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错为帝王妻〕〔白泽兰〕〔灵魂订造师〕〔哈利波特之炼金术〕〔我可以点化诸天〕〔亲手打造一个豪门〕〔重生霸婿霍不凡〕〔霍不凡宁雪晴〕〔纵意人生秦浩〕〔最佳良婿秦浩〕〔重生之网络争霸〕〔冠冕唐皇〕〔一号狂婿〕〔重生投资大佬〕〔所有人都知道我是〕〔明尊〕〔都市猎人〕〔美女总裁的特战兵〕〔道祖,我来自地球〕〔看守魔女们的典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先婚后爱:隐藏大佬别装了 第33章 找人查一下
    许星辰醒来的时候,身上无处不疼。

    “嗯……”

    疼痛让她不得不呻吟,干涩的嗓子,也很不舒服。

    她想要起身,却被按了下肩膀,熟悉的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别动,”

    许星辰睁开眼睛,有点不适应的眨了眨,几秒之后,邵怀明那张冷峻的脸庞,渐渐清晰。

    “怀明~”

    邵怀明低沉应声,如墨色的眸子,染上了一抹柔色,大手抚摸着她的脸颊,气息贴近她的耳边,轻声的说着话:“嗯,我在这里。不用乱动,你身上肋骨骨折,最近都会有些疼,但是,会好的。”

    他另一只大手,握着许星辰的手,拇指摩挲着她的手背,安抚着她。

    许星辰虚弱的笑了笑。

    一会儿医生过来检查,嘱咐了几句,离开了。

    房间内归于安静,许星辰看着沉默的邵怀明,道:“昨晚……”

    邵怀明却突然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清白比命重要吗?”

    许星辰一愣,然后在邵怀明直接幽邃的黑眸中,摇头。

    “我从来不认为,清白比命重要。”

    可是,她昨晚上却做了这样的愚蠢的事情,不顾自己安全,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清白。

    这显然是不明智的,更不像是许星辰能做出来的事情。

    偏偏,她就是这么做了,还将自己弄的遍体鳞伤。

    这也是命大,才只是肋骨骨折,这万一要是肋骨戳到了内脏,那就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许星辰扯了扯嘴角,在邵怀明直接又深沉的视线中,眼神不住的闪了闪。

    清白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命重要,先保住命才是最重要的,但是许星辰自己都没有想到关键时刻,会为了一个男人,而不顾自己的安全。

    这就是喜欢上一个男人的傻劲儿吧。

    而邵怀明却还在等着她的解释。

    许星辰竟然没有任何隐瞒,直言不讳了。

    “邵怀明,我想着为你,保留我的清白。都怪你。”

    这声怪,倒是还掺杂着很多的感情。

    让邵怀明原本清冷的心,因为这份如此明显的感情,微微怔了下。

    他沉默着,黑眸直直盯着小女人。

    许星辰再次直接说:“我应该是喜欢上你了。”

    所以,才会做这么傻的事情。

    病房内,短暂的沉默,许星辰并没有得到邵怀明除了沉默冷静之外的反应。

    她藏在被子里的手指掐了掐掌心,直接转移了话题,好像刚才的喜欢没有发生过一样。

    “昨晚那几个人,可能都是青城有权有势的人,他们大概会找我麻烦吧,或许也会连累你。我虽然是没有什么依靠和背景,如果他们真要不放过我们,我也会跟他们死磕到底的。”

    她先表明自己的态度,让邵怀明有个心里准备。

    没想到,邵怀明只是摸了摸她的额头,丝毫没有被吓到。

    “不用担心,他们不会找我们麻烦的。”

    不知道为什么,许星辰就是这么隐隐的觉得,邵怀明说的话,就很有说服力。

    他说不会就不会。

    他那笃定自信的样子,好像是运筹帷幄,控制全局的自信,让许星辰萌生出一种,这个男人,可能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么弱吧?

    她漂亮的星眸中,不禁浮现出了疑问。

    “怀明,你是不是其实……应该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邵怀明挑眉,他的声音还带着磁性的低哑,尾音婉转一挑。

    “嗯?”

    许星辰心里微微有些受不住他的无意识的魅力释放,一种成熟沉静的男人气质,不经意间,只是一个声音,或者一个眼神,就能够让她心动。

    她的脸上有些热,也迅速的否定了刚才的问题。

    “没有,我有点渴了,想喝水。”

    说完,她似乎捕捉到,邵怀明深邃的眼底,一闪而逝的笑意。

    她的脸上更热了,索性,邵怀明没有说什么,起身给她倒了水,轻轻的将吸管放在她的嘴边,伺候她喝水。

    没一会儿,许星辰又睡了过去。

    病房内,邵怀明看着小女人沉睡的容颜,脸色有些白,没有什么血色。

    手指不经意的动了动,想要抽烟。

    但是,他忍住了,只是手机响了以后,他才拿起香烟,起身,走出了病房。

    在外面过道窗边,邵怀明接了电话。

    口中只是咬着没有点燃的香烟,对着电话那边,含糊不清的开口。

    “说。”

    顾廷川听着电话中三哥这声音,都觉得小心脏跳的有点怕怕。

    “三……哥~,那帮孙子,都知道错了,一个个都哭着要求您原谅呢。三哥想怎么办,您尽管说,保证那帮孙子,这辈子都不敢再动许星辰一根汗毛了。”

    说这话的同时,顾廷川还在心里各种咒骂,一帮不省心的混蛋,都是孙子,早告诉他们不能惹许星辰,怎么就这么欠呢?

    其实这事儿,也怪他,非要说什么shu28.cc不能惹,才让他们不服气。

    草,一帮没脑子的货,以后绝对不会再一起玩了,跟这帮孙子玩,顾廷川都觉得自己丢分。

    邵怀明迟迟不开口,顾廷川只觉得更胆颤,后背都出汗了。

    “三哥?要不让他们亲自去给许星辰下跪道歉?”

    邵怀明这才拿开嘴上没有点燃的香烟,冰冷的开口:“我没心情听这些。”

    他直接挂断电话。

    手中未点燃的香烟,就这样在指间,捏了捏,最后扔到了垃圾桶内。

    邵怀明似乎情绪有些异样的烦躁,他站在窗口许久,肃立挺拔的身影,来往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而那边,顾廷川被挂断电话之后,更头疼。

    没有说什么,才是最大的问题。

    三哥要是直接说出惩罚来,或者怎么办,那倒是好办了,可是如今,三哥也竟然什么都不说,而且是没有心情听这些,那得是多差的心情啊?

    顾廷川真觉得,天要塌下来了!

    杨少几人的电话又打过来,顾廷川低咒了声,艹,直接拒绝接听,他心情也很差,这帮没脑子的蠢货。

    ……

    许星辰喝了点邵怀明从外面买来的粥,看了眼慵懒靠在窗边,双手抄在口袋中,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让许星辰喜欢的魅力的男人。

    也许是因为喜欢上了他,所以,才会在最近,怎么看都觉得邵怀明怎么吸引人吧。

    他漆黑的眸子,一直落在自己身上,反倒让许星辰有些不好意思。

    “前几天忘了问,住院费用应该不少吧?家里的卡里密码也没告诉你,你钱是哪来的?而且住的是单人病房,肯定很贵吧?”

    不是说许星辰没钱,她是拆迁得到了一大笔钱,但是,钱也不是这么用的,她这个人消费观念还没有那么快上去呢。

    “抢银行的。”

    “……”,

    许星辰轻轻笑了下,倒是扯到了胸口,稍微有点疼,她赶紧平复一下笑意,对邵怀明道:“卡在床头的抽屉里,我没有锁,一张你的,一张我的,你下午回家等回来的时候带来,密码是我手机号后六位。”

    邵怀明挑眉,表情清冷,“不怕我携款潜逃?”

    许星辰又笑,“那点钱,还不至于。大钱我肯定不让你知道的。”

    这倒是实话。

    邵怀明难得勾唇一笑,“不是说喜欢我?还不告诉我?”

    许星辰羞窘了下,有些害臊。

    她耳根红了红,却直视邵怀明,“等你喜欢了我再说。”

    邵怀明意味不明的笑笑,走过来坐在椅子上,伸手,修长的手指拂过她散落的发丝,看着小女人脸颊臊红起来,他低低沉沉的开口,略带气音。

    “许星辰,告诉你,即便再喜欢一个男人,也不能把自己全部身家都告诉他,知道吗?”

    许星辰被他说的浑身燥热,他的指腹擦过自己的耳垂,感觉被无限放大,心跳都加快。

    她胡乱的应了声,“嗯。”

    但是,实际上,好一会儿,脑子都没有多清楚。

    直到的邵怀明拿开自己的手指,他随口一问:“那几个欺负你的人,你想怎么处置?”

    “啊?处置?”

    许星辰原以为,他们不找自己麻烦就不错了,竟然还要她来处置?

    邵怀明淡淡的加了两个字,“如果,如果你有机会,能够拿捏到他们,你会怎么做?”

    “如果啊~”

    许星辰想了想,才说:“我不仇富,但是,以自己的资本来为非作歹,就不对了。有这么好的生活,他们不懂得感恩,不懂得多做事情回报社会,那还不如不给他们这些好生活呢。”

    “这是让他们破产的意思?”

    “没,没有那么夸张。不是有个综艺节目,给那些条件好的城市孩子变形记吗?我觉得,他们这些少爷们,也都需要变形一下了,什么时候改了什么时候才能放回来多好?”

    许星辰笑笑,“当然,这只是玩笑话。如果他们真的悔改了,不用过苦日子,就是真心做个慈善,哪怕是帮助一个人都可以。”

    她真心希望的笑容,星眸闪的那么璀璨,邵怀明的心,被不自觉地的抓了下。

    当天晚上,顾廷川就亲自盯着那几个人,从机场出发,而他们也在几个跟随监督的人一起上了飞机,去向了某不知名的偏远的山野乡村去了。

    至于什么时候回来,不一定。  许星辰住院的这段时间,同事那娜来看过她一次。

    那晚娜娜也在,许星辰滚下楼梯,昏迷的样子,娜娜也被吓坏了。

    最可怕的是,当时许星辰的丈夫赶到,他看到许星辰的样子,一个眼神扫过所有人,好像是从地狱而来的撒旦一般,当时娜娜就好像感觉,陷入了无尽深渊不得翻身一样。

    她说给许星辰听的时候,还有些恐惧。

    “你老公当时的样子,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太可怕了。”

    许星辰轻笑摇头,“你别夸张。”

    “我没有,真的……”

    那娜还在强调,没有想到,邵怀明推门而进,冷漠的眼神扫了一眼,拿走了房间内他的香烟,低沉说了声:“有事儿叫我。”

    然后走了出去。

    全程,那娜僵硬着,规规矩矩的,半点都不敢做什么。

    等邵怀明离开房间之后,那娜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许星辰被她夸张的表现给逗笑了,星眸微微笑眯了眼睛。

    “别搞怪了,说点正事儿,最近公司怎么样?”

    那娜很想辩解,她没有搞怪,她是非常认真的在表达自己内心的恐惧。

    但是许星辰根本不会相信。

    她也只好作罢。

    那娜轻叹了声,“还能怎么样?风平浪静,俞组长还是俞组长,他根本没有任何责任一样。有一个有背景的老婆,就是不一样,副总肯定保住俞组长啊。”

    许星辰眸色暗了暗,闪过冷意。

    “星辰,你也别生气,碰到这种事儿,算我们倒霉了。这个社会,对女人就是这么不公平。除非你足够强大,不敢让人放肆,但是他们私底下也依旧会对女人各种议论,真是操蛋的社会。”

    那娜说的对,可许星辰自己心里却并不想如此屈服。

    “不管别人怎么议论,做好我们自己,做更强的自己,就可以了。”

    那娜点头,“星辰,你好勇敢。”

    许星辰笑笑,她也不是从小就这么勇敢的,不过是经历的挫折多了,遇到过的麻烦多了,才更明白,困难不会因为你的害怕而消失,迎难而上,解决困难才是最终的选择。

    “对了,你知道那几个少爷的情况吗?”

    许星辰摇头,那娜对着她,小声的说:“听说,那几家人,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被发配离开了青城,具体去哪儿不知道,反正好像是挺惨的。你说,这是不是恶有恶报?这些人也就敢对付一下我们这些普通人,真惹到了了不得的人物,还不是一样被收拾?真解气!”

    许星辰楞了下,她想到了邵怀明给她做的假设。

    但是,心中随即摇头,邵怀明要是能做到,只能说是天方夜谭了。

    “是啊,所以,终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

    那娜离开了医院之后,邵怀明回了房间。

    他身上还带着香烟味道,不刺鼻,清冽还有些好闻。

    许星辰下床,走动了下,在邵怀明回来之后,她便过去,主动抱住了他。

    邵怀明先是一愣,然后才搂住她的腰。

    许星辰伏在男人的胸口,耳边,贴着他结实的胸膛,心跳声有力跳动着。

    她对这个男人的喜欢,越来越多。

    “怀明,听说,欺负我们的那几个人,得罪了人,所以被收拾了。你知道这件事情吗?”

    邵怀明不咸不淡的开口,“是吗?”

    她抬眸,星眸闪烁。

    “要不是知道你没有那么大力量,我真以为是你在给我出气呢。”

    邵怀明勾唇,抬了大手,抚摸着许星辰的头发,与她对视的黑眸中,染上一抹精光。

    “你希望是我吗?”

    许星辰摇了摇头,“不,那太不现实。”

    如果邵怀明是那样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人,那其实并不多美好。

    至少,对许星辰来说,不好。

    “而且,我也不喜欢。”

    邵怀明搂着她的腰身,大手在她腰间抚摸着,眉尾挑了下,“为什么不喜欢?如果更强大的男人,不是更能保护你?”

    “我如果需要更强大的男人,就不会跟你结婚了,邵怀明!”

    许星辰理智的很,她的食指戳了戳邵怀明的胸口,对他微冷的面孔之后,又讪讪一笑,收回手指,继续说:“如果你是那样的男人,你还会在这里?做什么建筑工?即便,日后你发达了,成为更厉害的更强大的人,那样,你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跟我在一起?我就不保证了。所以,我要的,不过是一个不管有没有钱,但是却能够没有别的心思的男人。”

    “你又怎么会保证,现在我没有别的心思?”

    许星辰沉默了下,认真的对上邵怀明的墨色眸子,“如果你有了别的心思,请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们之间说好要坦白,我不会耽误你,早点了断。”

    邵怀明抚摸着她的头发的手指,渐渐的划到了她的耳边,揉捏着她的耳垂,在她无比认真,想要得到一个真诚的眼神中,低头,啄住了她的嘴唇,一如他以往的凶猛的风格,吻的用力又深入。

    许星辰又回到公司,正常上班,之前那件事情,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过副总王成石对许星辰言语安抚了一番,其他再多便没有了。

    许星辰看着每天俞飞鹏还像是没有被影响一样,依旧在自己面前晃悠,心中虽然有些憋屈,可也无可奈何。

    索性工作上暂时没有什么事情,俞飞鹏也不为难她了,池冉冉最近也低调了很多,撇开工作来说,她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周末,她跟邵怀明去提了车,上了保险,开走了,然后去超市买了好多菜,这才开回了家。

    晚上他们做了火锅,在微冷的秋日晚上,许星辰小脸儿吃的透红,可爱,心情极好,丝毫没有察觉到,邵怀明看她的眼神,沉沉的想要将她拆吃入腹一样。

    吃饱喝足,许星辰收拾了厨房,将邵怀明换下来的衣服扔进了洗衣机,又给他手洗了袜子和内里的衣服,这才忙活完了,坐到邵怀明的旁边。

    邵怀明顺势,搂住她的肩膀,不算关心的询问。

    “不累?”

    他的眼神中,不算是关心,大概是真的不明白她为什么做这么多,又这么忙碌吧?

    许星辰不禁一笑,抓着他的大手,跟自己的手指相扣。

    自从她在邵怀明面前,实实在在的承认了自己喜欢上他之后,许星辰就尽量抛弃自己的矜持和别扭,在邵怀明面前,尽量的亲密,步步靠近。

    邵怀明不排斥,她便更高兴。

    “我不累啊,因为想着这是我们的家,也是给你洗衣服什么的,这都并不是累的。而且我在公司也没有做什么,真要是真的累了,我会开口说的,让你帮我的。”

    虽然,邵怀明看起来,真的是个大男人样子,不做饭,不洗衣服,吃饭什么的都被人端到面前的样子。

    真不知道,他这样子是怎么来的,真像是被人伺候的大少爷一样。

    邵怀明抓着她缠绕的手指,低头看了看。

    她的手指,瘦长,没有什么肉,却显得很好看。

    许星辰笑着说:“我这手指,以前老人都说,没有福气。但是,我觉得还可以shu17.cc啊,戴戒指很好看啊。”

    说完,她突然一愣,但是也意识到了戒指的问题。

    邵怀明正深深的看着她,许星辰不由得轻笑,也顺势说道:“我们是不是该买对戒?明晚上下班,我们去买吧。”

    “……好。”

    许星辰又笑了开来,最近她的笑容都越来越多,精致又细嫩的脸上,挂上了笑容,越发的明艳动人。

    住院到现在,邵怀明顾忌她身体,没有开荤。

    如今,却不用再忍,黑眸染上了浓重的欲望,重的许星辰都被看的身体燥热,有些难耐。

    她喜欢邵怀明,自然更喜欢这个男人的亲近。

    大着胆子,许星辰主动的勾住了邵怀明的脖子,献上亲吻,而下面的行动,自然被邵怀明反客为主,他直接压着许星辰在沙发上来了一次,来的又急又猛。

    客厅内,男人的声音和女人的声音交织着,那么的暧昧旖旎。

    之后的“战场”又持续到了卧室……

    许星辰觉得自己像是浮船一般,跟着男人浮浮沉沉,飘荡不止。

    ……

    第二天,邵怀明开着车,等在许星辰公司楼下。

    她一下班,便看到倚在车门旁的邵怀明,长身玉立,英俊冷厉,指间夹着香烟,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许星辰心口一跳,有些兴奋,赶紧跑过去。

    而同事们看着,不禁酸了酸。

    “帅是帅,就是穷光蛋,车才几万块,怕是许星辰自己倒贴买的吧?”

    “谁说不是呢,长的好看有什么用?倒贴男人成这样,她有什么可高兴的?”

    那娜撇了撇嘴角,她们就是嫉妒。

    而许星辰这边,上了车之后,邵怀明便拿出一个首饰盒,给了许星辰。

    许星辰惊讶,打开盒子,黑色绒面的戒指盒里,安静的躺着一枚粉色钻石的戒指。

    “这……”

    许星辰惊叹粉钻的美丽,看向邵怀明。

    他却只淡淡的抛了两个字:“婚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