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婚宠:霸道老〕〔影帝的家养兔叽〕〔影帝今天做人了吗〕〔不许凶我哦〕〔女配她光芒万丈〕〔炮灰她嫁了豪门大〕〔逆流人生〕〔汽车大时代〕〔八零娘亲是女配〕〔帝少今天又醋了〕〔校园重生之王牌少〕〔穿到七年后我成了〕〔末世重生之归途〕〔清宫重生升职记〕〔穿书后成了大佬的〕〔天作不合〕〔末有忆石〕〔都市之我真的无敌〕〔美食供应商〕〔地球最强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路青云 85.第84章 嫂子救急
    尽管重卡没碰着捷达车,肖致远见后,还是惊出了身冷汗,若不是他猛打了一把方向,窜上了通往顾集镇的路,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肖致远在刹停捷达车的同时,快速的扫了一眼重卡的车号,然后拿起放在一边的签字笔将其记了下来。

    肖致远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感觉到这重卡的行迹太可疑了,在如此危险的路段,别说重型卡车,就连制动性能极为灵敏的轿车都不敢开的太快,司机如果不是喝了酒的话,便是另有所图。

    想到这的时候,肖致远顿觉后脊梁的冷汗直冒,尼玛,如果真是后一种可能的话,那他刚才差点就交代了呀?

    想到这的时候,肖致远掏出烟来点上了一支。

    尽管肖致远在心里不断的暗示自己的这只是一个意外,并不是阴谋什么的,但在点烟的时候,右手却不由自主的抖个不停,怎么也控制不住。

    抽完烟以后,肖致远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下来,他不敢再多耽搁,驾驶着捷达车重新上路了,不过车速却比之前慢了许多,而且两只眼睛不时的观察着前后左右,生怕再出现什么状况。

    半小时以后,捷达车稳稳的驶进了沙头镇。之后的这段路,肖致远心里再也没有之前的担心,不管那辆红色重卡是有心还是无意,接下来都不会再发生了,一次可以说意外,两次可就是谋杀了。放眼长恒县,谁也不敢胆大妄为到谋杀县委书记的秘书,那可是要吃枪子的。

    肖致远曾不止一次来过沙头镇,对于通往中伦化工的路再熟悉不过,由大元镇政府前面拐上幸福大道,径直向前行驶便行了。

    上了幸福大道后,出租车的车速顿时提了上来。这条路是按照双向四车道的标准来造的,是九九年长恒县政府为民办的十件实事之一。

    平整的泊油路面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挺立的香樟树叶绿的逼人,不得不说,在两千年伊始之时,乡镇上能有这样的道路确属少见。

    肖致远看到这一场景后,心中却没来由的产生一种堵塞之感,这条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就是为中伦化工修的,这到底是为人民办实事,还是打着幌子为企业和老板服务呢?

    中伦化工已于九八年底国有体制改革时,被私人合资买断,大股东便是原中伦化工的总经理钟祖云,小股东则是原中伦化工的中、高层领导。

    想到这的时候,肖致远突然发现幸福大道上多了许多穿着深灰色工作服的男男女女,上衣后背处清晰的印着“中伦化工”字样。

    “中伦化工已被县里责令停产了,这些工人们往哪儿去呢?”肖致远的心里犯起了嘀咕。

    想到来之前老板的交代,肖致远当即便意识到这消息极有可能是真的,于是拐下幸福大道,将车停在了岔道边,然后徒步重又走了上来,向前面的两个身着中伦化工工作服的工人追了上去。

    “师傅,前面就是中伦化工了吗?”肖致远边问,边递了两支烟过去。

    走在左边的年青工人接过香烟答道:“是呀,前面拐个弯就到了,你是厂里的客户吧?”

    “是呀,来谈生意的,你们是中伦的工人?”肖致远操着普通话问道。

    右边年长一点工人啪的一声点上火说道:“小伙子,只怕你要白跑一趟了,厂里停产了,哪儿来的货呀?”

    “啊!”肖致远故作吃惊道,“怎么会停产了呢,前两天我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销售员还说有货的。”

    说到这,肖致远像猛的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不对啊,既然厂里停产了,你们这是?”

    肖致远在说这话的同时,伸手指了指这两名工人和他们前面三名女工,脸上故意装出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年青工人的性子急,听到肖致远的质疑之语后,轻弹了一下玉溪烟上的烟灰,疾声说道:“骗你干嘛,我们都是各班组的组长,接到厂里通知,四点半开会。如果开工的话,路上怎么可能这点人呢?”

    肖致远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满怀歉意道:“兄弟,不好意思,误解你了,来,再抽一支!”

    肖致远给两名工人又递了一支烟后,便冲着他们挥手告别了。为了不引起他们的怀疑,假意掏出手机装模作样的打起电话来。

    待两人转身远去之后,肖致远这才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抓在手中,头脑高速运转了起来。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时候召开班组组长们开会一定和明天的事情有关,这便充分说明了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有准备的事件。到目前为止,他还不清楚中伦化工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但不出意外的话,这事绝小不了。

    想到这以后,肖致远的信心更足了,不过下面该如何操作,他却犯了难。中伦化工集团老总钟祖云对长恒县委书记金荣华可谓是恨之入骨,而对他则是恨屋及乌,那辆疾驰而过的红色重卡便是证明。

    如此一来,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他绝不能在大元镇露面,否则,不光会打草惊蛇,还有可能招来灭顶之灾。在事关身家性命、事业前程的关键时刻,肖致远坚信号称这位长恒首富的钟总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既不能抛头露面,还又要打听清楚与之相关的消息,肖致远遇到了担任县委一秘以后的第一道难题,让他有种束手无策之感。

    肖致远将手机放回衣袋里,顺手掏出烟盒弹出一支烟叼在嘴上,然后啪的一声点上火,猛吸两口后,肖致远从口中吐出一团白色的烟雾然后用鼻子将其吸了回去,尼古丁的味道瞬间充斥着口鼻和肺部,一种说不出的舒爽感油然而生。吸烟有害健康,但偏偏有那么多人钟爱此物,由此可见其魔力之大。

    肖致远看着微微发红的烟头,心里却如灌了铅一般沉重。眼看着中伦化工的钟祖云等人在搞鬼,他却想不出应对之策来,心中真可谓是郁闷到了极点。

    就在肖致远在享受完抽烟带来的快感后,微微睁开双眼,突然不远处一幢二层小楼闯入了他的眼帘。

    肖致远的头脑中顿时如一道闪电划过一般出现了一个人影,他兴奋的将手中的半截玉溪用力往泊油路面上一扔,欣喜若狂道:“我怎么把她忘了,嘿嘿!”

    肖致远伸手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来立即拨通了寻呼台的号码,然后熟练的报出了一组号码,然后说道:“留言,十万火急,请立即回电!”

    就在肖致远的第二支烟抽了一半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顾不上查看来电显示,便摁下了接听键。

    “喂,致远,我是嫂子,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程怡露在电话那头紧张而又焦急的问道。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心里很是过意不过,刚才为了能让嫂子快点回电话,他留了个十万火急,看来这四个字吓到对方了,连忙对着手机说道:“嫂子,我没事,不过有点事情想请你帮忙,你现在能赶到沙头镇来吗?”

    “沙头镇?你现在在沙头?”女人疑惑的问道。

    “嗯,你现在能过来吗?”

    程怡露见肖致远说的煞有介事的,连忙答道:“行,我和校长请一下假,然后立即赶过去!”

    肖致远听后,满怀歉意的说道:“行,嫂子,麻烦你了。”

    说到这的时候,肖致远像是想到了什么,接着说道:“嫂子,你把珊珊也一起带过来吧,这事有点麻烦,一时半会可能回不去。”

    程怡露听到这话后,微微一愣了,不过随即便轻声说道:“我知道了!”

    “行,那就这样吧,我就在临近你娘家的幸福大道路边上等,你过来的时候慢点,注意安全!”肖致远轻声叮嘱道。

    程怡露应了一声后,便挂断了电话。

    肖致远之所以给嫂子程怡露打电话,是因为前面那幢二层小楼便是她娘家,沙头镇百分之八十的劳力都在中伦化工里上班。要想打听钟祖云等人到底想搞什么鬼,没有比程怡露更合适的人选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肖致远的烟便没有离手,一边焦急的猛吸着烟,一边翘首遥望,期盼着程怡露能快点过来。为了怕被人看出异样来,他特意选了一棵长得较为粗壮的白杨树,藏身在树荫下。

    半个小时以后,只见一辆出租车飞速的驶了过来,肖致远感觉到应该是程怡露来了,于是从树荫下走出来站在了路边。

    正如肖致远所料的那样,出租车一个急刹,在他身前五米处停了下来。

    “致远,我来了!”车刚停稳,一张迷人的俏脸便从车窗里探了出来,冲着肖致远摇手招呼道。

    珊珊见到肖致远以后,笑着说道:“叔叔,珊珊来了,咯咯!”

    肖致远冲其轻点了一下头,程怡露接过司机找回的零钱,便推开车门下了车。

    肖致远打量着眼前这女人,说她是天生尤物,一点也并不过分。皮肤白嫩,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粉面桃腮,一双标准的杏眼,暗含一种淡淡的迷蒙,仿佛弯着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着。由于裙摆不长,再加上高跟鞋的作用,1米65左右的身高给人一种修长秀美的感觉。

    珊珊穿着一条粉色的连衣裙,快步向肖致远跑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张牧李晴晴〕〔最强斗音〕〔狩猎好莱坞〕〔漫漫仙路奇葩多〕〔无限吞噬之重生老〕〔一品嫡女〕〔锦衣挽唐〕〔唐朝的事〕〔穿越种田,山野汉〕〔倾城之恋,病娇男〕〔刺客奇航〕〔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血精灵崛起
  sitemap