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世强者帝天钧韩〕〔农门悍妻忙种田〕〔修罗神帝〕〔长生五千年〕〔龙神战王帝天钧〕〔非洲酋长〕〔总裁大人请克制〕〔穿越之花落彼岸〕〔洛诗涵和战寒爵听〕〔快穿吾之商铺〕〔重生狂妻大佬宠上〕〔夏夕绾和陆寒霆〕〔替嫁新娘:亿万老〕〔最强药王〕〔王婿叶凡〕〔医婿叶凡〕〔神婿叶凡〕〔沐暖暖慕霆枭〕〔种种田唠唠嗑〕〔我老婆是传奇天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先婚后爱:隐藏大佬别装了 第92章 邵怀明人设变了
    许星辰下班回家,进门之后,手中还捏着手机贴在耳边。

    看到在客厅坐着的邵怀明,她笑了笑,指了指手中的电话,继续跟那边的秦雪聊天。

    “阿雪,苏婉可是影后,她真的这样,耍大牌,还目中无人?不能吧?我看这多年,她表现的都很随和啊!”

    “那都是装的,真人,脾气不好,还非常的目中无人,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呢,对了……她那经纪人,张口闭口的,拿邵氏大佬来压我,妈的,要不是为了奖金,我才懒得伺侯她呢。”

    许星辰轻笑,坐在了邵怀明身旁,他也顺手,给她倒了一杯茶。

    许星辰端着茶杯,喝了一口,才对着电话说:“邵氏大佬?又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金主呗。燕城最神秘的家族,邵家的三爷,只知名号,很少露面的邵三爷。你没听过正常,我以前也不知道,后来跟着老板长见识了,才知道这位邵三爷。邵家可是燕城顶级豪门家族,可不是网上那些个我们看到的豪门,人家是几代豪门底蕴,不一样的。所以,一般人不知道。也只是他们上流圈子里的人知道的。”

    “邵三爷?”

    许星辰轻笑的吐出这个称呼,身旁的邵怀明端着茶的手中一顿,黑眸深深的锁在毫无所觉的许星辰身上。

    “所以,为了这个邵三爷,你也不能得罪苏婉了。有钱有势的男人,为了女人,撒钱这种事情,很常见,为了奖金,忍忍呗。”

    “当然了,就是冲着钱,我才接了这案子了。不聊了,那经纪人又给我打电话,先挂了。”

    许星辰放下手机,喝掉手中的茶,看向邵怀明。

    “是阿雪的电话,就我们前几天看的电影,女主角苏婉,有点合同纠纷,她接了苏婉的案子。她跟我吐槽呢,没想到,影后竟然真的有金主呢,听说是燕城什么神秘的大佬,这种事情,对我们来说,只能发生在网络上或者是传说中,没想到,我也能听到点八卦。”

    邵怀明挑眉,“邵三爷?”

    “对啊,你听到了。”

    “谣传。”

    “什么?”

    许星辰不明白,看向邵怀明。

    他掀了掀眸子,淡淡的说:“邵三爷,和那个苏什么的女明星,子虚乌有。”

    “啊?你也不信是不是?”

    许星辰点头,“不过不管信不信,这些娱乐圈的八卦,就是说说而已,没必要较真。好了,我去做饭了。”

    许星辰起身去了厨房,而邵怀明捏着茶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平静的放下了。

    ……

    许星辰早上到了公司,跟同事打招呼。

    可是,他们看她的眼神,却有些异样。

    撇开那些看她好戏,幸灾乐祸的眼神之外,许星辰觉得肯定是出事儿了。

    那娜离开上前,在许星辰坐下之后,给她看了手机。

    “你家人找了媒体,曝光你,估计是找了水军,不然也不可能上热搜。星辰,到底什么情况?”

    许星辰看了看微博,在记者采访中,她的那个骂人狰狞的舅舅,却是一副老态龙钟,可怜的样子,身边的儿女也都一个个换上朴素的服装,诉说着许星辰这个外甥女,如何抢夺家产,又在拆迁得到巨额财富之后,翻脸不认人,更是无情的打官司,一点亲情都没有。

    她许星辰在这些人口中,就是无情残忍无理取闹的,更是冷血刻薄的女人。

    这个记者的视频,被顶到热搜上,上面的评论,清一色的对许星辰无情的声讨,咒骂,因为拆迁而闹出家庭矛盾的不在少数,许星辰这就成为了典型。

    还没有看完消息,许星辰的电话响起来,自称是什么媒体记者。

    而很快,她也被人肉出来了信息,公司的电话也被打爆了,更不用说那些曾经本就对她看不惯的同学,更是被记者找到,露脸的表达了他们对许星辰的看法。

    他们好像所有人都无比熟悉许星辰一样,把许星辰最不好的一面,全都告诉记者,不光是视频,好多评论里,都称自己是许星辰的同学……

    事情发酵的太厉害。

    许星辰措手不及。

    被俞飞鹏就这么逮着机会,斥责了她一顿,让她离开公司,回家解决,不能影响公司正常运作。

    许星辰只好下楼,可是她被曝光了公司地址,刚下楼,猝不及防的好多话筒手机都伸过去,好多记者将她围住。

    似乎没有料到,许星辰真人真的这么漂亮,他们的动作,还是稍微轻了很多。

    只是该问的还是要问,毕竟这个女人,如今被全网络唾弃辱骂。

    “许星辰,网上所说,是否真实?你是真的拿到了巨额拆迁费?却反而霸占,赶走亲人?”

    “许星辰,你上学的时候因为男女关系混乱,差点被学校开除,是真的吗?”

    “许星辰,……”

    她被围的有些懵,第一反应,便是挡住自己的脸。

    “许小姐,你这是羞愧吗?”

    许星辰动弹不得,走都走不了,就在她焦急的档口,一辆车子极速刹车,刺耳的声音,短暂的吸引人注意,车上下来的高大冷峻的男人,冲着他们迅速过来,直接推开人群,将许星辰拉开,上车。

    后面记者想要追上去,却徒劳无功。

    他们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酒店。

    许星辰进了酒店房间,才松了一口气。

    看向邵怀明,眼睛巴巴的,似乎有些脆弱,有些委屈。

    邵怀明也真的看懂了她的眼神,走过来,抱住了她。

    &n许星辰顺势,紧紧的搂住了邵怀明的腰,在她怀中,放心的表达自己的脆弱。

    “刚才真的吓死我了,我又不是明星,而且他们不会调查一下事实真相吗?”

    邵怀明的大手,抚摸着许星辰的柔软的黑发,沉沉的声音道:“不用担心,会过去的。”

    “我知道,就是这事儿,势必要闹一阵子了。我看我得上网澄清一下了。”

    说到这里,许星辰直接推开邵怀明,转头赶紧上网,登陆自己账号。

    她还没发出什么字来,手机就被邵怀明给抽走了。

    许星辰惊讶抬眸。

    “你发也没有用,他们不会听你解释,现在舆论被带着了,所以,你一个人的澄清没有用。”

    “那怎么办?”

    许星辰现在有点依赖着邵怀明了,眼神直直的看着他。

    邵怀明一瞬间沉默了,看着小女人如此的眼神,莫名的,有些好笑。

    深邃的眼底,迅速闪过一抹笑意。

    许星辰却皱了皱眉头,身手,去抓着邵怀明的胳膊,扯了扯。

    “怀明,你说啊,你是不是知道该怎么做?”

    邵怀明这才开口,“用事实说话。”

    许星辰却还不知道怎么办。

    邵怀明坐下来,手指绕过小女人的纤细手指,捏了捏,这才说:“你也不用在意,林晏现在是你的律师,他处理这些肯定比你自己好。所以,现在给林晏打电话,让他处理。”

    他抓着许星辰的手,把手机塞给她,同时调出林晏的电话。

    许星辰却还犹豫,“这不好吧?林律师只是帮我打官司,这个微博的事情,是私事。”

    她说着的时候,邵怀明已经帮她把电话拨出去了。

    林晏很快接听。

    “许小姐?是为了微博的事情吗?”

    他知道。

    许星辰似乎不好意思说,“林律师,不好意思,我是想问一下,您能否……”

    “你来处理。”

    邵怀明倒是直接,把这事儿给命令过去了。

    许星辰立刻尴尬的很,扯了扯邵怀明的手腕。

    “林律师,您别在意,我丈夫他……”

    她想替邵怀明道歉,可是话没说完,林晏竟然听了。

    “得,我肯定给办好了,三……三天肯定弄好。放心吧。”

    许星辰惊讶,但是也赶紧道谢,林晏没多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转回头,许星辰就看着邵怀明。

    邵怀明捏了下她的下巴,“看什么?”

    许星辰琢磨了一会儿,才说出自己心里想法。

    “怀明,越相处,我越很奇怪,你以前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大爷似的,很习惯别人伺候,说话要么不说,要么就这样直接,还容易得罪人,再者上次他在池冉冉婚礼上,面对那么多大佬,还表现的他才是大佬一般的气质,气定神闲的样子,真是让许星辰很奇怪,他到底是怎么样早就如今的性格和态度的。

    “我真的很奇怪呢。”

    邵怀明薄唇微微勾了下,俯身,贴近许星辰精致嫩白的小脸儿。

    “这么想知道?”

    “对啊,你以前是怎么过的?不过,要是你不想说的话,就算了。”

    她也不勉强邵怀明的。

    邵怀明没说,只是嘴唇划过她的嘴唇,贴近,气息相缠间,邵怀明啄住了她的嘴唇,深深的吻过去,是他一贯的风格,又重又急,而且丝毫不怜香惜玉。

    在许星辰嘴唇被他给弄的疼的时候,她不太舒服的推了推邵怀明。

    得了间隙,许星辰气喘吁吁的道:“你不想告诉我就算了,不用这么要吃了我吧?”

    她还摸了摸嘴唇,真的有点疼。

    邵怀明意味不明的推开,黑眸深深,许星辰还是受不了他漆黑的眸子一直盯着自己,不自在的起身,看向其他地方。

    而此时,许星辰这才发现,他们现在所在的酒店房间,似乎太大太豪华了吧?  许星辰看了看这个房间,不只是豪华了,这甚至比他们的房子还大呢。

    卧室,客厅都很明显的分开格局,不光是大小,许星辰这都没有怎么接触高档酒店的人,都能够感觉的到,这个房间里透出来的低调点金钱感。

    她回过神来,很是肉疼的看着邵怀明。

    “你怎么定这么好的房间啊?这不是这里的总统套房吧?不对,这家酒店,是青城最出名的五星级酒店了,刚才来的时候没有主意,我……”

    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看着邵怀明,虽然,许星辰努力做个大方的女人,但是这种酒店的房间价格,真的会让她肉疼的。

    邵怀明对上许星辰这透露着丝丝勉强的眼神的时候,忍不住起了故意逗弄的心思。

    “是,总统套房。你不是告诉了我你的卡密码,所以,我就用那张卡,定的。”

    嘶……

    许星辰内心凉气嘶嘶的灌。

    邵怀明笑了起来,就这么个难得的愉悦的笑容,许星辰半点责备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邵怀明还笑问着:“是不是不妥?我定的太贵了?”

    “……呵呵……”

    许星辰咬了咬牙,她看着邵怀明魅力无限的笑容,说道:“其实……我也没有住过总统套房的。既然来都来了,那就住一晚上吧。日后说出去,我也是住过总统套房的人呢,呵呵呵呵呵呵……”

    许星辰后面笑起来的声音,似乎都带着颤抖呢。

    邵怀明忽然,笑声朗然,低沉有磁性的,就这么大笑了起来。

    许星辰愣了愣,她还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邵怀明大笑呢。

    所以,为了男色一笑,她花出这一晚上的总统套房的钱是值得的吧?

    值得吗?

    值得……

    许星辰突然被邵怀明搂在了怀中,下巴被他捏住,被迫抬头看过去。

    “这么开心?看来你很喜欢,那不如多住几个晚上?我想,房间里那张床肯定舒适感很不错,你会喜欢的。”

    “啊……不要啊……唔……”

    许星辰的拒绝,却被邵怀明给吻住,同时,身体一轻,人已经被他给抱起来,大步的往卧室里去了。

    大白天的,其实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试试床的舒适度而已。

    许星辰睡了很久,对于总统套房的体验,她完全是在床上和浴室体验的。

    睡了醒,醒了再被睡……

    等她彻底清醒,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她又是懊恼,又过了退房时间了,又要多花一天的钱。

    许星辰光溜溜的躺在床上,狠狠的捶床,真是男色误人啊!

    她在大床上滚了滚,好一会儿才披上睡袍,走出卧室。

    邵怀明坐在办公桌后,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他一身的衬衣西裤,慵懒坐在椅子上,面前的电脑,不知道在处理什么,一手捏着香烟,烟雾袅袅向上,这气质,配上这个总统套房的环境,莫名的就有些高级精英的感觉。

    许星辰就站在不远处,看了好一会儿,打从心里欣赏着,骄傲着,这个男人,她就这么运气好的,先下手为强的让他成为了自己的丈夫。

    这么看着,这总统套房,住多久,她都可以不在乎金钱了。

    呵呵呵……

    邵怀明早就察觉到许星辰的到来,他一会儿才抬眸,扫过慵懒小女人,一个眼神,一个勾唇,许星辰浑身都酥了。

    “看够了吗?”

    许星辰脸颊微红,也不好意思的抬手,捂住脸颊,小女人姿态十足。

    她怕自己太过沉溺于男色,赶紧的开口问:“你饿不饿?我都饿了,我们换衣服出去,找个地方吃饭吧?”

    邵怀明却招了招手,许星辰走过去,站在办公桌后,突然被邵怀明扯住手腕,人就坐在了邵怀明的大腿上,细腰被搂住,而邵怀明嗅着她颈间的气息,轻啄了啄她的小耳朵。

    “不怕出去被记者追了?”

    “啊……我都给忘了。”

    许星辰这才想起来这件事情。

    她皱了皱秀气的眉头,“要不叫外卖吧。”

    邵怀明却已经拿过一旁的电话,说道:“餐点送上来。”

    shu17.cc   许星辰又肉疼了,心肝脾肺肾都疼了。

    邵怀明一手支在桌上,冷峻的面上,饶有兴致的笑意,融化了他大部分的冷漠和凌厉。

    许星辰觉得,此刻邵怀明的心情很好呢。

    她只能咽下对酒店餐点可能会很贵很贵的吐槽,冲着邵怀明,勉强的笑了笑。

    而邵怀明像是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纠结,偏要继续对她刺激。

    “我看这里,很不错,不如我们多住几天?”

    许星辰又倒吸一口冷气,这次她立刻拨浪鼓似的摇头。

    “不住了,不住了,明早我们就走,不能再多住了。怀明,我们现在虽然还有钱,但是其实并不是多么有钱,这种房间,体验一下就行了,不能常驻,我们没有那个条件。”

    许星辰到现在都不敢去想,这里住一天要多少钱,省的破坏住的心情。

    邵怀明低沉笑了起来,没再说什么,只是亲了亲她的嘴唇,并没有深入。

    送餐的很快出现,并且自称是她们在入住期间,他们专属的管家,有任何问题,有任何需要都可以让这位管家去解决。

    这种专属服务,许星辰第一次感受,不过是真的不敢用。

    她赶紧打发人走,坐下来,看着一桌子的吃的,有点不知道想笑还是想哭了。

    邵怀明坐在他对面,看着小女人又一脸的纠结,肉疼,心中甚是愉悦。

    “吃吧,这都是花了钱的。”

    许星辰立刻来了精神,“对,花了钱的,不能浪费。”

    她赶紧的先给邵怀明夹了菜,“怀明,多吃点,靠你了,不能浪费。”

    邵怀明黑眸闪过笑意,拿起筷子,“好,不浪费,这里面还有空运进口的食材……”

    “……”

    许星辰差点咬到舌头,没有察觉到邵怀明的故意,埋头苦吃。

    这顿饭,果然是高档酒店,餐点美味的不得了,可是,许星辰吃也吃的心肝脾肺肾都疼,这就是痛并快乐着?

    ……

    许星辰看着微博上,关于自己的这个新闻的热度消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某知名女星竟然突爆结婚消息,消息骤然炸了,所有人都在讨论婚讯,许星辰自然就不被关注了。

    但是,不被关注,并不代表着就是清白。

    大概就是林晏做的,他亮出了一系列打官司的证据,以及之前控诉许星辰不养老的这些反证据,还有一部分是许家亲戚一个个贪婪又凶恶的证据,他们才是十恶不赦,不养老,虐待老人,经常犯些小奸小恶,还有甚至他们家熊孩子都能够有把柄可抓,这一大家子,无一例外的,不用费劲,就一大堆的黑料刨出来。

    他们请水军黑许星辰的事情,也被抓出来。

    网友们直接倒向了许星辰这一边,控诉许家亲戚的可恶。

    许星辰这会儿才心里舒服了,不过,这林律师绝对是帮了大忙的。

    “怀明,林律师这次真的是帮我们很多,等事情过去之后,我们得好好感谢他吧?”

    邵怀明应声,“你决定。”

    “好。”

    给大红包肯定是不能少的,其次也得有些诚意。

    许星辰心里在琢磨着,怎么才算是有诚意。

    第二天,许星辰一直惦记着千万不要忘记退房这事儿,她很早就醒了,看了看房间没有什么被破坏的东西,应该不会多扣钱,两天房费,加上吃饭的费用,还有那个管家,不知道要不要额外收钱。

    退房的时候,邵怀明跟在她身后,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就看着小女人紧张的捏着包,去退房。

    她那始终都没有散开的眉头,邵怀明看着,都觉得有意思。

    “邵太太,您好,是这样的,您跟邵先生,正好是我们酒店总统套房入住的第888位客人,所以,您的全部费用全免。另外,酒店还会送您一张至尊vip卡,以后您可以入住任何我们酒店旗下,都可以享受半价优惠。”

    “……真的?”

    “是的,邵太太。”

    许星辰对这这样天将的幸运,有点不敢相信,回头,走到了邵怀明跟前,那张精致的小脸儿,显得愣愣的。邵怀明薄唇一勾。

    “回家。”

    许星辰反映过来,开心的不得了,抱住邵怀明,大笑着,走出了酒店。

    她还兴奋着,跟邵怀米明分享这份幸运呢。

    “董经理,我们酒店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活动了?第888位?全免?老板知道吗?还有那张至尊卡,半价吗?什么时候有半价这样的说法了?”

    董经理神秘一笑,“以前没有,但是,只要是那位邵先生和邵太太,那没有也得有。”

    “董经理,这什么意思?”

    董经理耸肩,“什么意思,我也不清楚。反正,上面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了。好了,继续工作,我走了。”

    他这位酒店经理,如此大牌,还是亲自来给这两位服务的。

    其实董经理自己都不清楚,那位邵先生和邵太太是什么人,这种神秘人士,董经理只听大老板吩咐,要慎重对待,具体再多,他就不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