句态度,泪珠一直在打转。

    “嗯?你怎么哭了?”铁虎也有一些疲惫,虽然他的体质很好,可是面对一个雏儿,他还不得不下一番功夫。

    “我……我,是你!你太用力了……”宛若找到了宣泄的地方,她的泪水再也无法掩饰了,唰唰唰的下坠。可是这泪水在铁虎眼,却成为自己攀登高峰的垫脚石。

    这个夜晚,下雨了。

    沙漠之的雨,很少见。在这个平凡的沙漠,平凡的玄黄,而又不平凡的夜晚,下起了悲伤的雨……

    他们的故事,或许这样结束了吧。没有机会了……对于小花而言,自己的身子,代表了她的一生归宿,而孟于轩呢?他会怎么想?或者,明日,是玄黄部落大地震吧。

    孟于轩,是没那么容易打败的。

    这个夜晚,不知道她落了多少泪水,这个夜晚,她不知道在脑海之想象了他多少次。一直期望着他出现,又一直不想他出现,心情很复杂……

    拂晓的第一抹初晨,将夜晚的雨露给盖了过去,新的劳作日子开始了。孟于轩躺在床,等待着早的第一盆洗脸水,可是转眼都晌午了,还是没有见到……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