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辽东之虎〕〔娱乐富三代〕〔萌妻十八岁〕〔太古龙神诀〕〔狂妻来袭:九爷,〕〔最强陪玩〕〔概率操控系统〕〔异世铿锵行〕〔昆仑剑歌〕〔人仙武帝〕〔最强角色扮演〕〔陋俗之婚闹〕〔神相鬼医〕〔神工〕〔魔武地球〕〔龙图大玩家〕〔师傅,徒弟又来撩〕〔无悔选择〕〔无限穿越之最强者〕〔二度婚约:总裁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月白传奇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三个字(一大章)
    大堂的众人听这句话,尽皆惊愕。

    随即便察觉到说话的不是坐在第一排的身份高贵之人,听着声音,倒像是从后边的角落里传来。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材适中,面无表情的中年商贾从后边挤了进来。

    众人的表情更加愕然。

    “一下子多出十倍这人是疯了”

    “五万两他是想压出自己全部的身家吗”

    “看这人的穿着打扮,一看就不是太过于富贵之人,若是真的为了一个舞女压上自己的一切,可真是不值当。”

    “愚不可及”

    众人议论纷纷,唾弃中似乎还带着些酸溜溜的成分。

    剑离丝毫不为所动。

    对于他来说,凡事能用钱财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或许他身上的钱财不多,但是别忘了,他身上有很多稀世丹药,随便拿出一枚,都定会有人拿出无数钱财购买。

    毕竟跟所有东西比起来,命,才是重要的

    大厅中气氛一时有些凝滞。

    谁也没想到,半路杀出的这个程咬金。看起来平淡无奇,却是个敢花钱的主

    就连那位为儿子买妾的“大善人”一时间也有些沉默。

    五万两,是他能所能接受的极限了,若是超出这个数目,不值。

    凝滞的气氛并没有维持太久,第一排的东方未明终于坐不住了。

    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也该他出手了。

    这个大堂内,能出的起五万两钱财买一个舞女的人,毕竟寥寥无几。

    “十万两”

    东方未明嘴角含笑站起身来,目光带着绝对的自信。

    只是他这笑容和自信并没有维持太久,就被后方传来的一个声音彻底打破。

    “一百万两”

    大堂瞬间鸦雀无声

    等到众人反应过来,抽冷气的声音开始彼此起伏。

    这简直是天大的手笔

    众人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商贾,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轻视和唾弃,而是凝重中带着疑惑。

    他们都在猜测,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能够随随便便喊出一百万两买一个舞女的,相信整个天下都屈指可数。

    而且别忘了,这人从一开始就十倍十倍的往上加。似乎对这女子是志在必得啊

    那个顾善人出五千两,他直接五万两;那位青年公子出十万两,好么,他直接来个一百万若是再有人出二百万两,他还直接出两千万两不成

    不过看他如今的架势,似乎,还真有这种可能

    所谓大隐隐于市,今天的众人,可真的算见识到了。

    “哈哈这位兄台出手可真是阔绰诸位可听好了,一百万两,这位兄台出价一百万两可还有出价更高的吗若是没有,今天这娇滴滴的大美人,女儿国的贵族女子,可就要成为这位兄台的枕边人喽”

    贾天下说完笑咪咪的看向周围的众人,脸上堆积的肥肉直打颤。

    他尤其着重看了一眼东方未明。

    他本来还害怕这场中没有识货之人,最后让东方未明捡了便宜,轻易便把这女子得了去,如今看来,这好戏,似乎才刚刚开始

    站在椅子旁的东方未明此时脸上笑意尽收,变得有些阴沉。

    他倒不是说拿不起银子了,他堂堂黑龙国的五皇子,在比这多十倍的银子,他一样出的起。

    只是眼前的商贾身份不明,若是自己出价以后再次被他直接以十倍的价格打压下去,自己面子上未免有些挂不住。

    况且看这商贾的成竹在胸的姿态,恐怕这情况十有八九会发生。

    这个中年男子到底是从何处冒出来的要说这同人镇以及黑龙国的贵族名流,自己大部分都认得,也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

    除非,他也跟自己一样,也是乔装过的。

    如今看来,但靠钱财是行不通了,只有拿出一件无价之宝,彻底断绝这中年商贾的念想

    稍作犹豫,东方未明伸到怀中取出一副画卷摊开。

    “诸位请看”

    东方未明脸上阴沉尽去,嘴角再次浮现笑容。

    众人闻言目光聚集在那副画上,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画上的内容很简单一座山旁一条河,一条河里一扁舟,一扁舟上一个人,一个人望着那座山。

    过了片刻,第二排一个一身儒衫打扮的中年文士突然站起身来,使劲揉了揉眼睛,颤抖的开口“这这莫不是七千年前的画圣柳石所画的二人其中的一副”

    东方未明闻言含笑点头道“这位兄台一看便是识货之人。不错,相传当年这二人一共有两副,除了我手中的这一副。另一副画的是这座山的另一边,同样有一个人,只不过那人乃是一个女子。”

    “真是这幅画这可是真正的无价之宝用它来交换一个舞女,真的是暴殄天珍啊”坐在第一排的一个面黄肌瘦的青年惊叹一声。

    “不错,这的确是无价之宝但是在我看来,今天这位有着惊人舞姿的女子,同样也是无价之宝所以,用它来交换这位女子,我觉得很值得”青年男子声音高昂,似乎是故意说给雪莲花瓣中的女子。

    拍卖进行到了如今的底部,周围的众人们已经被接二连三的“惊喜”弄的有些麻木了。

    他们心中早已经对这位女子不抱任何奢望,只是想看看,这女子最终,到底归谁所有。

    贾天下此时心中也有些愕然,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本来他是打算让这东方未明稍微出点血,然后做个顺水人情,把这女子送给东方未明,但是如今东方未明拿出这幅画,几乎完全可以抵消这女子的价值,甚至还卓卓有余,这样一来,自己当初的如意算盘,可就落空了

    “贾镇长,你看,今天这拍卖,也该到此为止了吧。哪怕再有人拿出跟我同等价值的东西,也是我先叫的价,按理说,这女子都该归我所有所以,您看”

    贾天下闻言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画,心中苦涩的叹了口气。

    也罢,看来这东方未明的顺水人情,也不是那么好得的。

    “兄台且慢”

    一道洪亮的声音打断了正准备伸出双手的贾天下。

    贾天下转头看去,只见第一排站起来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魁梧汉子。

    这汉子身高八尺开外,迈着大步走到贾天下旁边,从怀中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印台。

    贾天下看到这汉子神情一变,这人他认识,乃是同人镇黑市的实际掌舵人。

    而他的父亲,身份更可怕,天下间一大半的黑市都被他的父亲把控在手中,而他的父亲就是隐阁四阁中人阁的掌舵人

    而隐阁的人阁,可是有着天下最密集的关系网

    可以说,天下正道大部分国家的王公贵族,都跟人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人阁能够运作如此强大的关系网,跟它背后的黑市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当然,这些所谓的关系网只限在正道的势力范围。在魔道的范围内,人阁一样也很难渗透进去。

    “这人阁阁主的儿子,自己本来以为只是来凑凑热闹。怎么如今也来掺和一脚难道他也看上了这女子不成不应该啊,以他的身份地位,什么样的女子没有而且这女子当初也是经过他的允许才在黑市拍卖的,难道如今他反悔了”

    就在贾天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时,这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青年已经跟东方未明四目相对了。

    对于东方未明的身份,这个人阁的少东家,心中早就一清二楚了,可以说只要出了魔道领地,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人阁不知道的。

    而东方未明却是不知道这位满脸络腮胡子的青年身份。当然,他也不屑于知道,以他如今在黑风谷的身份地位,哪怕是见到正道六大势力的掌教,也同样面无惧色。

    “怎么,难道这位兄台也要跟我争夺这女子不过兄台别忘了,哪怕你的东西也一样是无价之宝,这女子一样也会归我所有”

    “哈哈哈兄台说笑了。”络腮胡子青年大笑摇头。

    “我对这女子并无兴趣我有兴趣的,是你手上的这幅画。”

    “哦这是为何难道兄台想要跟我交换这幅画”东方未明饶有兴致的看着青年。

    “不错”青年颔首道。

    “不瞒兄台说,兄台手上这幅画的另外一副,正在家父手中,而家父对这幅画的另外一半,一直是心存惦记。找遍了整个天下也没有找到,长此以往,这幅画便成了家父的心病。若是兄台有意交换,那么我手中的这个画圣柳石的印台便拱手相让想必兄台也清楚,这印台的价值,远在这幅画之上。而且,只要兄台开口,如今天这位女子一般相貌和舞姿的女子,哪怕是女儿国的贵族女,我也一定会为公子找来,双手奉上”

    听了这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青年说出的话,周围的众人彻底震惊了。

    他们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或者是说,不敢说出话来

    能够轻易拿出这么贵重的东西,还信誓旦旦的说哪怕是要女儿国贵族女都为其找到

    这需要多么通天的手段和势力可以做到

    就连东方未明都为青年的话,心中狠狠震惊了一把。

    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地位跟如今的自己,恐怕只高不低

    但是他东方未明是谁堂堂黑风谷三大绝代天骄之一,哪怕是正道昆仑山掌教昆仑子,他也丝毫不惧,更何况是一个不知身份的年轻人

    想到这里,东方未明冷冷一笑,直接拒绝“不必了,有些东西,只有自己看上的才是最好的,在我眼中,天下所有女子都不及我眼前这个兄台若是想要,等到我跟贾镇长交换完毕,到贾镇长那里交换吧相信贾镇长对于兄台的东西,定然感兴趣”

    东方未明这番话,其实说起来也是一石二鸟之计。

    一来,自己这么一说,可以博得雪莲花瓣女子的好感。

    二来,自己这也算对贾天下将了一军。

    他相信,自己虽然不知道这男子身份,但贾天下定然知晓,若是真的出现了比这幅画还贵重的东西。他贾天下收下之前,也要掂量掂量能不能得罪这位青年。

    魁梧青年闻言“哦”了一声没有说话,对着东方未明抱了抱拳,转头走向座位,只是在走之前,特意看了贾天下一眼。

    被魁梧青年这么一看,贾天下也是心中一沉。

    他知道,他被算计了,不仅被东方未明算计了,也被这人阁的少阁主算计了

    这位少阁主窜出来这么一闹,自己就必须要收下这幅画,然后再转头跟这位少阁主交换了。

    否则,自己就是同时得罪了这两大势力。

    当然,就算是真的得罪了,他贾天下也不怕。在天下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没有个过硬的后台,他贾天下能走到这一步

    那简直是痴人说梦啊

    但是,为了一个舞女

    哎,算了,不就是被算计了吗,若是细算下来,自己也不吃亏。

    做了这么多年商人,他吃的亏还少吗

    想到这里,贾天下脸上的肥肉开始慢慢向一起聚集。

    “既然这位公子拿出如此贵重的物品,那么我贾某人岂有”

    “慢着”

    贾天下刚刚要同意,人群中间再次传来一声大喝打断了他的话。

    “贾镇长,有一个道理,我相信你比我更明白所谓无价之宝,那要看是在什么人眼中。这位兄台手中的画,若是在爱画的人眼中,那它自然是无价之宝,但是若是在一个乞丐眼中”

    剑离说着推开众人,缓缓走到了大堂中央。

    “若是在一个乞丐眼中,它可能只能用来当做厕纸甚至都不如一个香喷喷的馒头不知我说的可对”

    剑离话音一落,周围的目光看着他就如同看一个死人,充满了同情。

    东方未明双眼由得意变成了厌恶,紧握双拳恶狠狠的盯着这个中年商贾。恨不得活活吞了他

    一旁已经坐回原位的魁梧青年也是用凌厉的目光扫视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小商人。

    而贾天下则是愕然看着眼前这不知死活的人。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人为这女子三番两次的出手,如今竟然敢直接跟这两位直接开怼,难道不要命了眼前的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自己是注定要把这女子交给东方未明吧,他还出来凑什么热闹

    就算你说的对,不论这幅画,还是刚刚那印章,对于自己这个只懂得经商的粗人来说,屁用都没有。但是难道你还能拿出什么我贾天下需要的稀世珍宝

    要知道,他贾天下最不缺的就是钱

    想到这里,贾天下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我说这位贵客,你再贵重的稀世珍宝,对于我贾天下也没有半分吸引力,所以,您还是不用浪费心思了”

    剑离闻言神秘一笑,胸有成竹的开口“贾镇长,我只在你耳边说三个字,若是这三个字出口,还不能让贾镇长满意,我转身就走,如何”

    贾天下闻言惊疑了一下,中年商贾这三个字,彻底把他的好奇心勾出来了。

    “三个字就能打动自己那不防试一试”

    贾天下绿豆大小的双眼紧紧盯着眼前的中年商贾,看到对方眼神丝毫不慌乱之后,贾天下对着他勾了勾手。

    剑离神秘一笑,走到贾天下身前,悄悄对他说了三个字,随后便站回原地。

    贾天下在听到剑离的这三个字之后,眼睛先是瞪得溜圆,把一双绿豆大的双眼硬生生涨到了黄豆般大小随后整张脸的肥肉都开始乱颤起来。

    他蓦然转头,死死盯着剑离,一字一句的说道“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剑离点头。

    “好她,是你的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别后重逢:吻安,〕〔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