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第一狂帝〕〔大宋第一状元郎〕〔西游之金乌大圣〕〔辽东之虎〕〔虫屋〕〔战国赵为帝〕〔游戏入侵异世界〕〔浮世轮回〕〔帝逆洪荒〕〔关于我转生在日本〕〔木叶之我是宇智波〕〔山村小神医〕〔奶爸的异界餐厅〕〔傅先生,你被挖墙〕〔人类养成计划〕〔都市之玄幻世界垃〕〔影帝重回十八岁〕〔艾泽拉斯的奥术师〕〔回天〕〔绝世妖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月白传奇 第一百八十三章妒火
    看着眼前泫然欲泣的墨柔儿,剑离有些头疼,他实在猜不透这位大小姐内心的想法。

    难道她喜欢上自己了?

    剑离随即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且不说自己与大小姐刚刚认识不久,单单自己之前五等弟子的身份就阻碍了很多事情。也许由于种种原因,这位大小姐对自己的确有些好感,但是肯定谈不上喜欢,毕竟莫问天跟她接触了这么久,都没有取得她的芳心。

    “大小姐若是没什么事,我就去丹楼了,毕竟时间不等人,现在葛二蛋手中,可是还握着两条人命。”

    墨柔儿闻言复杂的看了一眼剑离,吸了吸鼻子,从淡黄色的衣裙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瓷瓶和一块令牌。

    墨柔儿走到剑离身前站定,剑离很快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牡丹花香气。

    “喏,给你。”

    “这是?”剑离疑惑的看着墨柔儿手中的东西,没有伸手去接。

    看着剑离迟疑的样子,墨柔儿撇了撇嘴,拿过剑离垂在身侧的右手,把令牌和丹药放到他手上。

    剑离还没来得仔细感受墨柔儿纤细的手掌传来的滑腻感,墨柔儿就转过头走向一边,淡淡的开口道:“这是昨晚从谷主吩咐给你制作的身份令牌,至于那丹药,是几枚已经制作好的花露丸,想必这两天你应该能用的上。”

    看着手掌上金黄色的首席令牌和深红色的瓷瓶,剑离心中有些苦笑,拜谢墨柔儿主仆之后,剑离快步向着丹楼走去。

    等到剑离走的远了,墨柔儿望着他的背影怔怔出神。

    旁边的珠儿忍不住上前道:“大小姐,你这又是何必。为了这两样东西,你没少劳心费神,看那葛二蛋,也不像领情的样子……”

    “珠儿,我可不是为了某个人!”莫柔儿收回目光,嗔了珠儿一眼,扭头悻悻的离去。

    珠儿:“-_-||……”

    ********

    剑离到了丹楼以后,远远的看见苏晚茶跟一个身着白袍的男子站在一起,两人正在面红耳赤的争论着什么。

    剑离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就听一声怒吼声从前方传来:“葛二蛋!果然是你!”

    剑离愕然看去,只见马运来正目呲欲裂的盯着自己,仿佛跟自己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般。

    略一思索,剑离就明白了其中原委,定是马运来得知了自己昨天跟苏晚茶在丹室一起炼药的消息,所以才会一副要杀人的样子看着自己。

    在原地驻足片刻,剑离依然向着两人的方向走去。

    剑离并没有打算跟马运来解释些什么,毕竟自己和苏晚茶光明磊落,并没有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

    “葛二蛋,我杀了你!”剑离刚刚走到丹楼的楼梯下,就听见马运来突然一声大喝,紧接着状若疯狂的向着自己飞奔而来。

    剑离脸色一变,他没想到这个马运来竟然如此大胆,敢在丹楼如此重要的地方不顾一切的想要杀自己!

    虽然他不可能真的杀了自己一个首席弟子,但是肯定是想借着这个由子给自己一个教训。

    马运来身后的苏晚茶脸色闻言陡然一变,运起轻功对着向着马运来追去,对着远处的二人大声开口道:“马运来尔敢!葛二蛋小心!”

    伴随着苏晚茶焦急的大喊,马运来快速略到了剑离身前。

    看着近在咫尺的剑离,马运来双目闪过一抹阴狠,伸出右手,就准备狠狠地掌掴一下剑离,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就在马运来的手掌即将到达剑离面部的一瞬间,马运来甚至已经做好大笑的准备了,却是突然发现,本来在自己身前的剑离,竟然以一个诡异的姿势,躲开了自己这势在必得的一掌!

    这姿势,有些奇怪,有些像腾飞的鸟,又有些像灵巧的鹿。

    由于无处卸力,马运来的身子在原地滴溜溜的打了个转,看起来颇为滑稽。

    很快,马运来止住身子,在原地揉了揉脑袋,随后向四周看去。

    此时的剑离已经到了苏晚茶旁边,冷冷的看着他。

    苏晚茶的神情更是冷漠,厌恶看着马运来,目光简直跟路人无异。

    “苏晚茶,你还要护着他!别忘了,你是我马运来的未婚妻子!”转过身的马运来目光喷火的盯着两人,双手紧握,妒火中烧。

    “马运来,你不要异想天开了!”苏晚茶淡漠的开口。

    “以前,虽然我对你有些不满,但总认为你还算个坦坦荡荡的正人君子,但是通过最近这几天看来,你马运来也不过如此!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马运来,马师兄,我们俩永远也不可能了!”

    “葛师弟,我们走!”苏晚茶说完不管前方的马运来如何表情,转身向着丹楼走去。

    “苏晚茶,你这样对得起我爹对你的养育之恩吗!”马运来声嘶力竭的喊道。

    听了马运来的话,正准备迈入丹楼的苏晚茶娇躯一颤。

    沉默了稍许,苏晚茶复杂却坚定的声音响起:“马长老的养育之恩苏晚茶铭记一生,以后定会报答。但是人生大事,苏晚茶一定会自己做主!”

    苏晚茶说完这句话,不再迟疑,迈步向着丹楼走去。

    跟在苏晚茶身后的剑离总感觉自己背后有两道毒舌般的目光盯着自己,让他感到如芒在背。

    皱着眉头走进丹楼,剑离心中暗自骂娘。

    自己本来就跟这个苏晚茶无丝毫的纠葛,不知怎么就惹上了马运来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敌人。

    不过说又说回来,自己的确也有一部分原因,昨天只想着早日融合银蛇草的暗属性,却忘记了自己和苏晚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肯定会惹来诟病。

    等两人再次到了停放的木桶前方,剑离有些踌躇,思考者要不要进入。

    “怎么,葛师弟如此光明磊落之人,难道也在乎他人的舌根?我依稀记得在决赛上,葛师弟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怎么到了现在,反而却步了?”

    剑离闻言心中一震,感激的看了一眼苏晚茶,不再迟疑,迈步走进木桶。

    “葛师弟,你刚才使用的是什么身法?好生敏捷,竟然躲过了马运来如此犀利的一击!”待剑离走到木桶中站定,苏晚茶好奇的开口。

    “只是一种不入流的身法而已,算不得稀奇。”

    “哦?”感觉到剑离似乎有些不愿意太过于透露这种身法,苏晚茶也不再追问,伴随着铁链发出的“哗哗”声响,木桶快速向着苏晚茶的丹房驶去。

    *******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傍晚时分,苏晚茶的丹室大门再次被打开,满脸汗水的二人再次出现在了门口。

    “葛师弟,对不起,我还是有负你的信任,到最后,依然没有完美的融合银蛇草的暗属性,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我,我……”。苏晚茶满脸沮丧,神情萎靡,声音带着沙哑。

    “苏师姐,不怪你!”剑离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叹了口气。

    “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但是不到最后一刻,我是不会放弃的!苏师姐,你已经太累了,赶快回去休息吧,我还想再试一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败家子〕〔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农女王妃的快意人〕〔我可以无限升级〕〔诸天万界最强至尊〕〔路边捡到一只猫〕〔雪落关山〕〔巨富女婿〕〔重生之明星奶爸〕〔黑夜进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