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主天下:邪王的〕〔神捕大人又打脸了〕〔掌巫〕〔黑化夫君又在装可〕〔明星的正确打开方〕〔重生自带写轮眼〕〔行走于诸天的长生〕〔至尊强婿〕〔我其实不想出名〕〔重生甜妻:霍总,〕〔晚唐边境一小卒〕〔快穿之大佬她总在〕〔女王驾到:早安,〕〔恶毒女配每天都在〕〔混吃等死在韩娱〕〔诡报社〕〔桑旗夏至〕〔初婚有刺夏至〕〔满级大佬秃头后乘〕〔偏宠反派的主神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先婚后爱:隐藏大佬别装了 第257章 赚钱靠宝宝
    邵怀明进了酒店总统套房,顾廷川早就在等着了。

    他看到邵怀明的时候,眼神微微顿了顿。

    这细小的变化,没有逃脱邵怀明的眼神。

    “怎么?”

    邵怀明坐下来,将外套仍在一旁,眉尾一挑。

    顾廷川笑笑,手指推了推眼镜,像是用眼镜遮掩一下自己的尴尬情绪,他这才说:“三哥,你身上这身行头,不是你自己选的吧?许星辰这品味还不错,搭配的不错,就是这衣服做工有点……”

    顾廷川很早就想吐槽了,这会儿没有别人,他还是说了出来,然后眼角有些抽抽。

    邵怀明在燕城的时候,行头都是专门定制的,如今,有这样的穿着,顾廷川看着真有点眼疼。

    邵怀明沉默了下,不知道想到什么。

    而这顾廷川还非常有兴趣的询问,“三哥,你现在这点工资,身上这些行头都是许星辰买的吧?”

    也就是说,三哥现在是靠女人养的?

    顾廷川就这么无形中,突然戳破了一个事实。

    说完之后,他看着邵怀明冷沉的脸色,心肝颤了颤,他讪讪一笑。

    很快,两人略过这个比较尴尬的问题,进入正题。

    一个上午的时间,邵怀明都在处理工作的事情。

    中午吃饭的时候,顾廷川跟邵怀明去了一家私密性比较好的地方吃饭,而这期间,邵怀明的手机也响起来。

    顾廷川竖着耳朵,敏锐的想要听到什么。

    邵怀明却反应淡淡。

    “嗯,在吃……外面……蘑菇炖鸡,素菜……”

    等挂了电话之后,顾廷川真觉得这不像是三哥的性格呢?

    他是真的好奇了。

    对于三哥为什么出来修养的一年时间,找女人不奇怪,但是,找女人还弄个结婚的样子,还隐瞒自己的身份,玩个王子变青蛙?

    当然,有兴致来玩一出也无所谓,但是三哥这配合的好温柔,事无巨细,如此耐心。

    &nb “三哥,恕我直言啊,你这玩的挺认真啊。这点情趣,不像是三哥的风格。”

    三哥当初对任何女人,都没有这般温柔,还回答吃的什么?

    邵怀明沉默着,对此并不想回答。

    “三哥要带许星辰回燕城吗?”

    如果真喜欢,那就带回去就好了。

    邵怀明难得顿了下,他看了眼顾廷川,也竟然问他问题。

    “让女人满意,应该做什么。”

    “做什么?买东西啊,她喜欢什么买什么,给钱给卡,都可以,当然,重点是在床上,一定要厉害。”

    顾廷川暧昧一笑,邵怀明黑眸闪了闪。

    而给邵怀明打电话沟通感情的许星辰,挂了电话之后,精致的小脸儿上,有了些甜蜜的笑容。

    许星辰有着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甜蜜,哪怕只是问问邵怀明吃什么,他做了什么,这种如此日常的事情,她都会觉得很满足。

    就好像是给邵怀明买很多东西,看着他身上是自己的选择的痕迹,对他很好,就很高兴。

    许星辰对一个人的好的方式,就会掏心掏肺。

    如今,她在试着慢慢的敞开心扉,接受这个成为她丈夫的男人,对他好,照顾好他,给他自己能够给的出的所有。

    “许星辰,晚上有个客户,算加班,下班之后跟我过去接一下。”

    俞飞鹏从办公室出来,对在发呆的许星辰通知了下,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

    许星辰秀气的眉头微蹙,“是,余组长。”

    她原本打算晚上回去,给邵怀明做新菜,这下子,只能给他发信息,自己要加班了。

    晚上,她个俞飞鹏一起下楼,幸好还有别的同事,几人一起坐着俞飞鹏的车子,去餐厅。

    等到了餐厅,跟着俞飞鹏进了包厢,一桌子的老板和客户,都是些大佬,而除此之外,竟然只有许星辰和另外的女同事几个女的,他们来不是谈工作的,而是陪着喝酒敬酒的。

    女同事,也就成为了陪衬和消遣了。

    “星辰,赶紧的,给蔡总一杯酒,别傻坐着……”

    “小娜,你也是,这边还有杨少呢……”

    许星辰咬着牙,僵硬的一笑,起身,对所谓的蔡总敬酒。

    “蔡总,我敬您。”

    然后她抿了抿一口,却已经受不了酒的冲的刺激味道。

    可是如此,在座的人,也不满意。

    “小许啊,怎么没喝呢?看不起我吗?干了……”

    “星辰是吧?你敬了蔡总,不能落下本少爷吧?许星辰?这个名字真的好听,来为了你的这么好听的名字,跟我喝一杯。”

    “星辰星辰,这眼睛真的跟星辰一样璀璨好看,来,为了这双漂亮的眼睛,干一杯……”

    “不只是眼睛漂亮,这鼻子,嘴巴,身材……哪一样都值得喝一杯的……哈哈哈啊……”

    他们以各种借口来灌许星辰的酒。

    旁的女同事还好,在座的人却仿佛都是冲着许星辰来的。

    许星辰就算是借助别的借口要走,却都被人拉住,她恨不得当场翻脸了。

    而俞飞鹏终于似乎是良心发现,帮助许星辰逃脱了出来,去了趟洗手间。

    许星辰在里面磨蹭了很久,出来的时候,看到俞飞鹏。

    俞飞鹏还担忧的上前,询问,“星辰,你没事儿吧?”

    许星辰躲开他故意的靠近,忍着头脑中晕眩的感觉,手中暗暗掐着。

    “俞组长,我有点不舒服,我要先走了。”

    “星辰,你不能走,你要是走了,那你工作都保不住了。不过别怕,一会儿回去,就喝点酒,有我在呢,我会帮你的。”

    俞飞鹏看着许星辰喝的脸色红晕,越发的迷人诱惑,他的眼中,闪过欲望,忍住了自己想要动手的欲望,他还是拿出自己体贴的一面。

    可是,他这个样子,许星辰却极端厌恶。

    “不用,俞组长,我已经告诉我丈夫了,他一会儿就来接我,我先走了。”

    “你不能走。”

    俞飞鹏着急的立刻上手,抓住了许星辰的手腕,本就喝了酒,脑子有些虚,加上俞飞鹏的用力,许星辰根本挣脱不开。

    “你放开我……”

    她声音有些尖锐,惹的来往人的侧目,俞飞鹏却抱住她,像是在安抚情人一般。

    “嘘嘘……别生气,是我错了,我们先回房间啊,乖,星辰……”

    俞飞鹏如此无耻,许星辰是怎么没想到的。

    他们拉扯着,里面房间的人突然出来。

    “哟,小俞,干嘛呢?星辰这是喝醉了吗?来,我来扶着她……”

    杨少上前,俞飞鹏心有不甘,也只能放开。

    他一放手,许星辰立刻推开。

    “杨少,我身体不舒服,我丈夫来接我了,抱歉,我得先走了。”

    她还晃了下手机,证明自己已经给丈夫打了电话。

    实际上,她现在却心虚的很,整个人后背已经湿透了。因为,她给邵怀明打了电话,那边却并没有人接,只是发了信息都没有回复。

    杨少并不似俞飞鹏那般的心急,他看着许星辰拒绝的样子,扬了扬嘴角。

    他不急着上前,只是抱着手臂,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许星辰。

    今天,他跟几个人,故意约了许星辰出来,其实不过是上次顾少说起过,这姑娘,是什么不能惹的天仙,他们还真是好奇的。

    等看到了真人,果然是惊艳的,而他们几个人,可不是顾少那般有什么顾忌,什么有夫之妇脾气不好之类的,在青城,他们想要一个女人,还管她脾气好不好?

    想要,那就要啊!

    所以,才有了今晚这出饭局。

    其他人只是顺带,重点就是这个许星辰。

    今天晚上,除非他们自己放手,不然这个许星辰,哪儿都跑不了。

    “星辰啊,既然你丈夫一会儿来,那也不急,先进去坐,等他来了,再带你走不就行了?乖,跟我先回去……”

    “不,不了,杨少,我老公应该已经到楼下了。我下去就行。”

    许星辰预感不好,这就要转身,哪知道,杨少只是嘲讽一笑,动作却更迅速,挡在她的面前,看着她似乎很不自量力。

    “许星辰,你知道的,今晚你逃不了。何必呢?让你老公来,看到这种场景,他会很难堪的。也许,他会高兴也不一定……”

    许星辰一双眼睛,充血的盯着杨少,紧掐着拳头,看着紧张,害怕,可是心中却在各种的想对策。

    “怎么?还想什么?不过一晚上的时间,你能得到的,却是你这辈子都可能得不到的好处。日后要是你愿意,还能得到更多,不只是你,你老公也可以的……怎么样?”

    许星辰咬着唇,低着眸子,软软的开口。

    “杨少,我知道,您的意思。”

    “那就回去,平心静气的喝点酒,聊一会儿……”

    后面,就更能水到渠成了。

    “可是——”

    许星辰突然语气一改,抬头,红着的眼睛突然像是闪过一抹倔强和决绝。

    “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要我的丈夫。”

    杨少轻笑,嘲讽的笑着许星辰,但是,就在下一秒,许星辰竟然直接撞开他,跑了起来,他迅速往外追,在楼梯口的时候,差点抓住许星辰的时候,她迈下楼的脚步突然一软,真个人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许星辰醒来的时候,身上无处不疼。

    “嗯……”

    疼痛让她不得不呻吟,干涩的嗓子,也很不舒服。

    她想要起身,却被按了下肩膀,熟悉的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别动,”

    许星辰睁开眼睛,有点不适应的眨了眨,几秒之后,邵怀明那张冷峻的脸庞,渐渐清晰。

    “怀明~”

    邵怀明低沉应声,如墨色的眸子,染上了一抹柔色,大手抚摸着她的脸颊,气息贴近她的耳边,轻声的说着话:“嗯,我在这里。不用乱动,你身上肋骨骨折,最近都会有些疼,但是,会好的。”

    他另一只大手,握着许星辰的手,拇指摩挲着她的手背,安抚着她。

    许星辰虚弱的笑了笑。

    一会儿医生过来检查,嘱咐了几句,离开了。

    房间内归于安静,许星辰看着沉默的邵怀明,道:“昨晚……”

    邵怀明却突然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清白比命重要吗?”

    许星辰一愣,然后在邵怀明直接幽邃的黑眸中,摇头。

    “我从来不认为,清白比命重要。”

    可是,她昨晚上却做了这样的愚蠢的事情,不顾自己安全,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清白。

    这显然是不明智的,更不像是许星辰能做出来的事情。

    偏偏,她就是这么做了,还将自己弄的遍体鳞伤。

    这也是命大,才只是肋骨骨折,这万一要是肋骨戳到了内脏,那就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许星辰扯了扯嘴角,在邵怀明直接又深沉的视线中,眼神不住的闪了闪。

    清白在任何时候,都没有命重要,先保住命才是最重要的,但是许星辰自己都没有想到关键时刻,会为了一个男人,而不顾自己的安全。

    这就是喜欢上一个男人的傻劲儿吧。

    而邵怀明却还在等着她的解释。

    许星辰竟然没有任何隐瞒,直言不讳了。

    “邵怀明,我想着为你,保留我的清白。都怪你。”

    这声怪,倒是还掺杂着很多的感情。

    让邵怀明原本清冷的心,因为这份如此明显的感情,微微怔了下。

    他沉默着,黑眸直直盯着小女人。

    许星辰再次直接说:“我应该是喜欢上你了。”

    所以,才会做这么傻的事情。

    病房内,短暂的沉默,许星辰并没有得到邵怀明除了沉默冷静之外的反应。

    她藏在被子里的手指掐了掐掌心,直接转移了话题,好像刚才的喜欢没有发生过一样。

    “昨晚那几个人,可能都是青城有权有势的人,他们大概会找我麻烦吧,或许也会连累你。我虽然是没有什么依靠和背景,如果他们真要不放过我们,我也会跟他们死磕到底的。”

    她先表明自己的态度,让邵怀明有个心里准备。

    没想到,邵怀明只是摸了摸她的额头,丝毫没有被吓到。

    “不用担心,他们不会找我们麻烦的。”

    不知道为什么,许星辰就是这么隐隐的觉得,邵怀明说的话,就很有说服力。

    他说不会就不会。

    他那笃定自信的样子,好像是运筹帷幄,控制全局的自信,让许星辰萌生出一种,这个男人,可能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么弱吧?

    她漂亮的星眸中,不禁浮现出了疑问。

    “怀明,你是不是其实……应该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邵怀明挑眉,他的声音还带着磁性的低哑,尾音婉转一挑。

    “嗯?”

    许星辰心里微微有些受不住他的无意识的魅力释放,一种成熟沉静的男人气质,不经意间,只是一个声音,或者一个眼神,就能够让她心动。

    她的脸上有些热,也迅速的否定了刚才的问题。

    “没有,我有点渴了,想喝水。”

    说完,她似乎捕捉到,邵怀明深邃的眼底,一闪而逝的笑意。

    她的脸上更热了,索性,邵怀明没有说什么,起身给她倒了水,轻轻的将吸管放在她的嘴边,伺候她喝水。

    没一会儿,许星辰又睡了过去。

    病房内,邵怀明看着小女人沉睡的容颜,脸色有些白,没有什么血色。

    手指不经意的动了动,想要抽烟。

    但是,他忍住了,只是手机响了以后,他才拿起香烟,起身,走出了病房。

    在外面过道窗边,邵怀明接了电话。

    口中只是咬着没有点燃的香烟,对着电话那边,含糊不清的开口。

    “说。”

    顾廷川听着电话中三哥这声音,都觉得小心脏跳的有点怕怕。

    “三……哥~,那帮孙子,都知道错了,一个个都哭着要求您原谅呢。三哥想怎么办,您尽管说,保证那帮孙子,这辈子都不敢再动许星辰一根汗毛了。”

    说这话的同时,顾廷川还在心里各种咒骂,一帮不省心的混蛋,都是孙子,早告诉他们不能惹许星辰,怎么就这么欠呢?

    其实这事儿,也怪他,非要说什么不能惹,才让他们不服气。

    草,一帮没脑子的货,以后绝对不会再一起玩了,跟这帮孙子玩,顾廷川都觉得自己丢分。

    邵怀明迟迟不开口,顾廷川只觉得更胆颤,后背都出汗了。

    “三哥?要不让他们亲自去给许星辰下跪道歉?”

    邵怀明这才拿开嘴上没有点燃的香烟,冰冷的开口:“我没心情听这些。”

    他直接挂断电话。

    手中未点燃的香烟,就这样在指间,捏了捏,最后扔到了垃圾桶内。

    邵怀明似乎情绪有些异样的烦躁,他站在窗口许久,肃立挺拔的身影,来往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而那边,顾廷川被挂断电话之后,更头疼。

    没有说什么,才是最大的问题。

    三哥要是直接说出惩罚来,或者怎么办,那倒是好办了,可是如今,三哥也竟然什么都不说,而且是没有心情听这些,那得是多差的心情啊?

    顾廷川真觉得,天要塌下来了!

    杨少几人的电话又打过来,顾廷川低咒了声,艹,直接拒绝接听,他心情也很差,这帮没脑子的蠢货。

    ……

    许星辰喝了点邵怀明从外面买来的粥,看了眼慵懒靠在窗边,双手抄在口袋中,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让许星辰喜欢的魅力的男人。

    也许是因为喜欢上了他,所以,才会在最近,怎么看都觉得邵怀明怎么吸引人吧。

    他漆黑的眸子,一直落在自己身上,反倒让许星辰有些不好意思。

    “前几天忘了问,住院费用应该不少吧?家里的卡里密码也没告诉你,你钱是哪来的?而且住的是单人病房,肯定很贵吧?”

    不是说许星辰没钱,她是拆迁得到了一大笔钱,但是,钱也不是这么用的,她这个人消费观念还没有那么快上去呢。

    “抢银行的。”

    “……”,

    许星辰shu29.cc轻轻笑了下,倒是扯到了胸口,稍微有点疼,她赶紧平复一下笑意,对邵怀明道:“卡在床头的抽屉里,我没有锁,一张你的,一张我的,你下午回家等回来的时候带来,密码是我手机号后六位。”

    邵怀明挑眉,表情清冷,“不怕我携款潜逃?”

    许星辰又笑,“那点钱,还不至于。大钱我肯定不让你知道的。”

    这倒是实话。

    邵怀明难得勾唇一笑,“不是说喜欢我?还不告诉我?”

    许星辰羞窘了下,有些害臊。

    她耳根红了红,却直视邵怀明,“等你喜欢了我再说。”

    邵怀明意味不明的笑笑,走过来坐在椅子上,伸手,修长的手指拂过她散落的发丝,看着小女人脸颊臊红起来,他低低沉沉的开口,略带气音。

    “许星辰,告诉你,即便再喜欢一个男人,也不能把自己全部身家都告诉他,知道吗?”

    许星辰被他说的浑身燥热,他的指腹擦过自己的耳垂,感觉被无限放大,心跳都加快。

    她胡乱的应了声,“嗯。”

    但是,实际上,好一会儿,脑子都没有多清楚。

    直到的邵怀明拿开自己的手指,他随口一问:“那几个欺负你的人,你想怎么处置?”

    “啊?处置?”

    许星辰原以为,他们不找自己麻烦就不错了,竟然还要她来处置?

    邵怀明淡淡的加了两个字,“如果,如果你有机会,能够拿捏到他们,你会怎么做?”

    “如果啊~”

    许星辰想了想,才说:“我不仇富,但是,以自己的资本来为非作歹,就不对了。有这么好的生活,他们不懂得感恩,不懂得多做事情回报社会,那还不如不给他们这些好生活呢。”

    “这是让他们破产的意思?”

    “没,没有那么夸张。不是有个综艺节目,给那些条件好的城市孩子变形记吗?我觉得,他们这些少爷们,也都需要变形一下了,什么时候改了什么时候才能放回来多好?”

    许星辰笑笑,“当然,这只是玩笑话。如果他们真的悔改了,不用过苦日子,就是真心做个慈善,哪怕是帮助一个人都可以。”

    她真心希望的笑容,星shu28.cc眸闪的那么璀璨,邵怀明的心,被不自觉地的抓了下。

    当天晚上,顾廷川就亲自盯着那几个人,从机场出发,而他们也在几个跟随监督的人一起上了飞机,去向了某不知名的偏远的山野乡村去了。

    至于什么时候回来,不一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