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最佳女婿〕〔我真的会炼丹〕〔长生1000000年〕〔快穿大佬她总被男〕〔明朝狠人〕〔傅少我把你给甩了〕〔我在幕后调教大佬〕〔农门追妻令:娘子〕〔小阁老〕〔快穿:反派BOSS是〕〔飞越泡沫时代〕〔重生后我成了权臣〕〔钢铁蒸汽与火焰〕〔太虚化龙篇〕〔重生女首富:娇养〕〔逍遥战神〕〔最强上门狂婿〕〔满级大佬总爱装小〕〔团宠妹妹又被拆马〕〔最强上门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先婚后爱:隐藏大佬别装了 第244章 土匪作风
    许家人在放下狠话,“你等着瞧”之后,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邵怀明坐在沙发上,跟许星辰相对而视。

    许星辰晶亮的眼睛,光芒闪烁,似乎不敢跟他对视。

    低头,看着自己手指头缠着手指头。

    邵怀明沉沉出声。

    “怕了?”

    shu28.cc

    “额……没有。”

    她僵着脸,看着邵怀明。

    &shu29.ccnbsp;邵怀明没说什么,直接拿过茶几上的烟盒,抽出一根烟来点燃,修长的手指,夹着烟格外好看。

    他这双手,许星辰以前没有仔细观察过,如今看着,跟他的职业一点都不符合,修长,指节分明,指甲干净,很难相信这样一双手,是一个工地上建筑工的手。

    还有手上的烟,这烟盒她没有在超市见到过,闻着烟味儿,却不刺鼻,有些清冽。

    在许星辰发呆的时候,听到邵怀明重新开口。

    “领证前,已经做了婚前公证,你所有的财产,我不会要。你不相信我,也该相信法律。”

    许星辰有些尴尬的使劲点头,“嗯嗯,我知道的,我相信你。”

    虽然心中之前,也稍微有那么点怀疑。

    但是人家都说出来了,她再怀疑,就显得很小人了。

    邵怀明也不管她是真相信还是假相信,起身,准备出门。

    许星辰也赶紧跟着起身,跟着他走到门口,她这才低声开口。

    “今天,谢谢你。”

    邵怀明回头,面无表情,手中的烟还未燃尽。

    他咬着烟头,声音含糊,她却听的清楚。

    “要谢,就晚上谢。”

    说完,他下楼离开。

    而许星辰站在门里面,羞窘的涨红了脸,迅速的关门。

    下午,许星辰处理了一下网上的工作,就接到了好友秦雪的电话。

    两人是大学同学,同是燕城名牌大学毕业,不过,秦雪如今在燕城,而许星辰却在老家的这个小城市窝着。

    两人之间,无话不谈。

    “你真的结婚了?一个建筑工?你脑子坏掉了啊!!!许星辰,你可是我们a大的气质美女,你就这么葬送了你一生,你简直要气死我了……啊啊啊……”

    许星辰听着秦雪尖叫发泄了之后,才冷静的说。

    “我是认真的,我做好了一切准备。做过财产公证,也有婚前协议,房子都是我的名字,钱也都是我的,他虽然什么都没有,但是还有张帅气的脸,还有健康的身体。对我来说,这就够了。”

    虽然后面说是玩笑话,但是,许星辰这样说的也算是真心话。

    手中有钱,她掌握主动权,而邵怀明,至少,昨晚床上表现她还是挺满意的。

    想着如此,许星辰微微有些脸热。

    而秦雪知道,已成事实,再生气也没用。

    “好吧,但是,到底怎么帅了?你发照片给我看看。还有,健康的身体,是怎么个健康法,啊?是不是你们已经……嘿嘿……”

    许星辰尴尬,“行了,打住这个话题。”

    “这可很重要啊,一个男人,怎么能不行?”

    秦雪大有想要问到底的意思。

    许星辰赶紧的堵住她的嘴,不想她继续多问。

    “他很行,非常行,行了吧?”

    “呵呵呵呵……行啊,当然行啊,看来你很满意啊!”

    “满意!”

    “啧,满意就行,女人啊,说别的都是虚的,身体性福,才是实际的,尤其是你这样的小富婆,找个男人作用就是这个了。”

    秦雪在科普,关于男人这方面的问题,许星辰不经意抬头,却发现,邵怀明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门了。

    许星辰:……

    他听到了多少?

    而邵怀明,面无表情,看不出是否听到她说过的话。

    黑色的t恤上布满灰尘,长裤也泥泞不堪。

    他看了眼许星辰,直接在门口,将t恤长裤脱掉,半裸的身子,越过许星辰走进了浴室。

    许星辰怔怔的脸红着,咬着唇,赶紧挂了电话。

    等邵怀明洗干净出来,又只围了浴巾。

    她捧着水杯,眸光从他腹肌上扫过,眼神闪烁着,“你今天这么早回来啊~”

    邵怀明应了声,走过来,给自己倒了水,咕咚的喝了一杯之后,坐下来,正好大腿碰着她的大腿,吓的许星辰腾的站起来,走去门口将他脱下来脏衣服捡起来,去了浴室洗去了。

    邵怀明则慵懒的坐在沙发上,侧头,看了眼浴室,门敞开着,小女人在里面忙活着给他洗衣服。

    他漆黑的眸子闪过一抹一闪而逝的笑意。  老式的手机铃声响起来,许星辰刚才从他裤子口袋中掏出来的。

    这会儿她拿出来,给邵怀明送过去。

    “你的电话。”

    一个老式的老人机的样子,只能打个电话,许星辰不知道邵怀明是穷到这个地步了?连个智能手机都不买?

    不过她看了一眼,号码是个燕城区号的座机?

    他认识燕城的人吗?

    邵怀明接过手机,接听。

    而许星辰并没有想要探究的意思,转身重新走入了浴室。

    邵怀明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冰冷毫无波动。

    “说。”

    “三爷,您复查的时间到了。”

    “嗯。”

    那边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充满着谨慎,“那……三爷,您什么时候回来?”

    “再说。”

    邵怀明直接挂断了电话,手机扔到茶几上。

    许星辰走出来,看了眼他的破手机,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问:“你要不要换个手机?”

    邵怀明抬眸看过去,面色清冷。

    他又点燃了香烟,咬在口中,“你给我买?”

    许星辰回答,“你要是不介意,我给你买个新的。”

    没想到,邵怀明却轻笑了下。

    两人从认识,到结婚,许星辰却是很少见到过这个男人笑,此刻,是实实在在的笑。

    笑容软化了他脸上的冷硬。

    不过这个笑,也只是短暂的。

    “你是我妻子,想要给我买手机,那就买。你不介意你的钱花在我身上,我就更不会介意了。”

    许星辰面上表情尴尬,在邵怀明那犀利的似乎看透她心思的眼神中,低声的解释:“虽然领证前说过,我们财产分明,但是,既然已经是夫妻了,就没有必要这么防备着,太客气。”

    邵怀明捏着香烟的手指,点了点,烟灰落在垃圾桶内,他漫不经心的回答:“无所谓,我说过,钱的事情我不插手,我的工资也都会交给你。你只要履行你身为妻子的义务即可。”

    义务?

    暖床吗?

    许星辰嘴角抽了抽,趁着自己想的太多之前,赶紧的走进了房间去。

    晚上,许星辰和邵怀明两人,面对面吃着饭,他们之间太陌生,虽然坦诚相对过,但是那也只是肉ti上的。

    所以,一时间,气氛沉默,也有些尴尬。

    至少许星辰是这么感觉的。

    而邵怀明,半裸着身子,只穿着宽大的短裤,倒真自在的很。

    许星辰收拾了厨房,又去洗了澡,出来看了会儿电脑,处理了些工作。

    不到十点的时候,邵怀明回到卧室,一看到他进来,瞬间紧张起来。

    邵怀明似乎完全无所觉,直接脱光——上床。

    许星辰低声惊呼,赶紧闭上眼睛,僵硬的出声:“你……干嘛脱光?”

    连一点遮蔽都不穿吗?

    邵怀明似乎低声嗤笑了下,许星辰听的不是很准确。

    但下一秒,她竟然直接被邵怀明搂住,她惊叫着,人已经被他抱住,压在了身下。

    “闭嘴!”

    邵怀明的声音低沉,透着不耐。

    许星辰抿紧嘴唇,看着他黑眸中的深邃,身上感受着他身体的靠近,僵硬着不敢动。

    “需要我再拿出结婚证来,让你确定一下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

    “不,我……我只是还不习惯。”

    “那你就尽快习惯——我。”

    说完,邵怀明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许星辰刚想要反抗,却忍住了。

    邵怀明的吻技很高,虽然她没有多少比较,但是,他却是让自己很舒服,对于如此深入的亲吻来说,她只有越来越沉沦其中。

    身上的睡衣被渐渐剥落,许星辰突然夹紧双腿。

    在男人想要进一步的时候,她糯糯的解释:“我有点不舒服。”

    邵怀明抬眸,充满欲望的浓黑眸子,有些幽幽的吓人。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翻身过去,并没有对她继续做什么。

    许星辰松了口气。

    没想到,身后男人的呼吸突然粗重起来,她的手也被突然抓住,之后的时间,她闭着眼睛,只觉得手指快着火了,而男人抱着他的呼吸,像要将她也点燃起来一般。

    一切归于平静之后,许星辰一直在装死,除此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手指被男人一根根的擦着干净,待他清理了自己之后,又重新躺回床上。

    两人各占据床的一边,并没有拥抱而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