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倾城医妃太撩人〕〔陈风坐牢四年〕〔姜医生每天都在艰〕〔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终极斗罗〕〔法学生猛〕〔苏年戚卿苒〕〔狂妃逆袭记〕〔夏如初顾景明〕〔人生三十〕〔九五之尊〕〔最强赘婿〕〔最强赘婿苏充〕〔卷中不知年〕〔传奇神婿〕〔林婉陆可心〕〔潜龙至尊〕〔孤岛祸婿〕〔战王归来〕〔主角叫夏宇林雨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战龙临门 第334章 无形中的交锋
    此时,仆人已经准备好了笔墨纸砚。

    </p>

    刘老爷子笑眯眯的对陈雄说:“陈会长,来来来,快请现场挥毫,让老夫开开眼界。”

    </p>

    陈雄眼有意无意的看了陈宁一眼,然后笑着对刘老爷说:“好!”

    </p>

    言罢,陈雄提笔。

    </p>

    当着众人的面挥毫,写下一句朱元璋的霸气诗句:杀尽江南百万兵,腰间宝剑血犹腥。

    </p>

    现场众人见状,纷纷喝彩:“好字!”

    </p>

    就连刘老爷子眼睛也一亮,陈雄的字非常豪迈霸气。

    </p>

    即便陈雄这幅字跟寿辰不怎么应景,但刘老爷子认为陈雄是在恭维他儿子。

    </p>

    他儿子刘振平是江南总指挥!

    </p>

    陈雄来这里给他祝寿,肯定也是冲着他儿子的身份来的。

    </p>

    所以,陈雄这副字讨好恭维他儿子,也不出奇。

    </p>

    但是,陈宁见到这字,却嘴角微微上扬。

    </p>

    陈宁当然知道,陈雄这副字是写给他看的。

    </p>

    陈雄这是在给他示威呢,借着书法给陈宁传递一个信息:老子杀的人多了去,手中剑还带着血呢,多杀你一个算不得什么!

    </p>

    果然,陈雄写完之后,有意无意的看了陈宁一眼,眼神带着杀气。

    </p>

    陈宁微微一笑,站起来淡淡的说:“我来的时候,听人说刘将军发话,所有人不得带礼物来祝寿,因此我也没有准备寿礼。”

    </p>

    “既然此间有笔墨纸砚,那我也献丑写一幅字,送给刘老爷子,权当礼物吧!”

    </p>

    刘老爷子闻言,好奇的说:“小伙子你也会书法,那感情好,你也来写一副字看看!”

    </p>

    陈宁当仁不让,从容提笔。

    </p>

    然后开始落笔,写的竟然是瘦金体。

    </p>

    字体好看且锋芒毕露,只见两句诗词在他笔锋下飘逸而出:错把陈醋当成墨,写尽半生纸上酸。

    </p>

    “好字!”

    </p>

    现场响起满堂喝彩!

    </p>

    刘老爷子激动的说:“小伙子你这瘦金体行呀,比我见过很多瘦金体大师都写得好,已得宋徽宗神韵。”

    </p>

    就连刘振平跟童珂等人,望着陈宁这副字,都是满脸惊讶!

    </p>

    刘振平觉得陈宁这副字,金钩铁划,锋芒毕露,活脱脱北境少帅其人。

    </p>

    童珂倒是不太懂得欣赏书法,她觉得陈宁写的这两句诗词意境太凄美,同时也骄傲的望着陈宁,心想:我姐夫就是厉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举世无双。

    </p>

    现场不同的人,看陈宁的这副字,都有不同的感觉。

    </p>

    刘老爷子看到的是书法造诣,刘振平看到的是陈宁的性格锋芒,童珂见到的是陈宁细腻情感。

    </p>

    至于陈雄,则对陈宁这副字有不同寻常的理解。

    </p>

    陈雄觉得,陈宁这副字,完全是以陈宁母亲的口吻写的,仿佛陈宁母亲在哀叹命运多舛。

    </p>

    陈雄望着这副字,仿佛看到已经过世的前妻站在他面前,数落他抛妻弃子,控诉命运不公。

    </p>

    陈雄脸色铁青,又惊又怒的望着陈宁!

    </p>

    陈宁随手在这副书法边上,题了一行小字,是日期。

    </p>

    陈宁刚刚写完日期,刘老爷子立即惊呼起来:“哎呀,小伙子,你这落款日期写错了。今天是农历初一,不是农历初十呀!”

    </p>

    陈宁故意露出惊讶的表情:“日期错了吗?”

    </p>

    “真的是初十,没关系,到初十那天就对了。”

    </p>

    刘老爷子等人听到陈宁的话,都忍不住哈哈的笑起来,大家都觉得陈宁很幽默风趣。

    </p>

    但是,陈雄却笑不出来。

    </p>

    他知道陈宁没有写错日期!

    </p>

    陈宁是故意把日期写成初十,并且这日期是写给他看的。

    </p>

    原因很简单,因为陈宁要求陈家所有人到陈母坟前跪下忏悔的最后期限,就是这个月农历初十那天。

    </p>

    陈宁这是在提醒陈雄,在初十那天之前,陈家还不去他母亲坟前跪下忏悔,那陈家就要完了。

    </p>

    陈雄眼角肌肉突突的跳动,血压飙升,杀意凌然的瞪着陈宁。

    </p>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估计陈宁已经被陈雄杀好几回了。

    </p>

    没多久,刘老爷子的寿宴开席了。

    </p>

    陈宁一行只喝了两杯寿酒,就告辞离开了。

    </p>

    陈雄则没有急着走,他酒量过人,陪着刘振平等人喝到最后。

    </p>

    最后,刘老爷子年事已高,早早的回房歇着了。

    </p>

    宾客们大多也都走了,剩下一帮陪刘振平喝酒的,也都醉得趴在桌面上。

    </p>

    主人席酒桌上,就只剩下刘振平跟陈雄两个还没有醉倒。

    </p>

    刘振平笑哈哈的说:“刘某平日在军中从不沾酒,今天假期,也是老父寿辰。更有一帮老家亲戚朋友,还有远方来客们陪饮。”

    </p>

    “我今天心情高兴,也喝得尽兴,好久没有喝得这么过瘾了。”

    </p>

    陈雄也是有了七八分醉意,不过他人醉心不醉,他赔笑道:“呵呵,能够跟刘将军共饮,何等荣耀,我回去能够吹一辈子了。”

    </p>

    刘振平笑道:“呵呵,跟我共饮算得什么荣耀,你们陈家荣耀多了去!”

    </p>

    刘振平说的荣耀,其实是指陈家出了陈宁这样的人物,光宗耀祖。

    </p>

    但陈雄不知其意,只以为刘振平是说客气话而已。

    </p>

    他没有放在心上,只岔开话题,有意无意的说:“对了,刘将军,那个叫陈宁的小子,他跟您家关系很好吗,竟然来给您父亲祝寿。”

    </p>

    刘振平笑笑:“淡如水!”

    </p>

    陈雄闻言一喜,心想原来陈宁跟刘将军关系淡得跟水一样,那就是没有交情了。

    </p>

    看来,陈宁是不请自来,来拍马屁的而已。

    </p>

    他并不知道,刘振平说的这话,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意思。

    </p>

    陈雄立即又好奇的询问陈宁有没有什么靠山,比如在军中有没有什么关系?

    </p>

    刘振平佯装喝高,眯着眼睛问:“陈老爷你问这个干嘛,莫不是你跟他有过节,打听他的底细?”

    </p>

    陈雄闻言脸色涨红,然后讪讪的说:“实不相瞒,我确实跟他有矛盾,而且是很深的恩怨!”

    </p>

    刘振平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摆摆手说:“他在军中没有什么靠山,你们的恩怨我也没什么兴趣,就这样吧。”

    </p>

    刘振平说完就吩咐身边的警卫队长送客,他自己也站起来,准备回去休息。

    </p>

    陈雄躬身:“多谢刘将军告知,陈某告辞。”

    </p>

    陈雄从刘家大院出来,他的手下早已经准备好车驾在等着他了。

    </p>

    他上了劳斯莱斯,吩咐司机:“回避暑山庄,今晚休息一天,明天去找那小畜生报仇。我还以为他在军中有关系呢,原来是虚惊一场。”

    </p>

    刘家大院,书房中。

    </p>

    刘振平没有半点醉意,正在用热毛巾擦脸,同时问身边的警卫队长:“陈雄走了?”

    </p>

    警卫队长毕恭毕敬的说:“走了,将军,这陈雄明显是冲着少帅来的,咱们要帮忙吗?”

    </p>

    刘振平哈哈的笑道:“这点小事,陈宁哪需要我们帮忙。”

    </p>

    “再说了,这是陈宁的家事。就让他们父子俩自己解决吧,我们外人不要插手的好。”

    </p>

    “你回头通知一下江南各位领导,不管陈雄在江南掀起多大风浪,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要管就是了。”

    </p>

    警卫队长沉声道:“遵命。”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