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限量萌宝,了解一〕〔女配拒绝当炮灰〕〔我是丹田掌控者〕〔首长老公,上车吗〕〔医路青云〕〔重生八零:美食旺〕〔我不是五五开〕〔位面狂徒〕〔极品无上神医〕〔医女种田:猎户相〕〔玩宝大师〕〔宠婚99度:总裁,〕〔海盗食谱〕〔美利坚仓储捡漏王〕〔我在江湖做女侠〕〔哈利波特之凤凰荣〕〔天道测试卷〕〔生活酸甜味〕〔帝国星穹〕〔武侠之隐者神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月白传奇 第一百六十九章我相信自己!(这章尽量不要跳,很重要)
    当一种新的事物出现,一种新的东西被发现,我们是用怀疑的眼光去看待。等到所有的人都接受以后,我们才会信以为真。

    其实,不是我们不相信这种东西,而是我们不相信我们自己……

    **********

    “我相信他!”就在所有人都对剑离持有怀疑态度的时候,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道清越的女声。

    众人转头看去,一个相貌普通,浑身透着一股异样魅力的女子分开众人走上前来。

    “是墨大小姐……”

    “她来干什么?”

    “她竟然相信这个葛二蛋?”

    “墨柔儿是不是对这个葛二蛋有意思,要不然怎么从一开始就处处帮着他。”

    “我觉得有可能……”

    听着人群中传来的窃窃私语,墨柔儿丝毫不予理会,满脸严肃的走到父亲身前站定。

    墨白看着小脸紧绷的女儿,心中愕然,多少年了,自己从未见过女儿如此严肃的时候,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就是因为这个葛二蛋?

    “爹爹!”墨柔儿声音听起来干巴巴的。

    “怎么,柔儿,刚你说相信这个弟子,那么说说你的理由。”墨白感兴趣的看着女儿。

    “相信一个人还需要理由吗?”墨柔儿哼哼一声。

    “我觉得你们这些人明显就是嫉妒人家葛二蛋,什么为了丹药,什么年纪太小,说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还不是为你们心中的嫉妒找借口!丢人,真丢人!”

    “还有你,牛爷爷!”

    墨柔儿噘着嘴,叉着腰看向一旁神色讪讪的牛顶天,“牛爷爷,我真没想到你一个如此正直的人,今天也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来!”

    “咳咳!”牛顶天闻言一张老脸瞬间涨得通红,脸上的皱纹一抖一抖的,“小孩子,懂什么!”

    “牛爷爷,不是我小孩子,是你真的老糊涂啦!”墨柔儿生动的脸蛋充斥着不忿。

    “柔儿,怎么跟你牛爷爷说话呢!”墨白瞪了女儿一眼。

    “爹爹,你们为什么都不相信葛二蛋,就因为他是五等弟子吗?”

    “这个………”墨白一时有些语塞。

    “柔儿师妹,你不要太过于任性了!”站在长老们身后的莫问天忍不住侧出身子。

    “谷主和长老们这么说自会有他的道理。”

    看到莫问天出来,墨柔儿眼中一亮,迫不及待的拉过他的手臂,“莫师兄,你平时一直是不会说谎的,你说,你快说你是相信葛二蛋的!”

    看到墨柔儿满脸期待的神情,莫问天心中一叹,就要脱口而出“我相信”!不过脑海中却是蓦然出现了之前墨柔儿关心葛二蛋的种种,刚要出口的话却是被他硬生生咽了回去。

    抬头看了一眼葛二蛋,此时他也正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这神情,简直跟墨柔儿一模一样!

    葛二蛋啊葛二蛋!

    “柔儿师妹,我真的非常想相信他,但是目前的情况,除非葛二蛋真的能炼出这丹药,否则单单靠说是无法取信于众人的!”

    “是啊!”

    “就是,单靠说我也会。”

    “莫师兄说的对!葛二蛋要是能当场炼出丹药来,治愈这母女,谁还能怀疑他!”

    ………

    听着人群中传来七嘴八舌的议论声,特别是听到莫问天的回答,墨柔儿直感觉心中凉嗖嗖的,她木木的盯着眼前的莫问天,似乎是第一天看到他一样。

    “墨……墨师兄,连你,你也……”

    看着眼前一副心碎表情的小师妹,莫问天心中一疼,仍是硬着语气道:“柔儿师妹你如此信任葛二蛋,不就是因为你们平时太过熟识么?你平时亦是一个不会说谎的女子,那么我问你,假如你与葛二蛋素不相识,你还会如此毫无保留的相信他么?”

    “我……”

    墨柔儿闻言心中一颤,刚要说出“我相信”三个字,话到嘴边却是又咽了下去。

    平心而论,若是真的不认识葛二蛋,自己还会这么相信他么?

    恐怕,她虽然不会给予绝对的怀疑,但也不可能是绝对的相信!

    “可是,我们毕竟已经认识很久了,不管怎么说,我都相信他!”墨柔儿小脸有些苍白,神情恍惚的自言自语。

    看到墨柔儿的模样,莫问天心中松了口气,上前安慰道:“柔儿师妹,说实话,我也想相信葛二蛋,但是这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不是一个简单的相信就可以解决问题的。”

    墨柔儿闻言有些沉默,看了一眼脸色苍白,双目无神的麻衣弟子,想说些安慰的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颓然的低下头挪到一旁。

    *********

    站在脚下的土地上,剑离心神俱疲,有一种急于离开的迫切感觉。

    眼前的人群,周围的一切,让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陌生和孤独。

    是了,自己只是一个假冒的药王谷杂役弟子,就算是突然有了什么了不得的发现,又怎么可能取得别人的信任!

    只是,只是,眼前的母女,实在是让他感觉到不忍心,她们一个还这么年轻,一个还这么小……

    她们是两个活生生的人啊!

    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们骨肉分离么?

    不,自己做不到!

    “这位大姐,你相信我,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可以治好你!”剑离迫切的看着不远处紧紧抱在一起的母女。

    “大哥哥,我相信你!”年轻的母亲还没有说话,一旁的女儿却是放开母亲的手,快速跑到剑离身边。

    “大哥哥,你真的可以同时治愈我和娘亲么?我不想让娘亲离开我,呜呜……”小女孩说着说着忍不住跪倒在地,大声哭泣起来。

    “小妹妹,快起来!”剑离弯下腰扶起小女孩,从怀里掏出一方洗的发白的手帕。

    “快擦擦,虽然大哥哥也不敢百分百肯定,但是只要将花露丸进行改进,应该会治好你和你的母亲。”剑离清澈的目光看向小姑娘。

    “大哥哥,我相信你!”小姑娘胡乱擦了把泪水,拽着剑离就往自己母亲身边走去。

    剑离跟着她走到她母亲身边,小女孩急迫的开口道:“娘亲,这个大哥哥说能救我们,我们就找他吧!”

    “裳儿,不要胡闹!”年轻的母亲皱了皱眉头,把小女孩拉到自己身后。

    “娘亲我没有胡闹,大哥哥真的可以……”

    “小姑娘,你不要被这个家伙骗了!”一旁的马运来看到小姑娘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阴鸷。

    “这个五等弟子连最起码得炼丹都不会,怎么可能炼出来拯救你们母女的丹药!”

    “你是骗子,你才是大骗子,你想要我娘亲的性命!”小姑娘涨着通红的小脸指着马运来。

    “哼!小姑娘,我可是在为你的性命着想,你可不要不识好歹!”

    马运来说完目光转向葛二蛋,阴恻恻的开口道:“既然你如此相信葛二蛋,那么好,葛二蛋我问你,你可能会炼制我们药王谷哪怕是最简单的一枚丹药吗?”

    剑离闻言神色一黯,摇头道:“不曾会。”

    “那么我在问你,就算你说的对,花露丸中最大的瑕疵是银蛇草,那么我问你,你所谓的中和银蛇草可有绝对的把握?”

    剑离闻言有些沉默,双手轻轻握成拳,几息后缓缓开口道:“有一大半把握!”

    马运来闻言不置可否的一笑,转头悄悄看了看一旁年轻的母亲,果然发觉她眼光中最后的希望几尽破灭。

    眼中闪过一抹得意,马运来再次对着剑离质问道:“葛二蛋,我最后再问你,就算你说的全对,谁又有把握在这母女即将发病的三天内炼制出这丹药!”

    “哪怕就算是十年!给你十年时间,葛二蛋,我问你,你可有绝对的把握炼制出这丹药吗!”

    听了马运来咄咄逼人的口吻,剑离身子一晃,紧握的双拳颤抖着松开,颓然的低下头去。

    看到剑离的样子,马运来得意的冷哼一声,转头看了看年轻的母女,果然发现她眼中再也没有了哪怕一丝一毫的侥幸,剩下的,只是绝对的释然。

    旁边的苏晚茶看着低下头默默不语的葛二蛋和前方似乎已经下定决心的母女,不忍的开口道:“其实,你真的可以选择我的方法,毕竟你还有十年的时间,若是葛二蛋真的炼制出这种丹药,那么,岂不皆大欢喜……”

    只是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话有多么的苍白无力,看到丝毫不为所动的年轻母亲,苏晚茶终于叹了口气,转头出神的看向远处的天空不再言语。

    “娘亲,我们相信那个大哥哥吧,好不好,求你了娘亲!呜呜………”

    看到娘亲决绝的表情,小姑娘死死的抓住娘亲的衣角,奔溃的大声哭泣。

    “傻孩子!”年轻的母亲低下头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

    “娘亲早晚有一天会离你而去,只要你活着,娘亲就活着!你就是母亲生命的延续啊,以后娘亲不在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替母亲好好的活下去!知道吗?”

    “不!娘亲!我不要!”小女孩哭泣声更大了,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年幼的她哪里晓得母亲话中的含义,她只知道,娘亲马上就要离开自己了,这不是年幼的她能承受的。

    旁边的众人看到母女二人的模样,心中都有些戚戚然。

    但是,又有谁能真正理解母女二人此时的心情!

    事情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旁人永远也无法理解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苦!

    人群后方,摇光千雪和仙门门主遥望着人群中间,心中都有些五味杂陈。

    “千雪,你现在对这个葛二蛋如何评价。”仙门门主双手背后淡淡开口。

    摇光千雪沉默半响,随后断然开口道:“强过药王谷所有弟子!”

    仙门门主闻言嘴角罕见的闪过一抹微笑,随后继续看向场中。

    *********

    “墨谷主,我决定好了,还是烦请您现在就吧药赐给我吧!小妇人感激不尽!”

    墨白闻言深深叹了口气,“不再好好考虑一下了吗?”

    “多谢墨谷主好意,小妇人已经决定好了,请谷主赐药!”

    “你可以等三天后……”

    “不必了!墨谷主!”年轻母亲眼中有泪花闪动。

    “早晚都是这种决定!我不想让我的孩子无时不刻承受这种煎熬,请墨谷主赐药!至于裳儿……”

    年轻母亲说完颤抖的从身旁抱起昏睡过去的女儿!

    小女孩虽在昏睡,但是小小的双手仍然紧紧抓住母亲的衣裳,一张小脸满是痛苦,似乎是做着什么可怕的噩梦,眼角不停的有晶莹的泪水划过脸颊。

    轻轻的整理了一下女儿散乱的发丝,又为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年轻的母亲嘴角勉强掀起一抹笑容,低下头亲了亲女儿的额头。

    怀中的小女孩似乎感受到母亲唇瓣的温暖,满是痛苦的小脸渐渐舒展开来,嘴中嘟囔了一声“娘亲”,随后沉沉睡去。

    她太累了。

    “裳儿,就拜托您了!”年轻的母亲不舍的把女儿交到墨白手中,随后眼中泪水肆虐而下,“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请墨谷主替我照顾好裳儿,等我到了地府,一定整天替墨谷主祈福!”

    “快起来吧!放心,我定会替你照顾好这个孩子!”墨白搀扶起年轻的母亲,随后结果牛顶天递过来的红色瓷瓶。

    “这就是花露丸,服下之后,你会在一刻钟内失去生命,而你的女儿,则会健健康康的活一辈子!”

    颤抖的接过墨白手中的红色药瓶,年轻的母亲眼中闪过一抹如释负重。

    六年了!

    这种无时不刻不再煎熬她内心的疾病,终于即将离自己而去了!

    最重要的是,女儿活了下来!

    六年了!

    虽然自己即将永远离开女儿,这一刻自己很痛苦,但是想到女儿以后能健康快乐的活一辈子,她又觉得这一刻,自己很幸福!

    真的没什么遗憾了!

    年轻的母亲最后看了一眼墨白怀中熟睡的女儿,又看了看一眼天边即将落下的夕阳,打开瓶塞,走到女儿身边,就要把瓶中的丹药给女儿服下!

    “她已经失去了父亲,难道你还想让她失去娘亲吗!”

    年轻的母亲闻言一顿,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目呲欲裂,眼眶通红的剑离。

    歉意的看了一眼剑离,年轻的母亲转过头不再迟疑,拿出瓶中的丹药,塞到女儿口中,轻轻一拍女儿的胸口,丹药被小女孩,

    一饮而尽!

    旁边的马运来看到小女孩服下花露丸,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亦有些不忍。

    “不过若是真的有更好的方法,自己是不会这么做的!”他低着头不断的安慰着自己。

    四周的众人也有些沉默,低下头去不忍心看向即将逝去的年轻母亲。

    很快,半刻钟过去,年轻母亲脸上的牵牛花开始越长越大,很快遍布整个面孔,此时的她看起来犹如一个地狱来的魔鬼。

    她双目布满血丝,嘴角已经溢出鲜血,却还是紧握着轿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墨白怀中的女儿。

    很快,女儿侧脸上那个小小的牵牛花彻底消失不见!

    年轻母亲终于松了一口气,脸上闪过轻松的微笑。

    随后她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撕扯之力从肾部传来,紧接着喉咙一甜,一大口鲜血从嘴角溢出。

    肚中出来的痉挛感让整个面部极度扭曲起来,她勉强扶着轿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很快,伴随着“噗通”一声巨响,年轻的母亲仰头跌落在地上!

    感受着肚中传来的撕扯般的痛苦,看着远处蔚蓝的天空,她的眼前渐渐开始模糊。

    她仿佛看见了蔚蓝的天空上一男一女在互相依偎,男人英俊潇洒,手持一柄宝剑,女人貌美如花,素手抚琴,对着旁边的男子不断的微笑。

    这,似乎是她儿时的梦想。

    很快画面突转,她仿佛看见了一个跟自己有八分像的绝美女子手持九天神兵,站在山巅之上俯瞰大地!

    这,似乎是自己的女儿!

    颤抖的伸出手,她努力想为女儿抹开紧皱的眉头,但是肾部却又一次传来更加猛烈的痛苦!

    “噗!”

    她仰天喷出一口鲜血,刚刚伸到一半的双手颓然落到地上。

    要死了吗?

    这样也好……

    忽的,朦胧中,画面再次转变,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这少年似乎,似乎有些像刚刚那个葛二蛋,但又仿佛不是。

    这个少年似乎抓起了自己的左手。

    他要干什么?

    “嘶……”

    食指指尖传来轻微的刺痛,似乎,这个少年把自己的手指咬破了……

    再然后,她的身体突然出现一种奇怪的感觉。

    自己体内肆虐的痛苦,似乎找到了什么宣泄口一般,顺着自己被咬破的手指,疯狂的向着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疾驰而去!

    她感觉自己的神智似乎略微开始清醒。

    随后她似乎听到了无数不可思议的呼喊和一个女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葛二蛋!!!!”

    “疯子!!他疯了!”

    “葛二蛋,你不要命了!”

    “葛二蛋!你这个疯子!”

    “葛二蛋!你为什么这么做!”

    “葛二蛋,值得么!”

    人群中间,剑离脸色苍白的看着自己身下生命不再流逝的女子,缓缓的站起身。

    他的不远处,墨柔儿已经哭的满脸泪水。

    他的四周,充斥着惊恐,不可置信,迷茫,等等各种各样的表情和声音。

    等到剑离站直身子,静静地环顾四周,四周的众人几乎同时变得鸦雀无声。

    而他本来憨厚无比脸上,不知何时,悄然多出了一朵黑色的肉色花朵!

    牵牛花毒!

    微微张了张干涩的嘴唇,剑离没有说话,他安静的转过身,向着远处走去。

    走到人群中间,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为他让开了一条宽敞的大道!

    他苍白虚弱的脸上,此时仿佛传出一股惊天的“势”!让所有人都不敢靠近!

    “葛二蛋!”

    人群后方忽的传出墨白的喊声。

    剑离闻言身子一颤,顿住脚步。

    “能告诉我,你为何要这么做么!”墨白神色复杂的看着不远处那个孤单的背影,仿佛瞬间老了十岁。

    剑离沉默半响。

    “我无法在,明知道有能力救这个人的情况下,还眼睁睁看着她在我眼前死去,若真是这样,我这辈子,都无法原谅我自己!”

    剑离说完继续向前走去,夕阳的余光照耀在他苍白的脸上,让他眼神微眯,忽的想到自己从小到大经历的一切,他不由得飒然一笑。

    你们不相信我,没关系,我相信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