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河之巅 第二百六十八章 魔族的夏凡
    第二百六十八章魔族的夏凡

    这片天地已经成为他们的主场,孟于轩脸上布满了汗珠,这时候的他已经快要达到自己的极限了。毛笔渐渐的虚化了起来,而血红色的风还是那么凝实。

    这场战斗即将落下帷幕,此时胜利的天平完全已经向风铃靠拢。孟宇轩不甘失败,强行燃烧精血,吐到神笔之上。

    但是这时候任何多余的反扑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血红色的风还是占尽了优势,毕竟修为上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再者说风铃用这种霸道的能量提升的实力,虽然没有真正的大乘修士那么强大,但是还是跟大乘差距不大。此时的孟于轩真的有一些黔穷末路了。

    孟于轩这时候索性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虽然有着不甘,但是现在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反看风铃这时候狂笑不止,一种难以表达的喜悦涌上了他的心头,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好久了。

    真是不枉费我费劲千辛万苦提升实力,虽然这种方法的反噬非常痛苦,但是现在看到孟于轩即将被他斩杀。全部的不愉快都已忘却。

    血红色的狂风渐渐的把毛笔的余威抵消了,到最后只留来风铃的血风,慢慢的向着孟于轩靠拢过去。

    当血红色的风已经快要接近到孟于轩的身体之时,风铃那边突然被袭击,导致狂风停了下来,看这个模样应该是魔族的人。

    看这个情形,孟于轩急忙逃离狂风席卷的位置,他自认为没有见过这个魔族的中年人,他是怎么知道我遇到危险的?

    孟于轩对着魔族的那名中年男子喊道:“他的体力已经不支了,不要于他纠缠。我现在受了很严重的伤,需要立即调养修整。

    说完魔族的那个中年人用尽全力一击将风铃打退,连忙跑到孟于轩的身旁,把他扶住,防止他身形跌倒。

    这时候的风铃已经没有办法追击了,轮番的战斗下来以后,已经没办法继续在追击他们了,在背后用你。恶毒的眼光看着他们离开。手紧握在一团,因为用力过度指甲划破手掌而流出了血迹。

    风铃心中一百个后悔,为什么早点没有下杀手,现在让他逃走,真是失策,还是等好好休养一番再去找他吧。等找到他以后,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在一片茂密的森林里,里面有俩个人影,正在匆忙走着,在一路上都有血迹。顺着血迹一看,这些都是孟于轩的。虽然狂风没有直接命中他,但是还是受到非常严重的内伤。

    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所以他们现在要去寻找孟于轩的师傅。

    义冷,也就是炼丹师协会的的会长,也许只有孟于轩的师傅才能让他完全恢复了,如果不及时赶到的话。可能会留下隐患,从而影响到孟于轩的资质,毕竟这次是受到了很严重的内伤。

    半路只得让魔族的那个中年人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自己的外伤,至于内伤只能是无能为力了。

    俩个人一路搀扶走着,出了森林之后半路遇到了一个小镇,于是向着小镇走去,半路遇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魔族的那个中年人问道:“你们这里有没有马车啊?小弟弟。”

    说完少年指着前面的一个集市,说道:“你们可以进那里面找马车,还有专门的护送队保护你们”。少年非常礼貌的回答道。

    “谢谢你”,随后搀扶着孟于轩一路向着集市走去,魔族的中年人问到一个佣兵模样的壮汉:“你们这里最快的马车在哪里,赶紧为我们准备一辆最快的马车,现在就需要马上启程”。

    壮汉说道:“我叫克尔,请问你们想要去哪里”,魔族的中年人看向孟于轩。

    孟于轩说道:“大叔我们要去赤凰山,麻烦你了,稍微快一点,因为我们现在有一些着急”。

    壮汉听到这里说:“去赤凰山的路有一些凶险,那里居住着赤凰隐居者,故而有很多劫匪都在那条路上堵截。这个嘛费用当然需要多一些”。

    孟于轩说道,“钱不问题,现在能启程吗?”

    “好可以,少侠跟我来,随后到了一辆普通的马车前面”。

    “虽然马车比较简陋,但是可以很大的确保安全性,”

    “没事赶紧启程吗,我们时间比较着急”。

    终于启程上路了,在路上的时候,孟于轩开始调理自己的经脉,先压制自己的内伤。魔族的中年大叔一直守护在孟于轩的身旁。

    这时候的孟于轩控制住了伤情的扩散,睁开了眼睛,第一次正经打量这个把自己从死亡线拉回来的男人。

    脸上的棱角分明,眉间透漏出一股霸道的气势,只是脸上的那一道伤疤就让他显得更加的突出。

    孟于轩开口问道:“谢谢你救了我的命,如果不是你,今天我就葬身在那个人的手中了”。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魔族的中年人讲道:“首领我叫夏凡,碰巧游历路过到您的宗门,从逃出来的人口中得知,您遭遇了危险。我才这么赶了过去救下了您。”

    孟于轩心想到,这个夏凡我以前似乎并没有在魔族之中遇见过,还不知道魔族中有这么厉害的一个高手。洞虚境大圆满的高手可是在魔族也难得一见,想不到这么凑巧还能遇到一个魔族的一份子。

    孟于轩问道:“我以前好像在魔族中没有见到过你,你是属于哪一个分支的”。

    夏凡沉默不语,并没有回答孟于轩的这个问题,过了一会夏凡说道:“我一直都不在魔族之中修炼,只是知道您的名字,我一直在各处游历寻找突破大乘之法”。

    孟于轩听他讲完之后,心里大致明白了,这个也是有一个故事的男人,哎。

    这时候在马车上的伙计回过头说道,马上就到赤凰山了,幸好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要不然啊我们可能都要光着屁股走过去了。

    正当伙计说话的时候,从路边的俩旁忽然跳出来几十个彪形大汉,虽然修为都不高,但是只是这股气势就把赶马车的小伙计吓得不轻。

    这群土匪貌似一个老大的人站了出来说道:“此路是我开,此书是我栽,要想从这边过,把你们的钱财统统留下来吧”。

    说完之后这伙土匪都哈哈哈大笑起来,赶车的伙计瞬间把自己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都拿了出来,连衣服差点也给了他们。

    这时候马匪起混道:“这个小子还算聪明,车里的人赶紧给我下车,要不然的话,哼哼、别怪本大爷收了你们的小命”。

    孟于轩坐在马车之中正准备出手的时候,夏凡把他拦住了,说道:“首领,这种事情就不用劳烦您亲自出手了,还是让我这把老骨头来把他们搞定吧”。

    说罢,拉开窗帘,伸头走了出去,一群马匪笑道:“识相的赶紧留下钱走,要不然的话下次说话的就是我的大刀了”。

    夏凡冷笑,脸上的刀疤给人一种错觉,那群马匪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接下来的一幕让这些人彻底的傻眼了,只看见刚才喊话的那个马匪,不动声色的就倒下了。

    引的一众人呆住了,走过去一看,原来已经咽了气,一众人心想到这是碰到硬茬了,怪不得人家这么从容淡定。

    接下来一幕让赶车伙计更加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只看见这群马匪全部都无声无息的倒下了,没有一点预兆。

    清理完这么喽喽之后,告诉马车的师傅进行赶路,别呆着这里,马夫在那里还在张大嘴巴,夏凡只得大声的叫了一声才回神。

    这次马夫赶路的速度更加的快速了,也许是被刚才的那一幕吓到了,没过了多久终于到达赤凰山了。

    孟于轩与夏凡走下了马车,刚才在车上的时候,吓得马夫怕杀人灭口,搞得马夫松了一口气,目送他们慢慢的离开了。

    这时候的孟于轩已经被这个内伤折磨了将近一天一夜了,夏凡搀扶了他,一路向着孟于轩指导的方向走。

    走了那么大概半个时辰,夏凡看到了一间茅草屋,这时候的孟于轩已经昏倒了过去。

    就这样夏凡背着孟于轩走了过去,走到茅草屋的门前,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了一声老头的声音。

    不是说别来烦我了吗,怎么又来了。你这个家伙要把我烦死吗,门外的夏凡说道:“老人家,我不是你口中所说的那个人,但是我背上有需要您救治的病人,麻烦您开门看一下。

    老头走了出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仔细一看原来是于轩;“他的徒儿”这了把老人家急坏了,夏凡看到这里连忙把孟于轩背到了屋子里。

    跟夏凡说道:“孟于轩他是怎么了,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是不是你下的狠手”老人家护徒心切,顺带将夏凡也怀疑上了。

    接着夏凡简单向义冷讲述了简单的情节,有着一个伪大圆满的大乘修士,将孟于轩的伤成了这样。

    义冷替孟于轩把脉道:“他的内伤很重,而且陷入了自己脑袋的世界里。我只能炼出九转丹才能让他完全恢复,不过这种九转丹我都没把握能够炼制出来,不过我一个会用尽我的全力,来救我徒儿的性命。仙河之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