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最佳女婿〕〔我真的会炼丹〕〔长生1000000年〕〔快穿大佬她总被男〕〔明朝狠人〕〔傅少我把你给甩了〕〔我在幕后调教大佬〕〔农门追妻令:娘子〕〔小阁老〕〔快穿:反派BOSS是〕〔飞越泡沫时代〕〔重生后我成了权臣〕〔钢铁蒸汽与火焰〕〔太虚化龙篇〕〔重生女首富:娇养〕〔逍遥战神〕〔最强上门狂婿〕〔满级大佬总爱装小〕〔团宠妹妹又被拆马〕〔最强上门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先婚后爱:隐藏大佬别装了 第200章 许微已经不在
    许星辰住院的这段时间,同事那娜来看过她一次。

    那晚娜娜也在,许星辰滚下楼梯,昏迷的样子,娜娜也被吓坏了。

    最可怕的是,当时许星辰的丈夫赶到,他看到许星辰的样子,一个眼神扫过所有人,好像是从地狱而来的撒旦一般,当时娜娜就好像感觉,陷入了无尽深渊不得翻身一样。

    她说给许星辰听的时候,还有些恐惧。

    “你老公当时的样子,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太可怕了。”

    许星辰轻笑摇头,“你别夸张。”

    “我没有,真的……”

    那娜还在强调,没有想到,邵怀明推门而进,冷漠的眼神扫了一眼,拿走了房间内他的香烟,低沉说了声:“有事儿叫我。”

    然后走了出去。

    全程,那娜僵硬着,规规矩矩的,半点都不敢做什么。

    等邵怀明离开房间之后,那娜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许星辰被她夸张的表现给逗笑了,星眸微微笑眯了眼睛。

    “别搞怪了,说点正事儿,最近公司怎么样?”

    那娜很想辩解,她没有搞怪,她是非常认真的在表达自己shu29.cc内心的恐惧。

    但是许星辰根本不会相信。

    她也只好作罢。

    那娜轻叹了声,“还能怎么样?风平浪静,俞组长还是俞组长,他根本没有任何责任一样。有一个有背景的老婆,就是不一样,副总肯定保住俞组长啊。”

    许星辰眸色暗了暗,闪过冷意。

    &nbs“星辰,你也别生气,碰到这种事儿,算我们倒霉了。这个社会,对女人就是这么不公平。除非你足够强大,不敢让人放肆,但是他们私底下也依旧会对女人各种议论,真是操蛋的社会。”

    那娜说的对,可许星辰自己心里却并不想如此屈服。

    “不管别人怎么议论,做好我们自己,做更强的自己,就可以了。”

    那娜点头,“星辰,你好勇敢。”

    许星辰笑笑,她也不是从小就这么勇敢的,不过是经历的挫折多了,遇到过的麻烦多了,才更明白,困难不会因为你的害怕而消失,迎难而上,解决困难才是最终的选择。

    “对了,你知道那几个少爷的情况吗?”

    许星辰摇头,那娜对着她,小声的说:“听说,那几家人,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被发配离开了青城,具体去哪儿不知道,反正好像是挺惨的。你说,这是不是恶有恶报?这些人也就敢对付一下我们这些普通人,真惹到了了不得的人物,还不是一样被收拾?真解气!”

    许星辰楞了下,她想到了邵怀明给她做的假设。

    但是,心中随即摇头,邵怀明要是能做到,只能说是天方夜谭了。

    “是啊,所以,终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

    那娜离开了医院之后,邵怀明回了房间。

    他身上还带着香烟味道,不刺鼻,清冽还有些好闻。

    许星辰下床,走动了下,在邵怀明回来之后,她便过去,主动抱住了他。

    邵怀明先是一愣,然后才搂住她的腰。

    许星辰伏在男人的胸口,耳边,贴着他结实的胸膛,心跳声有力跳动着。

    她对这个男人的喜欢,越来越多。

    “怀明,听说,欺负我们的那几个人,得罪了人,所以被收拾了。你知道这件事情吗?”

    邵怀明不咸不淡的开口,“是吗?”

    她抬眸,星眸闪烁。

    “要不是知道你没有那么大力量,我真以为是你在给我出气呢。”

    邵怀明勾唇,抬了大手,抚摸着许星辰的头发,与她对视的黑眸中,染上一抹精光。

    “你希望是我吗?”

    许星辰摇了摇头,“不,那太不现实。”

    如果邵怀明是那样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人,那其实并不多美好。

    至少,对许星辰来说,不好。

    “而且,我也不喜欢。”

    邵怀明搂着她的腰身,大手在她腰间抚摸着,眉尾挑了下,“为什么不喜欢?如果更强大的男人,不是更能保护你?”

    “我如果需要更强大的男人,就不会跟你结婚了,邵怀明!”

    许星辰理智的很,她的食指戳了戳邵怀明的胸口,对他微冷的面孔之后,又讪讪一笑,收回手指,继续说:“如果你是那样的男人,你还会在这里?做什么建筑工?即便,日后你发达了,成为更厉害的更强大的人,那样,你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跟我在一起?我就不保证了。所以,我要的,不过是一个不管有没有钱,但是却能够没有别的心思的男人。”

    “你又怎么会保证,现在我没有别的心思?”

    许星辰沉默了下,认真的对上邵怀明的墨色眸子,“如果你有了别的心思,请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们之间说好要坦白,我不会耽误你,早点了断。”

    邵怀明抚摸着她的头发的手指,渐渐的划到了她的耳边,揉捏着她的耳垂,在她无比认真,想要得到一个真诚的眼神中,低头,啄住了她的嘴唇,一如他以往的凶猛的风格,吻的用力又深入。

    许星辰又回到公司,正常上班,之前那件事情,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过副总王成石对许星辰言语安抚了一番,其他再多便没有了。

    许星辰看着每天俞飞鹏还像是没有被影响一样,依旧在自己面前晃悠,心中虽然有些憋屈,可也无可奈何。

    索性工作上暂时没有什么事情,俞飞鹏也不为难她了,池冉冉最近也低调了很多,撇开工作来说,她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周末,她跟邵怀明去提了车,上了保险,开走了,然后去超市买了好多菜,这才开回了家。

    晚上他们做了火锅,在微冷的秋日晚上,许星辰小脸儿吃的透红,可爱,心情极好,丝毫没有察觉到,邵怀明看她的眼神,沉沉的想要将她拆吃入腹一样。

    吃饱喝足,许星辰收拾了厨房,将邵怀明换下来的衣服扔进了洗衣机,又给他手洗了袜子和内里的衣服,这才忙活完了,坐到邵怀明的旁边。

    邵怀明顺势,搂住她的肩膀,不算关心的询问。

    “不累?”

    他的眼神中,不算是关心,大概是真的不明白她为什么做这么多,又这么忙碌吧?

    许星辰不禁一笑,抓着他的大手,跟自己的手指相扣。

    自从她在邵怀明面前,实实在在的承认了自己喜欢上他之后,许星辰就尽量抛弃自己的矜持和别扭,在邵怀明面前,尽量的亲密,步步靠近。

    邵怀明不排斥,她便更高兴。

    “我不累啊,因为想着这是我们的家,也是给你洗衣服什么的,这都并不是累的。而且我在公司也没有做什么,真要是真的累了,我会开口说的,让你帮我的。”

    虽然,邵怀明看起来,真的是个大男人样子,不做饭,不洗衣服,吃饭什么的都被人端到面前的样子。

    真不知道,他这样子是怎么来的,真像是被人伺候的大少爷一样。

    邵怀明抓着她缠绕的手指,低头看了看。

    她的手指,瘦长,没有什么肉,却显得很好看。

    许星辰笑着说:“我这手指,以前老人都说,没有福气。但是,我觉得还可以啊,戴戒指很好看啊。”

    说完,她突然一愣,但是也意识到了戒指的问题。

    邵怀明正深深的看着她,许星辰不由得轻笑,也顺势说道:“我们是不是该买对戒?明晚上下班,我们去买吧。”

    “……好。”

    许星辰又笑了开来,最近她的笑容都越来越多,精致又细嫩的脸上,挂上了笑容,越发的明艳动人。

    住院到现在,邵怀明顾忌她身体,没有开荤。

    如今,却不用再忍,黑眸染上了浓重的欲望,重的许星辰都被看的身体燥热,有些难耐。

    她喜欢邵怀明,自然更喜欢这个男人的亲近。

    大着胆子,许星辰主动的勾住了邵怀明的脖子,献上亲吻,而下面的行动,自然被邵怀明反客为主,他直接压着许星辰在沙发上来了一次,来的又急又猛。

    客厅内,男人的声音和女人的声音交织着,那么的暧昧旖旎。

    之后的“战场”又持续到了卧室……

    许星辰觉得自己像是浮船一般,跟着男人浮浮沉沉,飘荡不止。

    ……

    第二天,邵怀明开着车,等在许星辰公司楼下。

    她一下班,便看到倚在车门旁的邵怀明,长身玉立,英俊冷厉,指间夹着香烟,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许星辰心口一跳,有些兴奋,赶紧跑过去。

    而同事们看着,不禁酸了酸。

    “帅是帅,就是穷光蛋,车才几万块,怕是许星辰自己倒贴买的吧?”

    “谁说不是呢,长的好看有什么用?倒贴男人成这样,她有什么可高兴的?”

    那娜撇了撇嘴角,她们就是嫉妒。

    而许星辰这边,上了车之后,邵怀明便拿出一个首饰盒,给了许星辰。

    许星辰惊讶,打开盒子,黑色绒面的戒指盒里,安静的躺着一枚粉色钻石的戒指。

    “这……”

    许星辰惊叹粉钻的美丽,看向邵怀明。

    他却只淡淡的抛了两个字:“婚戒。”  许星辰惊讶。

    邵怀明一手搭在方向盘上,身子微侧,看着她,“怎么?不喜欢?”

    “不……怀明,这是粉钻吗?还是假的?”

    她更相信是假的。

    对于邵怀明来说,把他卖了,都不一定能买得起吧?

    邵怀明在许星辰怀疑的眼神中,低低的应了声。

    “嗯。”

    许星辰笑笑,所以,他这声“嗯”是在回答,是假的。

    但是,无所谓假不假,她将戒指拿出来,自己戴上了无名指,手指伸到前面,看了看笑了。

    “好看吗?”

    邵怀明的深沉眸光在她手指和戒指上扫过,给出了答案。

    “好看。”

    许星辰满意了,收起了手指,“那我们不去买戒指了,回家?”

    邵怀明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发动车子,只是看着许星辰。

    “假的也不在意?”

    许星辰轻笑,“这有什么好在意的?戒指不分贵贱,就是个象征,我已婚,这才是重点。对了,你也要戴,我也要给你买,你也是已婚,是我的丈夫。走走走,去商场。”

    邵怀明薄唇微微勾了下,这才发动车子,去商场。

    许星辰最后给邵怀明选了一个简单样子的金戒,只一个圈子,没有太多点缀,在她看来,男人修长的手指,戴上最简单不过的戒圈,竟然衬托的手指非常好看。

    走出进店,邵怀明习惯性的走在前面,浑然的强大的气场,引来女孩子的关注。

    本就清冷俊逸的脸庞,一身简单的西装衬衣,勾勒出他挺拔的身材。

    许星辰在他后面错开一步走着,看到周围女孩子放在邵怀明身上的的目光,她迅速的上前一步,伸手抱住了邵怀明的胳膊,十指紧扣,然后亲昵的对着他一笑。

    邵怀明脚步一顿,而许星辰如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开口询问:“既然来了,我们就在这里吃饭吧。”

    今天心情好,吃过晚饭,许星辰还拉着邵怀明上了顶楼影城,选了一部爱情文艺片看。

    两人坐在电影院里,看着女主角跟男主角大尺度的床戏的时候,周围传来暧昧的声音。

    许星辰有点尴尬,稍微不适的动了下,没想到,手指立刻被握住。

    灼热的掌心,贴着她的手心,手心突然被挠了下,许星辰浑身一僵,撇头去看邵怀明,他却面无表情的看着大屏幕上,男女主角的这场床戏。

    黑暗中,许星辰突然把另外一只手,贴在了邵怀明的眼睛上。

    “别的女人的……身体,你不要看。”

    不知是不是邵怀明笑了下,她感觉到掌心下,他的睫毛颤了下,而他并没有拒绝许星辰的阻拦。

    直到床戏结束,她才放开手。

    电影结束之后,两人一起往外走,身边的情侣在讨论,女主角的身材。

    “苏婉的身材是出了名的性感,她男朋友可算是有福了。”

    女孩子自己这么说着,似乎不介意跟男朋友讨论别的女人的身材。

    男孩子却求生欲强,“我们看的不是身材,是演技,能成为影后,演技是过硬的。”

    “演技?我看也就那样,你没看网上,各种八卦她是有金主的,不然,她一出道,就各种资源,大牌都当陪衬,就是谁都扒不出她的金主是谁来,太神秘了。”

    “管她呢,这种娱乐圈的女人,哪个没有金主?”

    两人话音渐远,许星辰跟邵怀明这也才回家。

    回到家,许星辰洗完澡出来,邵怀明已经又裸着的躺在床上。

    习惯邵怀明的落裸睡,对许星辰来说是时间问题。

    她刚上床,便被邵怀明拉到怀中亲吻着,他的欲望很明确,许星辰虽然配合,但是突然在邵怀明亲吻中,抽空问了句。

    “你喜欢苏婉那样的身材吗?”

    邵怀明伏在许星辰的身上,嘴唇在她胸前,微微一顿,凉凉的甩出一句。

    “我没用过,也不感兴趣。”

    说着,又继续行动。

    而许星辰也马上没有时间,纠结身上的男人,是否是真的不感兴趣,还是因为没有亲身试验过,她很快沉入男人带来的狂野的激情中,来不及思考。

    ……

    许星辰周末,去了一家律师事务所,见了一位律师。

    是为了她跟舅舅打官司的事情,事务所直接给她介绍了一位据说是名律师,从燕城来的,正好对许星辰的官司很感兴趣。

    许星辰见到这位林晏律师的时候,还真是惊讶,年轻有为,帅气潇洒,这种男人是精英中的精英了,倒是能接她这个案子,让许星辰很受宠若惊。

    两人见面,许星辰跟林晏谈了案子的具体事情,这方面,林晏给许星辰很大的信心。

    “许小姐放心,这个案子,绝对不会输。有我林晏在,还从来没有输过呢。”

    许星辰笑着感谢,“谢谢林律师了。”

    “不用客气,接了这个案子,我自然不会让许小姐失望的。”

    谈完事情,许星辰打算告辞,没想到林晏似乎还有其他问题。

    “许小姐,问个私人问题,你结婚了吗?”

    许星辰惊讶,但是她点了点头,

    “这样啊。许小姐不要惊讶,我身为律师呢,只是给予基本的建议,当然这是我免费送的,不收费。那就是许小姐结婚的时候,婚前协议啊,是需要的。当然已经结婚了,也没关系,让你的丈夫承诺一下,做个公正,我也是可以帮忙的。”

    许星辰嘴角抽了下。

    林律师很自然一笑,“不要怪我多嘴,对于我的委托人,我都是这么热心的。”

    “额……多谢林律师了,我签过婚前协议了。”

    “哦?那就好,这是在保障你和许小姐丈夫的双方权益。”

    “我明白。”

    谈完,许星辰便离开了律师事务所。

    她刚离开,林晏的电话便打了出去。

    “三爷,许小姐刚走。就这小案子,要不是好奇廷川口中这位许小姐,我才懒得来呢。……不过见了以后,啧啧,三爷,你这可是骗婚啊,将来要是打官司,你说我是帮你为难无辜漂亮的小姑娘呢,还是良心发现,帮这位许小姐呢?毕竟你知道我规矩的,我的委托人,我什么时候可都是会很尽职帮忙的,哈哈哈……”

    林晏半玩笑似的说着。

    而邵怀明那边,冷冷轻哼。

    “骗婚?”

    “啧,三爷,我说话您可别不爱听。要是将来离婚,这许小姐真能告你,当然,您不用手段,她没准真能找到办法,分你一半家产呢。最最关键呢,像我这样的厉害的律师帮他,还是能找到办法的。”

    “你很闲?”

    “是啊,我本来就在休假啊,也就接了许小姐这一个案子,太小儿科,所以,三爷,我想着呢……嘟嘟嘟嘟的……”

    林晏则絮絮叨叨的,果然不愧他这个律师的职业。

    当然结果呢,被邵怀明无情的挂断了电话。

    这种情况,以前有过,现在也不稀奇。

    林晏有点伤心,他可是为了他邵三爷才从国外度假抽空回来,来到这小城市,为了许星辰这小儿科案子来的,三爷可一点都不体贴他。

    可是伤心归伤心,林晏还是给顾廷川打去电话,把自己没有唠叨完的话,跟他唠去。

    许星辰回家路上,接到了秦雪电话。

    说到接她案子的是林晏,秦雪在电话那边,差点没有当行尖叫。

    可是,她很快反映过来。

    “不对啊,你说的林晏,是我想的那个林晏吗?他可是圈内的神话啊,从来没有败过,而且接的案子都超级难,他也能力挽狂澜,重点是他非常帅啊,天啊,不行,想到我的偶像我就忍不住热血沸腾,如果是我偶像,他不可能去青城接你那个小案子吧?你那案子,我都能赢……”

    “我不知道啊,是不是你偶像,反正年轻帅气,说是燕城来的很有名。”

    “我发照片给你,你看看是不是他。”

    许星辰看了看照片,回复秦雪,“就是他啊,这就是神话?”

    “我去,许星辰,你……你这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吗?真的是林大神给你打官司?不对,说,你是不是潜藏的某国公主?还是隐形富豪?”

    “……”

    许星辰无语,而秦雪立刻坐不住了。

    “不行,我得去青城,亲自见见我偶像。还有你到底是有什么魔法,把林大神给弄过去的?总不能他抽风了吧?”

    许星辰低笑起来,下车,慢慢往楼上走shu17.cc着,进屋之后,还在跟秦雪说:“林律师不可能抽风,大概,是我运气好吧?我觉得,从我结婚之后,运气就慢慢变好了,大概我老公旺妻,以后我会更好的。”

    “啧……别撒狗粮。听你这口气,就知道你现在陷入爱情了。许星辰啊,我可警告你,不要被爱情冲昏头脑,不管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冷静,不要爱男人超过爱自己。”

    许星辰却只是撇撇嘴角,沉默笑着。

    她以前没有接触爱情不知道,如今,喜欢上一个人才知道,自己是那种喜欢就会掏心掏肺的人,以前看不惯那种女人,但是现在觉得,身不由己呢。

    可是这份身不由己,她甘之如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