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空秩序管理局〕〔截教之火神传奇〕〔乡村最强小神医〕〔双世医妃:逆天废〕〔绝地求生之反击〕〔重生之我要当有钱〕〔我是全能技工〕〔我只喜欢你墨先生〕〔末日失落帝国〕〔斗破之舔狗降临〕〔南宋游记〕〔至尊归元〕〔神话之末〕〔宠妻入骨:四爷请〕〔主神绘卷〕〔重生之都市无上天〕〔我是传奇BOSS〕〔龙猿吞天诀〕〔宫夜宵和程漓月〕〔朝捧星河暮揽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月白传奇 第三百五十四章初现端倪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

    五个人粗重的喘息声在小小的亭子内尤为清晰。

    这一次,连一向稳重的薛王爷,都张大了嘴巴!

    他内心深处,不断安慰自己: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可眼前的事实却不停的“啪啪”打着他的老脸,讽刺的告诉他:这就是真的,这就是真的!

    见鬼了!

    他感觉自己今天真的见鬼了!

    颜柳国的天师大人!

    帝国最高的守护者!

    被人用眼睛一瞪!

    嗝屁了?

    哪怕经过一场惊天动地的生死决战,或者说,出手抵挡几下意思意思也行啊!

    就那么一瞪眼!

    一个黄金级高手,

    堂堂帝国天师,

    就跪了?

    就这么跪了?

    这特么是在玩我吧?

    就剑离这小子?

    跟女儿一同入门,

    甚至天赋还不如女儿,

    这才多久,实力就上升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

    一瞪眼!

    一个顶级高手就跪了?

    这莫不是鬼神附体了吧!

    眼前发生的一切,简直比母猪上树还要可怕!

    薛王爷一辈子所受过的惊吓加起来也没有今天的多!

    不过,惊吓之后,薛王爷心中狂喜。

    没错,是狂喜!

    本来他以为,虽然这小子在大雪山的地位还可以,但是想要用他来撬动帝国的风云变幻,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但是见证了今天所有的一切后。

    薛王爷心中大定!

    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帝国的天,要变了!

    ……

    ……

    酒不醉人人自醉。

    薛宝琴从小到大,滴酒未敢沾过。

    虽然她心底也想感受一下那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人生境界。

    但是她的家世,她的性格,注定了她永远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但是就在今天,就在这一刻。

    她醉了,

    真的醉了。

    身心俱醉!

    从小到大,第一次。

    她后悔了,

    后悔当初顶替姐姐,成为大皇子内定的太妃。

    如果自己当初拒绝。

    或许,

    自己就能成为大雪山一名弟子。

    自己就能如同这个少年一般,

    行侠仗义!

    快意恩仇!

    多么美妙!

    多么!令人向往!

    自由的种子一旦发芽,

    那么接下来,

    任何环境,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挡它疯狂的生长!

    除非,

    死!

    而就在这一天,

    就在这一刻。

    这颗向往自由的种子,

    在这个百依百顺的女子心中,

    生根发芽了。

    ……

    ……

    面如死灰。

    这是太子薛庖的真实写照。

    他知道,今天是碰到硬茬子了。

    而且硬的扎人!

    甚至能轻松扎死他!

    那可是帝国的天师!

    父皇对其都是恭恭敬敬的,不敢有丝毫忤逆!

    甚至可以说,只要天师一开口,帝国皇帝都可以轻易更换!

    但是今天,却是被一个名不经传的少年,仅靠一个眼神就重伤不知死活!

    他知道,他完了。

    不仅他的太子地位不保,

    性命能不能保住,都是未知数!

    他悔不当初,

    但是,这世界上,有后悔药可以吃吗?

    ……

    ……

    痛!

    头痛的厉害!

    脑袋仿佛裂开一样!

    识海一片混沌,中间的银光灿灿的珠子早已经没有了光泽。

    剑离仅靠着顽强的意志勉强撑住没有倒下!

    他到现在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知道在那个白衣男子攻击自己的时候,识海狂暴的精神力全部向他涌去了。

    虽然现在头部仍然痛的厉害,但是剑离反而不像刚刚那么担心了。

    比起刚刚识海差点被撑爆的感觉,现在这种情况,反而是安全的。

    精神力没了,补回来就可以了。

    若是识海被撑爆了,估计他整个人也就跟着爆了,然后就去阎王那里报道了。

    “阿离,你没事吧!”一声饱含担忧的声音从脑海深处传来,剑离下意识转动下眼珠。

    “月,月白,我没事,只是精神力耗尽了,头痛的厉害!”剑离的声音前所未有的虚弱。

    “你刚刚太鲁莽了!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差一点连命都没了!”月白声音柔中带硬,她又是生气,又是后怕。

    “若是你真有个三长两短,你让你的娘亲怎么办?你让你的雀儿姐姐怎么办?你让你大雪山的兄妹们怎么办?你让你的那些红颜知己怎么办?”

    “你,你让我怎么办……”

    月白的声音越来越低,说到最后,已经微不可查了,甚至隐约带上了一丝哭腔。

    “月白竟然哭了。”剑离突然变的手足无措起来。

    从认识月白到现在,他第一次见到月白落泪。

    而且还是为了自己。

    一股深深的自责从心底传来。

    月白说的没错,他太鲁莽了。

    他可以愤怒,可以打太子,甚至可以杀了他!

    但是他不可以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愤怒是魔鬼,他可以让仇人恐惧;但是,也可以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让亲人陷入无尽悲痛!

    而为了这样一个人渣,真的不值得!

    如果这次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么他真的对不起这么多关心他的人。

    “放心吧,月白,这是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我绝不会再让你为我流泪了!”

    剑离的声音很轻,但是却跟郑重。

    没有信誓旦旦的许什么誓言,但是这句话却深深刻在了剑离心上!

    情绪是可以传染的,特别是他们这种心意相通的人。

    感受到剑离话中的情意,月白似是心中羞怯,半天没有开口。

    直到许久之后才呐呐道:“谁,谁为你流泪了,你,你想得美!你还是抓紧处理眼前的事吧!”

    周围的景色逐渐清晰,剑离忍住头部传来的阵痛,打量了一下四周。

    前方的石桌上,皇太子薛庖双目无神,面带死灰的趴在那里,仿佛变成了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

    感受到剑离眼中传来的杀意,薛庖浑身浑身抖了一下,机械的转过头去。

    “哼!欺软怕硬的家伙!”剑离心中冷笑。

    石桌左边的薛宝琴,正仰着病怏怏的小脸,瞪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

    她小嘴微张,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声,隐约能看见口中蜷缩的粉嫩小舌头。

    察觉到剑离的目光,少女双颊一红,抿了抿樱唇,飞快的垂下了头。

    剑离心中暗笑:“薛师妹这个姐姐还真是可爱的紧。“

    可惜了,她即将嫁给太子这个王八蛋,真是验证了那句话,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别后重逢: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