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限量萌宝,了解一〕〔女配拒绝当炮灰〕〔我是丹田掌控者〕〔首长老公,上车吗〕〔医路青云〕〔重生八零:美食旺〕〔我不是五五开〕〔位面狂徒〕〔极品无上神医〕〔医女种田:猎户相〕〔玩宝大师〕〔宠婚99度:总裁,〕〔海盗食谱〕〔美利坚仓储捡漏王〕〔我在江湖做女侠〕〔哈利波特之凤凰荣〕〔天道测试卷〕〔生活酸甜味〕〔帝国星穹〕〔武侠之隐者神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月白传奇 第一百六十五章真正的恶魔(二)
    结果刚走了不远,剑离就看见糖堆捂着屁股,大叫着从里面跑了出来。

    问明经过之后,剑离实在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这个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糖堆,竟然怕火,这万物还真是相生相克……

    而且这次糖堆的失败也让剑离明白了一个道理,这小家伙软实力尚可,至于硬实力……

    还真的是不够看……

    急急忙忙跑进这坟墓的“窟窿”,剑离刚走进“坟墓”内,就看到一脸猥琐的马运来正准备对着躺在地上凄惨无比的苏晚茶欲行不轨之事!

    不过看马运来此时的样子,他应该还没有得逞。

    但是即便如此,马运来的行径也让剑离心中的怒火“蹭”的蹿了起来。

    曾经在药王谷,苏晚茶可是没少帮助自己,真没想到如今她竟然被马运来逼成这副模样!

    这个马运来,当初在药王谷就处处针对自己也就罢了,没想到今天竟然做出这种与畜生无异的事情!

    今天,自己一定要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不可!

    ……

    ……

    “哼,堂堂药王谷弟子,竟然会做出如此让人不齿的事情,真不知道若是让你的师门长辈知道了,会作何感想?”剑离目光凌厉的看着马运来,一字一顿的开口。

    “你怎么会知道我是药王谷弟子??!!”听到对面神秘少年的话,马运来脸上顿时闪过慌乱。

    “若非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阁下,坏事做多了,难道不怕遭报应吗!”

    “你到底是谁?你既然认识我,肯定知道我如今在药王谷的地位,我奉劝你少管闲事!否则,我以后定会让你在药王谷无立锥之地!”

    “阁下好大的口气!”剑离压着嗓子,向着马运来的方向缓缓移动。

    “你,你要干什么!”看到向自己逼近的神秘少年,马运来开始慌乱起来。

    “明知故问!”

    随着话音落下,剑离浑身灵力涌动,手中的月白剑“哐当”一声出窍!

    对于这种人,说再多的话都是浪费口舌,只有狠狠地教训一顿,才能泄一泄自己心头的怒火。

    “畜生!受死!”

    随着剑离一声厉喝,月白剑发出“铮”的一声轻吟,雪白的剑身散发出刺目的白光,瞬间照亮了整个坟墓。

    轻轻一跃,剑离身子骤然蹿出一人多高,随后身子前倾,向着对面的马运来直刺而去!

    “你怎么说动手就动手!”

    马运来大叫着后退几步,慌忙举起手中黑色长刀,对着迎面而来的神秘少年迎去。

    “铿锵”一声脆响。

    马运来被股大力冲击的满脸涨红,“噔噔噔”后退三大步!

    剑离看到先机已得,毫不犹豫的再次欺身而上,左劈右砍,把马运来打的毫无还手之功。

    由于马运平时把大部分经历都用在炼丹上,导致他自身实力跟同等天才比起来相差甚远,再加上剑离借势而为,根本不给马运来反应的机会,导致他失了先机,只能被动防御。

    但是所谓落后就要挨打,一直被动的防御,终究是落了下乘,十几招过后,满头大汗的马运来终于露出了一个小小破绽。

    剑离的精神力何时敏锐,银滴四阶可不是吃醋的,马运来腋下的破绽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但是还是让他发现了。

    二话不说,剑离左手虚晃一招,紧接着右手一个斜刺,月白剑化作一道白光闪电般刺向马运来腋下!

    “噗!”

    一道猩红的血箭从马运来腋下喷射而出,迅速染红了他的衣袖!

    “啊!”

    马运来一声大叫,手中的黑色长刀扔向半空,身子向后极速摔去!

    “嘭!”

    一阵尘土飞扬,马运来倒摔在正中央巨大的泥棺上。

    “轰隆!”

    被摔得七荤八素的马运来还没从巨大的疼痛中缓过神来,就觉得身下不知什么东西裂开了,他的身体再次向着下方坠去……

    原来是年代久远的泥棺经过无尽岁月的腐蚀,早已经变得脆弱无比,被马运来这么一砸,瞬间分崩离析!

    随后,一次重伤还没缓过来的马运来被厚重的泥土再次砸中,造成了无可弥补的二次伤害……

    好在最后关键时刻马运来一个转身避免了正脸被泥土砸中,否则,估计现在的他已经彻底破了相了……

    被埋在土石下方,口吐鲜血的马运来心中悲愤的骂娘,勉强用尽全身力气移动了一下身躯,却发现了让他无论如何也不想接受,却必须要接受的一幕。

    此时,他的嘴唇……

    正紧紧的贴在一具骷髅惨白的牙齿上……

    这骷髅生前似乎是一个实力强横的存在,哪怕如今死去多年,牙齿仍然坚固异常,马运来的门牙被这牙齿磕掉了好几颗,满脸鲜血,而骷髅的牙齿依然坚挺的长在那里……

    最让马运来无法接受的是……

    他的人生第一吻,竟然给了一个死了多少年,不知道是男是女的骷髅!!!!

    马运来“我#!!”

    很快,艰难扭动身体的马运来感觉自己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拎了起来,这手的主人似乎也不懂得“怜香惜玉”,他千辛万苦保护的双脸,无可避免的被周围的石块切割的血痕累累。

    “嘭!”马运来被那只手毫不客气的扔到了地上。

    在地上“顽强”的挣扎了一会,马运艰难的抬起头,血肉模糊的双眼看到了站在他身前的一双挺立的双腿。

    在这个双腿的旁边,一柄滴着鲜血的白色长剑,如一个地狱来的索命鬼,正冰冷的注视着他。

    真是风水就轮转,曾几何时,他也像身前这个神秘少年那样,俯视着那个被他折磨的绝望的少女。

    “扫,扫侠!扫扫扫侠绕命!绕了笑,笑人吧!”马运来忍住浑身的剧痛挣扎着跪起,对着前方的少年不停的磕头。

    “唰!”

    白色的长剑瞬间伸到了马运来脖子旁边,正在不停磕头的马运来只觉得脖子一凉,紧接着身上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扫,扫侠!绕,绕了窝!窝平石总来,总来没,没有孩,孩(害)过人!”

    马运来被吓得涕泪直流,嘴中不断地泛出血沫,由于门牙不见了,说话都开始漏风。

    “哼!放过你?”

    剑离缓缓走到马运来身前,蹲下身子,目光阴沉的与他对视。

    “当初的你,可能想过要放过这位女子?”

    “窝,窝镇的没有孩,孩过人!镇的没有!”马运来哆哆嗦嗦的重度着这句话。

    剑离冷冷的跟马运来对视片刻,收回了月白剑。

    “你的命,我会交给这位姑娘来做决定!死还是活,就看你的造化了!”

    剑离说着起身,转头向着一旁的苏晚茶走去。

    马运来闻言松了口气,彻底瘫在了地上,苏晚茶的性子他还是了解的,只要自己跪地求她,相信自己定会保住这条小命,到时候!

    这对狗男女!我定会让你们好看!

    正在心中恶狠狠咒骂的马运来并不知道,就在他刚刚瘫在地上的那一刻,,他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虫子。

    “沙沙沙……”

    伴随着微不可查的响动,这只不起眼小虫子消失在了马运来残破了的裤脚内……

    刚刚走到苏晚茶身边的剑离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耳朵微微一动。

    马运来啊马运来!

    只怪你命不好,落在了糖堆这个真正的小恶魔手中。

    恐怕这个世界,以后又要多了一个可怜的阉人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