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兵王归来〕〔九阳帝尊〕〔开海〕〔黎隐传奇〕〔绝命毒尸〕〔金粉〕〔花瓶女配开挂了〕〔真爱守卫战〕〔从我遇见他:纯爱〕〔穿越成了炮灰女配〕〔许君不知情深浅〕〔都市之最强败家神〕〔超凡黎明〕〔我可以无限升级〕〔超品小神农〕〔舌尖上的神豪〕〔我家老婆可能是圣〕〔舟行诸天〕〔我的佛系田园〕〔嫡女心计,妖孽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月白传奇 第一百七十七章鬼斧神工
    两人很快到了丹楼下方。?随{梦}小◢1a

    剑离站在丹楼下方,更能感受到它的雄浑与大气。

    这丹楼怕是有五六十丈高,底部竟然是四根不知何种材料制成的方形巨柱,用来支撑起上整座方气势恢宏的丹楼。

    四根巨柱的中间,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偶尔有淡银色的火舌从深渊底部窜出,打在丹楼底部,泛起阵阵青烟。

    两人驻足稍许,沿着不远处的汉白玉石阶走向丹楼。

    石阶的尽头是两扇火红色大门,大门前方,两个身披金甲手持长枪的侍卫目不斜视的驻足而立。

    刚刚走到侍卫不远处,两个金甲侍卫同时伸出手中的长枪挡住了剑离二人。

    苏晚茶从怀中拿出了一个深紫色的令牌,出示给两名侍卫,令牌上雕刻着“一等”两个大字。

    两名侍卫看过之后对视一眼,点了点头,随后长枪“唰”的收回,再次目不斜视的驻足而立。

    苏晚茶对着身后的剑离摆了摆手,两人继续向前走去。

    走到大门前方,苏晚茶把手中的令牌放到大门前方仰天怒吼的石狮子身上的凹槽处,并轻轻转动。

    伴随着“吱,吱”的声响,大门缓缓向两边打开。

    站在苏晚茶身后的剑离,忽的感觉道大门中传来一股透体的寒气,这股寒气在到达他身体之后,竟然瞬间转变成一股说不出来的燥热感!

    剑离很快就感觉到口干舌燥,似乎浑身的水分在瞬间被蒸发很多,紧接着一股股无力感从身体散发出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剑离大惊失色,刚想运转灵力抵御这奇怪的寒气,剑离脸部突然泛起一股股清凉之感,顺着头部很快蔓延全身,不一会,剑离再次感觉到了浑身舒泰之感。

    心中默默对糖堆说了声谢谢,剑离眯起眼睛向丹楼内部看去。

    丹楼的中间,是一个耸立的圆柱型空间,同样是用不知名的材质打造而成。这圆柱形空间从底部不断向上延伸,似乎是贯穿了整座丹楼。

    圆柱形空间的周围,有一圈圈木制的旋转楼梯,从大约几丈高的位置向上,每隔半丈高半丈宽的距离便有一个一人高矮的拱门。

    丹楼四边,是一圈木制的栅格,每个栅格都用一把金色的锁头锁住。不时有药王谷弟子打开栅格,或是拿出,或是送入一瓶瓶形状、颜色各异的丹瓶。

    栅格与圆柱形空间中间,是十几座用粗长绳索吊住的圆柱形木桶,这木桶应该是用来通往高出,不时的有弟子从木桶中进进出出。

    “葛师弟,忘了告诉你,这丹楼内充斥极寒冰焰的热力,这极寒冰焰极为特殊,表面上寒冷无比,但是一旦侵入身体中,便会转化为无名之火,也就是佛门中所谓的‘业火’,这业火专焚人心神,但是只要你保持心态平静,这业火不仅不会对你产生影响,还会有利于心神的成长。”

    “竟然还有如此功效?”剑离心中惊讶,于是让糖堆撤回灵力,亲自尝试一下这冰焰的威力。

    在糖堆撤回灵力的一瞬间,剑离浑身再次浮起燥热之感,他赶忙按照苏晚茶所说,平心静气,稳定心神。

    果然,过了没多久,剑离就发现燥热感消失不见,一股股特殊的能量开始流向身体的各个部位。

    没想到这药王谷还有这么好的东西,剑离不由得心中羡慕。

    跟着苏晚茶走进丹楼的大门,剑离瞬间被眼前的画面所震撼。

    仰头望去,之前的圆柱形空间竟然不止止是一截,而是从丹楼底部,直达穹顶,看起来如同一根擎天巨柱一般!巨柱周围的楼梯蜿蜒而上,仿佛盘在巨柱上的巨蟒。

    巨柱表面,无数密密麻麻的拱形门镶嵌其中,不时有弟子从门内走出,沿着楼梯走进悬挂在绳索上的木桶中,随后这些弟子不知启动了什么机关,伴随着“哗哗”的声响,木桶快速向着地面坠落。

    “这真的是鬼斧神工!”剑离望着眼前的一切惊叹出声。

    “当然。”苏晚茶淡然出声。

    “不过以后习惯就好了,我刚刚来到丹楼跟你一样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撼。”

    很快,两人走到不远处一个木桶前,苏晚茶刚刚要把手中的紫色令牌放入木桶边的凹槽处,远处忽然传来一道酸酸的喊声:“呦,这不是苏师妹么?常闻苏师妹向来对于一切男子都不假辞色,怎么今天破了先例了?”

    两人抬头看去,只见不远处走来一个身着紫衣的一等弟子。

    剑离看着越走越近的紫衣弟子,总觉得有些熟悉,忽的想起来,二试开始时站在自己身后的似乎就是这个人,他似乎在一试中得到了第四名。

    而且若是自己记得没错,在二试中,他似乎也是第四名……

    若是没有自己,他应该可以进入决赛的吧……

    “洛河,我做什么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苏晚茶冷冷的回应。

    “原来他叫洛河,名字倒是不错……”剑离看着已经走到两人身前的紫衣弟子暗自沉思。

    “苏师妹说笑了,我哪敢管你?只不过这要是传到马师兄耳朵里,似乎也不是太好吧?”

    “哼,我如何做,不需要得到马运来的同意,更不需要你来关心!”

    “葛师弟,我们走!”

    苏晚茶说完“啪”的一下把手中的令牌放到凹槽处,随后木桶打开了容一人进出的豁口。

    苏晚茶甩了甩衣袖,率先走了进去。

    剑离对着旁边的紫衣弟子歉意的笑了笑,紧跟着苏晚茶走进了木桶中。

    剑离走进之后,木桶的豁口缓缓关闭,在即将关闭的一刹那,透过缝隙,剑离看到了到了木桶外边的洛河双拳紧握,目光阴冷的盯着自己。

    剑离:“我≈ap;★!自己这是躺着也挨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