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充钱就变强〕〔非凡保镖〕〔绝世神君〕〔田宠娇妻无底线〕〔我来自三界外〕〔妙手小村医〕〔带着仓库到大宋〕〔名门公敌:吻安,〕〔第一狂妃:绝色御〕〔都市极品赘婿〕〔妖孽弃少在都市〕〔创造游戏世界〕〔超自然事务管理局〕〔奉道而行〕〔无限神装在都市〕〔帝少的神秘丑妻〕〔快穿之女配十八式〕〔我真不想躺赢啊〕〔从1983开始〕〔西游之悟空是我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月白传奇 第三十八章竹落华
    “我这是在哪里?”剑离揉了揉脑袋,随后他似是想起了什么,刚想直起身子,紧接着浑身传来一阵剧痛。

    “嘶!”

    剑离深呼一口气。

    “我还活着?”剑离眼光里闪过一抹浓重的伤痛。

    他依稀记得当时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最后好像,好像是月白出现了!

    随后他身子猛的一震,看向四周。

    “月白?月白!”剑离焦急的大吼。

    “不见了?………怎么会?怎么会?都怪自己!”剑离双手紧握,关节处甚至握的有些发白。

    随后他不顾浑身疼痛,挣扎着起身。

    “你醒啦,你身上伤还没好,不要乱动!”

    一个脆生生的女声传来。

    剑离闻言抬头一看,说话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明媚皓齿,灵动异常。

    “你好姑娘!请问你是救了我么?”秦相言急忙问道。

    “是我师兄!”

    少女说着转过头向着门外喊到:“竹师兄,他醒啦!”

    紧接着剑离看见门外走出一个潇洒俊逸的蓝衣少年,腰上挂着一把墨绿色长剑。

    “你醒了!”蓝衣少年看着剑离淡淡开口。

    看着眼前的少年,剑离沉默半响开口。

    “是你救了我?”

    蓝衣少年闻言冷然开口道:“你认为还会有别人?”

    剑离闻言嘴角蠕动,对着他开口道:“多谢救命之恩!”

    “不必客气!”蓝衣少年闻言摆了摆手。

    “都算是同道中人,出门在外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蓝衣少年千万整理下衣襟,双手抱拳对着剑离开口道:“自我介绍下:昆仑弟子,竹落华。”

    “大雪山剑离!”剑离也是微微抱拳开口。

    剑离话音刚落,又开口道:“不知竹公子可看见在下身上佩剑。”

    “佩剑?”竹落华闻言略做思索,随后说道:“当时我看附近兵器都是长刀,的确有一把剑插在一个被大火焚毁的壮年人身上,当时我并没有太过在意,不过你不必着急,若我所料没错,那些死者应该是被运进柳州城,待你伤好以后,前去寻找即可。”

    剑离闻言心中松了口气,抬起头认真的看着眼前蓝衣少年,开口说道:“多谢竹公子!”

    竹落华皱眉道:“救命之恩也没看你这么郑重,就为了一把剑,你倒是严肃起来了,难道一把剑比人命还重要?”

    剑离闻言苦涩开口:“竹公子说笑了。”

    “对了剑公子,你能把事情经过大概跟我讲一下么?到底是因为何事,造成如此惨剧!”竹落华眉头皱的更深了。

    剑离闻言双眼闪过浓重的悲哀之色,却是无心开口。

    竹落华看了看剑离的状态叹了口气。

    “既然剑公子无心于此,我也就不追问了,你还是先养好身子,你这次伤的很重,可以说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剑离闻言转向竹落华说道:“竹公子,大恩不言谢,以后有什么差遣,尽管吩咐。”

    “对了,竹公子,我们这是在哪里?离大雪山还有多远?”剑离开口道。

    旁边的少女闻言脆生生一笑:“这位剑少侠,我们已经快到了昆仑地界了,你可能不知道,你已经昏迷了半月有余,由于你伤势太重,我们又不能耽误时间,只好沿途一直带着你咯。”

    “昆仑?”剑离闻言大惊,挣扎着起身说道:“都过去这么久了!”

    “可不是嘛,要不是我竹师兄一路上给你输送真气,你不可能撑到现在。”

    “燕女!”竹落华听完转头瞪了少女一眼。

    少女闻言低着头看了一眼竹落华,小声开口:“本来就是嘛!”

    剑离听到少女的话,心中泛起一阵暖意,没想到这竹兄表面看起来冷冰冰的,却是如此心善。

    半月前,柳州城。

    当衣珞踉跄着跑进柳州义庄,正好看见一个女人抱着孩子正在痛苦,白布下的尸体正是驾车的车夫。

    看着女子和她怀中的孩子,衣珞心中隐隐作痛,却是没有停留,继续像义庄内部跑去。

    半个时辰后,衣珞拿着一把剑从义庄走出,正是月白剑。

    据义庄的仵作所描述,并没有发现一个少年的尸体,难道小师弟被他人所救?会是谁呢?

    但是着急出来的衣珞被没有注意,仵作本来想叫住她,告诉她还有个人活着,是一个长相恐怖的大汉,因为大汉的心脏长在右边,所以捡回了一条命。但是看到衣珞匆忙的离去,只得作罢。

    衣珞出来以后又看到了门口母女,她叹了口气,走到母女身边,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递给女人。

    女人抬头一看,发现是一个不认识的少女,布满泪横的双眼露出疑惑。

    衣珞把银票塞到女子手中,随后站起来。

    “这是你应该得的,我知道这其实弥补不了什么,最后,我还是要说声对不起!”衣珞说着对着女子深深鞠了一躬,流着泪跑出了义庄,留下发呆的女子。

    衣珞出了义庄,茫然看着四周。

    “小师弟,你在哪里?”衣珞喃喃自语。

    “唰!”

    衣珞话音刚落,就发现手里的月白剑脱手而出指向一个方向,随后落在地上。

    衣珞唬了一跳,急忙后腿,神情惊诧的看着地上的月白剑。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柄剑已经与小师弟心灵相通?它这么做,是在暗示我什么?

    而它刚刚所指的方向好像是。

    昆仑!

    半月前,大雪山。

    大雪峰的大雪殿,大雪山掌门玄灵子看着站在下边的玄雪师妹和薛宝钗,还有一个胖的不像话的叫瑶琴的女子。

    半响,玄灵子收回目光,对着书案狠狠一拍!

    “你们做的好事!玄雪子!你教的好徒弟!”

    玄雪子此时双目犹有未干的泪痕,听到玄灵子的话,她焦急的开口:“掌门师兄,你还是赶快让我下山吧,剑离现在还不知……”

    玄灵子闻言转头看向玄雪子,怒声开口:“让你去!你的落雪峰不要了!”

    “我……”玄雪子闻言眼神一黯,不再说话。

    “来人,速去叫雪樱和吴俊义!”

    “是!”

    不一会,一脸冷漠的雪樱和不停在她身边絮絮叨叨的吴俊义走进大雪殿。

    “掌门师尊!”两人对着玄灵子躬身行礼。

    “雪樱,吴俊义,现在交给你们一个任务,你俩火速下山,到柳州城附近打听本门弟子剑离的下落!”

    两人神色一怔,随后开口:“是!掌门师尊!”

    “记住!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别后重逢: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