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缕爱意〕〔千亿盛宠:闪婚老〕〔天才萌宝神医娘亲〕〔亮剑之最强系统〕〔英雄联盟之世界冠〕〔火影之幕后大BOSS〕〔带着工业革命系统〕〔1号傲妻:宫少,别〕〔回到地球当神棍〕〔美女总裁的超级高〕〔残王嗜宠:特工毒〕〔重生完美时代〕〔隐雾〕〔欺世盗国〕〔绝世医后:皇后,〕〔劈天斩神〕〔双世谋妃〕〔傅先生,你被挖墙〕〔重生最强仙尊〕〔我爷爷是迪拜首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月白传奇 第一百四十七章葛二蛋,你能行的!
    看着场中依旧全神贯注的麻衣少年,书呆子和黄昊天心中暗自焦急。

    这个葛二蛋,到底在搞什么鬼,难道真的是后继乏力了?

    听到王天霸刚刚的话,二人心中不禁有些后悔不迭。

    想想也是,这二试的辨药,可是需要精神力的,葛二蛋没有精神力,如何能在大赛中崭露头角?

    还是有些莽撞了,盲目相信自己的感觉。

    不过,话又说回来,还不是因为这个家伙在一试中太过于锋芒毕露

    “珠儿,怎么样了!”

    正在贵宾室来回走动的墨柔儿刚刚看到珠儿的身影,就迫不及待的上前。

    “小姐,情况有些不妙,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葛二蛋还是没有动静!”珠儿摇头道。

    “一个,一个也没有?”墨柔儿黛眉紧紧的蹙起,紧盯着眼前的珠儿,漆黑的双眸散发出淡淡的失望的同时,隐约又透出一丝说不出的期望。

    感受到小姐的情绪波动,珠儿感到无奈的同时,心中头一次升起了对葛二蛋的期许。

    葛二蛋啊,葛二蛋!你还是赶紧加油吧!别让大小姐失望才好!

    “小姐,葛二蛋,目前,目前仍是,仍是”

    听到珠儿的话,墨柔儿眼中那最后一缕期望也随之破灭。

    疲懒的对着珠儿挥了挥手,随后她双手支着下巴坐在椅子上,双目无神的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着墨柔儿的样子,珠儿心中有些不忍,“小姐,你不必这样,这不是还没结束么”

    “算了,珠儿,你不必劝我了,是我对他期望过于高了,想想也是,虽然辨药不比炼药,但他毕竟只是个五等弟子,而且平时跟前能接触到炼药,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惊人的表现。”

    “不过让人气愤的是他之前那么信誓旦旦的跟我说要进入决赛,结果这才初赛二试,竟然一种药材也没辨别出来,枉我昨晚在爹爹面前把他夸的天上地上的”

    “柔儿,我早就跟你说过,一个五等的杂役,能有什么大出息,他一试的成绩我都怀疑是不是谷中哪里走漏了风声,所以才”

    “杂役,杂役,你就知道杂役!”

    云逸正准备继续诋毁一下葛二蛋,就愕然发现墨柔儿不知何时已经起身到了自己跟前,青葱的食指正指着自己的鼻子

    “别说葛二蛋现在已经正是是我们谷中弟子,就算他现在仍然是一个五等弟子,也比你这个表里不一的人要强一万倍!”

    “我表里不一?”云逸看着俏脸涨的通红的墨柔儿有些云里雾里。

    “我怎么表里不一了?”云逸满脸委屈。

    “哼!”墨柔儿闻言猛然甩了下衣袖,回过头去不再看他,冷冷说道:“为什么你心里比我更清楚!”

    “柔儿!”听到墨柔儿冷冰冰的语气,云逸心中十分不舒服。

    就在前天,她还一口一个云师兄叫着自己,自从认识这个葛二蛋以后,都不知多少次都自己冷语相向了。

    云逸站起身走到墨柔儿身旁,轻轻抓了抓她的衣袖,“柔儿,我真不知你这两天是怎么了,自从遇到那个葛二蛋,你整个人都变了,真不知他给你下了什么**汤,让你如此为他”

    感受到有人抓住了她的皓腕,墨柔儿先是一愣,紧接着浑身一阵颤抖,猛的一把甩开抓住她手腕的手掌,回头就一掌劈来。

    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劈掌,云逸心中大惊,猛的一个旋身躲过,对眼前女子大喝一声:“柔儿,是我!”

    “我打的就是你这个登徒子!”墨柔儿怒咤一声,紧接着变掌为拳,拳上夹杂着点点黄芒向着云逸冲去。

    “柔儿师妹,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时情急!”云逸慌乱的躲避着迎面而来的攻击。

    听了云逸的话,墨柔儿粉面含煞,樱唇紧抿,也不说话,只是手上的攻击更密集了。

    “莫师兄,你快劝劝柔儿师妹!”云逸一边狼狈的逃窜一边向着旁边的莫问天求助。

    看着眼前冷面寒霜的女子,云逸心中气苦,不就是抓了一下她的手腕吗,自己曾经趁她不注意时也抓过,当时她也只是怒斥了自己两句,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大打出手啊。

    这个墨柔儿,自己真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若是别人,他早就不客气了,凭他的实力,这药王谷年轻一辈除了莫师兄还有谁能成为自己的对手?

    一旁的莫问天看着窜来窜去的云逸,神色由一开始的冰冷慢慢变成了同情。

    这个云逸,还真是自作自受!

    刚刚看到他去抓柔儿师妹的手臂,自己差点没忍住心中的怒火,上去一掌劈了他,好在柔儿师妹即时甩开了他,要不然,说不得自己也要教训教训这个无法无天的云逸师弟了。

    还要自己去帮他?

    笑话!自己巴不得他多受点教训才好。

    俗话说得好,恶人还需恶人磨,如今整个药王谷,除了柔儿师妹,还真没人能让这个云逸师兄如此狼狈。

    过了好一会,直到莫问天感觉到再这样下去,真的不可收拾了,才站起身对着墨柔儿高声说道:“柔儿师妹,算了吧,想必云师兄已经收到教训了,这次就饶了他吧!”

    在一帮急得直跺脚的珠儿也赶忙说道:“是啊,小姐,还是算了吧,想必云师兄也不是有意为之。若是动静太大,惊动了谷主就不好收场了。”

    被墨柔儿追的有些气急败坏的云逸闻言赶忙一个纵身跳到一旁,对着墨柔儿连连作揖道:“柔儿师妹,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墨柔儿却是不为所动,继续挥着粉拳向着云逸冲去。

    看着迎面而来的墨柔儿,云逸想了想,干脆站在原地不再躲闪。

    算了,要是自己再躲下去,这个小丫头片子保准会没完没了,大不了就让她打上一拳,反正看在师父的面子上,她也不会下手太重。

    想到此处,云逸对着疾驰而来的墨柔儿开口说道:“也罢,柔儿师妹,如果打我一拳能让你消气,那你就打吧,我这做师兄的情愿挨你这一拳!”说完云逸闭上双目,咬牙等着接下来的狂风骤雨。

    半响过后,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云逸疑惑的睁开双眼。

    此时的墨柔儿正美目瞪大,狠狠地盯着他,秀气的右拳就停在自己眼前。

    看着眼前由于气愤变得绝色倾城的墨柔儿,云逸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却是突然有些后悔。

    自己真是有些糊涂了,放着如此美人不要,非要跟莫师兄争那个摇光千雪,回想一下这些年跟柔儿师妹发生的种种,云逸心中更后悔了。

    “柔儿师妹,我就知道,你舍不得”

    云逸话还没说完,突然瞥到墨柔儿由于气愤剧烈起伏的胸口和雪白脖颈下滴滴晶莹的汗珠

    他眼中一亮,心中暗暗道:“啧啧,没想到,柔儿师妹已经发育的这么好了”

    刚想到此处,云逸突然看到眼前的可人儿胸口起伏的更剧烈了。

    心中暗叫不好,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听见眼前的墨柔儿一声娇叱:“我打!我打打打!”

    云逸只觉得面部骤然传来剧烈的疼痛,紧接着双眼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莫问天:“--||”

    珠儿:“--||”

    看着眼前倒地的云逸,墨柔儿刚想再次上前补上一两脚,就被身后的珠儿拉住了衣袖。

    “小姐,算了,云师兄已经受到教训了。”

    “哼,我觉得还不够,以前我还没发现,这个云逸还真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家伙!”

    墨柔儿看着倒在地上的云逸恨的牙根直痒痒,这个家伙,竟然,竟然偷看自己那里,要不是看在爹爹的情面上,自己今天非要活扒了他一层皮不可!

    “算了,柔儿师妹,你也不要太过于生气,想必云师弟经过此事肯定受到了教训,以后断然不会再如此对你无礼了。”莫问天上前安慰道。

    “哼,谅他也不敢了!莫师兄,还要麻烦你帮我弄醒这个混蛋,珠儿,我们走,出去看看葛二蛋那个家伙到底怎么样了!”

    墨柔儿说完不待二人有所反应,就风风火火的向着门外走去。

    旁边的珠儿见状对莫问天告罪一声,赶忙扭头跟上墨柔儿的脚步。

    站在原地的莫问天看着雷厉风行的墨柔儿,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地上昏迷不醒的云逸。

    墨柔儿二人刚刚走出贵宾室门口,珠儿忍不住上前说道:“小姐,云师兄没事吧?这要是让谷主知道了,少不得又要埋怨你一番了。”

    “哼!珠儿,你放心,我下手还是有分寸的。此次这个哑巴亏云逸吃定了,是他理亏在先,谅也不敢对爹爹乱说什么!而且就算到了爹爹那里,我也理直气壮!大不了把实情一说,看看到时候受教训的是谁。”

    听到墨柔儿如此说,珠儿好奇道:“小姐,我倒是奇怪,刚刚云师兄到底如何了,让你突然受那么大刺激?”

    “如何?你是不知道,刚刚云逸那个混蛋他看”

    墨柔儿话刚要出口,猛然感觉到不对头,紧接着脸蛋泛起阵阵红晕,如三月的桃花一般娇艳,让一旁的的珠儿看的一呆。

    “你这个小丫头,没事别瞎打听!”恼怒的嗔了珠儿一句,墨柔儿迈开莲足,慌乱的向前方跑去。

    “哎,小姐!”

    身后的珠儿被小姐的话弄的如同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在原地思索了稍许,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摇了摇头,干脆不再去想,冲着墨柔儿的背影快步跑去。

    当墨柔儿到了开台上方,比赛已经过去了一半时间。

    远远看去,遥遥领先的正是马仁谷首席弟子马运来,他的头上闪烁的“七十二”几个大字熠熠生辉。

    紧随其后的是苏晚茶,此时她头顶上闪烁着“七十一”几个大字,她竟然仅仅以一种之差落后于马运来!

    再往后看去,除了几个一等弟子达到了六十多种,其他的则是从二十几种到到五十几种不等。

    此时,只有前排第三的位置上空,仍然空空如也。

    而这个位置上,正安静的坐着一个普通的麻衣五等弟子。

    看着下方仍然在全神贯注观察着草药的葛二蛋,墨柔儿心中没有来升起一股酸涩。

    看到他明知道已经没有希望了,仍然不放弃的这种精神,墨柔儿本来心中一直积郁的那股怨气,也瞬间烟消云散了。

    是啊,他只是一个区区的五等弟子罢了,自己又何必对他要求太过苛刻?他能在一试中取得第三名,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

    他毕竟不像这些首席弟子,一等弟子,受过很多识药、炼药方便的教导,甚至他连识海都没有开启,又怎么可能斗得过这些整天高高在上的天才弟子呢?

    不过,他这种不惧他人的眼光,迎难而上,并且不到最后一刻不放弃的精神,还真的是让自己刮目相看!

    别说是五等弟子,就说这些一等弟子,首席弟子,甚至包括自己在内,谁能在这么多不屑的、可怜的目光中,在这么多嘲笑的、讽刺的声音中,还能摒除一切杂念,保持着一颗积极向上,坚持到底的心态呢?

    至少自己,是不能的!

    想到这里,墨柔儿突然感觉可笑的不是台下的那个安定从容的五等弟子,而是周围那些对他发嘲笑声的众人!

    此时的他,内心一定是孤单的吧,虽然他仍然可以坚持,但是或许,他更希望获得的是一种肯定,对他这种坚持的肯定!

    哪怕,哪怕只有一个人,只有一种声音!

    想到这里,墨柔儿只觉得眼中的酸涩越来越大,不知过了多久,她只觉得脑中“轰”的一阵炸响,紧接着一片空白。

    “葛二蛋!”

    她嘴中突然发出了一声她自己都不敢置信的尖锐叫喊!

    是的,这声音是尖锐的,甚至还有难听!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声音,让场中的议论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转过头望向声音的所在地。

    当看到一身粉白色衣裙,犹如仙子般孑然独立的墨柔儿,所有人的目光中都散发出愕然和不可置信的神情。

    长老席上的墨白听到女儿的呼喊瞳孔一缩,却是瞬间有回复了平静。

    正在场中仔细辨药的剑离听到有人叫他,抬起头望去。

    远远的,墨柔儿柔弱的娇躯正立在看台上方看着自己。

    看着远处的墨柔儿,剑离精神一震,他隐约感觉墨柔儿刚刚墨柔儿的声音很奇怪,里面似乎掺杂着种种复杂的情感。

    她叫自己干什么?

    “葛二蛋!”

    剑离疑惑间,看台上方的墨柔儿再次对着他大声呼喊。

    这次的声音中再也没有了其他,而是透着一种坚定。

    剑离下意识抬起头。

    看到葛二蛋抬头看她,墨柔儿抬起手臂对着他不停的挥舞,无视周围异样的目光。

    用一种,肯定的,信任的语气,使劲全身力气对着他清脆的喊道:

    “葛二蛋,你能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别后重逢:吻安,〕〔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