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路青云 70.第70章 嫂子的牵挂
    程怡露起先头脑是清醒的,随后也变得昏昏沉沉起来,就在这时,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童声,“叔叔,妈妈,你们怎么了?”

    珊珊的这话犹如当头棒喝一般,将沉迷于**之中的一对男女惊醒,两人迅速推开对方,装作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肖致远立即转过身去,对珊珊说道:“珊珊,你刚才让妈妈喝酒的,她喝醉了,有点晕,叔叔正准备扶着她回房间睡觉呢!”

    肖致远知道以珊珊的身高不可能看到他们刚才的动作,不过为了打消小姑娘心头的疑惑,他还是说的煞有介事的。

    听到肖致远的话后,珊珊连忙快步走到程怡露跟前,娇声问道:“妈妈,你没事吧?”

    程怡露此时害羞的不行,她刚才和小叔子之间的姿势很暧昧,而且还被女儿看见了,让她有种无脸见人之感。

    尽管如此,程怡露还是轻轻冲这珊珊摇了摇头,轻声说道:“珊珊放心,妈妈只是有点头晕,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

    珊珊听后,并不相信程怡露的话,伸手轻抚着程怡露的脸,娇声说道:“妈妈,你撒谎,你的脸又红又热,一定是发烧了!”

    稍稍年龄尚小,普通话的发言不标准,尤其是平翘舌音分不清楚,“发烧”的“烧”字发成了平舌音,乍一听,便成了另外一个词。

    程怡露听到这话后,先是一愣,刚想斥责女儿,随即稍一思索,便明白过来了,不过脸上却愈加红热了起来。

    肖致远也明白了过来,一脸尴尬的站在一边,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尽管珊珊一再挽留,肖致远还是没留下了过夜,他倒不是怕闲言碎语的,而是怕到时候忍俊不住,做出点出格的事情来。虽说他对嫂子的美色觊觎已久,但要说真刀真枪操作的话,撇开程怡露是否愿意,肖致远也没做好准备。

    凉爽的清风吹着脸颊,肖致远在感受一份难得的惬意时,头脑里猛的冒出一个想法来,如果不是珊珊猛然撞进来的话,他和程怡露会不会在卫生间里将生米煮成熟饭。

    想到这的时候,肖致远右手松开了油门,让车速慢了下来。

    一番思索之后,肖致远觉得在当时那种情境下,至少程怡露不会反对,至于说实现本垒打的话,可能性倒也不大。撇开其他的不说,环境也不允许,珊珊就在客厅里,两人就算再怎么饥渴,也不会如此不管不顾的。

    就在肖致远迎风遐想之时,程怡露已和女儿shang床睡觉了。珊珊看着电视里的《喜洋洋和灰太狼》乐不可支,程怡露的思绪却已神游到了九霄云外。

    程怡露今年才二十八岁,正是食髓知味的年龄,丈夫的突然离世,她的生活从此与空虚寂寞相伴。白天除了工作以外,还需要照顾女儿,每当夜深人静之时,这份孤寂只有她一人才能体会。

    以程怡露的美艳,生活中自少不了追究者,除正大伟光托人要和他搞对象的,更有直接将玫瑰花送到她办公桌上的,其中不乏所谓的成功人士和少年才俊。面对诸多追求者,程怡露一律不予理睬,久而久之,这些人大多知难而退了,那些喜欢保媒拉纤的也断了帮其撮合的心思。

    程怡露在丈夫突遭意外之时,便暗下决心,她一定要把女儿抚养成人,绝不能委屈了她,那样,她觉得对不起九泉之下的丈夫。这也是程怡露拒绝那些追究者的原因所在,说白了,她就没打算离开老肖家。

    虽说对那方面很是渴望,但程怡露并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否则,在面对教育局副局长蔡宏浩的引诱时,她可能就乖乖就范了。

    时间长了以后,程怡露对某些方面的**也就渐渐淡了,偶尔想起来时,她也会立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尽量不往那方面去想。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这样的做法都很有效,直到上次公婆过来吃饭,她和肖致远那次意外相撞之后。小叔子那不知有意还是无心的举动,使得程怡露那看似固若金汤的防线彻底崩塌了。

    当天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如果不是公婆在隔壁房间,她一定会忍不住自我满足一番的。某些想法一旦在心里产生,便如洪水猛兽一般难以阻挡。第二天,公婆便回了顾集乡下,程怡露再不用有任何顾忌了,等女儿睡了以后,她便悄悄溜进了卫生间……

    从那以后,每当做那事的时候,头脑中便会鬼使神差的出现肖致远的影子赶都赶不走,一次两次的尝试无果以后,她也就听之任之了。

    珊珊累了以后,躺倒了就睡,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女儿醒着的时候,程怡露克制着自己不去想刚才的事,她生怕一不小心再喊出小叔子的名字。女儿可是个鬼灵精,要是下次爷爷奶奶再过来的时候,她一不小心说出去,程怡露可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现在女儿睡着了,程怡露终于不要有这方面的顾虑了,头脑中不由得浮现出了肖致远在卫生间抱着她轻薄的画面。

    “我一下也没有挣扎吗,他会不会觉得我是个银荡的女人呢?”这个念头一经冒出之后,便在程怡露的头脑中生根发芽了,怎么也挥之不去。

    “不会,网上不是说男人喜欢女人在床下的时候,如贵妇,在床上的时候,如dang妇吗,他应该不会那么想我吧?”程怡露自我安慰道。

    胡思乱想了一阵以后,程怡露顿觉身体发起热了,有了之前丰富的经验以后,她立即便知道该做什么了。以往怕女儿发现,做那事的时候,她总是悄悄躲到卫生间里去。

    今晚自从喝了那半杯啤酒以后,她总觉得头昏沉沉的,生怕到关键时刻摔在卫生间的地砖上,那还不丢死人了。有了这想法以后,程怡露便决定不下床了。片刻之后,程怡露的口中情不自禁的叫出了那个深藏在心底的名字。

    就在这万分紧要的关头,程怡露的耳边突然传来了珊珊的呓语,叔叔,别走,珊珊要叔叔留下来!

    女儿的声音骤然响起之时,程怡露吓得魂飞魄散,弓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当确认女儿是在说梦话时,她才缓过劲来,顾不得其他的,先抬起头来匆匆偷瞄了珊珊一眼。看见女儿双目紧闭,睡意正浓时,她这才伸手轻拍了两下丰满的胸部,小声嘀咕了一句,吓死我了!

    又等了一会以后,见女儿再没有其他动作了,程怡露这才放下心来,悄悄从床上下来,打开放内衣的抽屉,拿了一条干净的小裤裤,快步向卫生间跑去。

    片刻之后,程怡露重又shang床来了,刚刚睡下,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程怡露大吃一惊,伸手拿过来一看,见是肖致远的号码,连忙摁下接听键,轻声问道:“致远吗,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肖致远听到程怡露的声音不大,呼吸却很急促,关心的问道:“嫂子,你怎么了?”

    程怡露听到这话后,心里一慌,有种做坏事被人当场捉到的感觉。她平复了一下慌乱的心情,悄悄做了两个深呼吸,这才小声说道:“没什么,刚才那酒喝下去,到现在还有点头晕呢,有事吗?”

    肖致远听程怡露说没事,这才放下心来,轻声说道:“没事,我有点担心,打个电话问一下,没别的事。”

    程怡露听后,觉得心里甜丝丝的,小声说道:“没事的话,我就挂了,珊珊睡着了!”

    “没事,嫂子,再见!”肖致远说完这话后,便挂断了电话。

    听到耳边传来的嘟嘟忙音,程怡露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小心翼翼的将手机放到床头柜上,然后钻进被窝里,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肖致远打这个电话,除了担心程怡露喝多了以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试探一下嫂子有没有生气。

    上次,肖致远对李若青做的动作可没有今晚对程怡露做的大,对方一直生气到今天都没有理他。程怡露要是再生气的话,肖致远真不知以后该怎么办了,好在嫂子并没有生他气的意思,使其一颗悬着的心放回到了肚里。

    了却了一桩心事以后,肖致远哼着小曲便去洗漱了。肖致远在刷牙之时,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了镜中的自己,头脑中猛的冒出一个念头来,嫂子是不是也想我那么做,否则,她怎么会不生气的呢?

    这个念头一经产生,便如落地生根了一般,在肖致远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躺在床上以后,他仍在纠结这个问题,遗憾的是,始终没找到明确的答案。

    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长恒县长方朝阳几乎没怎么待在他的办公室里,不停的往临州和省城跑,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冯大少终于在第三天晚上从临州市公安局里走了出来。

    方朝阳看到儿子的惨象后,忍不住老泪纵横,脸被揍的如同猪头一般,左腿走路都不太利落了。他蹙着眉头怒声说道:“建伟,他们竟敢把你打成这样,走,我们去检察院投诉他们这帮王八蛋去!”

    出乎方朝阳意料之外的是儿子听到他的话后,并没有任何表示,而是轻声说道:“爸,不用了,我这是自己摔的,和别人没有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