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孢子分身〕〔青云战神〕〔带着梦境去修真〕〔天道制霸计划〕〔我夺舍了魔皇〕〔慕少的秘宠甜妻〕〔抗日之怒火兵魂〕〔极品全能学生〕〔三国之一马平川〕〔嫡女谋心〕〔青岚宗〕〔不浪漫奇幻世界〕〔剑薮〕〔剑仙荣耀〕〔大周王侯〕〔妙手狂兵〕〔太古狂魔〕〔邪王宠妻狠强势〕〔绝品透视仙医〕〔桃运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月白传奇 第三章衣珞
    昆仑山脚下,衣珞望着眼前巍然屹立的山脉有些出神。

    她甚至已经记不清过去了多少天,自己架着马车,一路风餐露宿,风尘仆仆。

    因为只有她自己,她不敢找车夫,而且这么远的路,也没有车夫会来。

    她不记得多少次被树枝划破娇嫩的皮肤。

    她不记得多少次在夜里无声的哭泣!

    她不记得多少次夜晚一个人躲在暗无天日的马车里瑟瑟发抖。

    但是一切都过来了。

    还好有月白,这些天是月白一直为自己指明方向,也让自己仿佛冥冥之中多了一个陪伴。

    看着近在咫尺的昆仑山,衣珞心中喃喃。

    “小师弟,我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竹落华正在广场练剑,远处守门弟子忽然跑过来告诉他有一个女子昏倒在昆仑山山门口。

    竹落华闻言收回长剑,跟着守门弟子向山门口走去。

    看着倒在地上衣衫褴褛的女子,竹落华英俊的剑眉微微皱起,他走上前去,俯身查看了一下女子。

    “只是脱力而已!”竹落华抬起头对着守门弟子开口。

    “找一位女弟子,先给这女子安排下住处。”

    “是!”

    守门弟子刚刚离去,竹落华就听见女子干裂的嘴唇中吐出“剑离,小师弟。”几个字。

    “剑离么?”竹落华略做思忖。

    难道是大雪山派来接这位剑公子的?

    不对!

    这信鸽刚刚发出去两天,大雪山就算是再快,也不可能一天到达昆仑。

    难道,这个女子是一路跟来?若真是这样,她一个刚刚入门的弟子,还真是苦了她!

    不过,她又是怎么知道是我救的人,还孤身一人找到这昆仑山?

    竹落华看向女子目光变得好奇起来,当然还带着一抹敬佩。

    甚至内心深处,还有一点他自己不愿承认的,对剑离的嫉妒。

    没想到,这世间会有如此重情义的奇女子,为了找一个男人,经历风风雨雨,踏过万水千山,最终竟然还真的找到了。

    那她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才会变成这样!

    剑离,你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竹师兄!”

    竹落华思索间听到有人叫他,转头一看,原来是玉虚门的两个女弟子。

    “你们两个给这女子好好梳洗打扮一下,再给她弄件干净衣裳。等她醒来了去叫我,我有事问她。”

    “是!竹师兄。”

    两个女弟子说罢上前准备扶起女子,但是看到衣衫褴褛,浑身脏兮兮的女子,都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

    最后两人相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搀扶起女子。

    看着被两人搀扶走的女子,竹落华不知为什么,总有些心神不宁。

    去广场练了会剑,却是越练越乱。

    竹落华叹了口气,收起长剑,向着玉虚门方向走去。

    “竹师兄!”玉虚门守门弟子看到竹落华躬身行礼。

    “刚才的女子呢?”

    “齐师姐和燕师姐已经带去梳洗打扮了,说是竹师兄你若是找来,便道玉暖阁找她们。”

    “知道了!”

    竹落华说完匆匆忙忙的离去。

    “这竹师兄今天是怎么了?还从没见过他如此匆忙的样子。”一人开口。

    “谁知道呢,不会是为了那个女子吧?”另一人说道。

    “应该不会吧,我刚才看了一眼,长得还不如我呢!”

    “嘘,别说了,来人了。”

    衣珞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浴桶里。浴桶离的水黑黑的,还有些臭不可闻。

    衣珞心中一惊,大声喊到:“这是哪里?”

    “你醒了?”屏风后忽的走出来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

    衣珞闻言急忙抱胸说道:“你是谁,这里是哪?”

    “这里是哪?你自己到了哪里自己不知道么?”女子嗤笑一声。

    “我?”衣珞猛然想起了什么。

    “这里是昆仑山,剑离呢?剑离师弟呢?他还好吗?”衣珞焦急的开口。

    “哎呦!”女子闻言双手抱胸,蔑视的看了一眼衣珞说道:“枉费竹师兄这么关心你,没想到你心里还想着其他男人。”

    “不过嘛,没想到你这小模样还真不错,灵动可人的,怪不得竹师兄念念不忘。”

    衣珞闻言一呆,随后大怒道:“什么竹师兄,树师兄,我问你我剑离师弟怎么样了!”

    “你看你,急什么?先好好洗洗你这一身臭泥,然后,自然会有人告诉你。”女人说完扭着腰向着屏风后走去。

    “可恶!”衣珞挥了挥小拳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离去的女子。

    待梳洗完毕,衣珞嘟着嘴看着眼前风姿绰约的女子说道:“现在该告诉我了吧!”

    “跟我来吧!”女子说完一摇一摆带着衣珞向玉暖阁走去。

    此时的竹落华正心神不宁的坐在玉暖阁的椅子上,眼睛一直盯着门口。

    “我说,到底还有多远啊!我剑离师弟到底在哪?”

    竹落华远远听到这清脆可人的声音只觉得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他晃了晃脑袋,口干舌燥的看着门口。

    终于……

    “剑师兄,她来了。”

    “我说你们昆仑怎么回事?把我剑师弟藏哪去了!”

    竹落华恍惚间就看见一个灵动异常的女子叉着小腰对着他讲话,待到看清女子的面貌,特别是额头的胭脂粒。

    “小画!”

    竹落华脑中轰然炸响,不觉间,思绪飞到了十年前!

    十年前,他五岁,那是的他还不叫竹落华,他只有一个名字,叫小竹。

    有一个比他小一岁的小姑娘,叫小画,额头有一个小小的胭脂粒。

    从他有记忆开始,他们就一直生活在一起。

    他们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被一户农家捡来,准备养大了男的卖出去当苦力,女的卖给大户人家做妾。

    虽然小竹比较大些,但是他从来不会让着这个妹妹。

    小画从小就特别懂事,而且对这个哥哥比较依恋,整天跟在小竹背后“小竹哥哥,小竹哥哥的叫。”

    农户家里特别穷,对这两个捡来的孩子更是吝啬,从来不让两人吃饱。

    不知道有多少次,小画知道哥哥吃不饱,拿着手里吃剩一半的硬馒头递给小竹:“哥哥,我吃不下了,给你吃!”

    小竹总是嫌弃的看小画一眼:“我才不吃你吃过的东西!”

    这时小画就会哭,直到小竹拿起小画手中的馒头大口的吃了起来,她才会破涕为笑。

    不知多少次,当小竹一个人忧郁的看着星空,想念亲生爹娘时,总会有一个小姑娘不停的在旁边逗他笑。

    不知道多少次,当小竹做错事准备挨打时,总会有一个小姑娘主动承认错误,换来的却是小画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不知道多少次,当小竹跟同村的孩子打架受伤时,总会有一个小姑娘为他天天抹眼泪,下跪求爹娘为他买药。

    终于有一天。

    小画病倒了,她得了一种恐怖的病:天花。

    此时的小竹才突然发现,天,好像塌了!

    他每天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小画,痛苦的恨不得杀了自己。

    他其实心里明白,小画也很饿,但是她更怕小竹饿。

    他心里明白,小画也想念亲生爹娘,但是她只会一个人在夜里偷偷的哭。

    他心里明白,其实事情是他做的,但是,每次看到小画被打,他虽然心中痛苦,但是却更没有勇气上前!

    他心里明白,他每一次被村里的男孩子打,小画都是带着恐惧去求爹娘,但是换回来的依然是一顿打骂。

    这一次,永远都那么坚强,永远都那么乐观向上的小画病倒了。

    小竹第一次对着陌生的爹娘下跪,他疯狂的磕头,祈求他们能救小画一命,他磕的满头鲜血,答应将来为他们做牛做马,但是换回来的却是一阵打骂。

    他第一次,体会到了那种疼。

    三天后,当全村人决定把小画扔下山崖时,小竹疯狂的对着全村人不停的磕头。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小竹亲眼看见他们抬着小画,走向山崖。

    他耳边依稀传来小画的哭喊:“小竹哥哥,小画好害怕……”

    那一刻,他的心,

    死了!

    从此以后,他叫。

    竹落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我可以无限升级〕〔诸天万界最强至尊〕〔雪落关山〕〔巨富女婿〕〔重生之明星奶爸〕〔黑夜进化〕〔九星毒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