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贞观一书生〕〔暴君的病娇皇后〕〔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全服男神通缉令〕〔快穿之金手指商城〕〔沈七夜林初雪〕〔山河禁地〕〔悠闲大玩家〕〔重生最强系统〕〔老婆的头号黑粉〕〔大道诛天〕〔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百亿富豪的退休生〕〔重生之完美未来〕〔不死剑尊〕〔黑产〕〔超级因果系统〕〔长生不老混都市〕〔邪王嗜宠鬼医狂妃〕〔建造狂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月白传奇 第五章妒火
    看着竹师兄和女子离去的方向,玉虚门女弟子眉头皱起,思忖片刻,转身向着昆仑仙殿走去。

    剑离来到昆仑山已经第二天了,这两天时间他一直专心修炼《阴阳逆转决》,据书上所讲,等到奇经八脉全部打通形成循环,就可以形成一个大周天,在体内丹田处形成气海,进入所谓的练气一层!

    “练气一层,不知道我何时才能进入这练气一层。”

    剑离收起思绪,准备出门。

    “剑离,剑离师弟!”

    门外传来的声音让他一怔,听这声音,是……衣师姐!

    剑离大喜过望,没想到师门这么快就到了这昆仑!

    “小师弟!”

    声音更近了,转眼剑离就看见满脸欣喜的衣珞看着自己,在看到自己的一刻,她双目甚至闪烁起泪光。

    “小师弟!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衣珞说着飞快的跑到剑离身边,一下子扑倒剑离怀里。

    “小师弟,你真是吓死我了,还好,还好你没事。”

    所有的担心,害怕在见到剑离的一刹那全部的放下,她此刻竟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剑离有些傻眼的看着抱着自己的衣珞,不知道双手应该放在哪里。

    刚想放在衣师姐后背上给她一个安慰,就看见竹落华走进门来。

    竹落华一进门口就看见小画跟剑离抱在一起,瞬间怒火中烧。

    他咬牙切齿的看着剑离的双手,似乎只要这双手放到小画背上,他就会立即冲上去跟这个人决斗!

    剑离看到竹落华的眼光一愣,不知道竹公子这是怎么了,但是本来想安慰一下衣珞的双手却始终没有放下。

    过了半响,衣珞才抬起楚楚可怜的俏脸看着剑离说道:“小师弟,你没有受伤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剑离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衣珞开口笑道:“让衣师姐挂怀了,放心吧,我一切都好。”

    剑离说着从怀里掏出手帕。

    “快擦擦吧!”

    “算你有良心!”

    衣珞娇哼一声接过手帕。

    剑离看着眼泪越擦越多的衣珞有些头大,开口说道:“衣师姐这么快就到了昆仑山么?师门其他人呢?怎么就看见你一个人?”

    衣珞闻言止住眼泪看了剑离一眼说道:“什么其他人?”

    “前天竹师兄不是给师门飞鸽传书么?掌门师尊说派人来接我,难道不是么?”剑离疑惑的看向衣珞。

    衣珞闻言刷的一下把手帕扔给剑离,然后揪住剑离的耳朵说道:“好你个剑离,枉我这么大老远前来找你,你觉得大雪山到这里是一天能到的么?”

    剑离闻言心中一热,“衣师姐,你是说你自己一路跟随到此?”

    “那你以为呢?”衣珞嘟着嘴开口。

    “那你是如何得知我在此地,还有你又是如何寻到此地的?”剑离好奇的开口。

    衣珞闻言轻抚额角发丝,“我倒是奇怪,你的……”

    衣珞说这里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去。

    果然那个傻子还站在门口。

    “喂!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怎么还站在那里,没看到我跟小师弟正在说私密话。”

    门口的竹落华闻言看了一眼二人,低下头咬了咬牙,转头离去。

    待到看到竹落华消失不见,剑离才舒了口气开口道:“衣师姐,你跟竹公子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衣珞闻言双眼瞪得滚圆,随后整个小脸都皱起。

    “谁知道哪来的傻子,见到我就叫什么小画,我都不知道小画是什么东西。”

    “噗!”剑离闻言有些忍俊不禁。

    “会不会是认错人了?”

    “我跟他解释过了,可他就是不信!”衣珞哭丧着脸。

    “刚才竹公子看我的样子,恨不得把我吃了一样,看来我以后要离你远点了。”剑离打趣道。

    “你!……”衣珞扭过头不去看他。

    “对了衣师姐,你还没说完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昆仑山的?还有那个小男孩和薛师姐都没事了吧?”

    衣珞转过头白了剑离一眼说道:“放心吧,应该无大碍了,我把她们送到大雪山下才返回来找你的,然后我到了柳州城………”

    “月白,你是说月白让你带来了?”剑离惊喜的问道!

    “没错,对了我还想问问你,这月白剑到底怎么回事,我还从没见过如此灵异的剑!”衣珞奇怪的看着剑离。

    “咳咳,这可能是时间长了,心意相通吧,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

    “对了衣师姐,我想请求你你不要把此事告诉除我们之外的第三人,这就算我们之间的秘密好不好。”剑离神色带着哀求说道。

    衣珞目光一转,贼兮兮的看着剑离。

    剑离被她的眸光看的有些不自然。

    “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此时不能就这么算了,作为交换条件,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剑离无奈的开口。

    “回大雪山之后,发生在这里的一切,特别是那个傻子的事情,绝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好,成交!”

    “击掌为誓!”衣珞伸出手掌开口道。

    “啪!”

    两人互相对望了一样,都贼贼的笑了起来。

    当再次从衣珞手中拿过月白剑,剑离的心才彻底放到了肚子里。

    摸着这黑色的长剑,剑离第一次感到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月白?”

    剑离开口叫道。

    “月白?”

    还是没有回应。

    当叫了不知多少次后,才发现月白剑“嗡”的颤动了一下,随后归于平静。

    剑离看着月白的情况眉头深深皱起,难道因为上次月白过度使用灵气,现在陷入沉睡了?

    轻轻抽出剑身,此时的月白早已没有了昔日的温润,整个剑身透出一种苍白之感。

    看来自己有必要抓紧一切时间修炼了,以月白如今的情况,何时醒来还不一定。

    把月白收回剑鞘,挂在身上,剑离推开门向着外边走去。

    此时外边已暮色渐深,远处的亭台楼阁已模糊不清了。

    走到昆仑的练武广场上,此时已经有好多昆仑弟子在练武。

    弟子们迎着暮色舞刀弄剑,哼哼嘿嘿别有一番气势。

    广场周围一丈见方的大鼎已燃气火把,为这偌大的演武广场增添了温暖和光芒。

    剑离望着眼前的一切,想起了前段时间经历的种种,不由得心中沉重,他隐约感觉到,从那一刻开始,自己的心中似乎失去了什么,但是好像又多出了一种东西。

    或许,以前那种开心的日子,以后都不会有了吧。

    剑离行思坐想间,忽的身后传来清脆悦耳的声音。

    “剑离师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爆萌小兽妃:邪王〕〔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为人类谋长生〕〔只是对你一见钟情〕〔魔法塔的星空〕〔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好孕鲜妻,一胎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