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河之巅 第二百二十章 天道继承者,千莫陪
    很快把参赛的人员给选了出来,无可厚非。这十一人都是紫霄宗的精英,他们几乎代表了年轻一辈之最强。但是他们也知道,自己这边还有一名重量级的选手,是孟于轩!

    孟于轩的实力俨然能够和紫霄宗肩了,恐怕这一次参赛会将整个天际洲都震惊吧。还有谁能够和紫霄宗?他们有资格吗?能在五百年内培养出合体大境?笑话!换一句话来说,这些宗门恐怕合体修士都没多少吧,更何况是妖孽弟子了。

    “老大,我二人回来了,听说要宗门大了。”正当孟于轩要安排事宜之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孟于轩别过了头,看了下来人。

    是千莫陪和教授,这二人居然回来了?但是现在的人员已经选择好了,孟于轩一时也觉得很难办。二人似乎看出了孟于轩的为难,索性直接拔出了手武器,千莫陪直接以剑指元心。

    “我要用我的实力,来证明我有资格参与!”

    狂妄,霸气!

    孟于轩不禁愣神,将注意力集到了他的身,他的修为居然也达到了出窍期了!再看教授,虽然稍逊一筹,但是也到了出窍前期,这等境界,若是在苍黄洲恐怕都是扛霸子的角色吧。

    “虽然不知道你和师兄什么关系,但是你的挑战,我元心接下了!”元心哈哈大笑,他在这里,敢自称第一。但是需要在孟于轩不参与的情况下,居然一名出窍期的修士也敢来挑战自己,当真是不将自己放在眼里,或者是把自己放在了孟于轩那样的9位置,睥睨一切。

    “那我挑战你吧。”教授抓了抓脑袋,将一把大刀啪的一下立了出来,他要挑战的赫然是徐行川……

    这对活宝,真是把孟于轩弄得哭笑不得,你们若是挑战弱小一点的人,那我也可以让你们加入,但是没想到你们偏偏要挑战最强的。这怨不得我了……

    孟于轩也观察过了,这里的十一人,元心最强。紧随其后的是徐行川……

    容不得他多想,居然战斗开始了。他们似乎都很有骨气,未曾动用自己的后台,千莫陪和教授虽然与孟于轩关系不浅,但是他们不想这样赢,那样真的太窝囊!

    “你们会明白一件事的,骨气不能当饭吃!”元心冷哼一声,猛然卷起一层力量,唰的一下飞了过来。滚滚风气席卷而来,千莫陪听风辨位,你无法逃脱我的掌控。

    还没有等他降临,千莫陪发起了主动进攻。孟于轩噙着笑容,看着这战局,不得不说千莫陪在这么多年的游历已经成长了很多,至少从实力可以看出来。他们不再和当初一样稚嫩了!

    “下手,稳准狠!”千莫陪哈哈大笑,方才趁着原因不注意,已经将拳头放在了他的下颚。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完美的躲过了元心的攻击,还顺利的击了元心。

    元心脸露出惊骇的面孔,怎么可能!这小子居然击自己了?他方才也预料到了他会主动进攻,但是他也做出了一些反应,预判被他用到了极点。没想到被他给反套路了……

    “怎么样?虽然不疼,但是我想你的脸是火辣辣的疼吧。”千莫陪嘿嘿一笑,这才将背后的长剑拔出来,以剑指着元心。元心也觉得没面子,方才才吹了牛逼,没想到这样被自己给打破了。

    “那来吧,速战速决!”实力,才是这个世界说话的本钱。果然,这元心不愧是紫霄最强之人,他的哪一方面都很杰出。尤其在速度方面,毕竟是差了一个大境界,这差距现在出来了。

    千莫陪在十个呼吸之,已经被元心击百次。不过这些攻击都不是特别的强,因为这毕竟是点到为止,而千莫陪仅仅只打到他一次。这是差距!

    纵然假打,但是元心可是分神期修士。无论是境界还是肉身都很强横,一拳能够灭杀一名结丹修士的力量给了千莫陪一百拳。这是方才千莫陪受到的压力,千莫陪的动作明显变得很迟缓,由于受到了这么多攻击,若是他还没有半点变化,那是坏事了。

    “我不会告诉你,方才那不是我真正的速度。”他嘿嘿一笑,将背后的一把似乎已经嵌入血肉的玄重尺扯了出来。

    “嗯?这小子,还真是充满了意外啊。”孟于轩欣慰的点了点头,不错。这小子的天赋真是很强,自己当年没有看错!

    “重若千钧背负我身,教会我很多,唯有初心不变!我,是这个天地的最强者!”

    狂妄而又霸道的宣言,带着十足的挑衅意味。已经发动了新一轮的进攻。

    “话很好听,但是你需要知道的是,在绝对实力面前,你是你儿子反抗之力的!”他冷哼一声,也终于拔出了自己的武器。他的武器赫然也是长剑,毕竟这个修真界是以剑为主,所以也不觉得诧异。

    同样的武器,不同的修为。唯有拼二人的技艺了,但是在拼技艺的时候还要看千莫陪,看他能不能把这大境界的差距给磨平。

    若是无法将这鸿沟跨过去,再多的话,都是扯淡。没有用!

    “现在我的速度已经占据风,但是在力量,反应还差了很多。所以,这是一场苦战。”先分析了一下现在战局,千莫陪深呼吸了一口气,发丝轻轻下垂,把眉头给盖了一下。

    擂台于高处,下方集聚了数百人围观。他们也算是精英一类的,听闻今日有师兄拼,来看了。但是看到场二人,都微微愣住,因为擂台有限,只好让千莫陪先行斗,在让教授去斗。

    但是这些普通弟子都很疑惑,不知道方的两人是谁。但是看到坐在那前方的孟于轩时,都露出了恭敬之色。在看到这二人的战斗之时,又忍不住发声呐喊。

    那有点黑的那师兄用的是正经的紫霄耀世,而另外一名陌生师兄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旁门左道。但是也有眼尖之人,已经瞧出了那人是谁,并在人群之传开了。

    天呐,他居然是孟长老的兄弟!

    他们还不知道这紫霄宗已经归宿于孟于轩了,所以他最后露面也是以长老,在招收新生之时收徒。想到这里,孟于轩不禁回想起了自己的两个徒弟,似乎还在自己安排的地方修炼吧。

    算了,现在无需管他们,他们的路还很长。在现在自己完全不需要去理会。

    “你们两个快点吧,我还等着讲事。”孟于轩打了一个哈欠,开始催促这战斗。他们已经用了半天了,还没有分出胜负,也是因为他们的战斗不够激烈,二人都没有用出全力,但是现在既然孟于轩发话了,他们也不好意思拖下去了。

    “来吧,我二人的一战!”

    “好!最后一招定胜负!”

    拍案叫绝!这种事情绝对是下方弟子想看见的,他们都想看看自己和这些师兄到底差距在哪里,而现在这露出全力,可以体现出来了。

    知道这两个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人,孟于轩索性将周围的防御阵法都加强了一些,也是在担心波及了一些观战弟子。

    “我加入紫霄宗已经三百余年,一直修习紫霄耀世,今日让你看看我这最强形态的紫霄耀世吧!”元心深呼吸一口气,已经来到了擂台的角落,开始蓄力了。这是他引以为傲的一击,想要将紫霄耀世修习到这个程度,可不是一件容易事,所以,他在整个紫霄宗的地位甚至超过了很多长老。

    “哈哈,我做老大的小弟也很多年了,但是我没有什么压轴功法。所以,让我来一次剑术吧!”千莫陪自信笑道,的确,他没有什么狂暴级别的输出功法。所以现在的他,直接用剑术来斩破这个敌人吧!

    这把长剑是他最新获得的,从成色看,还不错。但是与自己龙胆起来差远了,不过也应该在修真界的游了。

    自幼跟随爷爷修习,爷爷被杀。生死之际,遇到孟于轩,结交,修炼,来到天际洲,现在……

    这是他的一生。一辈子似乎这样度过了,但是他坚信,这才一小半而已。

    他曾经爱好剑术,奈何条件不足,不能让他专心研究剑术。也被拖了下来,后来跟随孟于轩之后,才开始修炼剑术,起步可以说是很短……

    “这一套剑法,乃是我这些时日心有所感而创造的,所以,你是他第一个享受者。”意义非凡的一剑,似乎融合了他的沧桑,似乎将他的不甘也融合在了其。

    他拿起了长剑,缓缓站在了角落。曾经的剑舞,现在已经被他修改了,对,如孟于轩所言,剑舞太过于花哨,恐怕自己还没有积蓄完成,会被绞杀了吧。

    所以,他潜心闭关半年之久,是为了推算这功法的走向。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他成功了,现在这一剑,已经被他正式命名。

    救赎!

    这一剑叫救赎。他想凭借自己的力量,斩绝所有的邪恶修士,他要让所有的卑劣之人全部烟消云散。救赎所有的可怜人……

    其实这样说,倒不如说这是他自己的投影。他不想太可怜,所以创造了这样的悲哀一剑……

    他举起长剑,对准空。一道跳动惊雷蓦然出现在他的剑尖。

    “以雷御剑,灭绝所有,大悲大善!”他闭目凝神,丝丝恐怖的力量已经在空形成了巨大的风暴,其那种惊雷之力看的下方所有人都眼皮跳动。

    孟于轩也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眼神之充满了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他,他!他居然掌控了天的力量?

    在他的脑海之,雷,永远是天的力量。不可能会让修士拥有,因为雷是这个世界最霸道的属性,若是有修士掌控了这属性,可以说是同辈无敌。因为这已经能够证明一件事,他被天选了,会成为下一代天道管理者……

    但是这还有一个前提,必须成长起来。否则一切都空谈。孟于轩再也坐不住了,直接将教授拉到了自己眼前,询问他们遇到了什么,教授的话说完,孟于轩拍了拍脑袋。

    暗肘,出事了!

    他们在回来之事,天空蓦然出现了层层乌云。而后根本没有反应时间,是几道惊雷而下,劈在了千莫陪的头。当时的教授可吓坏了,还以为他做了什么孽呢,但是自己和他一直都在一起,也没有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啊,怎么会让天如此震怒。

    后来见千莫陪没有事,才放下了心。这件事也被他们甩在了脑袋之后。而千莫陪不同了,他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体内明显多了很多斑驳的力量,其以这惊雷为主。

    自己的每一次法术伤害都会附带……

    “哎,难道这是命数?贼老天,老子和你没玩!”孟于轩噎了一口唾液,自己现在有两个选择。

    第一,找个机会绞杀千莫陪。将天的种子彻底扼杀,自己日后要踏破天道容易很多。第二是任由他成长,等他成长为真正的天主,而自己再去踏碎天道,他不认识自己了,他一紧被天抹去了意识,只能做一个无情的执法者……

    他的命运,似乎已经被悲哀奠定了。

    这件事尚且还是不告诉他,以免他心情沉重。但是这天自己绝对要去踏!没有理由,因为这是命运,他和天有无法割舍的仇恨。

    将这些全部抛之脑后,再度将注意力集到了场。二人的能量赫然都已经集聚完成了。

    “来吧,我的救赎!”

    “那看看是我的紫霄耀世强,还是你的救赎强。”他冷哼一声,拳心发出铿锵的响声。

    二人的能量蓦然在空引爆,千莫陪面色惊惧。自己身在漩涡心,这两种能量相撞,自己若是赢了,恐怕也是惨胜吧……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