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最佳女婿〕〔我真的会炼丹〕〔长生1000000年〕〔快穿大佬她总被男〕〔明朝狠人〕〔傅少我把你给甩了〕〔我在幕后调教大佬〕〔农门追妻令:娘子〕〔小阁老〕〔快穿:反派BOSS是〕〔飞越泡沫时代〕〔重生后我成了权臣〕〔钢铁蒸汽与火焰〕〔太虚化龙篇〕〔重生女首富:娇养〕〔逍遥战神〕〔最强上门狂婿〕〔满级大佬总爱装小〕〔团宠妹妹又被拆马〕〔最强上门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先婚后爱:隐藏大佬别装了 第35章 你这辈子都是我男人
    官司开庭的那天,许星辰在外面见到了一家子亲戚。

    他们看到许星辰的样子,凶神恶煞,眼神中的狰狞,根本没有一点亲情可言。

    要不是看着邵怀明在跟前,足以震慑住,怕是早就扑上来,撕碎了许星辰吧?

    开庭之后,他们根本没想到,许星辰还保留着当初,他们在老太太病重的时候签的放弃房子和赡养义务,断绝关系的书面承诺书。

    这一招,不光是放弃拿出那个破房子的问题,更是他们不赡养老人的罪证,根本就没有任何优势。

    不过,对方既然打官司,也找了律师,肯定不是善茬。

    你来我往的,而林晏,似乎早就把所有的点都想到了,直接打的对方,哑口无言,落花流水了。就在官司进行的时候,秦雪也刚下飞机过来了。

    她全程围观了林大神如何的把对方不费摧毁之力的就打趴下了,看的她恨不得上去给林大神献吻。

    结束之后,许星辰看到秦雪,两人亲密的拥抱。

    这才介绍邵怀明和林晏。

    见到邵怀明的时候,秦雪微微一楞。

    她之前看到的只是照片,尤其,那还只是个侧面。而这次见到本人,秦雪竟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这个男人,不只是照片中的样子,不说长相,是很有气场,一个眼神,便让她僵硬的不知所措。

    这样强大的气场,就是她老板齐御平也没有这样,甚至是老板好多富贵顾客,都没有如此。

    秦雪绝对不相信,这是一个建筑工该有的气场。

    “怎么了?阿雪,这是我老公,邵怀明,怀明,这是秦雪,我最好的朋友。”

    邵怀明冷淡的点头,秦雪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可是心底里,却怀疑起来。

    不过今天重点不是邵怀明,而是林大神。

    秦雪化身小粉丝,恨不得都要跟着林晏跑了呢。

    还是被许星辰拉了回去,她只能遗憾的看着林大神离开。

    到了许星辰的家里,邵怀明直接进屋坐下,许星辰给边招待秦雪,也边给邵怀明泡茶,倒水,还嘘寒问暖的。

    就在客房内,秦雪就看着许星辰不一会儿就去起身,给邵怀明做这个做那个。

    秦雪看的皱眉不已,在许星辰回来之后,她直接也不关门,不怕邵怀明听到。

    “你是当人老婆的,不是保姆,至于这么一会儿一会儿的伺候吗?”

    许星辰不在意的笑笑,“不是伺候啊,就是关心一下啊!”

    秦雪不满,“我这还shu17.cc在这里,就这样,我没来的时候,你是不是还跟老妈子一样?”

    许星辰摇头,“没有,你别多想,我平时上班呢,不可能做的太多。”

    “他还没上班呢,又不赚钱,这个家不是他应该来负责吗?做饭洗衣服,都他来做……”

    “……”

    许星辰怕邵怀明听了不高兴,赶紧关了客房的门。

    秦雪却不满,“你太惯着他了。没出息的,结婚前说的信誓旦旦的,不会为了男人丢失自我,你看看你现在,简直是……”

    许星辰却摇头否认,“我没有丢失自我啊,我就是更喜欢我的丈夫而已,这种感情很奇妙,阿雪,这就是爱情,等你接触了你就知道了。”

    “要是你这样的,我也不想知道。”

    许星辰不跟她辩解,起身去做午饭去了,而秦雪,收拾了一下行李,出了房间。

    看着邵怀明大爷似的坐在那里,腿上还放着许星辰的电脑,电视中放着的是新闻,这样子,看着还真像是精英一般。

    秦雪心中冷哼,装的跟真的一样。

    她坐在了一旁的单人沙发上,拿出她最犀利的眼神,故意的盯着邵怀明。

      而邵怀明却一直并不为所动,自顾自的,不知道对着电脑在装什么样子呢。

    秦雪咳了声,“邵先生。”

    邵怀明只掀起了了一下眼皮,一双漆黑深沉的眸子,瞬间,撅住了秦雪的心神。

    她的心脏,立刻被狠狠的捏住了,同时气息瞬息,像是被卡住了一样。

    待邵怀明收回目光,秦雪才似乎找到了自己呼吸。

    “呼……”

    秦雪不自在的扯了扯嘴角,回头,看了眼在厨房忙活的许星辰。

    这么可怕的老公,当初是怎么敢开口要求结婚的?

    不过,可怕归可怕,秦雪总觉得在邵怀明身上很奇怪。

    “邵先生,星辰说你之前在工地打工,可是,我怎么看邵先生,不像是在工地打工的人?现在不去工地了,未来打算做什么?是在家照顾家庭?还是出门工作?”

    秦雪并不排斥一个男人在家照顾家庭,但是,也不能像邵怀明这样,在家里还是个大爷一样。

    可是,秦雪说出这话来,都觉得心里虚。

    这邵怀明,就收投足的,感觉像是个被人伺候的。

    啧,这什么气质啊?

    邵怀明没有回答,手机响起来,他起身,捏着电话走去阳台,秦雪舒了一口气,跟邵怀明说话,还是很有压力的。

    原本打算,起身去厨房帮许星辰的,但是她似乎听到了邵怀明说了句话。

    “……暂时不回燕城……”

    做饭的时候,秦雪随意一问。

    “你老公是燕城人?”

    “啊?这个啊……”

    许星辰尴尬笑笑,“其实我也不知道。”

    秦雪忍不住捏着她的胳膊,“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跟人结婚,什么都不知道,就喜欢上他,以后他要是骗你,真是一骗一个准。”

    许星辰摇头,“不会的,他不会骗我的。他能骗我什么?钱?色?他要是想骗,就这么帅的样子,骗更有钱更漂亮的女人不是很容易?”

    “我去,许星辰,你能不用这么一副骄傲的语气,炫耀你老公帅好吗?”

    许星辰却忍不住大笑起来,“我老公就是帅啊~”

    “……”

    吃饭的时候,秦雪还是忍不住,直接询问邵怀明。

    “邵先生,老家是燕城的吗?”

    邵怀明没半点慌乱,镇静淡漠,“嗯。”

    秦雪又笑,“燕城哪里的啊?我在燕城也好几年了,对燕城也熟悉的很,说不定路过您老家呢。”

    www.shu28.cc  “市东。”

    “啊……明白了。那边是郊区,我没去过,但是听说最近几年发展的不错,好多拆迁呢。邵先生老家没有拆迁?”

    “没有。”

    “那可惜了。不过,邵先生没想过回老家?家里没有老人?你跟星辰结婚这事儿,家里人都知道吗?还有,你们不办婚礼吗?总不能一直在青城,不回老家吧?”

    这一连串的问题,都让许星辰给懵了。

    她桌底下暗暗踢了踢秦雪。

    可是秦雪却还是依旧笑的直接,“我问的不难吧?邵先生是不方便回答?”

    邵怀明抬眸,秦雪佯装镇定,对上邵怀明冷漠的黑眸。

    他只是看了眼许星辰。

    “这些你也想知道?”

    这问题问的,秦雪很生气。

    可是,她还没有发火,就被许星辰给打断了。

    许星辰笑笑,安抚两人,“行了,吃饭时间,别这么话,消化不良。这些问题,日后我们过日子,总会慢慢都知道的,不急。”

    秦雪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许星辰。

    而邵怀明也就真的没有回答,他那坦然的样子,看的秦雪又是生气。

    晚上,闺蜜两人在客房夜谈,邵怀明也直接敲门,把许星辰给带回了卧室,秦雪更生气,来了这么一趟,看到邵怀明真是各种不顺眼。

    第二天,她很早飞机就回了燕城。

    要不是她假期有限,挤出这么个时间来,等下次有时间了,她一定要好好的审问一下邵怀明才行。

    第二天,许星辰手机上看到秦雪的留言,要求她一定要打探清楚邵怀明的底细,要求她不能全都顺着邵怀明,要求她要强硬一点……

    真是操碎了心。

    而操心的秦雪,下了飞机,直奔事务所,然后就被叫去了老板办公室。

    “大明星,影后苏婉,她的案子,你来接一下,一些合同纠纷,不难办,但是要保密,而且女性比较合适。秦雪,你来吧。”

    秦雪看了看资料,“老板,这苏婉明显是耍大牌啊,我怎么接?”

    齐御平一笑,“还能怎么接?我也没办法,这是邵氏推过来的。”

    秦雪突然兴奋的眼睛一亮,八卦之心,人皆有之。

    “老板,她那金主,真是传说中的邵三爷吗?听说这邵三爷可是结了婚的,小三啊?那邵三爷,老板见过吗?多大年纪?感觉应该是个秃顶老头子。”

    齐御平却直接拿着文件,轻拍了下秦雪凑过来的脑袋。

    “你狗仔吗?出去,把苏婉伺候好了,给你发奖金。”

    “真的?谢谢老板,放心吧,不就装孙子吗?”

    秦雪轻哼,拿着文件出了老板办公室,没一会儿就联系了苏婉经纪人见面。

    挂断电话之后,秦雪想了想,这苏婉的金主也姓邵,她刚从另外一个姓邵那边吃瘪回来,现在又跟姓邵的有关系的女人,简直了,姓邵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不过,这要因为从苏婉那里,见识到什么娱乐圈八卦,或者有幸见到苏影后的金主邵三爷,那可是有意思了。  许星辰下班回家,进门之后,手中还捏着手机贴在耳边。

    看到在客厅坐着的邵怀明,她笑了笑,指了指手中的电话,继续跟那边的秦雪聊天。

    “阿雪,苏婉可是影后,她真的这样,耍大牌,还目中无人?不能吧?我看这多年,她表现的都很随和啊!”

    “那都是装的,真人,脾气不好,还非常的目中无人,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呢,对了……她那经纪人,张口闭口的,拿邵氏大佬来压我,妈的,要不是为了奖金,我才懒得伺侯她呢。”

    许星辰轻笑,坐在了邵怀明身旁,他也顺手,给她倒了一杯茶。

    许星辰端着茶杯,喝了一口,才对着电话说:“邵氏大佬?又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金主呗。燕城最神秘的家族,邵家的三爷,只知名号,很少露面的邵三爷。你没听过正常,我以前也不知道,后来跟着老板长见识了,才知道这位邵三爷。邵家可是燕城顶级豪门家族,可不是网上那些个我们看到的豪门,人家是几代豪门底蕴,不一样的。所以,一般人不知道。也只是他们上流圈子里的人知道的。”

    “邵三爷?”

    许星辰轻笑的吐出这个称呼,身旁的邵怀明端着茶的手中一顿,黑眸深深的锁在毫无所觉的许星辰身上。

    “所以,为了这个邵三爷,你也不能得罪苏婉了。有钱有势的男人,为了女人,撒钱这种事情,很常见,为了奖金,忍忍呗。”

    “当然了,就是冲着钱,我才接了这案子了。不聊了,那经纪人又给我打电话,先挂了。”

    许星辰放下手机,喝掉手中的茶,看向邵怀明。

    “是阿雪的电话,就我们前几天看的电影,女主角苏婉,有点合同纠纷,她接了苏婉的案子。她跟我吐槽呢,没想到,影后竟然真的有金主呢,听说是燕城什么神秘的大佬,这种事情,对我们来说,只能发生在网络上或者是传说中,没想到,我也能听到点八卦。”

    邵怀明挑眉,“邵三爷?”

    “对啊,你听到了。”

    “谣传。”

    “什么?”

    许星辰不明白,看向邵怀明。

    他掀了掀眸子,淡淡的说:“邵三爷,和那个苏什么的女明星,子虚乌有。”

    “啊?你也不信是不是?”

    许星辰点头,“不过不管信不信,这些娱乐圈的八卦,就是说说而已,没必要较真。好了,我去做饭了。”

    许星辰起身去了厨房,而邵怀明捏着茶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平静的放下了。

    ……

    许星辰早上到了公司,跟同事打招呼。

    可是,他们看她的眼神,却有些异样。

    撇开那些看她好戏,幸灾乐祸的眼神之外,许星辰觉得肯定是出事儿了。

    那娜离开上前,在许星辰坐下之后,给她看了手机。

    “你家人找了媒体,曝光你,估计是找了水军,不然也不可能上热搜。星辰,到底什么情况?”

    许星辰看了看微博,在记者采访中,她的那个骂人狰狞的舅舅,却是一副老态龙钟,可怜的样子,身边的儿女也都一个个换上朴素的服装,诉说着许星辰这个外甥女,如何抢夺家产,又在拆迁得到巨额财富之后,翻脸不认人,更是无情的打官司,一点亲情都没有。

    她许星辰在这些人口中,就是无情残忍无理取闹的,更是冷血刻薄的女人。

    这个记者的视频,被顶到热搜上,上面的评论,清一色的对许星辰无情的声讨,咒骂,因为拆迁而闹出家庭矛盾的不在少数,许星辰这就成为了典型。

    还没有看完消息,许星辰的电话响起来,自称是什么媒体记者。

    而很快,她也被人肉出来了信息,公司的电话也被打爆了,更不用说那些曾经本就对她看不惯的同学,更是被记者找到,露脸的表达了他们对许星辰的看法。

    他们好像所有人都无比熟悉许星辰一样,把许星辰最不好的一面,全都告诉记者,不光是视频,好多评论里,都称自己是许星辰的同学……

    事情发酵的太厉害。

    许星辰措手不及。

    被俞飞鹏就这么逮着机会,斥责了她一顿,让她离开公司,回家解决,不能影响公司正常运作。

    许星辰只好下楼,可是她被曝光了公司地址,刚下楼,猝不及防的好多话筒手机都伸过去,好多记者将她围住。

    似乎没有料到,许星辰真人真的这么漂亮,他们的动作,还是稍微轻了很多。

    只是该问的还是要问,毕竟这个女人,如今被全网络唾弃辱骂。

    “许星辰,网上所说,是否真实?你是真的拿到了巨额拆迁费?却反而霸占,赶走亲人?”

    “许星辰,你上学的时候因为男女关系混乱,差点被学校开除,是真的吗?”

    “许星辰,……”

    她被围的有些懵,第一反应,便是挡住自己的脸。

    “许小姐,你这是羞愧吗?”

    许星辰动弹不得,走都走不了,就在她焦急的档口,一辆车子极速刹车,刺耳的声音,短暂的吸引人注意,车上下来的高大冷峻的男人,冲着他们迅速过来,直接推开人群,将许星辰拉开,上车。

    后面记者想要追上去,却徒劳无功。

    他们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酒店。

    许星辰进了酒店房间,才松了一口气。

    看向邵怀明,眼睛巴巴的,似乎有些脆弱,有些委屈。

    邵怀明也真的看懂了她的眼神,走过来,抱住了她。

    许星辰顺势,紧紧的搂住了邵怀明的腰,在她怀中,放心的表达自己的脆弱。

    “刚才真的吓死我了,我又不是明星,而且他们不会调查一下事实真相吗?”

    邵怀明的大手,抚摸着许星辰的柔软的黑发,沉沉的声音道:“不用担心,会过去的。”

    “我知道,就是这事儿,势必要闹一阵子了。我看我得上网澄清一下了。”

    说到这里,许星辰直接推开邵怀明,转头赶紧上网,登陆自己账号。

    她还没发出什么字来,手机就被邵怀明给抽走了。

    许星辰惊讶抬眸。

    “你发也没有用,他们不会听你解释,现在舆论被带着了,所以,你一个人的澄清没有用。”

    “那怎么办?”

    许星辰现在有点依赖着邵怀明了,眼神直直的看着他。

    邵怀明一瞬间沉默了,看着小女人如此的眼神,莫名的,有些好笑。

    深邃的眼底,迅速闪过一抹笑意。

    许星辰却皱了皱眉头,身手,去抓着邵怀明的胳膊,扯了扯。

    “怀明,你说啊,你是不是知道该怎么做?”

    邵怀明这才开口,“用事实说话。”

    许星辰却还不知道怎么办。

    邵怀明坐下来,手指绕过小女人的纤细手指,捏了捏,这才说:“你也不用在意,林晏现在是你的律师,他处理这些肯定比你自己好。所以,现在给林晏打电话,让他处理。”

    他抓着许星辰的手,把手机塞给她,同时调出林晏的电话。

    许星辰却还犹豫,“这不好吧?林律师只是帮我打官司,这个微博的事情,是私事。”

    她说着的时候,邵怀明已经帮她把电话拨出去了。

    林晏很快接听。

    “许小姐?是为了微博的事情吗?”

    他知道。

    许星辰似乎不好意思说,“林律师,不好意思,我是想问一下,您能否……”

    “你来处理。”

    邵怀明倒是直接,把这事儿给命令过去了。

    许星辰立刻尴尬的很,扯了扯邵怀明的手腕。

    “林律师,您别在意,我丈夫他……”

    她想替邵怀明道歉,可是话没说完,林晏竟然听了。

    “得,我肯定给办好了,三……三天肯定弄好。放心吧。”

    许星辰惊讶,但是也赶紧道谢,林晏没多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转回头,许星辰就看着邵怀明。

    邵怀明捏了下她的下巴,“看什么?”

    许星辰琢磨了一会儿,才说出自己心里想法。

    “怀明,越相处,我越很奇怪,你以前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大爷似的,很习惯别人伺候,说话要么不说,要么就这样直接,还容易得罪人,再者上次他在池冉冉婚礼上,面对那么多大佬,还表现的他才是大佬一般的气质,气定神闲的样子,真是让许星辰很奇怪,他到底是怎么样早就如今的性格和态度的。

    “我真的很奇怪呢。”

    邵怀明薄唇微微勾了下,俯身,贴近许星辰精致嫩白的小脸儿。

    “这么想知道?”

    “对啊,你以前是怎么过的?不过,要是你不想说的话,就算了。”

    她也不勉强邵怀明的。

    邵怀明没说,只是嘴唇划过她的嘴唇,贴近,气息相缠间,邵怀明啄住了她的嘴唇,深深的吻过去,是他一贯的风格,又重又急,而且丝毫不怜香惜玉。

    在许星辰嘴唇被他给弄的疼的时候,她不太舒服的推了推邵怀明。

    得了间隙,许星辰气喘吁吁的道:“你不想告诉我就算了,不用这么要吃了我吧?”

    她还摸了摸嘴唇,真的有点疼。

    邵怀明意味不明的推开,黑眸深深,许星辰还是受不了他漆黑的眸子一直盯着自己,不自在的起身,看向其他地方。

    而此时,许星辰这才发现,他们现在所在的酒店房间,似乎太大太豪华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