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第一狂帝〕〔大宋第一状元郎〕〔西游之金乌大圣〕〔辽东之虎〕〔虫屋〕〔战国赵为帝〕〔游戏入侵异世界〕〔浮世轮回〕〔帝逆洪荒〕〔关于我转生在日本〕〔木叶之我是宇智波〕〔山村小神医〕〔奶爸的异界餐厅〕〔傅先生,你被挖墙〕〔人类养成计划〕〔都市之玄幻世界垃〕〔影帝重回十八岁〕〔艾泽拉斯的奥术师〕〔回天〕〔绝世妖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月白传奇 第一章 葬剑
    说在前面……

    不喜欢第一章的小故事,可以直接阅读第二章,不影响读感和以后的情节。

    刀剑大陆飞雪涯。

    传说天下有两险;

    最难入是黑风谷,最难攀为飞雪涯。

    飞雪涯长年积雪,山势陡峭,山顶高耸入云,直插云霄。

    这一天的飞雪涯来了两个不速之客,往常难以攀登的飞雪涯在他们眼里如履平地。

    当中一人白发,白衣,白靴。白色剑鞘上的剑穗随风微微摆动,右手衣袖下却是空空如也。

    另一人黑发,黑衣,黑靴。黑色剑鞘上剑穗随风起舞,腰间一个黑色的酒葫芦。

    两人脚踏白雪,很快来到山顶。

    山顶寒风凛冽,不时卷起雪花,飘落在两人头上,肩上。

    两人丝毫不为所动,这天地间的一切在他们眼里都是过眼云烟。

    他们的眼睛紧紧盯着对方。

    “萧剑南,一别十五年,你还是没什么变化。”黑衣男子缓缓开口。

    “仇老魔,十五年了,你为什么还是执迷不悟。”白衣男子左手紧了紧手中的剑,目光更加锐利了。

    “穷酸,别以为你学的几手烂剑,就可以对我仇千尺指手画脚,当年你仇爷爷在武林名声显赫的时候,你还在破学堂修习那什么十字经。怎么,右手的伤疤这么快就好了?”。黑衣男子右手一用力,手中的剑斜插在雪中。左手拿出腰间黑色的酒葫芦,打开塞子,猛的灌了一大口。

    “萧剑南,说起来,你这江湖上闻名的左手剑,说不得还要感谢我仇老魔,哈哈哈……”黑衣男子粗狂左脸上一道斜斜的伤疤,在笑声中显得愈加狰狞。

    “仇老魔,我不得不佩服你,死到临头嘴巴还这么不饶人,别忘了,你脸上的疤,是谁送给你的!”白衣男子狠狠握了握左手中的长剑,关节因为用力显得有些发白。

    “我当然不会忘!萧剑南。”黑衣男子说着又喝了一口酒,缓缓盖上酒塞。

    “废话不多说,萧剑南,三十年的恩恩怨怨,你我便在今天一并了断吧!”

    “正合我意”!

    白衣男子话音刚落,握剑的左手瞬间抬起,随即剑鞘上充满湛蓝色的光晕,直指黑衣男子。

    紧接着白衣男子身如弯弓,右脚缓缓磨了磨地面。

    “倏!”

    他的身影仿佛化作一道白光,瞬间到了黑衣男子身前。

    黑衣男子猛然拔起雪中黑色长剑,带起满天飞雪,“登登登”后退三大步,黑色剑鞘闪过红色光芒,被他护在胸前。

    “铛”的一声脆响,两人各退三大步。

    “萧剑南,多年不见,功力渐长!”

    “仇老魔,你也不差!”

    白衣男子右脚猛然一踏,身子立即窜入半空,四周的积雪被这一脚的力量震的轰然飞溅!

    “铿锵!”

    半空中白衣男子雪白的长剑猛然出鞘,顿时一股杀伐之意向着黑衣男子席卷而去!

    黑衣男子冷哼一声,一脚剁地,身子腾空而起,半空中左脚往右脚上那么一踏,竟又硬生生拔高几米!

    紧接着黑衣男子在半空中身子骤然翻滚,窜到白衣男子身后!手上的的长剑亮起一道红光,向着白衣男子袭去!

    白衣男子大惊,匆忙之下急忙用剑阻挡,但还是晚了一步!

    “噗!”

    白衣男子嘴中一口鲜血喷出,身子向前方飞去,跌落在地上!

    “咳咳。”

    “大雪山的纵云梯!”白衣男子咳簌了几下,嘴角又溢出几口鲜血,凝重的开口。

    “不错!”

    冷冽的寒风吹着黑衣男子的衣服猎猎作响,由于喝酒的原因,脸上微微透着红润,配上一道斜穿过脸的伤疤,此时的他竟然显得异常邪魅。

    远处的白衣男子慢慢直起了身子,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看着远方的黑衣男子。

    过了半响才低沉的说道:“仇老魔,我这一生,样样都输给你。我们似乎天生就是对立的。”

    “从最初的门派比武,到后来的天榜争霸,再到武林盟主之争,你样样高我一头。”白衣男子目光微微变得有些狠厉!

    “甚至我最爱的女人,都一直心系于你!”白衣男子仰起头,神情痛苦的闭上双眼,喃喃自语。

    白衣男子话音刚落。

    只听嘭”的一声响动

    远处的黑衣男子竟然徒手捏碎了手中的酒葫芦,他双目赤红,咬牙切齿,似乎变成了一个食人的野兽!

    “萧剑南,你这个畜生。你还敢提起雪凝?你已经亲手杀了她!”黑衣男子仰天嘶吼,浑身红芒涌动。

    “没错,是我亲手杀了她!我亲手杀了我最爱的女人!”白衣男子眼中泪光闪动,面目狰狞,似乎有一种锥心之痛从心底传来!

    “我不仅杀了她,我还把王家村被土匪屠戮的一百零八口!嫁祸与你!”白衣男子此刻面色竟然出奇的平静,他缓缓看向黑衣男子说道:“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仇老魔?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

    “哈哈哈。”

    黑衣男子闻言苍凉的大笑,泪水夹杂着笑声缓缓从面颊上滴落。

    “萧剑南啊,萧剑南,你真悲哀!你真的悲哀啊!”

    “悲哀?不不不,仇老魔,悲哀的是你才对,你杀了王家村一百零八口,还杀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成了江湖上人人喊杀的魔头,而今天,你也要死在这茫茫的飞雪涯,每天与雪作伴,从此江湖上再也没有仇千尺这个人。”

    白衣男子说罢淡淡一笑:“你说,这是不是天大的悲哀!”

    白衣男子身上此时忽然诡异的扭曲起来,本来纯白的头发开始从根部慢慢变黑,一股黑气从脸上顺势而下,很快布满全身。

    “你竟然练成了禁忌功法!”黑衣男子倒吸一口冷气,脸色凝重的看向白衣男子。

    “没错,仇老魔,只要能杀了你,禁忌功法又如何?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谁也救不了你!”。

    白衣男子此时身上黑丝缭绕,形同魔鬼,竟然比黑衣男子还像魔!

    只见他把手中长剑一扔,双手用力,黑气在手中凝结,缓缓形成一双巨大的手掌。口中喝到:

    “黑煞掌!”

    紧接着巨大的手掌如雷霆一般向黑衣男子袭去!

    黑衣男子身子急速后退,手中也是快速凝结成一个拳印。口中喝到:

    “飞雪拳!”

    “嘭”一拳一掌碰撞在一起,爆炸形成的冲击波把坚硬的雪地炸出一个三丈左右的巨坑。

    “噔噔噔”,黑衣男子浑身气血翻滚,后退了五大步!

    白衣男子却是纹丝不动,站在原地,浑身黑雾升腾。

    “想不到啊,仇老魔,你还真有两下子,禁忌功法杀你竟然也一击不成!你这自创的‘踏雪凝歌’还真是有些门道。那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能接下我几招!”

    白衣男子双手黑气又是一阵涌动,凝结出一个老虎的形状。大声喝到:

    “黑虎哮月!”

    终究是禁忌功法,着实厉害!黑衣男子被震的口吐几大口鲜血,已然是强弩之末!

    “毒蝎手!”

    终于,在白衣男子最后一声大喝中,黑衣男子瞬间被击飞出去,空中撒下一连串血迹,落在雪地上显得触目惊心!

    白衣男子也不好受,禁忌功法本来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他这一用,恐怕他自己也时日无多了。

    但是白衣男子却是很高兴,他脸上出现一种病态的红晕,转身捡起地上的长剑,走到黑衣男子面前。

    黑衣男子此时已经气若游丝了,他的身体的经脉被最后那一掌打的支离破碎。此时的他仅凭一口真气吊住生机。

    “仇千尺,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遗言没有!”白衣男子长剑抵住黑衣男子脖颈,缓缓的说道。

    “咳咳”黑衣男子又吐出几口鲜血,沉默半响…

    “雪凝喜欢的是你。”

    黑衣男子讽刺的开口。

    “你说什么?”白衣男子神色微变,随后冷笑开口:“仇千尺,没想到,你死到临头还胡说八道!你以为我会信你?信不信我现在就送你一程!”

    “当初你看到雪凝来找我,便以为雪凝心系与我,你哪里知道,雪凝前来是想告诉我,他喜欢的是你!”黑衣男子并没有在意白衣男子的威胁,继续说道。

    “你发现我跟雪凝在一起,变得疯狂起来,拿起剑就要跟我决斗,雪凝想跟你解释,但你当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根本听不下去。而我当时万念俱灰,不愿跟你打斗,没想到这个时候雪凝挺身而上。”

    “后来你看到自己亲手杀了雪凝,发了狂的跑出去,我当时也呆住了,没想到雪凝会为我挡剑,醒悟过来我立刻就想出去杀了你!”说到这里,黑衣男子脸上痛苦之色愈加浓烈了。

    “雪凝拉住了我,此时的她已经快要死了!”黑衣男子嘴唇颤抖,此时的他已经日薄西山,但是却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支撑着他!

    “雪凝跟我说,让我不要出去找你,不要找你报仇,她是心甘情愿为你而死!”黑衣男子惨笑一声。

    白衣男子抓着黑衣男子的手穆然松开,身子猛的一颤,轰然倒地。

    “是啊,萧剑南,到头来,雪凝还是为你而死!”

    黑衣男子大口喘气,他的眼睛已经有些迷离了。

    “后来雪凝对我说让我不要把这一切告诉你,还说对不起我,来生一定做我的一世的伴侣来报答我!”说到这里黑衣男子脸上闪烁起一种别样的光芒,那是一种满足,是的,那真的是一种没由来满足!

    “来生?可是我不相信来生!”黑衣男子剧烈的咳簌起来,黑红色的的血液染红了一大片雪地。此时却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地下的鲜血一部分被那黑色的长剑吸了进去!

    “后来,我访便天下奇人,终于得到一种方法”

    “传说被杀的人死后,魂魄会遗留在杀死他的凶器上,只要再用这把凶器杀死九十九人,凑够九九之数,以魄养魄,在月圆之夜呼唤死去之人的名字,她的魂魄就有可能苏醒!但是醒了以后魂魄只能永远附着在她所在的器物上!”黑衣男子说到这里眼睛有一种希望之光在闪烁。

    “但是这有什么呢?只要雪凝能在我身边,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我愿意付出一切!”黑衣男子漆黑的眼眸在这飞雪涯上出奇的深邃,眼里的深情似乎连这漫天的飘雪都要被溶入其中!

    “后来在这十五年里,我杀了江湖上九十八个臭名昭著的恶人”

    “但是没想到,这最后一人却是…却是…咳咳咳”黑衣男子嘴里又涌出一大口鲜血,他快要不行了。

    “萧剑南,或许一切都是上天注定,这,这把剑,就,就交给你吧!希望你,你以后好好待她!”黑衣男子说完嘴中再次涌出一大口鲜血,随后头颅慢慢低了下去。

    过了一会,他如同回光返照一般突然直起身子,手里紧紧抱着那炳黑色的长剑,嘴里大声喊:“雪凝……雪凝……我…我…”

    “嘭”的一声,黑衣男子躺在了雪地上,彻底没了声息…

    那把黑色的长剑躺在黑衣男子旁边,似乎有说不出的的悲哀从黑色长剑里散发出来。

    白衣男子雪地中跪坐了很久,很久。

    不知多久之后,他站起身缓缓走到黑衣男子身边,那把黑色的剑仍然安静的躺那里。

    漫天的飞雪已经要遮盖了这一人一剑。

    “仇千尺,你赢了,到最后还是你赢了!”白衣男子此时双目赤红,黑色长发散落,如同落魄的江湖术士。他的声音嘶哑无比,好像是用尽全力再说每一句话。

    过了好一会,白衣男子木然走到一旁,开始用手不断的挖开积雪。

    他一直这样不停的挖,直到双手肿胀,雪地上形成了一个一人大小的深坑。

    白衣男子走到黑衣男子旁边,吃力的拖起黑衣男子,把他放入坑中。

    沉默了稍许,他又转身捡起黑衣男子身边的长剑。

    他颤抖的看着长剑,就像看自己最重要的人,随后口中喃喃自语:“雪凝,我已经不配和你在一起了。”

    半响他缓慢起身,向着黑衣男子方向一步一步走去。

    走到黑衣男子身边,他最后又温柔的看了一眼长剑,把剑放到黑衣男子身边。

    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只是少了一个挂在腰间的酒葫芦。

    等到彻底掩埋黑衣男子和那把剑。白衣男子就这么跪坐雪地上。

    到后来,风雪已经掩埋了他白色的衣衫,他就像一直矗立在风雪中的雕像

    直到有一天,这座雕像突然站起身来,缓慢而又坚定的向着远方走去…

    “仇千尺,你还是比我幸运,至少有人给你收尸,至少,你还跟心爱的人在一起,那我呢?”他的声音微不可查,而那仅有的一丝也被呼啸的风雪掩盖了。

    白衣男子越走越远,直到被凛冽的寒风吹到在地上,他挣扎了一下,最后颓然倒地,与天地,融为一体……

    几个月后,漫天的风雪彻底遮盖了一切,也遮盖了那白色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我可以无限升级〕〔诸天万界最强至尊〕〔路边捡到一只猫〕〔雪落关山〕〔巨富女婿〕〔重生之明星奶爸〕〔黑夜进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