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宁宋娉婷〕〔杨辰秦惜〕〔从编织神话开始〕〔耀世狂兵林北苏婉〕〔你当像勇者翻过群〕〔乾龙战天〕〔婿势遮天〕〔我在异界看风水〕〔陆铭霍雨桐〕〔我命由天不由我〕〔全公司反向C位出道〕〔当我得了绝症后他〕〔从B站开始拍鬼片〕〔我从来不抗压〕〔斗破以签到开局〕〔雷小闪逃生记〕〔我不是神豪〕〔有钱大魔王〕〔蚀骨宠爱:BOSS太〕〔花下醉思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先婚后爱:隐藏大佬别装了 第122章 爱已崩塌
    在座的所有人,心里都清楚许星辰和她丈夫的事情。

    可是,如这位女同学一般,如此直接说出来,还这么不给面子,也是出人意料。

    尤其,她的眼中,尽是对许星辰和邵怀明的嘲讽和轻视。

    好像在看什么垃圾一样的眼神。

    许星辰被深深的刺痛了,这种眼神,当初在学校的时候,是她少年时的噩梦。

    她以为自己走出来了,这么多年,她早就不是那个被欺凌的少女了,可是,这种眼神,这种态度,嘴里说出来的伤害人的话,他们怎么敢到现在都还如此的放肆呢?

    他们是从来就不会为自己口下积德吗?

    许星辰的手指在颤抖,坐在她身旁的邵怀明,感觉到了。

    他的大手,迅速的抓住了小女人的手指。

    许星辰的气愤,在邵怀明温热的掌心中,渐渐的缓和下来,她看了眼邵怀明,他没有被这些人无耻的语言和态度给伤害到,似乎,什么人在他眼中,都跟冰冷的死物没有任何区别。

    许星辰突然心里也就跟着镇定了。

    这些人,从来不会认识到自己当年有多么的残忍,如今依旧是,她即便是生气,也不能改变他们的本性恶,所以,跟这样的东西计较,真的没有必要。

    她对着邵怀明笑了笑,低声对他说话,全然当刚才的女同学是狗吠。

    “我们吃完就走,下午,还能回去休息一下。至于那些疯狗叫,你不要在意。”

    许星辰觉得,邵怀明才是她该保护的,安抚的。

    邵怀明深邃的黑眸意味不明,笑意一闪而过。

    倒是也配合许星辰的安抚,低沉应了声。

    “听你的。”

    “喂……许星辰,你聋了?没听见我说话吗?”

    许星辰星眸中冷意闪过,她扫了一眼女同学,眼神阴冷锐利。

    这眼神,竟然跟邵怀明的眼神很像,许星辰就是在试着,用上邵怀明这种让人害怕的眼神。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眼神起了作用,那女同学没有得到回复,也只是讪讪冷哼,不再多言。

    “呵呵……星辰,还没恭喜你结婚呢。你老公真帅。”

    总有昔日的同学,还算知道分寸,还是道了一声恭喜。

    许星辰都淡淡受了。

    跟这些同学们,不是许星辰人际关系不行,而是当年,他们除了欺凌的,就是冷眼旁观的。

    所以,也没有必要太过对这些人客气。

    眼见着许星辰一点面子都不给,这些人也不找没脸。

    他们倒是通过另外一种方式,来达到对星辰的轻视和奚落。

    “冉冉家里可真有钱,长的漂亮,又是国外留学回来的,现在直接在大公司工作,老公还是同学,初恋,余飞鹏可真出息,听说不久后就是经理了。”

    “是啊,比某些的人强多了,这女人啊,都说嫁人是第二次投胎,竟然找个那样的老公,真是要让她笑死了,是有多么的饥不择食呢。”

    “什么饥不择食啊,我听说啊,有人是在大城市混不下去了,当小三被正室给打出来的,这才回到老家,随便找个不嫌弃她的男人赶紧嫁了。”

    “真的啊?啧啧……真是不要脸,上学的时候就知道勾三搭四,没想到这么多年,还这么下贱,不知廉耻……”

    她们的声音,丝毫没有收敛。

    被身旁的丈夫或者男朋友给暗示的拐了拐,还不高兴。

    “你捅我干吗?有些人,敢做还不敢说出来啊?少捣乱,我就说啊……”

    这人还没有继续说下去呢,突然,一杯水被泼到了脸上。

    所有人,一愣,瞬间寂静。

    而那个女人,也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看着邵怀明。

    邵怀明将杯子放下,表情淡漠,薄唇微微一动,带着非常冰冷的声音。

    “吵死了!”

    “……”

    许星辰都没有想到,可是,看着那同学狼狈震惊的样子,她有点忍不住想笑怎么办?

    “你……啊啊啊……你竟然敢泼我?”

    尖叫中,所有人都看过来。

    女同学被身旁的老公赶紧的捂住嘴,怕她丢人。

    挣扎,怨恨的眼神,各种不想要如此罢休,可是,最后,顾忌这是池冉冉的婚礼,女同学不敢得罪池冉冉,只能忍气吞声,先离开去收拾一下自己了。

    其他人,看着邵怀明一瞬间,气势大开,慑人的眼神扫过去,瞬间就僵住,不敢乱说话。

    这许星辰的老公,怕不是个混黑涩会的吧?

    这气势,眼神好吓人。

    被邀请来参加婚礼的顾廷川,作为重要贵客,姗姗来迟,可是来的时候,正看到了邵怀明这一出。

    他不禁低低轻笑了笑,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对着身旁来招呼他的王成石道,“那对夫妻,还挺有意思的。让他们到这里来坐吧。”

    王成石一惊,“这……不妥吧。”

    这一桌,都是重要客人,连俞飞鹏的父母都没有上这一桌呢。

    王成石为难,可是,周晋看了眼微笑着的顾少,也跟着点头。

    王成石这才赶紧让人安排,在主桌上加人。

    许星辰是有些惊讶的,想要拒绝,却被邵怀明牵着手,坐了过去。

    邵怀明坦然自若的姿态,在座不认识他们的,还真是以为这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呢。

    周晋心中思索,而顾廷川看了看邵怀明,不同于工地上的邋遢打扮,如今倒是穿着一身西装衬衣,就是这西装也不知道几块钱的东西,真是降低了三哥的品味了。

    表达了一下对三哥穿着的鄙视,当然,他也只能是心里想想,不敢表现出来而已。

    “邵先生~多日不见了,邵先生今儿真是帅气逼人呢。”

    顾廷川上来就拍马屁。

    许星辰心里打鼓,总感觉这个顾少,不怀好意。

    她暗暗的扯了扯邵怀明的手指,邵怀明看了一眼小女人,握着她的手,搭在了腿上,把玩着抚摸着。

    顾廷川扫过两人的手,笑的更盛了。

    “邵先生和夫人,真恩爱。”

    当事人没有人搭腔,顾廷川也没有感觉到尴尬,也更没有生气。

    他笑笑,继续跟别人聊起天来。

    婚礼开始,注意力被吸引过去。

    浪漫,感人,秀恩爱,是婚礼的主题。

    等新郎新娘下来敬酒的时候,在主桌上看到了许星辰和她的丈夫的时候,这对新人的脸色,真的可谓是精彩了。

    “谁让你们坐在这里的?”

    池冉冉上来就质问。

    可顾廷川淡淡一笑,“我啊。”

    “顾少,您这是……”

    顾shu28.cc廷川温和笑容,很是有说服力,“我跟邵先生夫妻,感觉挺合得来的。交个朋友嘛。”

    顾少发话,池冉冉和俞飞鹏再不高兴,也不能发出来。

    许星辰看着他们给自己敬酒,她心里还真是有点爽的。

    池冉冉这会儿却突然一笑问道:“星辰,你们这也结婚了,什么时候办婚礼啊?你没办婚礼,可是一生的遗憾呢。对了还有婚纱,我这个可是国内知名设计师设计的,你没有这条件,最起码去租一套吧,你老公总不能租婚纱的钱都没有吧?邵先生,我们星辰当年可是那么多男人喜欢的,现在嫁给你,你不能给她个婚礼,小心她甩了你跟了别的男人呢。”

    池冉冉故意的挑拨加上炫耀,许星辰却反应冷静平平。

    邵怀明就更不搭理她了。

    池冉冉顿觉无趣,转身去敬别人去了。

    而在敬酒之后,许星辰就跟邵怀明很快离开了婚宴。

    回到家里,邵怀明脱掉外套,扯掉领带,许星辰在后面收拾了下,坐到他身旁,小手抓住邵怀明的大手,眸光微软的看着他。

    “抱歉,怀明,今天让你受委屈了。”

    那些人的语言暴力,有多么的可怕,许星辰中学的时候就见识到了。

    如今,还是有人依旧没有改过,用这样的语言暴力,欺凌他们。

    这才连累到了邵怀明的身上。

    邵怀明眸色深沉,落在小女人的脸上。

    “想要婚礼吗?”

    “啊?”

    许星辰惊讶了下,然后想了想,摇头,“暂时是不想的。”

    暂时不想,是因为她觉得,婚礼是应该在两人有感情的基础上,才是真正的一生一世的感觉。

    可目前,邵怀明明显是没有感情,也不确定未来的,所以暂时是不想办的。

    也许日后,他们两人有了感情,那时候一起商量婚礼,才是美好的场景的。

    只是,许星辰如此回答,邵怀明却不明白。

    他收回心思,起身,去换衣服洗澡。

    翌日,是周日。

    许星辰一早做好了早饭,等邵怀明吃早饭的时候,她笑着说:“我们今天去看车吧。”

    似乎知道他的疑惑,许星辰道:“没有车,去哪里不方便。我还想着,买了车之后,我们周末出去自驾游。你有喜欢的车型吗?你们男人不是都对车有研究,到时候就你决定,是买什么型号或者品牌,你想买什么的就买什么的。”

    邵怀明看着许星辰高兴的样子,突然有种错觉,这个小女人,是在用车来哄他吗?

    等他们选定了车,许星辰又给邵怀明买了不少东西,邵怀明越发的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被哄的了。  邵怀明进了酒店总统套房,顾廷川早就在等着了。

    他看到邵怀明的时候,眼神微微顿了顿。

    这细小的变化,没有逃脱邵怀明的眼神。

    “怎么?”

    邵怀明坐下来,将外套仍在一旁,眉尾一挑。

    顾廷川笑笑,手指推了推眼镜,像是用眼镜遮掩一下自己的尴尬情绪,他这才说:“三哥,你身上这身行头,不是你自己选的吧?许星辰这品味还不错,搭配的不错,就是这衣服做工有点……”

    顾廷川很早就想吐槽了,这会儿没有别人,他还是说了出来,然后眼角有些抽抽。

    邵怀明在燕城的时候,行头都是专门定制的,如今,有这样的穿着,顾廷川看着真有点眼疼。

    邵怀明沉默了下,不知道想到什么。

    而这顾廷川还非常有兴趣的询问,“三哥,你现在这点工资,身上这些行头都是许星辰买的吧?”

    也就是说,三哥现在是靠女人养的?

    顾廷川就这么无形中,突然戳破了一个事实。

    说完之后,他看着邵怀明冷沉的脸色,心肝颤了颤,他讪讪一笑。

    很快,两人略过这个比较尴尬的问题,进入正题。

    一个上午的时间,邵怀明都在处理工作的事情。

    中午吃饭的时候,顾廷川跟邵怀明去了一家私密性比较好的地方吃饭,而这期间,邵怀明的手机也响起来。

    顾廷川竖着耳朵,敏锐的想要听到什么。

    邵怀明却反应淡淡。

    “嗯,在吃……外面……蘑菇炖鸡,素菜……”

    等挂了电话之后,顾廷川真觉得这不像是三哥的性格呢?

    他是真的好奇了。

    对于三哥为什么出来修养的一年时间,找女人不奇怪,但是,找女人还弄个结婚的样子,还隐瞒自己的身份,玩个王子变青蛙?

    当然,有兴致来玩一出也无所谓,但是三哥这配合的好温柔,事无巨细,如此耐心。

    “三哥,恕我直言啊,你这玩的挺认真啊。这点情趣,不像是三哥的风格。”

    三哥当初对任何女人,都没有这般温柔,还回答吃的什么?

    邵怀明沉默着,对此并不想回答。

    “三哥要带许星辰回燕城吗?”

    如果真喜欢,那就带回去就好了。

    邵怀明难得顿了下,他看了眼顾廷川,也竟然问他问题。

    “让女人满意,应该做什么。”

    “做什么?买东西啊,她喜欢什么买什么,给钱给卡,都可以,当然,重点是在床上,一定要厉害。”

    顾廷川暧昧一笑,邵怀明黑眸闪了闪。

    而给邵怀明打电话沟通感情的许星辰,挂了电话之后,精致的小脸儿上,有了些甜蜜的笑容。

    许星辰有着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甜蜜,哪怕只是问问邵怀明吃什么,他做了什么,这种如此日常的事情,她都会觉得很满足。

    就好像是给邵怀明买很多东西,看着他身上是自己的选择的痕迹,对他很好,就很高兴。

    许星辰对一个人的好的方式,就会掏心掏肺。

    如今,她在试着慢慢的敞开心扉,接受这个成为她丈夫的男人,对他好,照顾好他,给他自己能够给的出的所有。

    “许星辰,晚上有个客户,算加班,下班之后跟我过去接一下。”

    俞飞鹏从办公室出来,对在发呆的许星辰通知了下,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

    许星辰秀气的眉头微蹙,“是,余组长。”

    她原本打算晚上回去,给邵怀明做新菜,这下子,只能给他发信息,自己要加班了。

    晚上,她个俞飞鹏一起下楼,幸好还有别的同事,几人一起坐着俞飞鹏的车子,去餐厅。

    等到了餐厅,跟着俞飞鹏进了包厢,一桌子的老板和客户,都是些大佬,而除此之外,竟然只有许星辰和另外的女同事几个女的,他们来不是谈工作的,而是陪着喝酒敬酒的。

    女同事,也就成为了陪衬和消遣了。

    “星辰,赶紧的,给蔡总一杯酒,别傻坐着……”

    “小娜,你也是,这边还有杨少呢……”

    许星辰咬着牙,僵硬的一笑,起身,对所谓的蔡总敬酒。

    “蔡总,我敬您。”

    然后她抿了抿一口,却已经受不了酒的冲的刺激味道。

    可是如此,在座的人,也不满意。

    “小许啊,怎么没喝呢?看不起我吗?干了……”

    “星辰是吧?你敬了蔡总,不能落下本少爷吧?许星辰?这个名字真的好听,来为了你的这么好听的名字,跟我喝一杯。”

    “星辰星辰,这眼睛真的跟星辰一样璀璨好看,来,为了这双漂亮的眼睛,干一杯……”

    “不只是眼睛漂亮,这鼻子,嘴巴,身材……哪一样都值得喝一杯的……哈哈哈啊……”

    他们以各种借口来灌许星辰的酒。

    旁的女同事还好,在座的人却仿佛都是冲着许星辰来的。

    许星辰就算是借助别的借口要走,却都被人拉住,她恨不得当场翻脸了。

    而俞飞鹏终于似乎是良心发现,帮助许星辰逃脱了出来,去了趟洗手间。

    许星辰在里面磨蹭了很久,出来的时候,看到俞飞鹏。

    俞飞鹏还担忧的上前,询问,“星辰,你没事儿吧?”

    许星辰躲开他故意的靠近,忍着头脑中晕眩的感觉,手中暗暗掐着。

    “俞组长,我有点不舒服,我要先走了。”

    “星辰,你不能走,你要是走了,那你工作都保不住了。不过别怕,一会儿回去,就喝点酒,有我在呢,我会帮你的。”

    俞飞鹏看着许星辰喝的脸色红晕,越发的迷人诱惑,他的眼中,闪过欲望,忍住了自己想要动手的欲望,他还是拿出自己体贴的一面。

    可是,他这个样子,许星辰却极端厌恶。

    “不用,俞组长,我已经告诉我丈夫了,他一会儿就来接我,我先走了。”

    “你不能走。”

    俞飞鹏着急的立刻上手,抓住了许星辰的手腕,本就喝了酒,脑子有些虚,加上俞飞鹏的用力,许星辰根本挣脱不开。

    “你放开我……”

    她声音有些尖锐,惹的来往人的侧目,俞飞鹏却抱住她,像是在安抚情人一般。

    “嘘嘘……别生气,是我错了,我们先回房间啊,乖,星辰……”

    俞飞鹏如此无耻,许星辰是怎么没想到的。

    他们拉扯着,里面房间的人突然出shu29.cc来。

    “哟,小俞,干嘛呢?星辰这是喝醉了吗?来,我来扶着她……”

    杨少上前,俞飞鹏心有不甘,也只能放开。

    他一放手,许星辰立刻推开。

    “杨少,我身体不舒服,我丈夫来接我了,抱歉,我得先走了。”

    她还晃了下手机,证明自己已经给丈夫打了电话。

    实际上,她现在却心虚的很,整个人后背已经湿透了。因为,她给邵怀明打了电话,那边却并没有人接,只是发了信息都没有回复。

    杨少并不似俞飞鹏那般的心急,他看着许星辰拒绝的样子,扬了扬嘴角。

    他不急着上前,只是抱着手臂,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许星辰。

    今天,他跟几个人,故意约了许星辰出来,其实不过是上次顾少说起过,这姑娘,是什么不能惹的天仙,他们还真是好奇的。

    等看到了真人,果然是惊艳的,而他们几个人,可不是顾少那般有什么顾忌,什么有夫之妇脾气不好之类的,在青城,他们想要一个女人,还管她脾气好不好?

    想要,那就要啊!

    所以,才有了今晚这出饭局。

    其他人只是顺带,重点就是这个许星辰。

    今天晚上,除非他们自己放手,不然这个许星辰,哪儿都跑不了。

    “星辰啊,既然你丈夫一会儿来,那也不急,先进去坐,等他来了,再带你走不就行了?乖,跟我先回去……”

    “不,不了,杨少,我老公应该已经到楼下了。我下去就行。”

    许星辰预感不好,这就要转身,哪知道,杨少只是嘲讽一笑,动作却更迅速,挡在她的面前,看着她似乎很不自量力。

    “许星辰,你知道的,今晚你逃不了。何必呢?让你老公来,看到这种场景,他会很难堪的。也许,他会高兴也不一定……”

    许星辰一双眼睛,充血的盯着杨少,紧掐着拳头,看着紧张,害怕,可是心中却在各种的想对策。

    “怎么?还想什么?不过一晚上的时间,你能得到的,却是你这辈子都可能得不到的好处。日后要是你愿意,还能得到更多,不只是你,你老公也可以的……怎么样?”

    许星辰咬着唇,低着眸子,软软的开口。

    “杨少,我知道,您的意思。”

    “那就回去,平心静气的喝点酒,聊一会儿……”

    后面,就更能水到渠成了。

    “可是——”

    许星辰突然语气一改,抬头,红着的眼睛突然像是闪过一抹倔强和决绝。

    “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要我的丈夫。”

    杨少轻笑,嘲讽的笑着许星辰,但是,就在下一秒,许星辰竟然直接撞开他,跑了起来,他迅速往外追,在楼梯口的时候,差点抓住许星辰的时候,她迈下楼的脚步突然一软,真个人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